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十二、一同研究

十二、一同研究

    李勤攸转过身,面对紧张万分的即墨,依旧是柔顺长眉、弯弯柔眼,散发出恬静气质,温温笑答:「不知道呢,可能吧。」他眺望远方,眼神转得更柔。「至少,目前还没碰上喜欢的姑娘。」
    那就是有喜欢的男人吗?
    这句,即墨终于忍住,没敢问出口。
    「时间差不多了,再不上路,恐怕今晚进不了城投宿,得露宿野外。」简单收拾好行囊,跨上坐骑等即墨。
    即墨力求表情正常,僵笑两下爬上小黑马,默默跟在主子后头上路。
    眼睛酸酸的,喉头乾涩,内心揪紧,有些喘不过气。
    这滋味,叫失落。
    从幻想,回来现实了。
    毕竟现实世界不若想像中的美好,他穿过来,对一个男人动心,不代表对方亦然。即使李勤攸喜欢男人,对象不见得就是他。刚刚说那番话的时候眺望远方,是否代表他喜欢的男人在别的地方?或者他们之间的关係,不能轻易说出口,无法相守之类的。
    通常嘛,甲喜欢乙但是乙喜欢丙不喜欢甲的情况居多,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终究归于「缘份」一词。两人相识,是「缘」,但有没有「份」,得问系在小指上的红线了。
    他眨眨眼,搧走盈聚眼眶的热泪,低声哼歌转移注意力。
    可是怎么哼,都是失恋的歌曲,他感觉到颊面溼热,鼻头酸得很。
    初恋很少有好结局。他安慰自己。
    还没追求,就要放弃?心里头有另外一道小小的声音响起。
    你才穿过来几天,就想要两情相悦会不会进度太快太贪心了啊?
    说脸蛋没脸蛋,说身材不过是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毛头,身份低下,还是对方的僕人,有哪里值得他喜欢?
    声音越来越大,用词越来越激烈。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没付出多少就要求回报,还没做出让人感动的事情就希望对方喜欢你,以为这个世界以你为中心运转的吗?
    颊面的泪乾了,他抹去冰凉痕跡,专心一致骑马,不再想太多。
    下一次的停歇,是进入城镇投宿。已经知道李勤攸习惯的即墨不再被动随侍一旁,而是主动安排接下来的步骤。
    用过晚膳后,他主动喊热水,主动备妥衣裳,在两人净身后,利用剩馀的洗澡水清洗这几日的脏衣裳。
    李勤攸原意是找个客栈合作的洗衣妇,但即墨觉得衣服还是自己洗比较乾净。仔细想想,出门后,几乎都是李勤攸在照顾自己,自己没帮上什么忙。
    替对方多做点好,因为,他想追求他。
    李勤攸坐在桌边看即墨用绳索在窗边拉出简易晒衣绳,忙着掛晾溼衣。
    「明早能乾吗?」
    「少爷不是要在这儿待两天?」他耳朵张得很开,清楚听见李勤攸同掌柜的说住两天。
    「也是。」他若有深意的一笑,接着从竹篓拿出一本春宫书。
    「即墨不是十五了?存个几年银两该讨房媳妇儿,若有看中府内哪名婢女,同我说一声帮你做主。在那之前,必先懂得何谓洞房花烛夜……」他坏笑着摇晃手中春宫图书,「一同研究?」
    即墨羞炸了,手上衣裳差点没掉出窗外。
    他背对李勤攸,力保镇定地说:「少爷您看就好,即墨不急。」
    李勤攸瞅着即墨的红脖子,看来他还没发现緋红洩漏了情绪。
    「有些书,一个人看很无聊。」轻柔酥软的嗓音,勾引诱惑。
    啪擦!灰蓝色上衣掉到窗外,即墨双耳烫红,不敢看向李勤攸,驼背闪过李勤攸,迅速溜出房门。「小的去捡回来。」
    李勤攸挑眉瞥了眼紧闭的房门。「不堪诱惑。」
    将春宫书随手往桌上丢,他若有所思地蹭下巴。
    「这隻老鼠真滑头,还不露出手脚,我装得倦了呢。」
    闔上眼帘假寐,遮掩目中算计的精光。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