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18

分卷阅读18

    都不看他一眼,只淡淡道:“如你所见,我的确是卡文了。”
    “那……”夏樽说不出加油的话来,憋了半天,冲出口的却是一句:“要抽烟吗?”
    话音刚落,唐凯走过来顺便用手揉了一下他的头,他的手掌还带着湿气,摸得自己热热的,夏樽愣着眨了眨眼,就听见唐凯说道:“你和她在一起是什么感觉?”
    “他?”夏樽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唐凯说的是他那个妹子,这才皱了皱眉,开始回想,自己和妹子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呃……要说什么感觉……就是那种,永远都觉得前方高能预警的感觉吧?心一直悬在空中,看他做什么都觉得可爱,丢脸的事也一样。会在意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语气助词,每一个小动作,看到她吃东西吃剩了,就能毫不嫌弃地替她吃掉,而且心里还挺开心的……”
    “变态。”唐凯皱眉,不耐烦地打断夏樽。
    “我靠是你让我说的!”夏樽瘪瘪嘴:“我说你这人,经验这么丰富,却都没认真爱过谁吧?真是的,你都没体验过,有什么立场嘲笑我啊?”
    “你这是从哪得来的优越感啊?”唐凯忽然推了夏樽脑门一下,走到书房把笔记本抱过来,坐在客厅开始码字,但显然,他依旧思路不畅,写了删,删了写。
    “喂,那什么……你不用太在意微博上那些掐货,树大招风,在所难免的……”夏樽忽然道。
    “我为什么要在乎?”唐凯挑眉:“我写文不是为了谁,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答案。”他说着,停下手指,转头看了一眼夏樽:“你觉得我真缺这点钱,或者就为了这点知名度吗?”
    “千金难买你喜欢呗……”夏樽嘟囔着,叹了口气:“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喜欢看,你的故事打动了我,我就会挺你,掐货过来砸场,我自然要掐回去,人家骂我脑残粉,那便骂好了,反正这个世界,跟你意见向左的人你都想操他大爷的,你说艹还真艹吗?说我脑残粉我还真是吗?我只不过支持我想支持的人,做我爱做的事。换你我想也是这样,反正你喜欢写,你的故事,没有必要去讨好和迎合谁,合则来,不合则散,留下的是知己,走了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没什么好讲的。麻痹的最看不惯那些指手画脚瞎bb的人,你行你上啊,不行你说个屁……”
    “我说……”唐凯忽然眼带笑意地看向夏樽:“你还真是我的脑残粉啊?”
    “麻痹的你要写不出来卡文我分分钟粉转黑!”夏樽比了个中指。
    唐凯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低头继续打字。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夏樽看着他指下生风的样子,也不好意思说话打扰他思路了,说句怂点的话,他连站起来都有点犯嘀咕。而就在他这么左右为难的斗争中,夏樽忽然一个栽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人家骂你脑残,你还就是真脑残……”唐凯扭头看他一眼,起身拿了自己的外套,丢到他身上,嘴角扬了扬,坐下来继续码字。
    说也奇怪,前几天明明什么也写不出,心里烦躁,便更难有灵感。这一刻,却是出奇的平静,文字在脑子里闪现,然后自如地从指间倾泻而出,顺到不行。
    转过头,夏樽正抱着靠垫睡得香甜,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唐凯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伸手抚上他的头,粗硬的头发搓着他的手心,就像这个人动不动就炸开的臭脾气,这时候,夏樽忽然张了张嘴,低声喃喃。
    “男神,你要加油,断更要不得……么么哒……”
    唐凯失笑,眯着眼睛注视了他一会儿,忽然脑子一热,俯下身去,鼻息交错的瞬间,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眉头一皱,整个人顿住了。
    什么是爱情?
    唐凯忽然想起一本小说里煽情的描述。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第43章 ,
    夏樽被厨房里的动静吵醒时,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在唐凯家留宿,这张沙发都快睡出他人印了。
    打了个呵欠,夏樽有所预感似的打开手机书签,果然,盛唐更新了!
