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三十、玉符

三十、玉符

    一个铜子儿不响,任性妄为的单恋,只会让双方……甚至多方痛苦。
    青衣男人安置好李勤攸,退出客房,走在阁楼走廊往远方眺望,一片灰濛濛,正如他的心境,也似青莲教目前的境况。
    做为退隐之地或逆藏行踪之处,这高山深谷非常适合,但关不住追寻自由的成年猎鹰。
    因祖训有言,前例在目,青莲教眾少有争霸武林的野心,却怀有比一般人还强悍的正义感。许是开宗师祖及前几代门人的来歷背景,导致青莲教眾比常人愤世嫉俗,出外游歷的门人十个有九个忍不住插手管事,再加上门派武学非正派,门人行事较偏激,导致外界对青莲教十分不谅解,冠以魔教之名,致使教眾们更仇视那些名门正派。
    青衣男人佇立在青竹围栏前,山谷强风吹得他衣摆猎猎作响,即墨闻声开门,「来了就进来啊。」
    青衣男人告诉他,他是青莲教主玉修的弟弟,名叫玉符,在教中还是两大护法之一,专研巫术,是阴旗祭魂中主祭巫师的徒弟。
    即墨越听越混乱,一下子接收太多资讯来不及消化,直喊头疼。
    「若不是你额上印记,我也以为你是别人。」青衣男人如斯说。
    额头上的印记?
    即墨抚上额面,忆起在地牢时,玉修在他左腕点几下,然后额头发烫的事情。莫怪玉修确认他的身份后,对他的态度丕变,还差点杀了他。
    思及玉修当时寒意十足的冰冷脸庞和狰狞的气场,即墨不由得打个冷颤。
    「还习惯吗?」青衣男人进入即墨的房间,随口关心几句。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即墨闔上正在研究的青莲教巫书,在青衣男人对面坐下。
    「殿青。」
    「找我有事?」虽然殿青冷冰冰的,不过对他还算好,在这人生地不熟又俗称魔教的地方,殿青是即墨唯一一个敢说话,也是扣除玉修外,在这里能碰到的唯一一个人。
    「我想了解你记得多少。」
    即墨摊手,「通通不记得。」因为他根本不是玉符,只是个从未来穿来的腐男。他脑海里已经意淫许多配对,除了蛇蝎三少和大丁哥那对,他现在又多了殿青和玉修这一对可幻想。
    帮玉修和李勤攸配对?别想!既然他已经攻略李勤攸还失身跟他滚过一次,休想他放过大鱼!
    「对于巫术也无印象?」殿青指向房间内满满的巫书和巫祭道具,举凡三角灵旗、红橘青三色香等,以及大大小小装满不明液体粉末的瓶瓶罐罐,都是玉符的珍藏。
    即墨摇头,他甚至害怕那些东西,尤其是掛在书柜上方的灰狼头颅。
    他别过眼,假装镇定问:「有没有别的书可以看?」药草啊武功祕笈啥的都可以,巫书对他而言简直是天书,又臭又长串的符号和一堆诡异法阵,看得懂有鬼。
    「你的变化很大。」殿青摇头。
    他所认识的玉符,个性阴沉不爱说话,喜欢关在黑暗的房间里研究巫术摆设巫坛,一举一动只差没跳跃前进,儼然就是尊活殭尸。反观现在的玉符,开朗大方,房间窗户全开,明亮通风,阳气十足,与先前模样大相逕庭,若非额上印记,他也难以相信他是玉符。
    「那你可以告诉我吗?教主要的那个啥啥心法,是怎么回事?」没有别的书看,那来探八卦!
    殿青若有所思地凝睇即墨,缓缓开口:「未来你可能也需要。」
    「啊?」
    「教主修炼的青莲内功属性极阴,若在提升境界时出了差错,轻者身体损伤,严重者七孔流血至死。而翡翠山庄的湛阳心法可缓衝伤势,修练得久或许能治癒走火入魔所造成的内伤。」
    「你怎么知道湛阳心法可以,别的心法就不行?既然是青莲教的内功,过去那些教主和其他有练的人都没事吗?那以前怎样解决的?」
    「属阳心法不少,大多太过刚强,用以解套我教心法内伤,时常造成气血逆流或是穴位衝脉等问题。唯有女性创造的湛阳心法能中和我教阴性内伤,让体内之气达到平衡,损伤最小。」
    「我听不懂,你们怎么确定只有湛阳心法可以?」没讲到重点啊大哥。
    「前任教主因走火入魔而陷入狂暴,出走教坛在外横行,无人能挡,造成死伤无数。遇上翡翠夫人以湛阳心法相抗衡,出乎意料地平缓前教主体内四窜的真气,使他恢復理智。」
    「难怪你们要派阿福、派我去偷这本心法秘笈。」
    殿青面色有些沉重,语重心长地说:「你也瞧见教主的脸色,他运功时行了岔,导致真气长年鬱结颈部以上,造成苍白泛青的肤色,再不赶紧学习湛阳心法,恐怕撑不久了。」
    没有立即发作已属大幸,但也不能小覷。玉修近来脾性越来越浮躁,纵使表情没变,但瞳眸透露出太多讯息,这是修炼青莲心法濒临狂乱的徵兆。
    「你也有修炼青莲心法的护体神功,未来也可能面临这局面。」
    即墨嘴角抽搐,哪来这么多麻烦又难搞的事情?他寧可不要知道阿福的身份!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