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十七、妈啊好瞎!

十七、妈啊好瞎!

    李勤攸活了十八个年头,难得思路中断,说不出话来。
    他自幼聪颖,机智伶俐,不论吟诗作对、琴棋书画还是生意商经,鲜少有难倒他的事情,遑论令他哑口无言。而今,因一名疑似间谍的小廝而傻了。
    即墨不知道自己有武功?是打死不承认,抑或——
    武林軼传上述,西域某不明邪教代代相传邪术吸星大法,练此法之人能吸取他人功力、占为己有。百年前,邪教传人曾如曇花一现,短短一个月,吸尽武林泰斗内力,造成当时武林一阵轰动,人人自危,无不恐慌。据传,那邪教传人面如稚童,圆脸红腮,身形莫约十二、三岁孩童模样。
    一次,武林群雄巧思妙计,牺牲无数同袍方将重伤频死的邪教传人逼上悬崖围剿,最终那孩童邪气一笑,仰身往山崖倒下,坠入万丈深渊,死不见尸。此后,天下回归太平。
    李勤攸驀然打个冷颤,即墨和邪教,可有关联?
    旋即摇头否认自己设想,如果即墨练有邪功,又怎会不知自己身怀武力?承认自个儿习武,比否认练武让他质疑还来得安全。
    李勤攸伸指探向即墨腕间,他并没有诊断错误,确实是习武之人的脉象。
    「我真的会武功?」太惊喜也太惊吓了!平白多出一身功力,不用再练苦功了——等等,这样一来,阿福的身份也太可疑了吧!这傢伙隐瞒武力潜藏在翡翠山庄做什么?
    开心没几秒,即墨背脊发凉汗涔涔。
    要命,他从贴身小廝变成嫌疑要犯了。
    对上李勤攸古怪的打量目光,他乾笑两声:「以前在家乡的时候,有位打小疼我的长辈曾握住我的手很久,说是传递能量保护我,或许就是……」还没讲完,他都忍不住要吐槽自己了。
    妈啊好瞎!这种鸟话他都不信了,李勤攸吃这套吗?不过现在要说自己失去记忆也来不及,刚刚才说自己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遭逢水难漂流过来,不但认得国字还会英语,要是扯了失忆的谎,不啻自打嘴巴。
    李勤攸不是白痴,但为了让即墨放下戒心,只好充当一回笨蛋,给个方便台阶下,顺着说:「武林前辈赠与的功力吗?这倒有可能。」双目澄澄盯着即墨,很慎重地再次确认:「句句属实,没骗我?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
    即墨右手拍拍胸膛信誓旦旦:「句句属实,绝没骗你。」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背后暗地交叉。对不起了少爷,为了我的性命着想,不得不骗你啊!说啥从未来穿过来的灵魂比这套谎言还假还悬疑还诡异你会信吗?
    李勤攸倾身注目即墨片刻,浅色薄唇逸出一丝叹息。
    「你双腿瘫软是我所为。」平淡嗓音,在即墨心湖激起名为吃惊的波涛,怒气不自觉洩出。
    「无意发现你身怀武功,不得不多作堤防。」李勤攸垂下眉角,装出理亏模样,好抱歉地说:「现在听完你的解释,决定信任你,自当帮你恢復原状。」说完,手指迅速在即墨双腿上点几下解开穴道。
    双腿一恢復知觉,即墨连忙曲腿伸直几次,短嫩小掌扫开床上书册,急着要下床走走试试,忽然腿一软,整个人往前倾倒,差点跌到地上。
    李勤攸展臂横在即墨腰间,扶他躺回床榻。
    「当心,穴道方解,不宜妄动。」温和嗓音柔声提醒,右手两指抵在即墨丹田,微微运气。
    正想挣开李勤攸碰触的即墨感到腹间一热,立刻定身不敢乱动。
    「气凝丹田,随我运行。」
    「我、我不知道如何运气啊!」
    装得真像。李勤攸暗斥,脸皮和口吻依旧良善,温婉一笑:「我教你。」
    那微微一笑何止倾城,第无数次炸翻了即墨内心孤寂二十年的空城。
    美色当前,再大的怒怨也比不上心上人的一笑。即墨瞬间忘记一分鐘前的气愤,随着李勤攸在他下半身挪移的手指心猿意马起来。
    李勤攸隐忍不悦,无视即墨两腿间耸起的事物,温声引导即墨运行体内真气打通脉络,舒缓两腿被点穴过久而造成的麻痺不适。
    「自行转二周天,应当能下床走路。我尚有要事,晚点回来。」李勤攸带即墨运气一次后,推託有事暂离。
    即墨想起李勤攸原就打算在这停留两日,依依不捨目送他离去。
    李勤攸一离开客栈,闪身进巷子,趁四下无人注意使轻功跃上屋顶,轻踩红瓦到他和即墨投宿的房上,侧耳倾听。
    「这就是武功啊?超神奇的!虽说得来容易,可是连带的问题一堆,屁股不好擦。」独自在房内运气促进血液循环的即墨碎唸一阵,妄想开关随时随地打开。
    配对、攻受等等陌生名词排山倒海灌进李勤攸耳里,听的越多,眉头皱得更紧。哪来的邪魔歪教镇日施法唸咒,小辫子都让人捉了还装傻到底不承认。
    滑溜的小老鼠……
    没问出即墨潜入翡翠山庄的真正目的,他李勤攸誓不罢休!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