    “卧槽真的更了啊哈哈哈哈哈!”夏樽激动地在沙发抱成了团滚三滚,然后一个轱辘坐起来,抱着枕头开始看文。
    感情虽然不是重头戏,但这一章盛唐的描写还是让夏樽萌到心化,他激动地抱着枕头蠕动,脸上一副痴汉笑,身后就在这时传来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还有早饭的香气,夏樽维持着紧抱枕头的动作转身,张了张嘴,忽然被话头噎住了。
    “大……大哥?”
    眼前这个帅哥不是唐家大哥吗?这这这……什么情况?
    夏樽歪着身子朝大哥身后看去,就听唐家大哥善意提醒道:“他在卧室睡觉。”说着,笑了笑:“起来先吃饭。”
    “所以……这几天你每天都来做饭?”夏樽洗漱好就坐,尝了一口唐家大哥的手艺――兄弟俩都是厨艺高手什么的简直逆天了!而且哥哥做的还要好吃好几倍!夏樽强忍住想要抱大腿的冲动,努力维持着作为弟弟友人该有的矜持。
    “不是胃出血吗?我总要尽点做哥的义务。”唐家大哥嘴角扬了扬:“顺便看看他,是怎么个自食其力的。”
    “……”夏樽一时无话,恍惚觉得唐家大哥头顶上出现了莫须有的箭头,上面写着几个字:这个人就是家里派来的奸细!
    卧槽又做饭又人文关怀什么的,难道不是唐家劝降……不不不,劝儿子回家的怀柔政策?让大哥来搞亲情杀什么的太狠了吧?
    夏樽瘪瘪嘴:“大哥,你和唐凯感情很好吧?”这么说着,他忽然想起那次去夏樽的别墅,在书架上看到的那张合影,孩童时期的唐凯和大哥勾肩搭背,笑得很甜。
    “从我们记事时,父母一直在忙生意。唐凯从小和我在乡下外婆家长起来,说我看着他长大也不为过。”唐家大哥说这话时,眼神里带着一丝宠爱,夏樽看得一愣,心说,长兄如父也八成就是这个意思了。
    “他从小脾气倔强,处事冲动,还没什么长性,却被家里宠出一副少爷架子。”唐家大哥边说边摇头:“呵……我倒也没想到,让他定下来的会是写文这件事。不过,这也好,让他沉淀沉淀性子,以后做什么都能沉稳些。”
    “以后?”夏樽愣了愣:“你还是要让他回家继承产业?”
    “不然呢?”大哥似乎觉得夏樽的问题非常可笑,他放下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夏樽:“让他写一辈子书?”
    这句话,唐凯自己也说过。夏樽当时没觉得怎样,现在被唐家大哥一说,才觉得自己真的有够蠢。作为铁杆粉,希望自己的作者男神写一辈子书是一回事,可当他看到真正的写手是怎样一种写作状态之后,他还能不能坦然地去期盼着唐凯写一辈子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且不说写手的工作状态就是每天伏案码字,死宅到死。单单就性价比来说,说赚钱,只靠网文订阅赚不了几个钱,还是要走出版,签约,改编游戏,电视剧的路线,可是芸芸写手大军众多,竞争那么大,要么你的文好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么你后台够硬,脸皮够厚,不然凭什么独树一帜脱颖而出呢?而且,退一万步说,如果有一天真的成功了,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年的积累和铺垫。而且就算书大卖了,作者的艺术寿命又有多久呢?对于一个不是文学大家,只靠灵感卖钱的普通作者,写作其实是一件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工作。
    “小夏,如果我是唐凯,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做这些看上去挺有骨气,其实毫无意义的事情。”唐家大哥笑笑:“如果是我,我会欣然接受家里的安排,全力去做。等到自己可以独当一面,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无论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还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当你具备了能力和财力,就具备了话语权,这个世界总是这么现实。”说着,唐家大哥耸耸肩:“他要写文?当然可以写,甚至如果他愿意,还有钱来给自己炒作。”
    夏樽愣了愣,忽然在这一瞬间,觉得一直坚持着的唐凯,和一味力挺的自己,都显得非常幼稚。在唐家大哥这番话面前,他们的坚持,就像大哥此事的表情一样,不被理解,甚至被认为是有些可笑的。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虽然有不同的道路通向成功,但就是有些路是好跑的,有些路是难跑的。大多数都是起点落在地平线上,人人都能插一腿,在一开始就要挤死一票人的。而有些路,确是架在高山上,迈腿就能先人不止一步的……
    唐凯非要从高山上跳到平地不说,还得是摔瘸了腿,一步一蹒跚的往前跑,这不就是作死呢吗?为什么要和自己的人生过不去?因为固执,因为与家人的抗争,因为梦想?
