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12

分卷阅读12

    思。
    “你的粉?”
    “啊,是啊。”
    “呵……那你得小心了,没准人家把你当受了。”唐凯哼了一声,扭头对着服务员点菜。
    “你少挤兑我一下会死啊!”夏樽哼唧着,很快菜上来了,他嘟囔着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吃得很嫌弃,可还没动第二筷子,唐凯忽然拿筷子敲了他一下。
    “怎么了?我花钱你还不让我吃?”夏樽瞪大眼的样子有些可笑,唐凯勾勾嘴角:“手机拿出来,拍照发微博。”
    “我干嘛做这么无聊的事啊?”夏樽皱眉。
    “你不想泡她了?”
    “啊?!”
    唐凯摇了摇头:“这几天,你跟我改善一下伙食吧。每天拍照发微博,看她留言怎么说,你就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了,到时候直接带她去。”他说着,看向夏樽:“你刷过她的微博和空间吗?”看着夏樽一脸茫然,唐凯也不等他回答了,直接道:“现在看,仔细看,全都看完。这样,你就知道聊什么了。”
    “卧槽……”夏樽听懵了,他当真没觉得追求妹子是这么算计的活儿,难怪他二十多年都没真正恋爱过,原来是没有人教他!从震惊中回过神,夏樽立刻拿出手机拍照,发微博。
    “那个,我打算跟她吃完饭去看电影,你说……”夏樽话还没说完,唐凯忽然撂下筷子,嘴角抽了一下:“你发的这是什么?”
    “微博啊,怎么了?”夏樽凑过去看,没觉得哪里不对。
    “我让你拍食物,你拍我干什么!”
    “我没拍你的脸啊……”
    唐凯一脸何弃疗的表情看着夏樽:“是,你是没拍我脸,但你说和大神共进午餐,还我……你是怕那个女人不误会你是基?”
    “切,我怎么可能是基!我妥妥直男!”
    “谁信?”
    “谁……”夏樽手机发来微博推送,发现一瞬间二十几个赞,然后底下秀恩爱三个字排了队,他顿时苦了脸:“要不我删了?”
    “你是猪吗?欲盖弥彰?”唐凯哼了一声,用筷子点了点盘子:“蠢一次死不了人,吃饭吧。”
    “你说,我要不要提前预习一下跟她去看的那个电影,免得到时候有什么意外状况?”夏樽全程的注意力都没在食物上,以往他和唐凯都习惯相安无事各吃各的,这次反倒是没吃几口就会提起自己那个潜在女友,唐凯终于烦了。
    “食不言寝不语,你这么约会那女人早被你烦死了。”唐凯哼了一声,夏樽立刻脸色难看起来。沉默良久,唐凯忽然抬头看他:“你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那你们发展到接吻那一步怎么办?你会吗?”
    当啷。
    夏樽的筷子直接掉在了地上,唐凯楞了一瞬间,忽然笑起来。
    “你笑什么!有你这种十来岁就破处的,当然也有我这种二十好几还留着初吻的人啊!”夏樽紧张地挽回面子。
    “你小声点,呵呵……”唐凯反而更乐呵了:“喂,周末吧,晚上我陪你去预习电影,顺便教教你怎么跟女人身体接触,能不被女人占便宜。”
    “唐凯你大爷!”
