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四十三、嫁给我

四十三、嫁给我

    「……」一团棉被窸窸窣窣呈不规则形状扭来扭去,过阵子探出一颗头,接着是赤裸的上半身,他正推挤在棉被里抱住他的另一个人。
    「等等,不要再来了,等等要吃洗尘宴不可以迟到。」
    「我还饿。」很饿很饿非常飢饿。
    「很快就开饭了保证让你吃饱!」拜託不要再吃他了,腰很痠啊!
    「即墨,我们很久没有……」
    久也不是这样吃法!即墨小受怒了。「如果现在要做上一回晚上你就别想碰我!」
    「好,现在不做,晚上彻夜通宵。」贼狼舔舔嘴唇离开交缠的肉体,就着先前用过的澡桶里冷水简单冲洗一身热汗。
    「糟!我说了什么?」气过头说错话,后悔也来不及,即墨埋进被子闷着,怀疑李勤攸给他下蛊,他才这样笨。
    「即墨快起来,同你说正经话。」已经梳妆整齐的李勤攸推推即墨,准备转诉稍早时候祖奶奶同他商讨的议题。
    即墨站在桶边擦冷水澡,意兴阑珊回他一眼。
    「祖奶奶问我们要不要成亲。」
    即墨险些跌进洗澡桶里,他镇了镇心神,惊愕地望向李勤攸:「男人能结婚?」
    结婚?成亲的意思吗?李勤攸点点头,「同我爹娘那样,你男扮女装嫁给我。身份背景我们能帮你准备,不用担心门不当户不对或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
    叫他扮女的嫁人?要牺牲这么大吗?
    即墨陷入沉默,不发一语默默洗净身体。
    瞧佈满自个儿身上的红点和青青紫紫,回想两人耳鬓廝磨时的热情,两心相交的感动,再设想自己穿女装相夫教子,遵守大家风范的夫人模样,内心的天秤摇摆不定没个准,他一时也拿不住主意。
    「如果我嫁给你,是不是要遵守三从四德,要维持门面形象,就像你娘那样?」脑海浮现李勤攸他娘的沉稳冷漠,天秤稍微往自由身的方向倾斜。
    他不是个好动的人,在现世很懒得往外跑,几乎都宅在家里看漫画看小说打电动,可是也不想被一堆古老习俗规矩绑住,成了人身不自由的花瓶。
    尤其他身体虽懒,脑子却容易胡思乱想有的没有的,这对古代女子而言是很要不得的事情。
    他还没有伟大到可以为了爱情牺牲一切。
    不料李勤攸掀唇笑开,「瞧你穷紧张的,你忘记我祖奶奶是个怎样的人物了吗?」
    即墨茅塞顿开,搥了下手。对吼!翡翠夫人是个思想开明的前辈呢!据传她年轻时大喇喇的个性行为可称上惊世骇俗,不让鬚眉,在男尊女卑的世界里打出一片天下。在这样个领导人物下的家里,应该不至于太闷吧?
    李勤攸打铁趁热接着说:「我娘的性格原就比较冷淡,并非受家训束缚。成亲后,改变的只是你对外的性别,或是偶尔出席些夫人间的聚会,日后我出庄办事时,你可以恢復男装以小廝身分同我一起,和现在不会有太大差异。」
    见即墨脸色好转,很认真的在考虑这问题,李勤攸揽腰抱入,轻声和他咬耳朵:「我虽然是嫡系子孙,未来这山庄主人的头衔应该是落在大哥头上,身为二少夫人的你最多就是帮我看看帐册,顾顾生意,不会太麻烦的。」
    即墨心动了。
    即使没说出来,但他内心还是缺乏安全感。假使两人成亲,在一起也名正言顺,未来他要是想讨小妾讨通房,祖奶奶也说过李氏家训在这方面有所制定,一颗心只能给一个人,到时想离婚啥的他也好讨赡养费……呸、呸!还没结婚就在想离婚,不吉利。
    再加诸李勤攸的甜言蜜语,各种大大小小的利诱,即墨终于红着脸缓缓点头。李勤攸乐得抱住他狂亲,正打算拐人上床再滚两圈时有人敲门了。
    「少爷,老夫人让我来请您用膳了。」
    即墨横他一眼,闷不吭声下床整顿,李勤攸好整以暇拍平衣服皱褶,带着即墨往饭厅去。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