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开车门,窜了出去。
    正值正午,春天刚刚来临,春寒料峭,这个时间的阳光反而煦暖舒服,海风很强,夏樽的夹克被风吹得一鼓一鼓,他几步走到海边,眯着眼睛,把阳光洒满海浪,泛着金光的景色尽收眼底,舒服地呼出一口气。
    “你在这还有房子?这么土豪?”伸了个懒腰,宿醉带来的昏沉完全消散了,夏樽笑嘻嘻地看向唐凯。
    “罗峰的。”唐凯漫不经心地说着,也跟着眯起了眼,轻轻赞叹:“确实不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你……其实只是因为我的微博,忽然想来海边了吧?”夏樽好奇地试探,他实在摸不清唐凯这种突然的发疯行为,唯一可以解释的,恐怕也只是,有钱,任性了吧。
    “的确很久没来了,上一次还是和罗峰,濯云过来跨年。”唐凯回应着,朝海边走了两步,这种天气海水还是很冷,不适合下水。海鸥时不时低空掠过,唐凯忽然转过头,淡淡看着夏樽:“生日当天失恋,你也够惨烈的,我就不考虑把你扔下去了。”
    夏樽愣了愣,反应了大半天,忽然恍然道:“啊,我懂了!哥们儿你是在安慰我是吧?卧槽……你这种别扭的安慰方式我也真是醉了!”他说着,嘻嘻笑起来,心里似乎也被太阳晒到,暖烘烘的。
    说到底,玛莎唐这个人,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来着!
    正喜滋滋地傻乐,忽然唐凯趁他不备飞起一脚,踹上他的屁股,夏樽踉跄了一下,整个人淌进海水里,接着肩膀被按住,无情地往里一推……夏樽立刻对着大海行了个五体投地礼。
    “我觉得,你还是欠被人丢的海里。”唐凯站在他身后冷冷道。
    于是,拜唐凯所赐,夏樽也算得以享用别墅级的沐浴设施。他穿着陈放一年的浴袍走出来,唐凯正坐在阳台讲电话。夏樽对他的电话内容不感兴趣,自己点开大众点评,发现方圆1k内都没有饭店,又打开冰箱,发现里面除了灰尘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他抑郁地在床上坐下来,衣服还湿着,他总不能穿着浴袍跟唐凯开车出去找饭辙吧?
    唐凯讲完电话,就看见夏樽穿着浴袍,坐在床上发呆。罗峰的size对他来说有点大,他动一动,肩膀就隐现一下,胸口更是豪迈的大敞四开,粉嫩粉嫩一大片,两条大腿也若隐若现,白花花的。察觉到唐凯的视线,夏樽立刻抬起头,眼神凄凉,满脸的渴望。唐凯愣了一下,总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哥……”夏樽有求于人的时候,特别喜欢用这个敬语,唐凯被他喊出一身鸡皮疙瘩,忽然想起来,有一次去罗峰酒吧,那个人给他介绍了个b故意整他,当时在酒店里,就是这副光景。
    “有话好说,别一副卖身的范儿。”唐凯笑道。
    “卧槽!马勒戈壁的……”夏樽一下子炸毛,方才的诱人犯罪状完全消失,整个人窜起来,蹬蹬蹬走到唐凯跟前,抓住他的衣服:“你这人嘴能再贱点吗?”
    气势很强大,但是肚子不给力的咕噜咕噜响起来,所谓霸气侧漏……
    “……”夏樽尴尬地扯扯嘴角:“咳……中午吃什么?”
    “你去厨房找找,可能还有去年剩下的。”
    “去年剩下的那还能吃吗?”夏樽瞪大了眼睛,就看见唐凯笑得跟个贱人似的:“那你跟我出去吃?”
