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四十六、十年后

四十六、十年后

    十年后,翡翠山庄的规模在李家三兄弟明里暗里的经营下又扩大不少,武力方面有李大少,财力需求由李勤攸扛起,暗地人力经营等则是李三少负责,兄弟三人同心协力,致力将家族名声发扬光大,颇受好评。
    可是人一忙,容易遗漏某些事项,通常是无心之过,但碰上人正低潮时候,一点小瑕疵都会被放大成千古不可饶恕之罪。
    不知该说万幸还是不幸,身体年龄即将满二十五的即墨除了身子长高些,那张脸蛋依旧圆圆粉粉,不时颊面染红如苹果,看不太出来是男儿身。好几次他对着铜镜审视自己五官,没一处看得出来这肉体和妖孽玉修是兄弟来着。后来转个念,想想长得不像也好,他很难接受自己长得那般妖嬈,现在的中性美还不错。
    直到半个月前,有名娇小可爱的武林后辈入住翡翠山庄。
    时节正逢炙夏,山庄来了名贵客,武林盟主的表妹龙虚眉,个头娇小,眉眼锐利,那身服装实在折煞人。她束起高高马尾插了根大红花发簪,一身艳红绣金线的紧身无袖劲装紧紧包裹住浑圆,同花色的腰带箍住纤纤细腰,一双美腿则让大红裤装拉出特长的比例。
    女子特有的曲线毕露无遗,甫一现身就不知道勾去多少男人的心眼。偏偏她看不上那些追在他后头的少年,老爱跟在李勤攸身后喊攸哥哥。
    李勤攸告诉他,往年他上盟主那儿忙事的时候,这娃子就缠他了。眼下来到山庄不过怕生,缠个两三天应当对他没啥兴致,自会寻同年龄的玩去。可大半个月过去,那女人花痴越发得厉害。
    龙虚眉对长辈们大方有礼,一转头立刻变个样,待下人颐指气使,娇蛮霸道。对于李氏中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年嗤之以鼻,连个正眼也不瞧,总赖公事赖武艺进修死缠李勤攸不放。
    即墨怨气冲天,同李勤攸说过他的不悦,偏那老夫老妻惯的李二少毫无警觉,一天天过去仍旧嚷着小孩子缠几天就没事,即墨气他是真的没看见还是假装不知道龙虚眉眼中的爱恋。
    气煞即墨,当年既腹黑又精明的李勤攸上哪去了?
    十年来,李勤攸对他的疼宠不少,就连七年之痒也在李勤攸将即墨捧在手心上安然度过,他们并没有多少争执。
    可是现在即墨烦恼着,他们的缘份快结束了吗?
    夜深露重,即墨站在书房门外睇着房里男女,李勤攸正在吃那女人替他带来的夜宵,两人说说笑笑,散发出甜蜜的气氛。即墨低头看了看手中托盘上的绿豆汤,忽然觉得自己可笑。
    为了李勤攸,他男扮女装;为了不让人说间话,他和李勤攸出外游歷两年,抱了一对男女娃回来当亲生孩子抚养。帮小孩把屎把尿的经验实在很糟,尤其在各项周边都不发达的古代,辛苦的程度不在话下。
    结果来了个龙辣妹对他说几句好听话,拋几记媚眼,他的心就被勾走了?
    即墨觉得自己很蠢,他还信李勤攸公事忙碌,好几天没来书房探视,今晚临时起意煮碗甜汤给他送来,就瞧见眼前这幕。
    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从一开始的不确定,到在一起之后,习惯了两个人,不仅将李勤攸放在心上,还刻进心里,情愫从喜欢的人到爱人又进阶到更亲的人,李勤攸儼然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他不能没有他。
    心很痛。
    即墨无法想像他和那女人共事一夫的境况,牙一咬,决定剜去痛楚,与其陷入和人争宠的窘境,他寧可离开李勤攸。
    即墨回到院落,匆匆放下甜汤,着手张罗简便包袱。这些年他随着李勤攸走遍大江南北,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更多更深,也明白独处在外应该如何生活,相信不会有啥大问题。
    只是要离开爱人离开家,难免心酸难过。
    抹去不知何时冒出的眼泪鼻涕,他换回小廝男装,扭头就走。
    这运气算好还差?刚打开房门,正对上准备推门进房的李勤攸,他讶异地盯着即墨的打扮和他肩上包袱,一把拉入寝房推在床上。
    「你想离开?」十年来相安无事,纵使没将情啊爱的掛在嘴上,可对彼此不是心心相印了吗?为何要走?
    即墨犹红的眼珠瞪他一眼迅速移开,抹抹鼻子不作声。
    「即墨,说出来我们才能解决问题。」
    即墨的胸膛重重起伏,他吁出一口气,闷闷不乐道:「龙虚眉。」
    「她不会影响我们。」即墨不信他,李勤攸也无奈。
    即墨咬唇不语,泪已泛溼眼眶,他颤抖着声音说:「没有穿越过来就好了……」
    如果没穿越过来,他不会遇上令他心动的人。或许继续当宅宅的腐男,意淫动漫小说角色;或许他会爱上一个男人或女人,但不必受古老礼节的束缚。
    现代人的洒脱快意,不适用于他现在所处的年代。
    如果没穿过来就好了。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