    虽说对于唐凯的嘲笑十分窝火,夏樽还是当天准时收拾好自己,到电影院门口等着,可是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人还是没见影子。夏樽一边吐槽着这人不靠谱,一边给唐凯打电话,可偏偏没人接听。
    这叫什么事儿……
    夏樽又是恼火,心里还有些担心,一连七八个电话打不通,他干脆直奔师兄家里。师兄房子没有出租的时候,常常会摆脱夏樽帮他看着房子,所以备用钥匙藏在门口花瓶底下这件事,夏樽知道。在敲了两分钟的门没人来开的情况下,夏樽果断自己拿钥匙开门。
    客厅里空空的,但是烟很大,香烟的味道刺鼻,魏宁捂着嘴走到书房,越来越浓的烟味儿让他咳嗽起来,唐凯就坐在地上,地面上丢的到处是烟头和纸团,书桌上电脑歪着,咖啡杯子倒了,咖啡还在顺着桌边往地上滴。
    “你这是怎么……哎呀……”夏樽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赶紧把杯扶起来,拿纸巾擦着桌子和键盘,鼠标飞速点了几下,还好电脑没坏。屏幕上开着一个文档,里面是剑宗二的开头。
    “诶,你没事儿吧?”夏樽扭头看向唐凯,后者靠墙坐着,用手按着头,夏樽以为他犯了什么病,赶紧走过去,蹲下来:“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
    唐凯没说话,夏樽忍不住拍了拍他:“喂……”
    “有烟吗?”夏樽的嗓子哑的吓人,夏樽被他这种状态吓到了,不肯给他烟抽。
    “你作死啊?嗓子都这样了还抽?”唐凯应景地咳嗽了两声,夏樽立刻站起来,把窗户都打开,又去厨房给唐凯倒了一杯水。
    “拿着。”把水塞给唐凯,夏樽发现他脸色难看得很,眼睛里血红的,眼底也有些青黑,夏樽立刻明白了什么:“是关于剑宗的事?”
    唐凯抓水杯的手紧了紧,他抬手按着额头,手指插进发里,用力的摩挲着,头慢慢地埋在膝盖上。
    “喂……”
    “我写不出来。”唐凯的声音闷闷地发出来,因为身体的阻拦,声音模糊地让人分辨不出里面的情绪,夏樽皱起眉,就听见唐凯加大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我写不出来……”
    默默地蹲在他面前,夏樽忽然觉得词穷,仿佛隔岸观火,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唐凯。轻轻叹了口气,夏樽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开始默默地点开那个存稿的文件夹,里面关于剑宗开头的文档又增加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逐个看下来。
    书房里非常安静,只有窗外呼呼的风声和夏樽偶尔点击鼠标的声音,这种安静持续了很久,而最安静的人,则是坐在一边一动不动,让人都几乎忽略了他的存在的唐凯。
    “喂,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要写出什么,但是在我看来,你写的这些开篇,没有任何区别。”夏樽从电脑前抬起头来,轻声说着:“没有人要求你去争取文学奖,对于读者来说,最关心的只有剧情。也许你苛求完美,但你如果为了完美一直不肯迈出第一步……说个不恰当的比喻,蛋再圆,它也只是个蛋,没孵出东西来,它都是死的。”
    唐凯没给反应,夏樽叹了口气:“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写失败了,又怎么样?你赢得起,就该输得起,因为怕失败磨磨叽叽的,还不如个老娘儿们!”
    天已经擦黑,昏暗的光透过窗户,书房里也是昏昏沉沉的一片混沌,唐凯在光影的阴面,夏樽看不清他的反应,实际上,他也并没指望唐凯会对自己的话有什么反应。但不管怎么说,该说的他说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关了电脑,站起来,觉得这种时候,应该让唐凯静一静比较好。走出书房,脚下又有些犹豫。算了,给他做个饭再走吧。
    直到炒饭出锅唐凯都还那个状态,夏樽用饭盒把饭放好,便回去了。当天晚上,他点进盛唐当年在网站的专栏,这里真的可以用荒凉来形容,上一次更新的记录还是在三年前,文下最新的评论也是一年前了。夏樽又点开自己在论坛里的那个长评,忽然发现竟然被回复了。而且后面盖起了高楼。只因为其中一个楼里的马甲是,盛唐。
    谢谢。
    虽然只有这两个字,但留言的时间竟然是在去年年底,后面纷纷跟帖合影,还询问会不会继续开新文,但盛唐却没再出现过。
    夏樽看着留言的时间,忽然觉得呼吸的时候胸口有些难过,他甚至感觉到每一次呼吸胸口的起伏,和心脏张缩的频率都变得不同了。这是在唐凯认识他之后,告诉他继续写文之前的一次留言,尽管这不能作为什么佐证,但是他可不可以贪心地认为,唐凯决定续写剑宗的诸多原因里,是有他这篇长评的因素的?
