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德萨罗人鱼 分卷阅读113

分卷阅读113

    德萨罗人鱼 作者:深海先生

    分卷阅读113

    德萨罗人鱼 作者:深海先生

    分卷阅读113

    要抵着了门框,看上去别周围高大的意大利男人高过一头,着实有些骇人,引得周围人的目光都不禁投在他的身上。我情不自禁的将目光集聚在他的下半身上,想要穿透那长的几乎盖过了脚踝的黑色风衣。那底下藏着的,真的是一双腿吗?他的鱼尾能藏在衣服里面吗?

    我不知道阿伽雷斯是怎么将自己隐藏在人类之中的,我只知道他是为这些孢子而来的。除了眼前这被毁掉的一粒,还有其他的都在卡莫拉家族的手里,所以他得潜伏在他们之中。这终于可以解释他的行为了。而取到这些孢子并非易事,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莉西亚迪刚才口中提到的德国公司就是莱茵和莎卡拉尓他们的人,不管两年前他们有没有葬身海底,纳粹余孽们都不会就此放弃他们的计划,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死灰复燃。

    “那个高个家伙…该不会就是莉西亚迪麾下的,那个有白化病的王牌杀手———罗伊吧?”

    杀手?这是阿伽雷斯进入人类社会后的身份?的确,很适合掩藏他自己,杀手总是被允许保持神秘和距离……

    “听说,还是她的情夫呢。”洛狄娅附加了一句。

    “噢,是吗…情夫?”我顺口接道,喉口像卡刺似的一梗。

    “怎么了?”

    “没,没什么。看样子科洛夫应该没事了,我们也交上好运了。”我挠了挠鼻尖,目视着莉西亚迪的人进来收拾了残局,阿伽雷斯则像个称职的保镖般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面具下浓重的阴影将他的脸藏匿其中。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桌上的那颗破碎的孢子。

    那对幸存的人鱼一族来说是相当珍贵的东西,我可以想像他作为一个首领此时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将这里所有的人都杀掉,但他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跟一尊凝固的冰雕没有什么两样,直到莉西亚迪靠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才微微动了动嘴唇,回应了一个疑似意大利语的音节,而且是笑着的。我不得不承认那种微笑配合着面具,让他看上去像个神秘迷人的绅士。

    可我的心中霎时间涌起了一股相当不舒服的滋味,就好像某个怨妇看见自己丈夫出轨的感觉,我甚至止不住的看着那颗破裂的孢子,胡思乱想起来。等我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琢磨我对阿伽雷斯来说是否就意味着一个*孢子的时候,我立刻刹住了狂奔的思绪,强迫自己别想下去,可心里还是泛起一股难受的酸意。

    该死的!

    我拍了拍脑袋,只想把脑子里的东西拍出去。这个时候我看见莉西亚迪扬长而去,阿伽雷斯目送着她离开后,来到桌子前,拾起了那枚孢子,握在掌心里。他戴了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凭着刚才他拥抱着我时的触感,我可以确定他即使人类化了也变异的相当不完全,手还是蹼爪的形态,所以才需要隐藏起来。我注意到阿伽雷斯高大的身体在不正常的颤抖着,好像在强忍痛苦。

    我知道到他有哪里不对劲。

    “德尓特,我们走吧,科洛夫一定需要有人在他身边。”在洛狄娅提醒着我的时候,我注意到阿伽雷斯又走出了门外。

    我侧过头去,对洛狄娅比了个让她先走的手势,翻进窗子里,想跟上阿伽雷斯,可他再次不见了踪影,我暗暗咒骂了他一句,跑下一楼去四处寻找着他的去向,在经过一个敞开的门前时,我的背襟忽然被一双手拽住,整个人刹那间就被拖进了黑暗里。一股浓烈的异香充斥着鼻腔,使我立刻放弃了挣扎,任由身体被几乎被阿伽雷斯打横拖抱着,回到了地下水道里。

    盖子在头顶被阿伽雷斯合上后,他紧紧拥着我,靠在潮湿的墙壁上,粗重而急促的喘息着,身体犹如山体崩裂般剧烈的颤抖着,然后一阵布料撕裂的声音从我的身下传来。我下意识的低下头去,只见阿伽雷斯下半身滚动起伏着,什么东西从风衣里面挣动着要突破出来,我立即想去撕开他的衣缝,却被他抢先自己扒拉开来,里面的光景令我猝不及防的大吃了一惊———

    我不知道该不该称呼眼前的东西为“腿”,因为它们压根就不像,只是鱼尾中间裂开了一条缝,将原本的构造勉强分作了两股,上面依旧布满了黑色的鳞片,而作为人类双脚的位置则藏在一双黑色的皮靴里,不知道是什么模样,也许还没有脚,只是硬塞在里面了,而且鱼尾中间分开的部分现在已经生长了一些新生的组织,显然是快要黏合在一起,重新变成那条粗而长的黑色鱼尾。

    “它很不稳定,德萨罗…我要变回去了,得找个地方躲一躲。”阿伽雷斯盯着我,用我已经能听懂的人鱼语言低鸣着。我怔忡的望着他,觉得他与我这样说话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他戴着皮手套的宽大蹼爪抚到我的头上,从我的脸颊缓慢的、一点点滑到嘴唇,声音暗哑而低沉:“现在…还害怕我吗?”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攥住了他的面具,将它从他的脸上摘下来。后面露出的那张面孔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那对尖尖的翼状耳朵正在如同某种顽强的植物般从他的发丝下缓慢的生长出来,也许这幅模样对于其他人来说有点惊悚,不过我却不由觉得有点好笑。于是我真的很不地道的笑了一下,像调戏某种小动物般摸了摸他的耳朵尖,却被他惩罚性的抱紧了腰,充满占有欲的咬了一口我的下巴。

    我敏感的一缩脖子,头顶却忽然不适时宜的传来一阵脚步声,令我意识到这个地方真的不是什么幽会的好地点,我望了望那些不知通往哪儿的岔道口,“阿伽雷斯,你熟悉威尼斯的道路吗?”

    tbc

    作者有话要说:哎哟哎哟甜的我牙酸…受不了了

    暂时性的同居生活要开始勒~~

    bsp;67

    bsp;67

    阿伽雷斯的确对威尼斯的地下水道非常熟悉。

    他背着我,在这个迷宫般的黑暗世界里自由穿行,面对每一个拐弯和岔路口都毫不犹豫,像个从地下水道里出生的盲鱼般游刃有余。由此可以想像,他经常在这里来去,把这里作为他的秘密通道,以隐藏他变异后这副并不稳定的身体形态。

    沉沉浮浮的前行中,我盯着他的逐渐完全成形的耳朵背面,“德萨罗”的惯性思维从“德尓特”的伪装下跳脱出来,我止不住的开始思考他是怎么改变了自己的身体特征:通过自发性的由内而外的改造自己的基因构造吗?或者是他恰巧从那些纳粹的沉船残骸里获得的某种化学试

    分卷阅读113

    分卷阅读113

    -


同类推荐: 睡前一杯奶(H)[ABO]片场游戏(H)德萨罗人鱼欲望少年期(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窑子开张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