    听起来似乎挺有道理,但是为什么要用这么迂回又愚蠢的办法去证明自己有多独立呢?
    “但是,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去做,以后恐怕永远都不会做了吧?”夏樽回应的有些艰难,他当然没有权利代表唐凯做决定,但是他却又觉得自己该帮着唐凯说些什么:“就好像我高中的时候,一直都想存钱买的一款球鞋,就算现在打工的钱已经能买下不止一双了,过去这么多年,我也根本不会买了啊……大哥,你觉得如果唐凯现在就回家好好学习怎么做一个老板,当他事业有成,他还会写书吗?虽然说青春什么的有点肉麻……但是有些梦想就是和青春一样,有他特定的时效性啊!”说出这些话来,夏樽也有一时间的愣怔,似乎是终于说通了自己内心的纠结,一瞬间也被自己感动到,胸口激动地发疼发烫,便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所以……就算看上去再蠢,再幼稚,再毫无意义,还是因为喜欢,想要去试一试的这种心情……大哥,你也该有过才对吧?如果什么事情都能用理性去合理分析的话,我们又是靠什么来成长的呢!”
    “喂,我可不想把你弄哭啊?”唐家大哥忽然笑起来,伸手去摸了一下夏樽的头,后者一个激灵,半天才喃喃道:“我……我没哭啊……”
    “明明就要哭了……”
    “我……”
    “一大早你们就这么吵要死了是吧?”身后忽然传来唐凯带着起床气的声音,夏樽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哭了,肩膀已经被唐凯抓住,生硬的往后一拽,把自己从唐家大哥温热的手掌下剥离开来。大哥笑了笑,收回手,专心吃饭。
    “去洗漱,坐下来吃饭。”大哥说道。
    “别给这个二货洗脑,这人脑子本来就够不好使了。”唐凯白了唐家大哥一眼,抓起夏樽的胳膊:“你跟我过来。”
    “干嘛啊……”夏樽一千个不愿意被唐凯拽到洗手间,然后被要挟看着他洗漱,夏樽翻了个白眼,瞥了一眼镜子,心想,自己刚刚是很激动没错,可是没有要哭吧?
    “你少跟那个人往一起凑合,你智商完全被他碾压,欠虐是吧?”唐凯刷着牙还不忘了唬人,夏樽看着他满嘴白沫子,忍笑不能。
    “唔……”脑袋很快被拍了一下,夏樽无辜地按住头,就见唐凯漱口完毕,擦了擦嘴:“还有,少替我说这说那,你以为你是谁?热血漫画男主角吗?”
    唐凯说完就往外走,夏樽心说我替你说话你还有理了,忍不住做了个鬼脸,就在这时,唐凯猛的转身,吓得他脸上一抽,鬼脸瞬间僵掉,只听唐凯哼了一声:“还有!别扯那些青春理想,对的错的,恶不恶心?我喜欢写就写,爱做就做,谁管得着?”
    夏樽先是被这种,本少爷就是任性的气势镇住了,继而忍不住嘴角抽搐,刚刚明明气氛那么励志,那么热血,那么心潮澎湃的……玛莎唐你个二世祖这么分分钟跳戏真的太烦人了好吗!
