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灵霖堂纪事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回到灵霖堂,裕霖走到电脑桌前,看着信箱上的预约信。
    突然发现一封..算是满特别地,寄信者..既然自称是一隻犬妖,想请人帮忙。
    至于问题吗?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唯一感到兴趣的是..这人自称犬妖,是真的,还是假的?虽然,这世界甚么样的生物都会存在,但作为一隻妖,怎么敢找天师帮忙,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他有些疑惑,便回信给他,打算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了想,突然听见门铃响起,他走过去开门,心想着这时候,会有谁过来这里?
    当打开门一霎那,就感觉到一股妖气迎面而来,他盯着站在眼前的”人”看了很久后,才说了一句:”进来吧!”这该不会..是刚刚预约信里的,那个自称犬妖的人吧??==这未免也太迅速了些!!
    那”人”点点头,便走进去。
    研斯见有”人”进来,有些警惕的看着他,因为他身上有股妖气,不知道会不会伤害到裕霖。
    裕霖按照惯例,从厨房端一杯茶过来,说:”请喝,这位先生。”
    那”人”点点头,接过来,喝了一口说:”这茶满好喝的,谢了。”
    裕霖”恩”了一声,问:”来我这里,有甚么需要效劳的吗?”
    那”人”笑了笑,便自我介绍说:”我叫犬七,相信你,有看见那封预约信了吧?!”
    裕霖点点头,笑着说:”是有看了。只不过,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过来。”
    犬七听了,呵呵一笑说:”其实,就算你没看见那封信,我也是会来的。”
    裕霖”喔”了一声,说:”那找我有甚么事?”
    犬七思索一会说:”我想请你帮我个忙,那就是帮我找到他。”
    裕霖有些疑惑的问:”找他?你不是犬妖吗?照理来说,用你的鼻子就可以轻易地找到啊!”
    犬七听了,有些黯然地说:”我没办法找到他。他好像找人把气味给掩盖住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可以吗?”
    裕霖犹豫一会,又说:”他既然不想让你找到他,为甚么还要那么执着呢?”
    犬七低着头,沉默一会,才说:”我..我放不开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或许早就已经死了”
    停顿一下,又说:”不管他怎么样对待我,不喜欢我,只要..只要他快乐,那就好…”
    说着,眼眶红红的,一副快哭的样子。
    裕霖见状,赶紧从桌上抽几张卫生纸给他说:”别难过。既然你要我找他,我就去找。只不过你也不要太自虐啊。该离开,还是要离开,千万别执着。毕竟,人和妖是有别的,这世界上很多妖与人相恋的故事。但是结局都是那样的悲惨,你懂的。”
    犬七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
    裕霖想了想,还是选择帮助他说:”你身上有没有他的东西,我想利用追寻符,来找出他现在在哪里?”
    犬七听了,赶紧回说:”好,我找找。”
    找了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鍊子说:”这个行不行,当初他送给我的。”
    裕霖盯着那条鍊子很久后说:”这个有点不行。但我试看看。”
    犬七点点头,露出笑容,”恩”了一声,把鍊子递给他。
    然后,突然想到甚么,他又说:”忘了问,他叫甚么名字?”
    犬七愣了一下,回答:”叶璟云。”
    裕霖有些尷尬的点头说:”很抱歉,刚刚忘了问,那我准备开始囉!”
    说着,就从口袋拿出一道符,念着咒语:”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邇,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快快找到叶璟云的下落,去。”
    镜面开始出现变化,而后出现在眼前的..既然是现场版的..活春宫。
    这时,裕霖很惊讶地盯着那画面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它给关掉…
    气氛顿时变得很尷尬..
    裕霖正琢磨着该怎么安慰犬七时,犬七已经先开口说:”可以带我过去那里吗?”
    他听了,犹豫一下,才点点头,说:”可以..只不过,你真的要过去吗?”
    犬七”恩”了一声,说:”我一定要过去。不管他做了甚么,你答应我,好吗?”
    裕霖见他这么坚定,也就不再多说了,然后,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抄了下地址给他说:”照着纸上的地址,就可以找到他。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啊?”
    犬七摇摇头,拒绝着说:”不了,我一个人去就好,谢谢。”
    说着,就打开门,对着裕霖说句:再见”后,就离开了。
    裕霖见他离开了,叹了口气,对着研斯说:”怎么会..有这么执着的妖啊?真搞不懂,那人到底是多么好,好到可以为他容忍成这样,根本就不值得。”
    研斯听了,有些不赞同的说:”裕霖,其实你的想法,不一定是正确的。有的时候,爱一个人,就是要这样。对方不爱自己,无法割捨,所以才一直这样纵容。或许那样的等待,可以换来对方的回应。但也许一辈子都等不到..”
    裕霖”恩”了一声,说:”喔,我知道了,只是不明白罢了。”
    研斯走到他面前,笑了笑说:”不,你一定会明白,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让你也明白到那样的感情,是永远无法割捨,相信我。
    想了想,裕霖还是有些担心,那个叫做犬七的人,他对着研斯说:”要不..我们现在用镜子看看,他在那边的状况,好不好。如果遇到甚么危险的话,可以及时帮助他。”
    研斯点点头,回答:”好,那快点吧!”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