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德萨罗人鱼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

    德萨罗人鱼 作者:深海先生

    分卷阅读30

    德萨罗人鱼 作者:深海先生

    分卷阅读30

    双眼,无力的向后退去,嘴里胡言乱语的喃喃:“莱茵,莱茵,你要是有一丁点的愧疚,就帮助我离开这儿,我想回莫斯科,我想家了……”

    莱茵抓住了我的前襟,使我倒下去的身体悬在了半空,他带着血丝的双眼疼惜的望着我的脸,手捞住我的腰将我一把按在了怀里:“德萨罗,原谅我……事情发展成这样,已经无路可退了…但我发誓绝不会再让那只兽类伤害你……”

    “我绝不回去!”我爆发一股野蛮的力气从莱茵的手臂里猛地挣脱出来,然而跑了没两步,腰间便突然一紧,整个人被莱茵拦腰扛在了肩上,无论我如何狂踢乱踹他也毫不松力,一路将我扛到了研究所泊船的高台上。

    身旁传来了嘈杂的人声,我不由闭上了嘴,不敢再大声呼喊以免丢人现眼,“莱茵,莱茵,将我放下来!”

    他置若罔闻的扛着我向高台上疾步行走,我挣扎着抬起头来,看见一艘小型的三层科考船正停在附近的海面上,甲板搭在在不远处的码头上,三五个健壮的水手正抬着一个圆柱形状的大型物体向船上运去,那外面罩着一层金属的防鲨网,我辨认出来那正是装着阿伽雷斯的水仓。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持着枪械的武装人员,整个阵势就像运钞的押运警队一样戒备森严。

    “这搜船到底是去哪?**,回答我!”

    我狠狠用肘子捶击着莱茵的背脊,他闷哼了一声,手臂却收得更紧了,径直扛着我跟上了那几个武装人员,与阿伽雷斯的水仓擦边而过。

    刹那间我从铁网斑驳的缝隙里瞥见了一双幽暗阴沉的眼睛,心里猛地一悸,就听见砰地一声撞击玻璃的闷响,水仓忽然猛烈的震晃起来,水手们东倒西歪的几乎稳不住脚步,眼看水仓就要滚落到地上。后面的几个人大喝着急忙冲上前来将它扶住,莱茵也惊得不禁松了臂力,我得以腾出身体一把将他推了开来。

    水仓底部重重的接触到了甲板,好在因为金属外壳的原因完好无损,几个人拦腰稳住了它的重心,然后,阿伽雷斯苍白的脸缓缓从防鲨笼上唯一的一道窗子后浮了起来。

    他的一只蹼爪按在玻璃上收紧,头微微低着,眯着眼睛梭巡着我和莱茵,眼皮下是深深的暗影,斑驳的水光从下方映照上来,更让他的神情晦暗可怖。

    我无法确定这只深海生物的脑子里再想些什么,但却无比肯定,他发怒了,而且怒不可遏,他的脸上充斥着浓重的杀意与戾气,就好像什么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占据了一样。

    “哼,这只兽类居然会嫉恨!”莱茵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朝着阿伽雷斯竖起了中指,同时一把将我搂在了怀里,全然不顾有人在旁。

    我大惊失色,下意识用肘子顶着莱茵的胸膛,而他却紧紧的将我制住,我的目光止不住的看向水仓的玻璃,心里窜起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果然就见玻璃后阿伽雷斯的脸色彻底变了,他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犬齿,蜷起拳头对准了玻璃————

    那是一声堪比爆裂般的可怕巨响,所有人在那刹那间都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因为那层坚固无比的钢化玻璃竟从中破开了一个豁口,阿伽雷斯的手臂就从中破壁而出,他满手蓝色的鲜血和豁口里涌出来的水一齐淌落到在甲板上。

    “mydesharow…mydesharow……lethimgo……”

    低沉暗哑的嘶鸣从豁口中溢了出来,他死死盯着莱茵搂着我的手臂,示威性的缓缓将手臂收了回去,第二拳将窗子内的玻璃打得稀烂零碎,水流从里面狂涌了出来。

    所有人面面相觑,其中有几个认识我的水手一齐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我不自禁的脚步一软,倒退了几步撞在墙壁,身体失衡一般的扶着墙,慌乱的大声道,“别看着我,他叫的不是我的名字!莱茵,你这个无知的蠢货,别激怒它,你不知道这只野兽具有的力量!他会跑出来的!”

    几个武装人员闻言一怔,齐齐上前用枪械瞄准了水仓里的阿伽雷斯,却没有一个人敢接近那扇窗子,显然对他十分忌惮,好像他像侏罗纪公园里的霸王龙那么可怖。

    而他杀戮的时候,的确如此。

    “您是这条人鱼的饲养员吗?”一个武装人员紧张的发问道:“它看上去非常依赖您,我想我们需要您的协助,它实在太难控制了,我们的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被它活生生的开膛破腹!”

    “**!我不是…别求助我!”我怒骂着,额头上汗如雨下,手足无措的抓着自己的裤腿,却在此时嗅到了水仓里阿伽雷斯身上潮湿浓重的异香,正在空气里弥漫开来。我仿佛看到阿伽雷斯的幻影正向我迎面袭来,吓得慌不择路的逃进了船舱里,紧紧关上了门,把追上来的莱茵一并关在了门外。

    “德萨罗先生!德萨罗先生!我们需要您的协助!”

    “德萨罗,你让我进去!”

    门在身后被猛烈的拍击着,莱茵和武装人员的呐喊交织在一起,我用背脊抵着死死的捍卫着门板,烦躁焦虑羞耻难堪一齐冲上大脑,使我刹那间眼前一黑,连最后一声“滚开”也未骂出口,整个人便一下子扑倒在了面前的地板上。

    在短暂的失去意识后,我迷迷蒙蒙的再次醒了过来。

    窗外苍茫的海面正在移动着,海面被船身划开一道道长长的轨迹,最终消失在起伏的浪涛之中。

    这艘船……是要驶向什么地方?

    我暗自发问着,感觉大脑很沉很热,甚至没有力气去痛苦愤怒,我似乎发烧了。

    无论驶向什么地方,德萨罗,你也注定没有后路可退了。

    这样想着,我颓丧的一头栽倒在了床板上,任由大脑烧得浑浑噩噩,人事不省。

    tbc

    bsp;hapter 26

    chapter26

    随着时间的流逝,灼烧般的热度开始在我的身体上发作,背脊下的床板仿佛不再是床板,而是烙红的烤箱底板,我感到自己体内的水分被一点一滴的蒸干着,毛孔向外冒着烟。

    “水……”我瘫软迷糊的念叨着,然而干燥的喉咙如同龟裂一样,只能发出嘶哑的嘶嘶声。我快要死了。混乱的大脑中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因为我真的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没人发现,我可能会就这样烧得愈发厉害,也许不至于死,但神经也会因此收到损害。

    我颤抖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

    -


同类推荐: 睡前一杯奶(H)[ABO]片场游戏(H)德萨罗人鱼欲望少年期(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窑子开张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