    如果放在以前,他作为一个死忠粉,这会儿恐怕要激动地满地打滚儿,但是此时此刻,发酵在他心中的,却是一种异样的感动。也许,他对于唐凯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但凡想到唐凯迄今为止所付出的努力,他看在眼里的那些认真,那些疲惫,甚至那些吹毛求疵以及今天的颓废痛苦,哪怕有那么一点点是因为自己,哪怕是自己的主观去夸张了那一点点的分量……他都觉得,非常感动。
    他都觉得,就算是多管闲事好了,他也再也不能抛弃一个动了笔的作者。
    第二天,夏樽又恢复了保姆一般的做饭活动。其实也有一部分担心是出自于怕唐凯就这么坐在书房里饿死了,别问他为什么能开出这么愚蠢的脑洞,唐凯根本就是个神经质起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夏樽中午到的时候,发现昨天的晚饭根本没吃,本着不浪费,他把米饭热了,端着去书房。房间还是一样的凌乱,一样的充满了香烟和咖啡因的臭味,但是不同的是,唐凯的坐标变了,他从颓废地立在墙边上,变成了颓废地窝在书桌前。
    “喂,你不是死了吧?”夏樽没好气地推推他,唐凯皱着眉微眯着眼,躲开他烦人的爪子:“你他妈滚远点……”
    电脑的屏幕因为他的动作亮了,魏宁看到的还是那个存稿文档,但是下面的数字统计增长了,他忍不住俯下身去看,自动保存的提示是在凌晨四点钟最后一次。所以说……他昨天通宵写文了么?
    “要睡你去房间睡!”夏樽忽然扯起他,唐凯啊了一声,不胜其烦地甩开他,趿拉着鞋往外走,夏樽本来想跟上去,但是心里抓挠了一下,还是坐下来,看文!
    可看了还没两行,电脑屏幕忽然被啪地按下来,唐凯站在对面黑着脸:“谁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看我的未公开文的!”
    “额……”夏樽笑笑:“我这不是怕你一直不敢发,放着怪可惜的么……”
    “猪都会用激将法了,哼……”唐凯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随手抓起饭盒:“这是给我的吧?”
    “你大爷的才是猪!”夏樽吼了一声,唐凯已经转身走了,他切了一声,随即摇摇头,笑了起来。这才是那个臭脾气惹人讨厌的唐凯嘛。
    夏樽跟着走出去,唐凯正在皱着眉吃炒饭,看见他出来抬头瞪了他一眼:“你这炒饭是人吃的?”
    夏樽走过去,弯腰拿过勺子舀了一口吃,砸吧砸吧嘴:“难吃吗?非洲难民还没饭吃呢!”
    “那你自己拿着忆苦思甜去吧!”唐凯哼了一声,把饭盒塞给他,自己走去厨房,很快厨房里传出抽油烟机的动静,夏樽歪着头朝里张望,没一会儿,唐凯端着一碗面出来。
    “我靠你还会做饭呢?熟了吗?”说着,端着碗凑乎过去,鼻子皱了皱。还别说,唐凯那一碗面不仅卖相漂亮,香味也很足:“那什么……”
    “你离我远点,影响食欲。”唐凯冷着脸吃面。
    “我靠我给你做了这么久的饭都不知道你也会做饭,那什么……你不打算让我尝一口,表示表示谢意。”
    “你做饭这么难吃,我没吃出毛病来都万幸了,还得给你做饭答谢你?”唐凯哼了一声:“顺便给你普及一条生物知识,人的唾液里可以提取出完整的一套染色体,我让你吃一口,怕被你愚蠢的基因污染了。”
    “……”夏樽被噎得瞬间饱了。
    艹!这挤兑人的气势,跟昨天那个要死要死要死的怂人是同一个吗?
    “快点吃,吃完出门。”唐凯忽然用筷子敲了一下夏樽的碗边。
    “啊?”
    “电影,你不看了?”唐凯嘴角勾了勾。
    “你有精力去……”夏樽迟疑了不过三秒,怕唐凯反悔似的,立刻快速敲定:“看看看,今天就看!”
    第32章
    夏樽对于看电影这种事一向没什么兴趣,但为了妹子,他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打起十二分地精神,紧盯电影屏幕,随时准备着碰到可以和妹子互动的点,让唐凯好好教他几招。熬了二十多分钟无聊地铺垫,终于电影出现一个小高潮,夏樽兴奋地转头,要跟唐凯呼应一下,却发现这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睡着了!
