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灵霖堂纪事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回到灵霖堂..
    一进门,裕霖就往里头指着,对犬七说:”犬七,你的房间,就在灵霖堂里头的小房间,可能比较简陋些,希望你不会嫌弃。”
    犬七很感激地点头,说:”谢谢你,秦先生。”
    裕霖笑了笑,说:”你别一直秦先生、秦先生的叫,叫我裕霖吧?!反正,现在,我们可是好朋友,不是吗?”
    犬七”恩”了一声,笑着说:”也是,那我叫你裕霖囉。”
    裕霖点点头,转头对着研斯说:”我肚子有些饿了..”意思就是..你去煮东西给我吃吧?!
    可能大家会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研斯怎么会煮东西,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某一天,就像往常一样,裕霖盯着信箱,看着预约信,结果,不知道为甚么,突然感觉到肚子痛,他赶紧跑进厕所..解决。
    过了几分鐘,又跑进去厕所,就这样来来去去,共有六、七次,害得他的屁股..都快开花了。
    无奈之下,只好告诉研斯,让他去楼下的药局买些止痛剂回来。
    至此之后,研斯便开始去书局买几本料理书,开始学习。使得后来,裕霖每天都要要吃他做的菜,而不去楼下买麵吃了。
    研斯”恩”了一声,说:”好。”
    走到厨房,他翻了下冰箱的东西,问:”裕霖,你想吃甚么?”
    裕霖想了想,回答:”麵吧!随便煮,就行了。”
    研斯点点头,说:”好,我那知道了。”
    裕霖转过去,对着犬七问:’犬七,你想吃麵吗?我可以叫研斯,帮你煮一碗?”
    犬七摇摇头,拒绝说:”不了,我不饿..”明显还在为那事,而鬱闷着。
    裕霖叹了口气,说:”多少吃一点吧?虽然,你是妖,但也是要吃点补充体力吧?再说,研斯煮的可好吃,不吃的话,那就可惜囉。”
    犬七见裕霖这样说,犹豫一会,才答应说:”好吧!那我就吃囉!!只不过,不要加青菜,因为不喜欢..”
    裕霖笑了笑,点点头,对着在厨房的研斯说:”研斯,再多煮一碗麵,不要加青菜,多加些肉,谢谢。”
    研斯”恩”了一声,对着他说:’好,我知道了..”说着,又继续忙着..
    犬七看着他们的互动,突然有些羡慕的说:”裕霖,老实说,我还真羡慕你啊。既然能和殭尸,相处的那么好。为甚么..我就不能和他也这样相处呢?”说着,有些黯然的低着头。
    裕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说:”别难过了,我相信你,一定也可以的,相信我..”虽然,我不是很希望你跟他…唉。
    犬七点点头,笑着说:”或许吧?!”
    这时,研斯从厨房端了两碗麵出来说:”煮好了,快来吃吧!”示意他们过去吃。
    吃完麵之后..
    裕霖对着犬七问:”还想再吃吗?我可以叫研斯在煮一碗。”
    犬七笑了笑,摇摇头说:”不了,我吃很饱,谢谢。”
    裕霖”恩”了一声,明显有些失望。
    研斯见状,问他说:”裕霖,你还想再吃的话,我可以再去煮一碗..”
    裕霖一听,眼睛一亮的说:”就等你说这句..快去煮吧,我还饿着呢!!”
    研斯忍住笑地走进厨房,准备再煮一碗麵给他吃。
    见他进去后,裕霖凑到犬七面前,很小声地问:”我问你喔!当你知道,你喜欢的他和你是同性时,你是甚么感觉啊?”
    犬七一愣,想了想,才回答说:”没什么感觉啊。在妖的世界里,根本不在乎同性不同性,他们只在乎强弱。”
    裕霖”喔”了一声,说:”是这样喔。本来,还想说可以问一下的说,算了..”
    停顿一下,又说:”我刚刚问的事,你千万别跟别人或别妖说喔!知道吗?!”
    犬七笑了笑,点点头说:”知道了。”
    裕霖很满意他的回答,然后,看向在厨房忙碌的某人,露出笑容。
    等研斯再把一碗麵递给他时,裕霖盯着他看很久后,才开始吃。
    研斯有些奇怪的问:”干嘛盯着我看很久?我脸上有东西?”
    裕霖摇摇头,笑着说:”没事,你脸上没有东西,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东西罢了..”
    研斯听了一愣的问:”想起些甚么?”他有些紧张,心想..霖儿是不是想起从前的事了?
    裕霖见他这么紧张,呵呵一笑的说:”没有想起些甚么啊!!只是觉得你越来越像人了,呵呵。”其实,只是纯粹盯着他看。当然,这样的想法,我绝对不说。
    研斯有些无语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甚么。
    犬七见他们俩的互动,有些好笑的说:”你们..真的好搞笑喔!”说着,就哈哈大笑。
    裕霖”恩”了一声,看着他,笑着说:”是这样吗?还好吧!我不怎么觉得啊!!”
    研斯则是有些无语地说:”这怎么会好笑..”他很无奈地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
    犬七对着裕霖问:”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裕霖”啊”了一声,觉得话题有些跳得太快地问:”甚么忙?你说。”
    犬七犹豫一会,说:”可不可以教我,如何随时的去..观察他..”
    裕霖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一定要那么执着,就不能放下他?”
    犬七点点头,有些黯然地说:”没办法..”
    停顿一下,又说:”我想,我会试着..去把他给忘记的。但现在,你可不可以教我,拜託。毕竟,他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
    裕霖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点头答应。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