    接下来的早餐,吃得还算气(gan)氛(ga)融(chen)洽(n),唐家大哥离开的时候,唐凯倚在玄关,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你明天别过来了,他给我做饭就好。”
    “啊?”夏樽一愣,急忙拒绝:“不不不……大哥你还是……”话没出口,忽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唐家大哥一心一意想劝唐凯回美国,天天来做饭,那还不是天天当说客?就算唐凯心志坚定,每天被他打扰,码字也该分神了吧?
    说道码字分神……他勒个去啊!说不定唐凯卡文,不是因为爱情观缺失,而是因为大哥神烦?!
    夏樽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推测也蛮有道理,一个激灵,马上改口道:“是是是,我也可以做饭的!我很擅长的!”
    大哥打量了一下夏樽,视线又落在唐凯身上,最终还是摇摇头,一脸的“好自为之”。
    “算了。”唐家大哥笑笑,对夏樽招招手:“不过,小夏,我还有句话跟你说。”
    “你和他有什么话好说?”唐凯皱眉道。
    “这是我们的事吧?”唐家大哥挑眉,伸手就把夏樽拽到一边:“走吧,小夏,送送我。”
    夏樽陪着唐家大哥走到楼下,唐凯倒也没跟过来,夏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那么好面子,不会跟来偷听的。”唐家大哥笑得一脸很懂的样子,继而拍了拍夏樽的肩膀:“小夏,不管怎么说,如果你真心为了唐凯好,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
    “我不会帮你劝他回美国的!”夏樽立刻拒绝道。
    大哥被逗笑了,无奈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这件事。我只是希望,你能让他软化一下对待家里人那种尖锐的态度。”
    夏樽回来的时候,唐凯已经坐在沙发看书了,他瞥了一眼唐凯,后者一副懒得搭理你,完全不想知道你们俩说了什么的态度。
    夏樽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刚刚大哥的那番拜托。
    无论你现在如何的理直气壮,拒绝来自于至亲真心的好意都是对他们的一种伤害,如果,双方都不肯让步,那么无论他们的好意是否是一种枷锁,你生硬的拒绝,在将来也许都会转换为迟到的后悔……毕竟,互相爱着却互相僵持的双方,先离开人世的那一方总是会赢的,因为留下的那一方会守着无尽的遗憾……
    夏樽偷偷打量着唐凯,唐家大哥最后那几句话像生了根的藤蔓一样在脑子里不停的环绕。他到底该不该就这样去触碰唐凯心里那跟雷线呢?
    ☆、第44章 ,
    夏樽并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兄弟的是,多琐碎也不是闲事,况且唐凯与家人之间的事情,他其实一直也很好奇。
    像他们这种有钱人,不是应该长子继承家产吗?明明有个唐家大哥,为什么还要一直苛求唐凯?
    这话,他当然不能问本人,也没法子问唐家大哥,思来想去,夏樽决定去罗峰那里碰碰运气。
    开始的时候,他一般下午过去,等了几次都没撞见罗峰,酒保小哥于是提醒他,最近罗峰都晚上才出现,可能夏樽换成晚上去,却还是撞不见罗峰。
    “我们老板这几天又下午来了……”酒保小哥抱歉道。
    “都说让你帮我带个话了……”夏樽捏着杯子不爽道。
    “小帅哥,都说了,你答应打烊之后跟我出去喝一杯,我就帮你带话啊!”酒保小哥笑起来,脸颊上有两个甜甜的酒窝。
    夏樽白了他一眼:“靠!都说了我不是同性恋了!”
    “那就没办法了……”酒保小哥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站直身子,去擦杯子:“唉,其实唐哥的事我也知道不少啊,你干嘛不问我?”
    “算了吧……”夏樽瞥着他,心说我干嘛把唐凯的私事透露给你这个同性恋,接着作势站起来:“我走了。”
    “诶,等下啊,我今天调了款新酒,尝尝再走?”
