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一招半式闯江湖 一、初次穿越请多指教

一、初次穿越请多指教

    谁说眼镜、格子衬衫和大背包是御宅专属装备?
    即使如此,那他出现在动漫小说展有何怪哉?
    为什么周遭的人或多或少都用怪怪的眼神看他?
    有的是疑惑,有的是好奇,更多的是……
    「欸,你看你看,那个!」
    「真的耶!男生耶!」
    「你说他会不会是……」
    「去问问,去!」
    「不好吧,如果他生气怎么办?」
    林舒宇推了推黑框眼镜掩饰眼里的无奈,捧着手里的一叠书往收银台去,排队的时候依旧有不少人对他投以异样眼色,林舒宇本着眼观鼻、鼻观心、心说装死不回应的态度直到结完帐、离开摊位才松一口气。
    怎么,只见过腐女,没见过腐男吗?
    他无声地哼了哼,大惊小怪。
    虽然他也一度怀疑自己的性向问题,不过目前为止还没对哪个男性动过心,看二次元的亲热镜头也图个爽字,跟看正常向的十八禁没差多少。他曾幻想过,发现自己压根儿没法想像跟一个男人翻云覆雨的情境,倒是时常对着偶像女明星流口水意淫打手枪,两球大奶的爱情动作片或是钙片的效果是一样的。
    没特别兴奋,用的卫生纸也就那几团。
    「你可能是双性恋吧。」某位男同性恋朋友曾对他这样说。
    「你给我的感觉,有点像圈子里的,却又不太像。」
    林舒宇耸肩笑开,他并没有很在意这问题,只是偶尔会好奇。
    为什么喜欢耽美?
    真要说起来,林舒宇也没个答案,纯粹喜欢而已。
    或许耽美向的作家比较合他胃口吧。
    拎着两大袋满满的耽美小说和漫画,盘算今天买得差不多了,他也不多留恋,直直从出口离开会场。
    就在离家两个路口左右,天空忽然飘起雨来,林舒宇正打算掏出折叠伞,却又想起他昨晚撑开来晾在阳台,今早忘了收……
    瞄了眼两手的大袋子,牙一咬,小跑步上天桥。
    「希望撑得住,不要还没到家就破了!」
    偏偏老天不赏脸,雨势瞬间增强,就在林舒宇打算加速奔回家,脚底一滑,连人带书咕嚕咕嚕地从天桥上顺着楼梯滚下来。
    撞击到后脑勺的那一刻,他发出一声痛心哀嚎——
    「我的书啊——!」
    ╳
    「我的书啊——呃啊!咕嚕!」
    冰凉湖水窜入鼻喉,呛得林舒宇连忙闭气,还没来得及划上水面,就让一股强劲力量拖上岸,有人连续重压几下他的胸膛,让他咳出腥臭的湖水。
    「我、我——咳、咳咳!」
    「我什么我啊,那是我的书又不是你的书,穷紧张什么?」少年嗓音凉凉响起,林舒宇胡乱抹把眼睛,往声音来源瞧去。
    「欸,湖都跳了,书呢?」
    一袭亮彩映入眼帘,身着紫云绣金线华服的少年坐在凉亭里笑问,身后一排美婢,缓缓轻摆手中羽扇没吭声也没多瞧地上一眼,就怕小主子一个不高兴,又拿她们玩了。
    「咳、咳!什、什么书?我的书呢?」林舒宇揉开睫毛上的残水,连忙在附近东摸摸西找找。
    他两大袋的战利品去哪了?
    华服少年沉声大喝:「大胆贱奴!那可是本公子珍藏的书籍,岂是汝等之辈能拥有的?」
    林舒宇被少年的变脸唬得傻愣,眨了两下眼,这才发现周遭环境的异样。
    红顶小亭里坐着穿古代华服的少年,后头一堆拿着桃红大羽扇、穿古装的婢女,亭后种植矮木丛,远些是了不起两三层楼高的屋子,哪还有高楼大厦的踪影?