    太他妈坑爹了!
    夏樽一肚子气儿不顺,伸手就要弄醒唐凯,可刚抓到他的衣服,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是因为码字太累才扛不住?手讪讪地收了回去,夏樽靠回椅背上,君子有成人之美,算了。
    电影屏幕闪闪烁烁,冗长的剧情看得夏樽头晕脑胀,最后主角特写的时候他竟然都暴力倾向了,恨不得发个大招把他干死全剧终得了。煎熬着煎熬着,电影总算散场,影院灯亮起来,夏樽扭头看着唐凯,后者皱皱眉,也终于醒了。
    “演完了?”唐凯有点茫然,他盯着夏樽,似乎挺不能理解的:“你怎么不叫我?”
    “您也得肯醒啊,我就差拿包抡你了。”夏樽语气夸张,说得跟真事儿似的。
    唐凯眉头皱了皱,思考了一会儿:“再陪你看一遍?”
    “别了别了!”夏樽立刻摆手:“我靠我屁股都坐麻了!赶紧走吧您咧!”他说着,歪歪扭扭站起来,唐凯低头看了一眼表,眼神怔了一下,忽然问道:“你自己看了几场?”
    夏樽扭着腰回头看他,刚要说话,扫地的大爷提着垃圾桶路过,瞥了他们一眼:“最后一场都放完了二位,再不走就真住这儿了!哎呦……您二位这电影票前可值回来了……”
    电影票买的是18:00的场,两个小时一场,现在十二点了,夏樽足足坐这儿看了三遍循环播放,而更奇葩的是,唐凯竟然就这么沉睡了整整六个小时!
    “您要是再不醒,我都怀疑您死了!”夏樽挤兑唐凯一句,难得的,没收到回敬,他抓了抓脑袋,当即觉着怪没意思,八成这人还没睡醒。俩人一前一后出了影厅,商场已经关门了。俩人从后门走出去,大半夜的,瞬间被灌了一脖子冷风。
    “嘶……”夏樽打着哆嗦往前走,忽然肩膀上覆上一件大衣的重量,他愣愣地转过头,唐凯穿着单薄的衬衫,面无表情地问他:“还冷吗?”
    “卧槽你吃错药了吧!”夏樽被吓出一身鸡皮疙瘩,这还不算完,他本来站在马路外侧,大晚上的车都开得跟催命似的,嗖嗖从他身边过,左边正呼啸着呢,右边的唐凯忽然一胳膊把他楼怀里了,接着也不知怎么弄的,他晕晕乎乎就被让到里怀来,眨眨眼,车全跟唐凯外侧呼啸,自己被安置在便道牙子边上,安全得很。
    “……”夏樽吓得不敢走了:“唐凯你特么要变身啊!”
    “教你呢,傻货。”唐凯说完这句,伸手把大衣拎走穿上,唐凯被冷风二度袭击,打了个哆嗦:“艹……”
    这时,唐凯已经走远到他两米开外了。
    “卧槽你等会儿,我还没学会呢,你刚才怎么把我从马路边上转到马路里边来的?乾坤大挪移啊,你等会儿听见没!站住了让我练练!”
    “……”唐凯站住了,扭过头,一脸无语地看着他。
    夏樽立刻冲上去,按照刚刚唐凯弄他的,先搂腰,再拽胳膊,然后让他在自己怀里转个圈……
    “我靠你配合一下行吗!”
    脑门被猛地拍了一下,夏樽捂着头后退两步,一脸抑郁:“你这是教我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买个充气娃娃自己练去。”夏樽嘴角勾了勾:“第一我比你高,第二我比你重,第三我比你聪明,最重要的是我比你帅,你想拉着我完成刚才那套动作,没戏。”说完,他双手插兜,潇洒地一个转身,走了。
    夏樽整个人都愣怔了,被这话噎得直瞪眼。
    你行你行,你比我高,比我重,比我聪明,行行行,我勉强都忍了。你比我帅是个什么鬼?这里面有逻辑关系存在吗?这尼玛不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吗!