    “妈的……”夏樽对他竖了个中指,转身去厨房翻找,竟然还真找到了不少薯片,饼干之类的东西,可是保质期已经过了俩月了。
    “你先对付对付,等衣服干了,再带你出去补。”唐凯抱着双臂,站在厨房门口看他。
    “……”夏樽很是不甘心地又找了找,还是只有这些东西,他叹了口气,本来昨天就没吃什么,刚刚洗了热水澡又消耗热量,这会儿已经饿得双眼窜金星,没辙没辙的,他只好拆开了一包饼干,吃了起来。
    “你要吗?”夏樽举着饼干问唐凯,后者摇了摇头,就听见门铃响。
    “谁啊?”夏樽脱口而出的功夫,唐凯已经去开了门,他也跟着走过去,发现唐凯抱着个盒子转过身来,接着他闻到一股浓烈的……
    “你要吗?”唐凯笑笑:“我刚刚打电话订了pizza。”
    “……”夏樽感觉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就跟嘴里的饼干一样,碎成了渣……
    麻痹的他要把套马杆的录音邮件群发!
    心里狠狠赌咒着,夏樽还是很没骨气地接过唐凯递来的pizza,咬了一大口,唐凯拿着气泡汽水对着他举了举,夏樽不明所以地跟他碰杯。
    “生日快乐。”唐凯忽然说。
    夏樽愣了愣,看着唐凯自顾自吃他的pizza,忽然有点无所适从,半天,才干巴巴的挤出一声:“呃,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给我过生日。”
    “诶?今天你生日吗?”
    “……”夏樽一时心塞,怔了一下,忽然噗嗤笑出来。
    算了,如果这人非得这么别扭的话……
    吃饱喝足,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夏樽都在海滩边上撒了欢儿似的瞎玩儿,唐凯倒没什么兴趣,只是随便在沙滩上走走,拍了两张不错的照片,然后发了个微博。很快,这条微博收集了500多个赞和300多条回复。其中竟然还有夏樽……
    虫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明明在同一片海滩上,却都在刷微博。蛋黄酱:卧槽还真是!由龙天枢:墨书你才是买pizza送的!你全家都是买pizza送的!鲜肉包想静静:迟暮大大泥垢!迟暮:不觉得很像由龙天枢?蛋黄酱:买pizza送的吧?墨书:他是送pizza的。蛋黄酱:→_→海滩上那个奔跑的背影也被你承包了吗?墨书:我要让你们知道,这里的海滩都被我承包了。
    【图片】
    唐凯笑了笑,刚要回复,手机忽然震了,屏幕上显示大哥两个字,他皱了一下眉,接通电话。
    “韩大主编,又来催稿?”
    “你和小夏玩的还开心?”电话那头听不出话里还有什么话,唐凯哼了一声:“小夏?你们倒是熟得很快。”
    “晚上来家里吃饭。”
    “你又要嗦什么?劝我回美国就算了吧。”唐凯转了个话题:“有时间搞家庭聚餐,不如哄好你的那个小基佬。”
    “怎么?晚上你不打算回来?”
    这句话试探的意味很强,唐凯瞥了一眼那边开心得跟大狗似的夏樽,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
    “终于打算下手了?”
    唐凯眯起眼睛,电话那头的声音莫名的刺耳:“韩大主编你忘了,我们是情侣,你觉得我们还没做过?呵……你不会觉得我像你似的,跟小基佬都磨了好几个月了,还没上本垒吧?”
    “唐凯,你小心弄巧成拙。”韩主编忽然语气冷下来:“小夏和魏宁是室友,我不希望魏宁的朋友受到伤害。如果你只是骗骗我也就算了,但如果你真想玩玩,别招惹他。如果……”韩主编停顿了一下:“如果你认真了,请你放过他。”
    “韩大主编,你少在这警告我,我也警告你,你要跟着家里给我下套,我今天就把你家小基佬的好基友吃了,你自己寻思怎么交待去吧!”唐凯冷哼一声,挂断电话,神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沙滩上蹦q的夏樽,抬手捻了捻眉心。
    算了吧,那个二货,随便玩玩都怕牙碜……
    下一刻,唐凯转身回了别墅。
    夏樽自己玩痛快了,转过头这才发现唐凯消失了,他把手机里拍的照片一股脑全发微博,然后心情大好地回到房间,唐凯正坐在客厅里抽烟,看见夏樽便挑了挑眉:“新鲜够了?”