    「贱奴?我吗?」意识到攸关身份的敏感字眼,林舒宇低下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还溼答答黏呼呼怪沉重的——谁让他才刚让人捞上岸,回想少年方才所言,他似乎是为了捡少年的书才落湖的。
    「就是说你,傻楞子,吃点水就忘记自己的卑贱身份了吗?」少年不屑嗤笑,指着林舒宇后头的人工湖泊说:「欸,去捡回来。」
    「啊?」顺着少年的示意往后望,湖面上浮沉几张溼透的书页,墨色晕开,即使捞上来晒乾,这本书仍旧报废,没法看了。
    这……什么情况?
    他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还是眼前刁鑽主子眼里的贱奴?
    「叫你去捡回来,听见否?」少年高声说道,小脸往上仰,可不高傲。
    腹诽几句咒骂上天咒骂少年,林舒宇抖擞着身子缓缓入水。
    湖水的冰冷激得他一阵哆嗩,攀在岸边迟迟不往前划,这水比他想像得还深。
    「残疾了你?拖拖拉拉的,怎不见你方才傻劲儿?我书才丢出去,你立马飞身抢书了,嗤!」
    不要理狗……牠乱吠是牠的事。
    林舒宇耗尽理智才压下心火,在水中跳呀跳,让身体适应水温。
    马的,听见凉亭里那少年高亢的尖锐声音,他超想往少年脸面痛扁下去,打断他的鼻樑、揍断他的牙齿,看他能不能说出点人话来!
    若非初来乍到不懂这身子主人的打架能力还是后面有没有高人罩啥的,林舒宇恨不得将那少年往死里踹。他明白现处弱势,眼前有个恶整下人的傲慢主子,最好先按捺下来装乖宝宝,遵照刁蛮主子的不人道要求,以免小命不保。
    或许让少年虐一虐,看他没反应兴许会放了他。
    穿越小说啥的,那些主角就是强出头才会被看上。幸运的碰上个好主子,从此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满生活,偶尔赶赶另一半过往的旧情人,吃点小醋还能让另一半更呵护自己;要是歹运点的,就是被虐啊虐啊虐,皮肉虐、精神也虐,他要是那些个被虐的,巴不得自己早点砍掉重练算了。
    「当心水深。」一道憨厚的嗓音在他耳旁轻声叮嘱,林舒宇抬头一看,是张黝黑朴实的面孔,额上黑发还溼漉漉的滴着水珠,该是救他上岸的人吧。
    救命恩人啊!
    林舒宇怀着感恩之情朝他露齿一笑,没料到对方却窒了窒,面色疑似害臊转过头去。
    ……不会是个同性恋吧?
    林舒宇耸肩,告诉自己别想太多,不是每个搞穿越的男生都会跑到一个周遭全是同性恋的世界去——最可怕的是,通常穿过去的都是小受。
    他对谁上谁下没啥特别想法,只要能享受到快感就好,但如果能选择,他偏好当攻方。在现世时他曾经用器具拓宽过自己的后面,不至于痛,但不算舒服。
    「喂,你再不捞回书,当真泡烂不能看了。」恶毒少爷凉凉地催促林舒宇的动作快一点。
    林舒宇背对凉亭翻个了大白眼,伸出手臂往前划去。在冰冷的湖水里胡乱捞,将泡烂的破烂书册和几片书页丢上乾地正要爬起,恶少爷却出声阻止他上岸的动作。
    「那本书共有五十页,数一数你捞齐全了没。」
    干!老子欠你吗?
    林舒宇早已冻得脑门发疼个七荤八素,恨不得立马上岸裹被子烤火炉,那恶少竟叫他待在水里数书页,不够要潜下去继续捞。
    欺煞人也!
    正欲张口开骂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天籟拯救了他。
    说天籟是夸张了,但他的声音他的出现,宛若天使降临啊!
    「三弟,天都入秋了,你让人跳湖还不让人上岸?实在是玩笑开大了。」
    脚踏黑犀皮靴,身穿象牙白袍,来人声音温润、眉眼柔顺,一脸斯文的微笑入场。
    好一个气质系弱受!
    见到二少爷的第一印象让林舒宇误以为他是个好欺负的主,从此跳入被人阴还不知险的境况里,明明就是被骗还对对方感激涕零等等蠢事,这让后来自食恶果的林舒宇后悔不已——当然,那是后话了。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