    看电影之后的几天,本来相安无事,夏樽收拾心情,静静地等着自己的缘分来t市面基,可惜软妹未到,亲妹先杀来了。
    妹妹不知从哪听说了唐凯有希望接第二期,每天早午晚三次比三餐还准发微信请安,她倒也不说广播剧的事,但这种突如其来的人文关怀让夏樽觉着,妹妹还不如直接说广播剧的事儿呢。
    哥,你最近学习累不累啊?要不我给你买点核桃补补?
    哥,你有按时吃饭吗,我买零食送你一箱?
    哥,你睡得好吗……
    被这种攻势轰炸了两天不到,夏樽一个短信发回去,妹妹你赶紧现出原形吧,我配音行了吧!
    编剧那边已经完稿,夏樽看了一遍,全程发糖,温馨暧昧,但没有脖子以下的亲密动作。他算是松了口气,不过比较挑战的一点是,吻戏很多,各种吻额头,吻脸颊,吻脖子,亲嘴……
    【编剧】鲜肉包:怎么样?各位cv大大,有什么修改意见尽管提!
    【cv】由龙天枢:吻戏可以删点吗?
    【美攻】奶黄包:干!删你妹!由龙你不觉得整个第二期都是蛋黄撑起了全剧的h吗?不给你加h就不错了,你竟然还想删吻戏!丧心病狂!
    【后期】蟹肉包:噗,这么一说,果然是蛋黄撑起了全剧的h呢……
    【美攻】奶黄包:蛋黄派真的是黄黄的锁好你家水表啊巨巨~沟通失败,夏樽撇了撇嘴,刷起网页,点进盛唐签约的那个小说网站,后台自动登录,他顺便进盛唐的专栏逛,置顶的地方赫然一行黑字。
    最近更新《剑心》
    “卧槽新文!”夏樽咋呼一声,对床的魏宁立刻从床上探头:“新闻?什么新闻?”
    “你丫个工作狂,卖身给你家主编了是吧!”夏樽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注意魏宁脸色难看:“我是说我追了三年的那个作者他开新文了!哈哈哈哈……”夏樽笑得可谓狷狂邪魅,他飞快点开新文,好巧不巧,开坑的时间就在一个小时以前,而且一连三更,每章都是五千多字,怎么一个爽字!
    夏樽立刻从第一章开始读,情节和之前的相似,但是叙事方式略作改动,竟然气势一下子不同了,这一版大气磅礴,有股力拔山兮气盖世之感,故事和人物形象在文字的斟酌间更加立体和生动,读起来却也不会晦涩难懂。
    这就是他所谓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吧?
    夏樽由衷地笑了笑,评论区沙发还空着,他立刻敲了一行字上去。
    恭喜大大开坑!太棒了!根本不够看的!
    刚要敲击回车,忽然动作止住。
    话说,他这句话看起来是不是有点脑残?
    迅速删去文字,夏樽重新打道:欢迎回归,继续加油,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额,这是不是又有点太熟了的感觉?
    正各种纠结,夏樽瞥到自己的马甲――天枢由龙,顿时整个人就sobody了。
    擦!他怎么没发现自己披着这么弱智的马甲,这要真留言了,还不被黑死啊!
    这么想着,夏樽立刻注销账号,重新注册了个小号,昵称就叫“灞波儿奔”。
    灞波儿奔:大大!文太好看了!欲罢不能!加油!i(w)j这么脑残应该猜不出来是他了吧?
    夏樽这么想着,忽然手机响了,竟然还真是玛莎唐来电,他勒个去,要不要这么曹操!
    “喂……”夏樽心里有点打鼓,心说这都能被他猜出来也太不科学了?
    “我说,你作为我的粉,每天都刷我专栏吧?”唐凯开门见山,夏樽心说坏了坏了,正准备死不承认,就听见唐凯继续说道:“我开新文了你都不知道?好意思说是我的粉?”
    “啊?”夏樽一愣,随即反应奇快,这意思是他没看出来自己就是灞波儿奔了,心里一阵窃喜,夏樽赶紧解释:“我知道知道,谁说我不知道,你更了三章一万多字嘛!”
    “你看了?”
    “啊啊!”
    “那你不给我留言?”