    “给我一根呗?”夏樽腆着脸要烟抽,唐凯脸上不爽,但还是给了他一根。
    “十块钱。”唐凯说道。
    夏樽笑起来,接过烟叼住,这次发现没有火儿,正要接着找唐凯借火儿,忽然灵光一闪,兀自低下头凑近过去,烟卷和唐凯的对到一起,猛的吸了一口,这才舒坦地直起身,目光一转,忽然对上唐凯有些讶异的视线。
    “啊,那个……一不小心就……”夏樽这才发现刚刚的不妥,顿时非常尴尬,他紧张地抓了抓头,傻笑起来:“哈哈哈哈……”烟卷倏的从嘴里掉出来,燃烧的烟头直接落到唐凯的衣角,一烫就是一个黑点。
    “啊!”夏樽这下慌了,猛的俯下身去抹唐凯的衬衣,结果用力过猛,下摆的扣子都让他扯开了,腾的一下,夏樽脸红透了。
    这时候,唐凯捉住了他的手腕:“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从刚刚到现在,你在做些什么吗?”
    夏樽尴尬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觉得脸颊在燃烧,烧的他要融化了,然后一滴汗顺着额角淌到下巴尖,他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
    “呵呵……”窘迫地和唐凯对视,夏樽发出难堪的讪笑声。
    “离我远点。”唐凯非常不爽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好好好……”夏樽立刻双手举起,连连后退,可就在这会儿,手机响了。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夏樽表情僵硬了,下一瞬间,他整个人被唐凯拎起来,猛的按倒在沙发上:“夏樽,我觉得还是把你扔海里算了!”
    “哥哥哥……你是我哥……我错了!我马上就删!”夏樽被压制着,手机也被抢走了,他苦着脸,慌张中瞥见了手机屏幕上的女神两个字,忽然就急了:“那个……你先让我接电话!”
    “你是在威胁我吗?”唐凯表情阴沉道。
    “不是不是……”夏樽感觉就要急疯了:“我求你让我接电话成了吧!”他说着,亟不可待地就去抢手机,唐凯窝着火自然不给他,夏樽情急之下,忽然伸腿夹住唐凯的腰,把人往下一驳,两个人翻到在沙发上,又从沙发滚下来,摔到地板上,夏樽整个人骑在唐凯身上,拼了命去够手机。唐凯忽然把手机顺着地板丢开,接着猛地抓住他的手腕,一个翻身,又把夏樽压住。
    “找死是吧?”唐凯死死按住还在挣扎的夏樽,后者衣服凌乱,脖子和锁骨都因为运动而变得血红,张着嘴喘着粗气:“操……我女神的电话……”
    “昨天她不是把你甩了?”唐凯哼了一声:“夏樽你用不用这么犯贱?你过生日她把你丢下,现在她一个电话,你就又屁颠屁颠了?你就这么缺女人?”
    “……”夏樽又挣吧一下,发现挣脱不开,一时急火攻心,吼道:“他妈的老子想认真谈一次恋爱关你屁事!”
    “我还想问你呢!你谈恋爱关我什么事,三番两次的来烦我?”唐凯冷言冷语着,话音刚落,夏樽就愣了,气氛一时间非常尴尬,只有手机嗡嗡作响。
    “唐凯你什么意思?卧槽我拿你当朋友,你拿我当什么?”夏樽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你烦我早说啊?麻痹的……我不会谈恋爱,不会交女朋友,高攀不起您这样的抢手货是吧!老子不犯贱了还不行吗!麻痹的……你当你的男神,我做我的潘浚尼玛你放开我!”
    “说话就说话,你哭什么?”唐凯冷不丁的这么一句,夏樽也醉了,他怒瞪过去:“你大爷的的谁哭了!”
    唐凯低头看着他,忽然用拇指蹭了一下他的眼角:“这是什么?”
    “愤……愤怒的汗水!”夏樽红着脸吼了一声,猛的推开唐凯,气冲冲地站起身就往外走,走了两步,才想起来重点似乎是手机电话没接到,于是又几步折回去捡起手机,立刻给女神妹子回拨电话。一边听电话,一边走远。
    五分钟之后,夏樽蹬蹬蹬跑回客厅,一言不发地盯着又开始抽烟的唐凯。
    “那什么……”夏樽扭捏地开口。
    “这是来找我算失恋的总账?”唐凯哼了一声。
    “……”夏樽低下头,支吾着:“那什么……刚才我说话太冲了……但是,你也挺过分的对吧?”
