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灵霖堂纪事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等研斯把羹麵买回来时,就看见裕霖在那..抓着床单,不知道在干甚么?
    他走向前,问:”你在干嘛?”
    裕霖一愣,发现研斯已经从楼下买回羹麵了,有些慌乱的说:”没..没事,我肚子饿了。”说着,就从研斯那里把羹麵拿过来,不怕烫的一口接着一口吃。
    研斯在一旁,看他这样说:”吃慢一点,小心别烫到了。”
    裕霖吃了吃,结果真的烫到了。
    他喊”痛”的对着研斯说:”谁…偶..要..谁..”
    研斯赶忙跑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给他。
    裕霖喝了几口,觉得比较不痛了,便说:”都你这个乌鸦嘴..本来没事,却被你一说,就有事了。”不自觉就对他撒了娇,只是他本人不知道。
    但是,研斯察觉了,嘴角微微上扬,也不多说甚么,只是”恩”了一声,说:”下次不会了,这样行吗?”
    裕霖轻哼一声,又继续吃着羹麵。
    过了一会儿,他吃完了,对着研斯说:”垃圾你丢..”
    研斯笑了笑,怎么觉得他越来越”孩子气”了,接过”垃圾”,走出小房间,把”垃圾”扔进厨房的垃圾桶后,又走进小房间。
    裕霖见他过来,想了想说:”我开始讲梦里,到底是发生甚么事。”
    研斯”恩”了一声,说:”好,说吧!”
    裕霖想了一会,”咳”了一声,便开始诉说着梦里的种种。当他说完时,研斯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他很不解的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不太对的地方?”
    研斯沉默一会,才说:”你知不知道,你中了安眠咒?”
    裕霖摇摇头,问:”安眠咒?我没有察觉到啊!怎么了?”
    突然想到了甚么,”啊”了一声说:”难道..是因为中了安眠咒,所以灵魂才会到那里。可是,这样很奇怪。苏程义..只不过是个新生的鬼魂,就算是个怨灵,力量也不至于达到这样的地步,该不会是有人帮他这个忙?”
    研斯又沉默一会,有些自责的说:”都怪我没有能力把你带回来,害的你待在那里十年。”
    裕霖笑了笑,摇摇头说:”你干嘛那么自责啊?我觉得很好啊!至少可以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也不错。而且啊!这也..让我..”说着,赶忙打住,差点就说出在那里省思出的想法...
    研斯听了,疑惑的问:”这让我甚么,怎么话说一半而已?”
    裕霖见研斯在问,赶忙转移话题说:”你说,到底是谁这么做啊?”
    研斯笑了笑,心想,既然,你不想说就不说吧!反正我还是可以猜到的..
    。
    裕霖见他沉默着不说话,有些急了,说:”你干嘛在那沉默,是不是想到了甚么?”
    研斯摇摇头,笑着说:”没有,我不知道是谁。”
    裕霖听了有些失望的看着他,不知道是失望没被他发现,还是..不知道是谁做的??
    两人沉默一会,裕霖对着研斯说:”等会我打电话给我朋友,就是上次来哭诉的那位,叫他过来,然后,再想办法找些证据,可以定案,只不过..”
    停顿一下,有些为难的说:”只不过,得找些证据,证明那个养子不在场证明。毕竟,他这样的行为算是共犯,唉,真麻烦!!”
    研斯”恩”了一声,说:”所以,等会我要待在这小房间?”
    裕霖想了想,决定让他去见冯伊仁吧!毕竟这样躲躲藏藏的,对于这两人来说,是不太好的。心想着,摇摇头,说:”不,跟着我去见他吧!毕竟,我还得要他帮你办张身分证,免得成为黑户,那就不好了。”
    研斯点点头,露出笑容说:”那就好。”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裕霖见他这样,也不由得笑着说:”这么开心!!早知道这样,就不用去浪费钱买碗猪血汤回来。”
    研斯听了,笑了笑说:”是啊!谁叫你当初不这么想。”
    裕霖懒得反驳着说:”好啦,我要去打电话给他。”不跟他多说甚么,只因为怕被发现出”破绽”。
    研斯”恩”了一声,也不说甚么,其实,心里头可是乐开怀,被认同的感觉真好~~
    从口袋拿出手机,拨打给冯伊仁说:”喂,你现在有空吗?”
    冯伊仁听了,犹豫一会,才说:”可能要等会才有空,怎么了?”
    裕霖想了想说:”你如果有空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随时都会接。因为,有事要告诉你。”
    冯伊仁迟疑着,看了一眼在办公室里头的局长说:”我…马上去,等我。”不等裕霖的反应,就掛断电话。
    接着,对着一旁的同事说:”我有事要先走,麻烦跟局长说一声。还有有事的话,就打电话给我,知道手机号码多少吧?”
    同事点点头,回答:”知道,快去吧。”
    冯伊仁”恩”了一声,就离开警局。
    过了一小时后
    按着门铃,便走进灵霖堂。
    他坐在沙发上,喘口气对着裕霖说:”好喘...刚刚跑太快过来了。”
    裕霖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说:”没事干嘛跑那么快,反正,我又不是一下就离开灵霖堂,你急甚么!!”
    冯伊仁听了,笑了笑,说:”这不是..想知道是甚么事要告诉我吗?”
    裕霖把一杯水递给他说:”喝口水,然后,有些心理准备,再听吧!!”
    冯伊仁见他有些严肃的样子,也收起笑容,”恩”了一声,接过一杯水,喝几口后,才问:”是不是和那养子有关,对不对?”
    裕霖犹豫一会,才点点头,说:”是,和他有关。”
    冯伊仁低着头,沉默着。


同类推荐: 三个攻一个受【五月天梦文】也曾寂寥那一天Gay For Pay?爱犬请让我咬口你的肉一招半式闯江湖你我最终在一起的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