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二十九、高山雪水

二十九、高山雪水

    「你不是翡翠山庄的人,你是青莲教主玉修。」李勤攸瞬间回答,语气毫无一丝疑虑。
    「当时我是你的小廝!」三年前为窃取湛阳心法,他也曾偽装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人,潜入翡翠山庄,蒙李勤攸慧眼赏识,当上他的贴身小廝。
    那时候的李勤攸身边有五名小廝伺候,但他的身份事发之后,李勤攸从此只收一名,因为他决定一次防范一人就够,无暇分心看管太多人,而且半年就换一个小廝,不让人在他身边久待。
    三年前,李勤攸十五岁,玉修同龄。两人都属发育好的,个头高高瘦瘦,一名气质斯文、一名面容姣好,走在一起不似主僕,倒像对好兄弟。
    李勤攸对于聪明伶俐的玉修很是信任,正值青春年少,最需要朋友,不论大小事都和玉修分享,两人时常一起研读商策至半夜,隔日一同因晏起遭受祖奶奶惩处,往事歷歷在目,即使玉修另怀心思靠近他,李勤攸也无法否认,当年的时光有多快乐,对他的人生造成的影响多甚。
    可惜,他们俩一开始就非同路人。
    更可惜的是,即墨亦然……
    亏他封闭已久的心稍稍开道缝隙,为身藏一团迷雾的即墨开许多特例,真相却令人难堪。
    再一次遭受背叛,心口撕裂得痛,吶喊着要宣洩,想任性妄为,将青莲教搞得天翻地覆,教他们知道李勤攸不是好耍弄的!
    李勤攸向来自豪自己随时随地能保持冷静,不因情绪波动过大而做出后悔的事情来,但现在,他痛恨自己够理智,还能面色不改坐在这里喝玉修沏的茶。
    第二次的伤害,比第一次被背叛还来得痛。
    「你是青莲教主,玉修。」即墨又是谁呢?
    玉修咬紧下唇,一双琥珀瞳眸怒火正盛,灿灿发亮。
    李勤攸视而不见,不在意玉修的反应,淡淡问道:「即墨的身份?」
    他恨自己,这时候还想知道即墨的身份和名字。
    玉修冷哼一声,青影飘移,转瞬已离开崖中小亭。
    过一会儿,日前在茶棚与玉修形影不离的青衣男人出现在李勤攸面前。
    「久违了,少爷。」昔日他也曾和玉修一起混入翡翠山庄,在山庄的花园拈花惹草好一阵子。
    青衣男人坐在玉修方才的位置上,接手沏茶的工作。
    换一泡新的茶叶,烫壶、置茶、温杯、高冲,无一动作不讲究。
    「这茶好喝吧?每个月从西杨国北面雪山送来的高山雪水,甘甜纯净。」西杨国北面雪山环境单纯,高山雪水是爱茶人渴求却取得不易,许多人只能将就山脉中段的雪水,解解茶癮。
    「极高之处,冰天雪地的,生态简单,雪水自然纯洁。人也一样,刚生出来的小宝宝最单纯,渐渐长大,碰上遇上的事多,个性也渐渐变得心机深沉,尤其走跳江湖的我们,无时无刻受生命威胁,一个稍微不注意就失去性命。人们为了保存性命,做出不同的选择,各种手段都有。」
    青衣男人执壶替两人斟六分满,接着捧起茶杯闻香,「教主有他的苦衷。」
    李勤攸没理会他,依旧是那句:「即墨的身份?」
    青衣男人摇头,缓缓品茶。
    「他『曾经』是教主同父异母的弟弟,玉符。」
    曾经?李勤攸没漏听青衣男人强调的字眼。
    「但他现在就是即墨了,我也不认识他。」
    「……?」
    「能让二少爷有一瞬间的呆愣,实属世间奇景。」儘管说得是俏皮话,青衣男人脸皮不动语调没变,一贯面瘫。
    「今儿个就聊到这吧,小的请少爷回房。」话说完,双指迅速点向没反抗的李勤攸的睡穴,动作熟悉地恰好接住他软倒的身子扛上肩,几步踏跃离开小亭。
    剪不断,理还乱。他能说的尽量帮忙说了,李家二少不买帐,他能怎么办?
    希望玉修早日看开,缘份并非强取豪夺能得,是要双方你情我愿。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