    “呃……”夏樽被噎了个准,心说你个神经病自恋狂:“我们这么熟了,我用得着在网上给你留言吗,真是的……”他说着,忽然觉得有点搞笑:“我说,你是不是想听我鼓励鼓励你,夸夸你啊?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有爱的时候……”
    咔,电话挂了。
    夏樽愣了三秒,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蛇精病啊你!”魏宁一个枕头飞过来,夏樽被正中后脑勺,兀的一懵,扭头抓起拖鞋就往床上扔:“巍子你特么抽风吧!”
    “我特么地特想抽你!”魏宁躲过一只拖鞋:“老子跟这彻夜赶稿子呢,你可倒好,坐那一会儿啊啊,一会儿嘿嘿,一会儿呵呵,一会儿哈哈哈的,病的不清吧你!”
    “滚你大爷,我他妈哪有这么傻b!”
    “呵呵……”魏宁嘴角扯了扯。
    啪――
    一只拖鞋跟着飞了过去。
    唐凯开坑后,进入了非常忙碌的存稿状态。夏樽虽然不知道他有多忙,但每天看他至少一万字的更新,而且一点不注水,文笔质量和剧情质量也非常高,夏樽大概也能推测到,他如今是怎样的一种码字状态。
    虽然盛唐是红极一时的大神,但断更对于作者来说是大忌。快餐时代,读者都没有那么大的耐性跟作者玩千年等一回,毕竟花花世界里许仙有无数个,你家不开花,他家开,可选择的多了,挨不着非得在你一棵树上吊死,况且你坑品还不好……
    总是,一句话。盛唐强势回归,却没什么人气。
    文下的评论不多,除了灞波儿奔每天积极撒花,其他仨瓜俩枣的,都是今天你来我就不来了那种,明明文写的很好看,夏樽有点替唐凯不值。
    反倒是虫二的专栏人气极高,夏樽盯着虫二专栏里那些不忍直视的名字,心想现在世界真是变了,难道只能靠写h征服世界了吗?
    这天,夏樽正在实验室写论文,微信忽然嗡了一下,是蛋黄的信息。
    上q进群。
    夏樽纳着闷儿点开qq,刚刚登陆成功,图像就狂闪起来,他进入剧组群,发现上百条的未读。
    【cv】由龙天枢:这是怎么了?
    【编剧】鲜肉包:妈个鸡!小由龙你来得正好,跟我去论坛黑死声之役那群臭婊砸!
    夏樽被群里这种撕逼的气氛吓到了,赶紧蛋黄【cv】由龙天枢:这是怎么了【惊恐】
    【美攻】奶黄包:由龙天枢小龙女你也该出古墓了!微博上都炸了,声之役社团百十年前拿了虫二大神的授权,一直坑了快一年,虫二大神才给我们双授权做剧。结果那帮无耻的贱人……看我们第一期火了,马上狗尾续貂,也搞了个预告出来!妈蛋啊,我这暴脾气……
    【编剧】鲜肉包:由龙天枢而且你知道谁配容岚吗?我擦嘞,真不要脸!阿玖要配容岚!我去他大爷的四辈祖宗!
    【cv】蛋黄派真的是黄黄的:我开了撕逼贴,快给我去助阵!
    【编剧】鲜肉包:get
    【后期】蟹肉包:get
    【cv】由龙天枢:什么叫双授权?
    【编剧】鲜肉包:……
    【后期】蟹肉包:……
    【美攻】奶黄包:……
    【编剧】鲜肉包:由龙你还是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吧,撕逼跟你慢半拍的大脑回路不太适配。
    【cv】由龙天枢:我先去听听他们的预告好了……
    打完这一句,夏樽打开微博,撕逼的肃杀之气在这里更加强烈,他点开99的,发现他被各种掐架在一起,简直成了掐架伴侣,没办法,夏樽只好忽略那些诸如你黑粉,你黑粉,你全家都黑粉,你脑残,你脑残,你全家都脑残的死循环争执,点开原微博里分享的预告链接。
    刚播放了十秒,他飞速地戴上了耳机。
    他!们!竟!然!无!耻!加!h!
    【cv】由龙天枢:太过分了……
    【cv】由龙天枢:太无耻了……
    【cv】由龙天枢:太没节操了……
    【cv】由龙天枢:竟然用h吸粉……
    【编剧】鲜肉包:由龙不怕,我刚刚也去给你加了段h!
