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皱着眉:“我知道了,我会回家,挂了。”
    挂断电话时,菩提手串滑落下来,不知不觉的,胳膊瘦了一圈,串珠已经不合适了,唐凯干脆摘下来丢到一边,姑且当做从尼泊尔带回来的纪念品算了。
    回到电脑跟前,刚刚点开的链接已经缓冲好,唐凯看着贴吧里这篇文章的题目,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
    凭君莫射南来雁,恐有家书寄远人――《剑尊》中的家与国这是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夏樽用由龙天枢这个马甲给他的武侠文写的一篇长评。
    ☆、拖音木有小jj
    人生简单粗暴的处理办法无外乎喜欢就买,不行就分,管你屁事,管我屁事,多喝热水,睡醒再说。夏樽目前正熟练运用第123456条,先给自己换了套录音设备,然后在微博上发表声明,暂时闭关,有事烧纸。吃饱睡足之后,就开始潜心录制干音。
    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兢兢业业好几天的反复录,反复删,夏樽成功的嗓子哑了,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跟妹妹都回家过年了,身上还背着剧组干音的债,一路上坐着火车,妹妹就在他耳边念叨,翻来覆去中心思想就是这么几句。
    我知道你因为掐架的事情受了很大的创伤,但是该交的干音还是得交,你看你妹妹我怎么说也是个策划嘛,你别嫌我烦啊……
    夏樽弱弱地表示三次元没怎么影响到他,但是妹妹你的絮絮念真的让我快要精神衰弱了。
    年三十的时候,一家人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春晚,妹妹拿着手机就开始聊扣扣,爸爸一阵唏嘘:“前两天电台还说,现在你们八零后啊,都有手机依赖症,看看你妹妹,一分钟离开手机都不行。”
    妹妹抬头做了个鬼脸,夏樽逗她:“爸,你怎么知道这丫头不是跟你未来女婿联络感情呢?”
    “呸呸呸!说什么呢!妈你看他!”
    妈妈笑起来,扭头揶揄夏樽:“我看你得抓紧拿手机联络联络了,你大你妹妹两岁,我儿媳妇跟哪呢?”
    夏樽眨眨眼,忽然深情道:“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来我的怀里,或让我住进你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少给我臭贫,我包饺子去了。”妈妈让他弄的哭笑不得,起身去厨房,妹妹跟着站起来,接着手机丢到夏樽怀里:“哥你替我聊会儿!”
    夏樽啧了一声,点开手机,妹妹正在小白莲剧组和大家吐槽春晚。群里不少人他,夏樽仔细翻了翻聊天记录,没人催音,于是拿自己的手机上线。
    【cv】由龙天枢:春节快乐!
    【编剧】鲜肉包:啊!催音!
    接着,后面催音的队伍堪称壮观,夏樽苦笑了一下。
    【cv】由龙天枢:你们饶了我吧……
    【策划】请叫我女王sama:对啊,你们饶了他吧!
    【cv】由龙天枢:说点正能量的,过个好年。
    【策划】请叫我女王sama:对啊,夸夸他,他都被掐成这样了。
    【cv】由龙天枢:tat
    【策划】请叫我女王sama:摸摸头。
    夏樽正精分地玩得不亦乐乎,手机猛的震了一下,微信收到一条信息,他点开来,竟然是唐凯发来的:春节快乐。
    接着微信开始掉爆竹,不得不说,麻花藤这个创意还真有点感动效果。
    夏樽把微信关了继续聊qq,冲着这个玛莎唐的烦人程度他也不回他微信,这时妹妹的手机也震了,夏樽手一块不小心把她微信点开。
    春节快乐。
    妈蛋原来玛莎唐这货是群发的!
    夏樽吐槽完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话说妹妹和他什么时候加的微信?
    夏樽:你竟然加了我妹?
    信息发过去了就石沉大海,小品都演完了俩,唐凯才回复:你不知道qq可以关联微信号?
    夏樽:你别告诉我你加她qq时就顺便加了她微信?
    wayne唐:说实话你如果不回复我我都不记得这事。
    夏樽:……
    夏樽:那最好了。
    夏樽:离我妹妹远点。
    wayne唐:说实话你这个搭讪借口简直太俗了。
    夏樽:凸!
    wayne唐:对了。
    wayne唐:那天你走了,然后就联系不上了。我其实一直有句话想跟你说。
    夏樽盯着屏幕,有点发愣,心里莫名地揪起来了,他半天没回复,对方也没反应,就在他以为唐凯不会给反应的时候,手机震了,看着手机上那条绿色的微信消息提醒,夏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激动起来。窗外鞭炮和礼花的声音越来越响,他拿起手机,点开来……
    wayne唐:我同意做那个兼职了。
    妈了个鸡的……谁能告诉他这发的是什么鬼?