    夏樽眼神防备地看过去。
    酒保小哥一下子被他逗笑了:“哎呀,不害你啊,酒精含量很低的。坐下坐下,再等会儿老板就来了……”说着,开始摇酒。
    “你说真的!”夏樽瞬间激动起来。
    酒保小哥啧了一声:“你到底要问老板什么啊?我说啊,你对唐哥真是太上心了吧?我要吃醋了……”
    “你滚蛋!”夏樽哼了一声,这是酒上了上来,酒保小哥耸耸肩:“唉,真让人伤心,算了,我去库房取点酒,你乖乖坐会儿。”说完,先一步离开了吧台。
    夏樽无聊坐着喝酒,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正是酒吧上人的时候,没多一会儿,就有个哥们儿坐过来和他说话,对方似乎也是等人两人随便聊了聊,夏樽就觉得有点上头了,心里狠狠地骂了一遍那个酒保小哥。
    “不舒服啊?来颗试试?很爽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个铝盒子,打开来,倒出几颗薄荷糖。
    “薄荷糖解酒吗?”夏樽嘟囔着,接过糖块,一股脑全塞进嘴里:“卧槽这什么薄荷糖怎么没味儿……”
    “一会儿就有味儿了……”男人的话有些古怪,夏樽皱着眉看他,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有点头晕,男人似乎过来拉自己,身体有点不听使唤,竟然就这么跟着他走了。两个人走到舞池里,摩肩接踵的人纷纷撞过来,夏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就开始随着音乐扭动,扭了这么一会儿,还真他妈挺爽的……
    他是喝多了吧?意识还清醒的时候,夏樽这样想着。
    唐凯是罗峰一个电话给叫出来的,电话里罗峰就说了一句话:“赶紧来酒吧,你家那小孩儿麻痹的出事儿了。”
    等他冲进酒吧,夏樽正在休息室被小酒保按着,跟个神经病似的摇头晃脑,唐凯皱着眉走过去,阴沉地瞥了一眼酒保:“你给他喝酒了?”
    “不是……唐哥,也不知道谁……给他吃摇头丸了……”
    唐凯愣了一下,忽然跟疯了似的,一脚把凳子踹翻了,一推门就往外冲,罗峰看情势不对,赶紧跟着拦住。
    “我艹唐凯你要干嘛?你有病是吧?砸我的场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个有药的都是谁?你没招呼他们不准动他?”唐凯吼了一嗓子,那气势不是罗峰拦得住的。
    “艹!我招呼你大爷的!我知道他天天往我这跑啊?”
    “你不知道?你那个酒保哑巴了?”
    “我艹你看不出来他看上您那小祖宗了?跟我说了,他逗弄谁去?”
    唐凯一愣,随即骂了一句:“今天你跟我揍了那几个孙子,咱俩什么事儿都没有!”
    “得!麻痹的!我他妈招谁惹谁了!”罗峰一歪头认怂,出去就把刚才招惹夏樽那个人拽了出来,招呼店里的保安,冲上去一顿胖揍。本来这事儿他和唐凯看看热闹也就得了,好死不死的,唐凯非得冲上去跟着揍,他也是气昏了头,下手没轻没重,没多会儿,也不知道谁报了警,警车一响,罗峰立刻艹了一声,让大家散。
    他冲过去拽唐凯,还是晚了一步,让警察给逮住了……
    打架斗殴,还有嗑药的,得,这会儿不请爹是从局子里出不来了。
    罗峰苦笑一声,就看见有警察把还正high着的夏樽给拎出来了,人刚拎到门口,哇的就吐了。罗峰愣了一下,接着见证了非常混乱的一晚。
    自己的熟客抓了一堆,酒吧被封停业调查,夏樽因为第一次嗑药反应强烈被弄到医院洗胃,唐凯则是被抓进拘留所,他还得大半夜打电话让他亲哥来赎他,这都是什么事儿……
    唐凯被唐家大哥阴着脸从拘留所里领出来的时候,发现夏樽那个室友也在,他愣了一下,对方就先发制人,一拳头抡过来了,唐凯没反应过来被狠揍一拳,一晚上的火气无处发作,却也没蠢到在局子里打人,只好吼了一声:“你抽什么风!”
