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三十四、只对你有感觉

三十四、只对你有感觉

    隔日一早,受日照影响而先行醒来的李勤攸正要下树,惊觉自己胸前的重量而缓下动作,对于躺在怀里睡到流口水的即墨有些错愕,一会儿想起前夜记忆,不由得赧红脸,抱着即墨跃下高树,回到他藏马的地方。
    西域多岩石荒山,他们已经接近西杨国边境了,因此才有此起彼落、零零疏疏的树木草丛。直到远远可见西杨国境城墙,即墨才在摇摇晃晃的马匹颠簸中甦醒。
    一睁开眼就见马蹄践踏黄沙尘土得得奔驰,晃得他想吐。
    「停、停一下……」
    李勤攸停马放他下去,即墨蹲在马旁呷一口水甩甩头,想甩开脑里的昏眩感。
    要命,这比晕车还难过。
    「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填胃,再半时辰就能进城找间客栈吃顿好的洗净风尘。」李勤攸递出一块大饼,即墨接过并没急着大吃,而是忡忡地盯着他。
    「快吃。」让人瞧得害臊,李勤攸别过脸催促。
    即墨咬住大饼,像是想将李勤攸身影牢牢映在眼底记在心里似的死盯不放。
    失而復得的喜悦并没维持太久,在胸口漫开的情绪叫恐慌。
    李勤攸现在对他好,但进了西杨国之后呢?会不会再度拋弃他,独自离去?假使他一个人被丢在人更不生地更不熟的西杨国,又该如何?
    彷彿察觉即墨想法,李勤攸张了张口,最后极为困难地挤出一句话:「再不懂学的小廝我也会教上三个月。」
    现在,只过两个多月。
    即墨暗地算算时间,心稍微安下,缓缓咀嚼口中饼末。
    李勤攸取出水袋灌两口,即墨喊撑吃不下,他接过剩下的半块饼塞进包袱里收好,久违的两人一骑朝城门奔去。
    入了城,找家看起来乾净的客栈要间上房,两人狼吞虎嚥用过膳后叫桶热水进来,而今,李勤攸和即墨面面相覷,有些不自在。
    主子先洗,这是必定的,只是即墨要待哪呢?
    「我去外头晃晃,看有什么好玩的。」昨天晚上太过失态,不害臊才假。
    李勤攸摇头,逕自脱下满佈风沙的外袍,接着扯开腰带褪内衫。
    「连日快马折腾得我腰痠背疼,你来给我按按。」李勤攸没几下就脱个精光,哗啦滑入水中,拿起毛巾浸泡热水擦脸,舒缓疲惫。
    「……是。」即墨拎起另外一条毛巾沾热水朝李勤攸光裸的背脊擦拭,洗净他一身风沙后,双手十指掐在他颈肩交接处,力道适度的按捏。
    李勤攸让人服侍的晕晕然,舒服地半闔上眼趴在澡桶边,在即墨改用拳头帮他搥背时,悠悠然地开口:「即墨你也脏,一起洗。」
    「咦?」手上动作骤停,他万分错愕看向李勤攸。
    对方头也没回,身子往前挪了挪,空出泰半澡桶空间。
    「快进来。」他催促。
    「礼教不和。」搞什么?歷劫归来,他还馀悸未定,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如何,是否会被再度拋弃,在这紧张点李勤攸提出共浴邀约,是想开他玩笑吗?
    被冷落的期间他想了很多也想很久,发现自己根本摸不透李勤攸。
    初次相见以为对方是个好欺负的气质弱受,相处后觉得他是个很尽责的主子,离开山庄又看见他古灵精怪的一面,像个大孩子,经过那一夜缠绵又突然进入老夫老妻模式。从青莲教出来之后到现在,他的态度变化过大,令即墨捉摸不住他的脾性,因此不敢放肆。
    李勤攸叹气,明白自己瞬息万变的态度吓到即墨了,转过身来,原本就柔的下垂眼更柔地望着即墨。
    「我想要你。」他坦言,捞开浮在水面盖住他身体的毛巾,让即墨看见水里勃发的慾望。
    「少爷,你……认真的吗?」对他,认真吗?
    是感情,还是慾望呢?
    李勤攸不习惯向人表达自己的情感,想不出什么好听话,吶吶地说:「我只对你有感觉。」
    即墨顿觉口乾舌燥,慾望在前,顾虑啥的都能拋脑后了。
    有句经典名句,大头总控制不住小头,他现在证实了这句话。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