    明明前面那条还是道歉的铺垫,后面发的这是什么鬼?尼玛你不跟我道歉说这个有的没的是不是有病啊?还是您觉着同意做这个兼职了就是对我的补偿?我靠我有病啊,非要你来做什么兼职……妈了个鸡……
    夏樽敲了敲额头,简直要被玛莎唐气哭了,接着微信又过来了。
    wayne唐:其实还有一句。
    夏樽:你特么的给我完蛋去!滚蛋!
    夏樽发完这句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再搭理他,这时妹妹的qq震了,墨书发来一个压缩文件。夏樽立刻拒绝了。
    您已拒绝对方的文件传输
    【压缩包】□□
    请叫我女王sama:唐凯你他妈的给我妹妹发的什么鬼!
    墨书:不是什么鬼,是你。
    请叫我女王sama:神经病,什么就是我啊?
    墨书:□□是你啊。
    请叫我女王sama:……你大爷!
    墨书:上你的q,我发给你。
    夏樽运了一口气,恨不得穿过屏幕掐死唐凯这臭不要脸的王八蛋,可是……他只能忍一时之气,去房间拿电脑上qq。
    由龙天枢:发吧。
    由龙天枢:你怎么知道我妹那边还是我?
    你已开始接受对方文件传输。
    墨书:不知道,随便猜的。
    由龙天枢:……
    这意思是所幸是自己拿着妹妹手机,要不他这隐私就他妈公开了?!夏樽一头黑线,正准备骂人,结果刚打了一行字一抬头,墨书的头像黑了。
    得!现在已经没有一句人话能形容他此情此景的心情了。
    又是运气大半天,夏樽解压那个文件夹,发现所谓的裸照只有一张,就是自己被各种威胁那一张,jpg的文件名很长――这是剪切的,我没留存档,你留着辟邪。夏樽翻了个白眼,直接shift delete,然后,他看到文件夹里仅剩的一个音频文件。
    赵昭干音。
    这几个意思???
    除夕守岁,十二点是爆竹声的巅峰,到了一点钟,噼啪声就稀稀拉拉的催人入眠了。夏樽坐在房间里戴着耳机,唐凯低沉性感的声音在他周遭360°立体环绕。
    “我不是‘这位公子’,我便是你口中那个不务正业的三爷。”
    这是赵昭在妓馆第一次与容岚见面时的调侃。
    “你们这里花魁叫荼蘼,红牌叫合欢,小倌叫璎珞,都是花的名儿,你叫什么?不如我给你取个?看你这心高气盛的样子,活脱脱一朵芙蕖!”
    “王不留行?你可够古怪,偏偏叫个草药名字?”
    “何解?”
    “虽王也不得留其行……好,解得好!”
    “国破山河在!容岚,我不怕,有这山河日月在的一天,我赵昭便不会怕。即便是今日我败了,只要山河犹在,便有我夺回它的那天,信我!”
    这是赵昭死守蓝关时,让亲兵护送走容岚时的许诺。
    “你留下,我会分心。你走,我会为你活着。信我。”
    “容岚,等我得胜班师,我要你送我幅字: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容岚……别来无恙?”
    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时,赵昭与容岚注定的相逢。
    “我……一切安好。借你吉言,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还有,我找到了你的那副字。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容岚,别咬着嘴,说句话给我听。”
    “什么都好,我爱听你说。”
    “容岚,莫哭……”
    第一期剧并不长,但是唐凯的干音却被夏樽不小心按了循环播放,放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回神发觉该睡觉了,竟然已经快四点了。
    然后,夏樽关了音频准备关机时,发现……特么的自己被他感动哭了!
    他最近为了配容岚有些走火入魔,把自己带入到剧情里出不来的情况也有,但是从没有一次,像今天一样,觉得这么身临其境,唐凯的声音一次一次把夏樽带入到他熟悉了无数遍的情境里,让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就是容岚,而赵昭,没有其他声音可以取代,唐凯诠释的就是他想要的赵昭。
    本来已经要关机的手停下了,夏樽忽然意识到,他必须现在把容岚录出来,从头到尾录出来,不需要任何昂贵的设备,现在的他,才是最好的容岚!
    ☆、面基还是不面基
    在夏樽的最终配合下,干音交齐了,终于开始制作后期。夏樽假期后回宿舍的第一天,群里已经开始讨论ed的问题。
    【后期】蟹肉包:蛋黄小受受亲亲交歌啦!!!!
    【cv】蛋黄酱:设备坏了。
    【后期】蟹肉包:→_→那就去借啊魂淡!
    【cv】蛋黄酱:= =
    【cv】蛋黄酱:我网购了新的。
    【后期】蟹肉包:嗯哼?
    【cv】蛋黄酱:广州大暴雨。
    【cv】蛋黄酱:堵路上了。
    【后期】蟹肉包:→_→
    【后期】蟹肉包:我诅咒你不孕不育!
    【cv】蛋黄酱:= =
    【后期】蟹肉包:由龙天枢
    【后期】蟹肉包:ed交给你了我已经对蛋黄这厮累爱了。
    【cv】由龙天枢:我没有专业设备啊……
    【后期】蟹肉包:卧槽你们这群没设备会死星人!
