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二十七、青莲教

二十七、青莲教

    阿福失约了,因为掉进湖里被他穿了。
    「……」困惑他和李勤攸许久的谜团,突然有了头绪。
    阿福偽装小廝潜入翡翠山庄,为的是追求心上人,那个蛇蝎恶少。阿福若不是贪图美色,就是个抖m!待在那个超s又刁蛮、喜欢霸凌奴才的少爷身边还能过上一年,其心灵耐性铁定坚强。好不容易混进山庄,有些事情可以一起进行,例如探听李勤攸的情报,帮妖孽牵牵红线,以及给妖孽个顺水人情,找本妖孽需要的啥啥心法。
    他会第一时间跳进湖抢救书本,极有可能那本就是他要的。
    「不是在三少那儿待得好好的,为何改到勤哥哥身边呢?」妖孽身未动,气张扬,即墨被一股无形力量推去撞墙,胸膛鬱闷,好似千斤重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
    「你同勤哥哥一起出门,两人一骑。」气劲加强,声音变得沙哑迷离,眼底蒙上一层怒意。
    别、别对他生气啊!要是知道有个武功高强的妖孽喜欢李勤攸,而且醋劲超大,他绝对不会跟他抢,早在一开始就选择别条路线攻略了啊啊啊啊啊!
    即墨被迫得吐出一口血,内心os老多,偏偏有口难开。
    「你和勤哥哥共睡一房。」妖孽张手一抓,即墨的身体被他吸过去,冰凉苍指停在即墨颈上,缓缓收紧。
    「符儿,给我个交代,让我不杀你。」妖孽用尽意志力才没下手掐死眼前人,一个字一个字从牙根倂出,满含痛恨。
    大爷,你掐住我的喉咙让我怎么说话?
    血液溢满喉咙,一滴一滴自嘴角淌出。
    「不说话,是否默认你愧对于我?」
    哇靠,不讲理耶妖孽大哥!你把我搞得半死不能说话还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咽喉被掐紧,快不能呼吸的即墨怒火上膛,意识开始模糊,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用尽力气发出呜咽几声,妖孽当没听见,根本不理会。
    「青莲教规,背叛者,死。」清凉嗓音宣判死刑。
    在他五指收拢之时,一隻厚实温暖的大手抓住妖孽的手腕,阻止他的杀孽。
    即墨从眼角馀光看见青衣男人,即使有条人命即将殞灭也不为所动,是位面瘫兄。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青衣男人如斯道,掰开妖孽双手,一掌劈昏即墨。
    妖孽冷冷看着软倒在地上的即墨,深呼吸几回,高涨情绪渐渐缓平。
    「带回他房间。」青影一飘,瞬间消失无踪。
    青衣男人嘴角微微勾起,「遵命。」
    是回房间,而不是监牢,看来他的冷静回笼了。
    青衣男人单手扛起即墨甩上背离开。
    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不过走上二十来年早熟悉地牢通道的暗路机关,没多久便回到明亮的大地上。
    即墨眼睫毛抖两下,缓缓掀开,差点因眼前景象而吓翻。
    「不要乱动。」青衣男人一掌压在即墨背上,制止他乱动的身子。
    「放我下来!」
    「等等回到教坛,自然放你自由。」青衣男人说完,足下一点踏上悬掛山谷两侧的铁鍊,动作轻巧跳跃,稳稳抵达对面峭壁上的平台。
    被扛在男人肩上的即墨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下,就怕掉入深不见底的山谷。
    要命啊这些武林高手,没事把他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干嘛?
    抬头瞧见铁鍊对面,他们方才出来的地方,原来青莲教的监牢其实是建在高山上的洞穴中,让人难找也难营救,易守难攻,真够病态的青莲教。
    青衣男人并没有因为即墨甦醒而放他下来,而是扛着他攀爬山巖,走过好几条悬掛两崖的粗重铁鍊。这一路上甚无绿意,尽是黄沙尘土,或灰白大石,寂寞的荒芜大地,枯燥乏味的景色。最终来到一座山峰,青衣男人这才放下即墨。
    即墨左瞧右瞧,看不出个端倪。
    「你失忆了,是吗?」冷不防的提问,青衣男人在峰顶摸索几处机关,光秃秃的岩石地面震动,裂开约一平方公尺大小的方形地道暗门。
    「跟紧。」说完,蹭地往下跳,即墨蹲在洞口探头,不见阶梯,里面是笔直无光的漆黑通道,青色人影很快地就从他视线消失。
    「马的!叫人跳楼?」老子不干。
    可是……
    环视四周,冷灰色调的岩石高山没任何植物,往下望,悬崖峭壁耸立,唯一的道路就是粗铁鍊。他有武功不懂用,也非特技艺人,没学过吊索钢丝,这方面简直废人一枚,从铁鍊逃生的机率为零。
    好样的,不是跳崖就是跳洞穴,这世界怎么了?!
    即墨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胆,纵身跃入幽深洞穴,急坠速度拉扯他的脸皮,洞穴凉风猎猎削过耳旁,毫无安全措施、命悬一线让他整颗心揪紧,紧闭双眼不敢睁开。
    「啊!」没有撞壁撞得头破血流,他下降到某个高度就让人横挡住,拎过衣领拉入地道,没继续坠落。
    「别碰墙壁,跟着地上的太极图腾走,别踩到青莲。」青衣男人燃起火摺往墙上暗沟点燃油膏,剎时一排灯火通明,地板排列许多各种图腾符号的地砖。
    即墨小心翼翼跟随青衣男人踏过印有太极符号的地砖,最后推开层层枝叶,即墨被眼前美景震慑,张开大嘴一时无法发言。
    柳暗花明又一村,离开阴森可怕又危机重重的地道,竟来到如此美地!
    一栋两层楼高的楼阁矗立在前,白石砖,琉璃绿瓦,青翠草地点缀万紫千红,繽纷花朵绽放其中。在楼阁前有一池白莲花,花瓣映照池水和邻近碧草之色而青,如教派之名,青莲。
    令人讶异的是,莲池正中央有一尊半人高的青玉如来佛像。
    「青莲原指如来佛眼目,青莲初代教主原为青莲寺的青眼明目修罗尊者,因理念与佛寺不合而离开,却被诬陷信篤邪教行不善之举,冠上叛徒之名,遭自称武林正派的围剿追杀,初代教主逃至不属三国,比西杨城还偏远的西域之境,一气之下,在此建立青莲教,招募因遭罪而叛出各门派的同伙,一同在岩山险地歷经多代,耗上百年方建造出青莲教广大的教坛规模。」
    即墨听得一愣一愣,原来是背叛者的集结门派啊!不过,青衣男人跟他说这些干嘛?来个青莲教一日游的解说员?
    青衣男人掏出一枚青莲玉珮,举到即墨眼前。
    「这些,你通通忘光了,是不是?玉符。」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