    “嗯,真过分啊,带你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唐凯又哼了一声。
    “……呃……”
    “你再哭一次,我考虑原谅你。”
    “卧槽!都说了刚刚那个是愤怒的汗水!”
    “好吧,那你承认刚才是哭了,我考虑原谅你。”
    “……”夏樽郁郁地看着唐凯,心说你个变态!
    这时候,唐凯忽然抬起头,气氛缓和了下来:“算了,你去卧室帮我找点创可贴过来。”
    “啊?”夏樽愣了一下,就听唐凯又道:“看在你被甩了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让我挂彩的事了。”
    “你受伤了?!”夏樽这下彻底震惊了,他忽然觉得很过意不去,立刻走过去,着急道:“你哪……啊,你手怎么了?”
    “嗯,去年喝酒摔的瓶子,就该早收拾。”
    “你刚刚按玻璃碴子上了?”夏樽一愣,忽然道:“你等下,我马上那创口贴过来!”他说着,飞速跑上楼,很快又跑下来,抓着唐凯的手给他贴创口贴,还一个劲儿不放心地确认:“这个没过期吧?你这个用不用去医院看一下?细菌感染什么的……”
    “你手机又震了。”唐凯忽然道。
    夏樽哦了一声,接听电话,手机拢音效果不好,唐凯清楚地听到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我在商业街的星巴克里等你,你慢慢开车,不着急的。呵呵……我也是的,就顾着惊喜了,没想到你去郊区过生日了……”
    “额,那个……我可能过不去……”夏樽表情纠结地说着,忽然唐凯一把把电话抢过去,替他说完:“我们路上有点堵,你放心,他能到。”说完,挂断了电话,从夏樽手机抢过创可贴,草草贴好:“愣着干嘛?赶紧走啊!”
    “你手……”
    “能开车。”唐凯说着,已经推门出去,夏樽赶紧跟上去,钻进车里:“真没事儿?不疼?”
    “有人这辈子没谈过恋爱,那怎么办呢?”唐凯哼了一声:“就当扶贫了。”
    这次夏樽意外的没有因为挤兑而炸毛,唐凯着了车,正要挂档,忽然夏樽抓住他的手,唐凯皱着眉看向他。
    “那个……我能抱你一下以示感动吗?”
    唐凯嘴角抽搐一下,硬生生地掰开他的手:“我能开海里去吗?”
    ☆、第37章 ,
    高速的夜路并不好开,唐凯一路飞驰,全神贯注的劲头,倒也真是够哥们儿义气。夏樽在副驾驶上又是着急,又是感动,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唐凯的手被玻璃割伤了,也不知道操作方向盘会不会挺疼的?
    想道谢,想道歉,想表达关切,却又觉得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都显得多余。夏樽这会儿才恍然觉得,唐凯这人,其实就是个山核桃,长在树上的时候是个刺儿球,把刺儿剥开,里面还得有层硬壳儿,等什么时候把壳都磨没了,才能吃到里头的核桃仁。他这人,虽然一上来挺难相处,可处到一定地步,那就是苦尽甘来,不像有的人,桃子似的,开始一咬一口蜜汁,啃到最后,却是咬不动的核儿。
    开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外面下起了大雨,唐凯把夏樽直接送到星巴克门口,递给他一把备用伞:“祝你好运。”
    “额……”夏樽犹豫了一下,挥了挥拳头,推开车门打伞跑了过去。
    灯光影影绰绰打在车窗上,唐凯用雨刷器把闪着光的小水珠抹掉,目送着夏樽消失在星巴克门口,这才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嚯,你可有日子没来了!”罗峰的酒吧里,唐凯坐在吧台喝酒,罗峰杵在一边神色古怪地上下打量他:“怎么意思?不是开车去海边散心了吗?这上午去下午回来的,您不赶落啊?”
    “费什么话。”唐凯懒得理会他,喝了一口酒,忽然放下杯子,起身朝着舞池走过去,没多久,身边便多了个美女。
    “老板,您喝什么?”酒保躬身问道。
    “你说,你凯哥多久没来了?”罗峰没接茬儿,盯着舞池,若有所思的问。
    “这个……话说也好几个月了。不都说凯哥交了个挺拿人的女朋友,看的严,出不来么……看这意思……散了?”
