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二十五、有妖怪!

二十五、有妖怪!

    向晚,在外忙碌一整天的李勤攸回到草屋,推开竹门,没有热腾腾的饭菜等他,前前后后找不到即墨,内心酸涩失落。
    「走了吗?」在他改观之后。
    「少爷,后院有古怪。」一名部下指着后院菜园,被拔出泥土的小白菜,以及旁边平时即墨用来装菜,现在空空如也的竹篮。「可能让人带走,而非自愿离开。」
    「少爷,纸籤。」另外一名部下恭恭敬敬呈上钉在前院树干上的纸条。
    李勤攸迅速接过一览,眉头深锁,「玉修不是在西面五百里处的燕城?」
    「前两日送来的消息是这样。」
    「撤换燕城的人,让他回翡翠山庄,捎信给老三,让他处理。」
    「是!」两条人影蹬腿一跃,离开草屋。
    世人以为翡翠山庄老大习武、老二从商,老三一无是处,活脱脱个紈裤子弟,事实通常非外人所见,低调掌管山庄大小事务的正是老三。
    李勤攸揉碎手上纸条,负手而立,闔眼思量。
    即墨可值得他亲赴一场鸿门宴?
    信条上无署名,简单三字「我想你」,天底下唯有一人会对他说这句话。
    衡量目前正事的进度,再想想即墨。
    他们欢好的那夜,即墨一开始是不情愿的,假使他身怀武功且能应用自如,即使打不赢他,逃跑的馀力是够的,不必失身于他。后续几日反常勤练基本功,李勤攸曾出手试探几次,即墨老挨打,毫无回手出招的反应能力,显然忘记以往习得的招式。越往西走,天候逐渐乾冷,他老是穿好几件厚衫将自己裹得像颗球,不懂得如何运气调节使自己不受寒。
    种种跡象,让李勤攸不得不重新看待浑身是谜的即墨。
    透过肢体交缠,第一次和母亲以外的人身心贴密得近。事后恢復理智,对于药性发作时的记忆犹在,即墨的一举一动,出于自然,李勤攸并未感到一丝虚偽。
    即墨,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隐瞒的过去,抑或,现在的你。
    ╳
    肌肉僵硬,从头到脚,浑身发疼。
    即墨自昏迷醒来,睁眼一片漆黑,有人用布条矇住他的眼。
    「嘶!头好痛。」正想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四肢让人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车子正驶过碎石路,震得即墨东倒西歪,浑身都疼,恐怕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跌来撞去,身上应该不少瘀青。
    他想起来了,玉修和那个高壮的男人打昏他,意图不明。
    所以他现在是被绑架了?
    车轮滚过一个大窟窿,即墨身子半飞起来,后脑勺撞上箱子,再度昏厥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即墨迷迷糊糊醒来,这回透过昏暗火光看清楚,他被关在阴暗溼冷的地牢。空荡荡的牢房里连团稻草都没有,四处尽是爬满青苔的石砖。
    秉持人类常有的好奇心,即墨东摸摸西摸摸,打量这座监牢。
    地牢不大,含他在内共三间,一人房约半坪大小,这鬼地方不是用木柱製造栏门,而是一根根指头粗细的铁棒。即墨抓住铁栏杆用力扯,根部牢牢扎入地底,丝毫不为所动,再敲敲墙壁,货真价实的大石块切裁而成。
    即墨忙着摸索,没听闻细小的铃鐺声由远而近,停在他的牢房前。
    那人也不着急,双手环在胸前等待,直到即墨推测完石墙厚度,转回栅栏前才吓得往后猛跳一步。
    「有妖怪!」与他相隔一道铁栅栏的男人披着松垮垮的青色纱袍,衣领并未拉紧,白皙的胸前风光若隐若现。深蓝色腰带圈出他婀娜多姿的身段,半透明的纱袍罩身,隐隐可见袍下嫩肤美色。
    男人没穿鞋,赤脚踏在青苔满佈的青石地板,白玉般的嫩足和深黑青石成明显对比,左脚踝扣一只金环,镶了颗小巧铃鐺。
    「不认得我?」带有磁性的中高嗓音清冷响起,男人讥讽一笑。
    妖怪?他多久没听见这名词了。
    即墨狠狠吞一口口水压下害怕,两眼圆瞪男人。
    他的皮肤苍白,表皮泛青,一看就知道不健康的白;鼻子和即墨有些相似,鼻管不高,小挺的鼻尖,短短人中下两片薄唇艳红如血,正咧开不怀好意的笑纹。特别的是他那双上挑凤眼,镶嵌灿目耀眼的琥珀瞳眸,此时正闪烁诡譎波光瞅着即墨。
    一头墨黑长发柔柔垂下,披在颊侧好不飘逸。
    男人面庞艳若玫瑰,身子如弱柳之姿,全身无一处不嫵媚。
    妖孽!即墨暗暗在内心给人取绰号。眼前男人的艳丽比上浓妆的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袭青纱增添妖邪,若非认定对方是人,即墨会以为他是打哪冒出来的花妖。
    「你,不认得我了。」男人格格轻笑,笑声在幽暗地牢回盪,如闇夜妖魅。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