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第四百三十三章 酸溜溜

第四百三十三章 酸溜溜

    维也纳。
    奥地利首都,世界音乐之都。
    曾诞生过无数经典,且伟大的音乐作品。
    维也纳金色大厅,也是直接上最着名、并极具殿堂级的音乐厅之一。
    原先世界的金色大厅迈入九十年代以后,渐渐多了几分商业气息。
    很多中老年合唱团只要交够了钱,就能在维也纳唱唱“夕阳红”,拍拍合照,顺便在名人的手稿边上熏陶一下艺术氛围,渐渐开始变得没那么神圣了。
    这个世界的金色大厅虽然也逐渐趋于商业化靠拢,但并没有这么不要脸,每年针对演出和审批的流程、音乐家身份审核都极为严格,开放的场次也极少,始终给世人呈现神圣的姿态。
    华夏音乐家们对金色大厅非常向往,每年都会向奥地利官方申请,但最终真正登上金色大厅演奏的音乐家却很少。
    建国至今,只有张霞奶奶与亚洲歌后许少菊。
    当然有华人参与的团体音乐表演却并不算少,笙派掌门人李卢光、古筝泰斗王中靖、笛子大师周宏伟等人都曾坐在演奏席上,沐浴在那灿烂的光芒下,深情并茂地演奏着自己的拿手曲目,在国际上享受声誉。
    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西方牢牢掌控了话语权,刻意输出某些艺术价值和音乐价值、亦或是华夏近代史上,确实没有什么在国际上值得称颂的艺术作品原因。细数历史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团体,愣是没有一个华夏音乐家主导过音乐会,所有人都挂着国际音乐家的名头,凑在他们的乐队里进行幕后演奏,甚至国际音乐频道进行视频录播的时候,也只是镜头匆匆一扫,顶多稍稍带个中文介绍,便极少再有第二个镜头。
    能在金色大厅演奏,对华夏的音乐家们来说,本身便是一种荣誉。
    “周洋,《回家》的萨克斯曲,是你创作的?”
    夕阳西下,天边浮过阵阵浮云。
    韩燕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童孔紧缩,捂着嘴,难以置信地盯着周洋。
    她只觉得这个世界开始变得寂静,寂静得听不到任何东西,随即又觉得震惊,耳畔开始嗡嗡声直响,缓了半天都未缓过来。
    而不远处的乔治则站在原地,宛如见鬼一般看着刚打了完电话,整个人挺懵逼,模样像个傻子一样的周洋。
    “额……”
    周洋迟疑了半晌,既没有点头承认,也没有摇头。
    说原创,便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但你说其他的,说抄袭……
    又不完全是。
    《回家》的主音乐全是原先世界脑海中的旋律,而记忆空白处,却是自己跟肯尼斯等人的接触并学习中,慢慢地将之填出来,周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回家》与原先世界的《回家》到底有多少区别。
    所以……
    他无法回答韩燕的话。
    “告诉我!肯尼斯,是我知道的那个肯尼斯吗?你真的要去维也纳?你……我不信,你告诉我,你在开玩笑的,是不是?你花了多少钱买通了肯尼斯演奏你音乐的?”
    韩燕自小便出国,学习西方音乐,并且精通各种乐器,十几年如一日地学习各种专业知识,能详细地说出近代音乐历史上每一个音乐家与每一首曲子,脑海中关于西方音乐方面的知识不能说有一个图书馆,但也是惊世骇俗,天赋方面更是被很多老师们连连赞叹,但即便如此,她所创作出来的东西,在老师们看来只能是普普通通,无法登上大雅之堂……
    创作,并且要赢得赞颂的创作,这本身便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它需要足够的天赋、长年累月的积累、无数前辈的指点,最终偶然间的领悟……
    “上帝赐予”,很多人都形容那些惊艳的音乐的时候,都会用这句话。
    然而!
    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华夏青年,却……
    “应该不去……抱歉,我得过去一下,那边叫我了……”
    韩燕看着周洋离开的背影,目光呆滞。
    她想到了那些华夏音乐家们对周洋的反应……
    她低下头。
    只觉全身寒冷。
    随后,她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新闻,也有可能是假的!这不符合逻辑,更不符合我的认知……”
    旁边的乔治不断地喘气,随后低头看着手机里【肯尼斯萨克斯演奏会】的新闻标题。
    “我可能,是在做梦!”
    ………………………………
    周洋并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
    但今天,他注定被指指点点,并且被艳羡、嫉妒、赞叹、震惊等目光所包围。
    夕阳的余晖过后,大地便渐渐黑了下来。
    一盏盏灯挂在四合院周围,看起来分外的喜庆。
    一些客人们自觉便离开了,离开的时候,纷纷和周洋打招呼。
    有的老人拍了拍周洋肩膀点点头、有年轻人赞叹周洋的电影、也有孩子在家长们的授意下,过来跟周洋合影……
    喧嚣过后,院子里依旧很热闹,又一批人过来了,这些人大多是安家的亲戚们与老爷子为数不多的老友们。
    每一个人,周洋几乎都在电视上面见过,一张张桌子摊开,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和餐点,各种笑声和打闹声充斥着整个四合院。