    “女朋友个鸟蛋!”罗峰笑了一下,站起来也要去舞池,就听酒保提醒着:“老板,凯哥手机我先给收起来?”
    正说着,手机跟着响了,罗峰瞥一眼,兀自接起来。
    “唐凯!在家呢吗?我买了酒,去找你啊?”这声音听着就闹腾,总觉得有个人在耳朵里活蹦乱跳,罗峰皱皱眉:“谁啊?”
    “唐凯……不在?”
    “约炮去了。”罗峰不耐烦的敷衍着,忽然眉头一缩:“你是……那个……谁谁吧?”
    “啊……”电话里的声音有点迟疑:“罗峰?”
    “啊,还真是你,你来吧,唐凯在我这儿。”罗峰笑笑,心说,跟个妞儿在一起。
    “那什么……那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吧!”夏樽匆忙说了两句,草草挂断电话,罗峰莫名地歪了歪头,就看见唐凯搂着个美女走过来,朝他伸手。
    “那个谁给你打电话了,说要找你喝酒,让我打发了。”罗峰说着,把手机递给他。
    “嗯,先走了。”唐凯点点头,一挥手,带着美女走了。
    “谁啊,你不去好吗?”晚上风有点凉,美女小鸟依人地钻进唐凯怀里,笑意盈盈的。
    “你想我去?”唐凯扭头对着美女笑了一下,余光忽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边过去,他愣了一下,扭头的功夫,对方也站住了。
    就看见夏樽瘦巴巴的两只手臂拎着两大袋子东西,孤零零地站在马路中央,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狭长,他直愣愣地看着唐凯,似乎在纠结要不要打招呼。
    “怎么了?”美女也跟着转过头,好奇地看着夏樽。
    “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招呼。”唐凯对着美女耳语一句,穿过马路走到夏樽跟前,低头瞥了一眼两袋子东西,嘴角勾了勾:“怎么意思?失恋了又想找我喝酒?”
    “……”夏樽瞥了一眼那个美女,瘪瘪嘴:“你就不能盼我点好!走吧走吧,别耽误你把妹!”
    “你以为我像你,混得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唐凯笑笑。
    “你够了啊!真是的!还想跟你分享点高兴的事儿,你这人就知道挤兑人……反正我就算跟你说妹子跟我表白了,你也就切一声,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吧?”
    “她跟你表白了?”唐凯一愣,似乎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夏樽被他这个目光弄得很没面子,本来有些得意的神色僵住,随即脸上抽搐了一下:“操……我就知道……算了算了!滚蛋吧!懒得理你!”
    “呵……”唐凯笑得有点嘲讽,他叹了口气:“我说你啊,她都表白了,你干嘛还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她表白结束,你就急火火买了酒来和我庆祝?”
    “有……有什么问题吗?”夏樽抽动了一下嘴角。
    “二货。”唐凯哼了一声。
    “……”夏樽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跟着哼了一声:“滚蛋滚蛋!再见!”说着,转身就要走,可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把一个大袋子塞给唐凯:“这个是打发你的!”说完,再次转身大步流星地走远。
    唐凯不明所以地翻了一下塑料袋,这才发现,这是一包药,纱布、创口贴、云南白药……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装了满满一袋。唐凯手指轻轻抖动了一下,这时候,酒吧里的美女走进过来,看见他盯着药袋子不动,奇怪道:“你生病了?”
    “嗯,所以,我要先回家了。”唐凯说着,把自己的手臂从女人的怀抱里抽出来,拎着袋子,朝夏樽离开的方向走过去。
    夏樽这边走得急,塑料袋子哗啦哗啦的响,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明明被幸福冲昏头,高兴地找不到北了,可被玛莎唐一搅合,心口就添了堵,一口气不上不下的让人难受,他越走越快,隐隐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回头,手臂忽然被人抓住一扯,惯性转身,就看见唐凯对着他,一脸欠揍的表情。
    “你……干嘛啊?”夏樽愣住。
    “教不严,师之惰。”唐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我猜,你们手都没牵吧?”