    夏樽也跟着拽住室友,脸上的五官都要纠结到一起去了,但脸色的苍白却比表情更抢戏,唐凯皱着眉看他,倒也没注意他跟室友说了什么,听了一会儿没了耐心,抓了夏樽就要走。
    “老二你上哪儿去!”室友这时候还偏偏要乱插一脚。唐凯不爽地攥紧了夏樽的手腕。
    夏樽抬头看他,表情有些复杂,他张了张嘴,唐凯也抿着嘴似乎在压抑什么,终于,唐凯还是让步了:“我等你解释。”
    夏樽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一个煞笔。
    去酒吧打听事儿也能打听出事儿来,他也真服了自己了。
    虽然唐凯说等自己解释,可这次自己仿佛真的触怒了他,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了。犹豫再三,夏樽还是决定冒着赴死的风险,去唐凯那一趟。
    拎着一袋子水果敲门,唐凯并没让他等很久,门打开的一瞬,夏樽嘿嘿傻笑了一下,唐凯的视线从他脸上落到了手里的水果上,夏樽忽然觉得自己特别煞笔。
    “进来吧。”
    奇怪的是,唐凯并没有为难他,直接让他进门,夏樽战战兢兢地走进去,在沙发上坐下,唐凯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这还是这人第一次招呼客人一样招呼他。
    “你身体没事吧?”唐凯忽然问道。
    “啊?啊……没事了没事了……”夏樽皱着眉,心说这是怎么了。
    “你脸色不好,最近多休息。”
    夏樽彻底懵了,这……这这这……这唐凯绝逼有问题啊!
    他立刻站起来,不安道:“那什么,我保证不再给你惹麻烦了,你……你正常点行吗?”
    “你还知道你给我惹麻烦?”唐凯忽然冷眼看过来,这一眼看得夏樽一哆嗦,猛的后退了一步,唐凯就在这时候凑近过来。
    “你跟罗峰那里想打听我什么?”唐凯越凑越近,夏樽忍不住用手去挡他。
    “没没没……没什么……就是……”夏樽别过头:“那个……我有点好奇……你家里……什么的……”
    “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唐凯冷着声音道。
    “直……直接问你你会告诉我吗?”夏樽委屈道。
    “我会。”唐凯直白的回答让夏樽一时怔住,扭头傻傻看着他,竟然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唐凯就在这时候抓住他的肩膀:“以后你想知道什么,就直接来问我,罗峰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少去。”
    “你还不是常去……”夏樽嘟囔道。
    “我常去也没嗑药磕到洗胃!”
    完蛋了……
    夏樽嘴角一抽,企图挣开唐凯,却被抓得更紧,他扭曲着脸,嗷的叫了一嗓子:“艹你要捏死我啊……疼疼疼……”
    “知道疼就给我长记性!”
    “哦……”
    “哦是什么意思?”
    “疼疼疼……知道了知道了!我记住了,再也不去罗峰那行了吧!”
    唐凯只是死死抓着他,一言不发,一时间气氛有些僵持,夏樽从他的双眼看过去,总觉得唐凯目光复杂,有种说不出的压力,太多的东西灌注过来,让他有些透不过气,说不上为什么,就紧张起来,夏樽立刻躲开视线,猛的甩开唐凯,呲牙裂嘴的揉着肩膀,长长舒了口气。
    这时候,唐凯拿了个橘子丢给他,恢复了往常的样子,随意问道:“那么,你到底是想打听我什么?”
    “呃……”夏樽一时语塞,纠结了一下,才试探性地开口:“也没什么……就是挺好奇……你家里干嘛一直逼你回家继承家业……你哥哥不也是一直在t市做不相干的事吗?怎么没人管?”
    唐凯在他旁边坐下来,自顾自剥桔子:“他是养子。”
    “啊?”夏樽顿时怔住了:“你俩没有血缘关系?”