    【cv】由龙天枢:……
    【美攻】奶黄包:……鲜肉,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编剧】鲜肉包:我们不能示弱啊!虽然我们走清新路线,但是我们不能一点h没有,靠蛋黄撑全场,容岚粉就全跑了!而且,我们还得加快进度,赶在他们发剧前后也发剧!
    【后期】蟹肉包:那由龙,这周能给我交干音吗?
    给他等一下!他什么时候同意配h了???
    ☆、第33章 ,
    【cv】由龙天枢:我死也不会配h的!求放过!
    【cv】由龙天枢:你们不要逼我!
    您的消息发送失败。
    “操!什么情况!”
    “你什么情况?”
    “滚蛋!老子特么正生死存亡了你搅合个……”夏樽暴脾气上来,扭头刚准备开卷,就看见自家导师阴沉着脸站在跟前,手里攥着根网线,顿时惊了:“老板……”
    “你小子论文给我磨了几个月了?还指着你帮我做项目?你争点气啊!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天天八点来实验室报道,我让你走你再走!听见没?”
    “老板……”夏樽简直欲哭无泪。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夏樽都备受导师摧残地在改论文,完全没有机会去群里澄清,等到好不容易熬到老板下班,他急火火地拿出手机上q,群里已经是死一般的寂静。
    【cv】由龙天枢:还有人吗?
    【cv】墨书:都忙着微博撕逼。
    【cv】由龙天枢:……
    【cv】由龙天枢:我拒绝加鲜肉包
    【cv】墨书:省省吧,已经官博公布了。
    【cv】由龙天枢:坑爹呢这是!
    【cv】墨书:你从了吧。
    【cv】由龙天枢:不从!!我死也不从!!!!
    【编剧】鲜肉包:Σ(°△°|||)跷沂腔镁趿寺穑磕忝橇礁鼍谷辉谡饫锎颍n椋÷睿n危
    【美攻】奶黄包:截图已存!
    【酱油】叉烧包:截图已存!
    【手绘】小笼包:截图已存!
    【cv】蛋黄派:秀恩爱,死得快……
    【cv】由龙天枢:你们皮痒了是吧!说谁打情骂俏!
    【cv】墨书:嗯,我们没有打情骂俏。
    【cv】由龙天枢:对!!!!!
    【cv】墨书:我只是在调戏他。
    【cv】由龙天枢:……
    这边群里闹得火热,正在码字的唐凯忽然听见手机震动,亮起的屏幕上显示“二货”两个字。
    “你打来吵架的?”唐凯喝了口咖啡,优哉游哉地听电话,嘴角上扬。
    “你捣什么乱!”夏樽炸毛的声音隔着手机也跟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乱炸,唐凯皱着眉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码字。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仿佛无形的距离也有着火点,一旦逾越了那个点,便会噼啪引燃,一瞬间打得火热,而这种燃烧看似和前一秒的平静毫无关系,却又在不知不觉中,暗自积累了不少平静中蕴藏着的温度。
    唐凯也不是很清楚夏樽的那个点到底在哪里,但从看电影那天起,或者更早些,也或者更晚些,总之,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清不楚地就这样拉近了,自己也不明不白就从一个讨厌的累赘变成了可以共事的朋友。唐凯是不太能分析出那个二货的原则在哪里,难道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擅长搞定女人而单纯的崇拜吗?
    伴随着键盘啪嗒的声音,夏樽的碎碎念显得非常烦人:“说好不配h我才答应接剧的,妈蛋,现在给我来这套……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这方面你完全没有经验吧?”唐凯忽然打断他:“我是说……实操那种。”
    那边似乎被噎住了,半天才干巴巴道:“唐凯你挤兑谁呢?”
    “有句话讲,人类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唐凯笑笑:“你没经验,所以不敢配h,可以理解。”
    “我不敢个鬼啊!让我配攻我分分钟当仁不让上了你!”夏樽愤愤地嚷嚷道。
    “呵呵……”唐凯很是无奈:“知道有个词叫欲盖弥彰吧?你越是推辞,人家越会怀疑你cv都当了,却不肯接h,那不是装逼就是有□□。君子坦荡荡,你大大方方地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