    “你……管得着么你!”夏樽脸红了。
    “呵……”
    “你笑个毛啊!”夏樽炸毛着,手里的啤酒袋子已经被唐凯抢走,先他一步走在前面,换成夏樽在后面追:“女……女孩的手是那么随意牵的吗!表白、牵手还有……初……初吻,都很宝贵的好吗!我要慎重对待!”
    “噗……”唐凯忽然回过头,夏樽被吓到,后腿了一步,只见唐凯表情戏谑道:“你是哪来的花季少年啊?”
    “我……”
    “再说了,初吻……呵……”唐凯眯起眼睛,似乎觉得非常好笑,嘴角噙着笑意,轻声道:“你这种喝多了酒就没节操的人,还有什么初吻……”
    “什……什么?”汽车呼啸而过,夏樽没听清自己被嘲讽了句什么,要追问,唐凯却已经吐槽完毕,转身继续朝前走,夏樽脑子立刻被“风太大,我听不清。”这句话刷屏了,一脸阴郁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追。
    “你这是要去哪啊……”
    “回家。”
    “那你把酒还给我,我不要跟你回家啊!”
    “今天晚上还没更新。”
    “……”
    尽管过程有些曲折,夏樽最后倒也勉强实现了找唐凯喝酒,分享初次被告白的喜悦之情的愿望。
    “你知道吗,她在星巴克里等了我四个小时,竟然还跟我说喜欢我啊……”夏樽眉飞色舞的,这已经是这晚上他不知道第几次重复这种没营养的话了。
    唐凯在一边淡定打字,淡淡地吐出一句:“嗯,然后你就什么也没干,干巴巴地跑回来了。”
    “……”
    “你们是小学生在谈恋爱吗?”唐凯白了夏樽一眼:“猪啊?”
    “……”夏樽瘪起嘴:“唐凯,玛莎唐!你祝福我一句会死吗!”
    “嗯,按照你们这个进度,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参加你们的婚礼。”唐凯说着,敲完最后一个字,发送章节。
    今天不给你留言了魂淡!
    夏樽心想。
    唐凯活动一下脖子站起来,走到夏樽面前扒拉他桌子上的啤酒罐:“没酒了?”他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夏樽:“你打算酒精中毒吗?”
    “切……”夏樽哼了一声,觉得眼睛干干的,伸手就揉了两下,结果更难受了,还要揉,手腕被抓住了,唐凯的脸忽然放大,他愣愣地盯着看:“怎么了?”
    “你隐形眼镜从昨天就没摘吧?”唐凯凑近了些,盯着夏樽充血的兔子眼,后者眨了眨眼,眼睛里泛着泪光:“我说怎么这么难受……”
    “……”唐凯用看白痴的视线鄙视了一下夏樽,随即把他拽起来,拖到洗手间,把镜盒和药水拿出来:“摘了。”
    “哦……”夏樽就要上手,忽然又被唐凯拉住胳膊:“洗手!二货!”
    夏樽只得打开水龙头,草草冲了冲,伸手往眼睛里扒拉,他喝得不多,但也是高了,手指直哆嗦,对不准,眼球还直打滑儿,半天也没摘下来,最后还是唐凯终于看不下去,把他拽过来,按在马桶盖上坐着,自己弯腰下去。
    “睁眼!你闭着眼等我亲你呢?”唐凯不耐烦地呵斥着,夏樽这才睁开眼,他伸手过去,这人却又开始眨眼:“别动你……”
    “不可能好么……”夏樽嘟囔着,眼泪已经忍不住稀里哗啦地流,一副被人侵犯的惨样。唐凯忍耐着他,跟他对峙了足足五分钟,总算把眼镜给他摘了。可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夏樽就开始不停地流眼泪,吸鼻涕。
    “你别一副事后的德行行吗?”唐凯有些受不了:“用我拿手机帮你录一段h么?”