    “他是我妈和前夫的儿子。”唐凯嗯了一声,剥桔子的手顿了一下:“我姓唐,他姓韩。老头子对他再好,总不能把唐家的家产给姓韩的。不过……”唐凯苦笑了一下:“姓韩的,倒是比姓唐的,更像我亲生的。”
    夏樽看着唐凯,忽然想起唐家大哥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事情,说起来,他比起自己的亲爹,反而和只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哥哥更亲近,这确实有些可悲。
    “小的时候,和老头子一年难得见得到一次面,见了面也总是对我哥和蔼,对我没有好脸色。那几年,为了他一句夸奖,我拼了命去做每件事,学习也好,做饭也好,还很嫉妒我哥,不管做什么都能讨到父亲的欢心……直到后来,我知道我哥和我不是一个父亲的事,脑子里回想起每年老头子的笑容,便总觉得是商人虚假的嘴脸,隔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产生的吧?”
    “哦,你们有钱人的世界还真是复杂……”夏樽瘪瘪嘴,这时唐凯扭过头,忽然笑了,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你这种脑残脑袋,瞎打听我的事,多长俩也不够用的!”
    “那你还打我,打傻了你负责啊!”夏樽不爽地捂住头:“打听你的事儿就算我智力上不能给你帮助,起码我的心大啊,来自哥们儿的关心我这儿库存足着呢,你倒是随时领取啊……”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别被你恶心死了。”唐凯哼了一声,却是露出一个笑脸。
    夏樽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刚刚唐凯那个笑容……
    “那个……你能再笑一下吗?”
    “什么?”唐凯古怪地皱起眉。
    “你就再笑一下嘛!像刚才那样!”夏樽忽然伸手去捏他的脸:“来,给爷笑一个!”
    “夏樽你作死呢是吧?”唐凯立刻抓住他的手腕,后者哈哈哈地跟他闹,却被唐凯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你让谁给你笑一个?”
    “我……我笑还不行吗?”夏樽苦着脸,唐凯忽然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腰,夏樽一抖,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卧槽!你个贱人,你别抓我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夏樽在唐凯手里被折磨地像只搁浅了的鱼,笑得脸都紫了,衣服挣扎的都乱了套,最后只有进气儿的力气没出气儿地力气,一边求饶,一边躺在沙发上喘气。
    唐凯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正打算要放过他,忽然夏樽双腿一伸夹住的他的腰一个翻身把他扑倒在地毯上,阴笑着伸手钻进他衣服下摆去掐他的肚子,冰凉的手指才捏了两下就顿住了,变成了摸。
    “卧槽唐凯你身材也太好了吧……”夏樽低下头:“这腹肌有八块吧?”
    “你在对我耍流氓吗?”唐凯冷笑一声,却没有阻止他,由着夏樽有以下没一下地揩油:“摸够了吗?”
    “……”夏樽一瞬间脸红了,嘟囔道:“艹!我模你干什么!”说着,迅速站起来,低头整理衣服:“好了好了,没事我走了……”
    “我很久没吃夏氏炒饭了。”唐凯忽然道。
    “卧槽你做饭那么好吃还用得着我……”夏樽埋怨着抬起头对上唐凯的眼神,忽然就噎住了:“切,算了算了,赏你一顿。”说完,抓着脑袋走向厨房。
    午饭是夏氏炒饭和唐氏酸辣汤,夏樽吃得相当满足。饱了就赖在唐凯的沙发上不想走了,脚边趴着大金毛暖烘烘的,肚子里暖烘烘的,太阳照进来也暖烘烘的,书房里,男神还在乖乖码字,等到晚上又有的看了,日子不要太舒坦啊……夏樽这么想着想着,就迷糊了……
    唐凯码完一章出来喝水,就看见某只旁若无人地在他沙发上睡成个大字。他摇了摇头,过去拿外套丢到他身上,夏樽抱紧了靠枕,嘴里吧嗒吧嗒:“酸辣汤……啧啧啧……”
    唐凯哼了一声,就又听见夏樽道:“玛莎唐……”
    脚步顿了一下,唐凯转而走过去,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地上的大金毛,眼神却是注视着夏樽,后者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笑得一脸蠢样,嘴里还一直念叨:“玛莎唐……你这个龟毛怪……哈哈哈哈……”
    “这可是你自找的。”唐凯低声说着,忽然伸手理了一下夏樽的头发,接着俯下身,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第45章 ,
    “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