    “这月饼不错!”
    “是啊,口感细腻,明明是普通的料子,但做吃起来却有一股清香感……”
    “蛋黄的更好……这是什么牌子的?”
    “是刚做出来的吗?还有些温度……”
    “……”
    周洋带过来的月饼广受好评,很多人吃着月饼,开始赞叹似地到处询问。
    安筱表情很平静说了一句“周洋做的”以后,那些赞叹的声音变成了震惊,安筱母亲韩秀琴更是拉着周洋的手,反复地询问着周洋到底是怎么做的,当听到周洋和自己做月饼的流程差不多的时候,她心中更是不可思议,明明是同样流程做出来的月饼,但口感的差别却这么大……
    一阵风吹来。
    月光皎洁,花灯中,远方树叶飘散……
    安筱站着,看着人群中的周洋,心中生起了少许的自豪感,嘴角忍不住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真好啊!”
    只是这笑容持续了半晌以后,她便听到了宋依依感慨声。
    她转过头,却见宋依依也看着周洋,眼神闪过一阵阵的憧憬和遗憾感。
    宋师长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一起吃饭赏月,宋依依自然也跟着留了下来。
    “原本大家都是朋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在今天搞不好变成了兄妹……再过几个月,或者再过一年,搞不好就会变成了男方这边了……”
    宋依依声音似乎有些酸熘熘的,当她转过头看向安筱的时候,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复杂情绪。
    安筱转过头,看向另一边。
    另一边,宋师长和自己爷爷安剑武正聊着一些事情,时不时地看向自己这边。
    “安筱,真好,这一刻,突然挺羡慕你的,从小到大,你就很厉害,感觉样样都不如你……周洋以前过得太苦了,结婚以后,你不要对他冷冰冰的……”
    “说得太早了,需要双方了解。”安筱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回答道。
    “都同居了,还了解什么?要不我去了解了解,我也有大别墅,我家的床还很大……”宋依依突然笑得挺怪异。
    “……”安筱错愕。
    “大费周章地将周洋的祖辈都查得一干二净,甚至都将人爷爷尘封多年的冤屈都挖出来了,知道人家世清白,而且是个英雄后人以后,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矫情呗……”宋依依说完这句话以后,莫名意识到自己的话里不对,似乎有那么一点点酸酸的感觉,一些古怪的情绪汹涌上了心头,随后耸了耸肩,又恢复了满不在乎的样子朝着爷爷的方向走去。
    人这辈子总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有些走着走着就走在一起了,有些走着走着却擦肩而过。
    这些都挺正常的。
    安筱则一直站着看着人群中的周洋,一边思考着宋依依所说过的话。
    矫情……
    …………………………
    “周洋这孩子,真的挺优秀的!”
    “是啊,有商业眼光,我查过和他公司有关联的公司资料,不管是电影还是视频播放器,还是手机,都是未来的风口,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在布局了……”
    韩燕听到了自己父母的赞叹声。
    她父母都是上市公司企业家,华夏着名的汽车品牌“蔚领”就是他们家经营的品牌之一。
    韩燕听着赞叹声越来越多,似乎对周洋的眼光和策略推崇到极致以后,韩燕开始有些不舒服。
    “乔治也很优秀,只是乔治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音乐上,没有多少铜臭味……他的《婚礼》这首音乐很厉害,以后绝对是国际上着名的作曲家之一,真正认真做一样,并且有天赋的人,才是最成功的人,你看,现在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他弹奏的是理查德的钢琴曲,《上帝的盛宴》……”韩燕听到了一阵阵掌声。
    晚宴其乐融融,亲戚们有的在猜灯谜,有的在赏月,有的在听着音乐……
    掌声中,乔治穿着晚礼服,彬彬有礼地弹奏完了一曲音乐,赢得很多华夏音乐名家的称赞。
    她的父母听完以后点点头,脸上也是难掩笑容。
    父亲韩国栋更是对乔治竖起了大拇指:“确实不错……”
    “周洋先生,方便的话,你也上去弹一首?”
    弹完钢琴以后的乔治下来以后,并没有朝韩燕这边走过来,而是朝着周洋那桌走过去,当着安志斌和唐笑的面,对着周洋发出了邀请。
    “我不太会钢琴……”
    “没事,对了,你有考虑为了十月一日的婚礼,创作一首婚礼进行曲吗?创作的音乐能登上维也纳的创作者,创作婚礼进行曲,应该是世界级的吧?如果唐笑女士和安志斌先生的婚礼,能有世界级的钢琴曲伴奏,那是多浪漫的事情啊!”
    乔治对着周洋笑了起来。


同类推荐: 生而为欲女配又苏又撩[快穿]_御书屋人间无非修罗场_御书屋女王的美男二十四宫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Mr学神他真香了原神:我的老婆优菈绝色总裁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