    “唐凯你个贱人……”夏樽红着眼骂人,跟个小兔子似的,唐凯瞬间被他逗笑,伸手按在他眼睛上:“闭眼歇会儿,二货。”
    手心,夏樽的睫毛眨巴了两下,乖乖闭上了。洗手间里忽然就安静下来,唐凯看着夏樽黑漆漆的发旋儿,一撮儿呆毛儿不老实的瞧瞧着,就跟他这人一样脱线。
    “你……手还疼吗?”夏樽忽然问道。
    唐凯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贴的歪七扭八的创口贴:“小事。”
    “那个……不好意思……”夏樽抽了一下鼻子:“我知道你这人吧,虽然嘴上没句好话,但是心地挺善良的,对人也够哥们儿,有信用……都说真心换真心,呵呵……我感觉没白投资……唐凯,虽然这么说有点那什么,我这人吧,也没什么大本事,但只要我能做到的,为了哥们儿,都喝的出去……”
    唐凯没说话,只是手掌从夏樽的眼皮上离开,继而按到他头上,用力揉了一下。等夏樽睁开眼,他已经是抽手走了。夏樽抓了抓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忍不住翻开最新的更新。
    十分钟以后,文下有人抢了沙发。
    灞波儿奔:沙发!大大这章还是一如既往的棒棒哒!加油哦!ps:觉得最近主角的独白有点寂寞啊……是不是该给他找个女朋友了哈哈哈哈~~~唐凯还是依然高冷地不给予回复。夏樽默默无言两眼泪地从洗手间出来,发现沙发上被扔了一床被子,唐凯还在书房里码字,他愣了愣,忽然嘿嘿傻笑两声,一歪倒到沙发上,钻进被子里,舒服地蹭了蹭。
    “晚安了,山核桃玛莎唐。”夏樽自言自语着,昏昏沉沉闭上眼。
    第二天,夏樽是被手机铃声吵起来的,接了个电话,忽然从沙发上窜起来,炸着个鸡毛脑袋,冲进卧室,就去掀唐凯的被子。
    “唐凯!那那那那……那什么……妹子今天就回去了!快点教我不动声色牵手成功的办法啊啊啊!”
    “靠……”唐凯皱着眉骂了一句,卷着被子翻了个身。
    “唐凯!”夏樽好死不死还在纠缠他。
    “……”唐凯二话不说,忽然抓住他的手腕,把人拉上床,脸朝下按住,继而用被子把人裹起来,伸手抱住。
    “唐凯,你干什么……”话没说完,头部的被子也被捏紧了,声音被掐断,只剩下小分贝的唔唔声。
    一分钟后,被子卷开始挣扎,半分钟后,夏樽成功挤出了头,通红着脸急促呼吸。
    “用不用我顺便教教你和女人接吻的方法?”唐凯的脸离得很近,眼睛里的不耐烦简直要杀人了,他因为睡眠不足眼睛发红,这会儿简直一张嘴就能把人吃了。夏樽被吓住一时语塞,唐凯捏着他的下巴凑近过来,这个调戏的姿势让他觉得自己特别像古代被翻了牌子的妃子……
    “不用不用不用了!”夏樽猛的挣扎一下,一个滚身,带着棉被卷滚到地上,随即从被子里爬起来,匆匆跑出去……
    不过,唐凯还是赶在夏樽出门前起来了,倚在门口看着夏樽忙活着换鞋穿衣服,然后跟个第一次见丈母娘的傻女婿似的,傻乐着说:“我先走了哈!”
    唐凯忽然上前一步,趁着夏樽忙活开门,拉了他一把,就等夏樽转头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猛地凑上去,在眉毛那里啾了一声。一瞬间,夏樽彻底僵硬了,唐凯却微微一笑,用温柔的能腻死人的语气淡淡道:“路上小心。”
    夏樽被刺激到,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什……什么鬼!”
    “不是要我教你?”唐凯到挺从容。
    “可……可是你亲到我了!”夏樽语无伦次的指了指额头:“真亲上了!”
    “是吗?哦,我去刷个牙。”
    “你还没刷牙!”
    “你再不走,又要迟到了。”
    “……”夏樽憋了半天,对着唐凯竖了个中指,转身走了。
    唐凯倚在门边看这个人活力充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唐,你这是在玩什么‘我回来了’‘路上小心’的人妻游戏?”唐凯闻声转过头,看见许濯云站在走廊另一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又是安得什么心躲在一边偷看。
    “你别这样瞪着我!”许濯云摊手,一副不关我事的样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