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四十一、回家了

四十一、回家了

    李勤攸的伤势比他想像的严重,除了显而易见的外伤,外创骨折和内伤也不少,因此醒转后又卧榻一个月才能下床。
    昏睡期间再加上养病时间,即墨衣不解带照顾他整整两个月,大小事必躬亲,就怕哪个细腻环节出差错,影响到李勤攸的復原状况。
    即墨遵守他的承诺,陆陆续续像说故事般介绍他那边的世界给李勤攸知晓。从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还有许多科技產品的概念,想到啥就说啥,对古人滔滔不绝说着天马行空的神奇世界。李勤攸虽然卧病在床倒不无聊,藉由即墨口诉,增长许多知识。
    琢磨身体恢復到差不多能负荷马车的颠簸,商行加派人马护送李勤攸移身回归翡翠山庄。
    即墨同他坐在布置舒适的车里随身伺候,有一搭没一搭地间聊。
    「我以为你武功高强,没几人能奈你何。」结果却被打成重伤,差一点赔上性命。
    李勤攸靠在厚厚软垫里瞥他一眼,把玩即墨做给他的魔术方块。
    「对付那群人,我单打独斗没问题,可碰上一群不怕死的连番轮战、一路追杀,怕战神降世也难以逃出生天。」这方块模型真有趣,总玩不腻。
    即墨不是想挖苦他,只是事情过去好段时间了,他仍心有馀悸。「欸,为什么他们喊你白衣啥的,那又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你问过我,为何在外头不顾形象吗?」手里的木头方块转啊转,好不容易连成一线,却又为了连别条线而错开。
    即墨点点头,当时他呆呆的对于身分差距还没啥警觉心,竟然将心里想的话问出来。那个时候李勤攸笑得很神秘,只说届时便知晓。
    「世人只知现任武林盟主有左右手,一为翡翠山庄大少爷,也就是我大哥,还有一名则是白衣黑靴的军师,不知其名不明来路。」
    即墨打量李勤攸一年四季从没变化造型的衣裳,他在山庄里也穿这样,衣柜只有少数几套为了特殊场合而备的衣服是不同顏色,其馀皆为白长袍白腰带和好几双预备用的黑犀皮长靴,不明白为何能对外隐瞒身分。
    「个人有点癖好,不喜欢被人注意,所以那些想调查我的人,通常会让山庄在外地的部属牵引错误线索,导致他们查不出来白衣罗煞是谁。因此出了山庄,我只担个人名义,不必在乎山庄名声,为了加强区别二公子和白衣罗煞的差异,个性也大有不同。」
    真是个好癖好啊!即墨偷偷翻眼,总算认清他主子是个闷骚又腹黑的傢伙。不过贼船都上了,也被吃乾抹净好几次,没啥能失去的了,就跟这傢伙一辈子吧。
    一辈子。
    「欸,手别停。」李勤攸掀了掀眼皮提醒即墨。
    即墨正在帮他换药,仔细在伤口处洒上一层薄薄药粉,轻巧帮他缠上绷带。
    「在江湖,都这么危险?」他不禁感慨。
    「我很少出门。」只是每回出门都得干一番大的。
    「……少爷,回山庄后,继续教我武功吧!」他想帮上忙,而不是发信号和等待援兵,那种焦急的折腾太难熬了。
    「好。」李勤攸笑着解开魔术方块,将顏色全玩到对的木製玩具扔给即墨,「还有得玩吗?」
    事实上,当初离开青莲教的时候他已经跟殿青说好了,他以翡翠山庄的湛阳心法交换人身自由;后来殿青要他带走即墨,李勤攸要求殿青教导即墨青莲教心法为条件才答应。
    学会如何使用体内心法及武学的即墨,对于李勤攸而言有益无害,况且身在翡翠山庄,不用担心心法反噬。
    一举数得,不答应的是笨蛋。即使当时对即墨仍有疑虑,但是利大于弊,他不算亏。最终,事实证明,他是最大赢家。
    半个月后,他们回到翡翠山庄,李勤攸的伤也好了大半,至少外表看起来没啥大碍,能跑能跳、四肢健全。
    当车帘被掀开的那一剎那,即墨忽然有股想哭的衝动。
    他们终于回到安全的地方了。
    回家了。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