    【cv】迟暮:由龙你在t市吧?来我这录。
    【后期】蟹肉包:老大你什么时候去t市了???你不是在帝都吗???
    【cv】迟暮:嗯,这边开了个录音棚。
    【后期】蟹肉包:卧槽好高端……
    【后期】蟹肉包:不过话说你干嘛不邀请蛋黄?
    【cv】迟暮:他坐标在南方吧?
    【后期】蟹肉包:迟暮莴苣你真的有关注小蛋黄的微博吗?他去帝都出差了你不造吗?我的微博都被他各种发吃刷屏了!
    【cv】迟暮:蛋黄酱你来帝都了?
    【cv】蛋黄酱:嗯
    【cv】迟暮:要顺便过来吗?城际很方便。
    【cv】蛋黄酱:我看看时间。
    【策划】请叫我女王sama:喂,你们几个别这样……不然我们干脆在t市面基吧?墨书也在这里呢!
    【后期】蟹肉包:好主意,去迟暮大大那里录个全阵容ed啊,感觉好高端!
    【后期】蟹肉包:可惜我去不成了……女王你要替我照好多照片才行!
    就这么,群里竟然就定下了面基时间,夏樽还来不及反应,妹妹单敲他。
    请叫我女王sama:哥,我跟墨书说了,他同意,你也得来啊!
    由龙天枢:我可以不去吗……
    请叫我女王sama:你看着办,反正我去,其他三个可都是男人,你放心?
    由龙天枢:……知道了,我去行了吧!
    请叫我女王sama:地址回头发你手机!
    面基的地点定在火车站前广场的星巴克,为了方便接坐城际特快过来的蛋黄酱。妹妹作为面基的组织者特别积极,拉着夏樽早早到了,可没想到还有到的更早的。
    “迟暮大大,你竟然这么早!”妹妹拉着夏樽坐下,对面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头发略长,眉毛很重,眼窝深邃,鼻子高挺,脸上没有几两肉,长相有些欧化,下巴上青色的一层胡茬让他的雄性荷尔蒙充分挥发出来,夏樽下意识地紧张起来,像妹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大多是有大叔情结的,这种老男人最危险了!
    “周末容易堵车,我早出来会儿。”迟暮笑了笑:“喝什么?”
    “我要星冰乐,哥你去买啦!”
    “……”夏樽黏在沙发上一脸纠结,迟暮忍不住笑:“还是我来吧。”说着站起来,对着夏樽道:“由龙,你比我想象的小多了。”
    “这……什么意思?”夏樽愣了愣,妹妹趴在桌上笑喷:“噗……哥,你气场弱爆了,好像小学生……”
    夏樽皱起眉,他开始有点后悔穿着一身运动服出来了。
    唐凯来的也不晚,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骚包,一副蛤蟆镜简直要闪瞎人,人才进来,妹妹就白了夏樽一眼:“哥你上次替我面基丑化墨书真卑鄙!”
    “我早上和你坦白了啊,我这不是怕你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看到我什么本质了?”唐凯在夏樽旁边坐下,夏樽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哼哼道:“我看都懒得看你……”
    唐凯笑笑,开始和迟暮寒暄,他们倒是有的聊,蛋黄的车晚了一刻钟,他们就气氛融洽地侃了一刻钟,等到蛋黄风风火火赶到的时候,唐凯正因为迟暮的一句话哈哈大笑。
    “你们熟的很快嘛。”蛋黄穿了件很长的大衣,敞着怀,围巾也跑散了,整个人极其飘逸,夏樽抬头看着他,有些发愣。他一直以为蛋黄是和他一个style的,没想到还挺潮,而且很瘦,整个人各种文艺清新。
    操……
    夏樽心里暗骂,这哪是面基啊,这分明是爸爸去哪儿吧?
    “怎么穿这么少?”迟暮皱眉的表情一闪而过,他把蛋黄让到里面坐,自己去要了杯热拿铁。
    蛋黄拿着杯子捂手,妹妹正要提醒迟暮忘了拿糖包和奶,就听蛋黄道:“我不吃甜。”
    “他不吃甜。”迟暮几乎是同时脱口,接着一边坐下来,一边笑纳了其他三个人怀疑的视线:“蛋黄,以前是我学弟。”
    “学弟????”夏樽和妹妹同时脱口,一时间八卦气氛浓郁。
    “我们还是讨论正事吧,待会儿ed打算怎么录?”蛋黄一脸不耐烦地打断围绕他的话题,打开盖子要喝咖啡,迟暮忽然把他的咖啡抢走把自己的换过去,蛋黄愣了一下,随即往沙发上一靠:“要不咱们走吧,直接去录音棚。”
    虽然按照迟暮的说法,他这只是个小工作室,但是设备非常专业。迟暮给唐凯录音的时候,妹妹在迟暮跟前围观,夏樽就和蛋黄远远站着看。蛋黄在网上给人很脱线的感觉,而实际接触起来,则是高冷的很,夏樽表面淡定,心里却是那种无话可说的煎熬,脑子一遍又一遍地搜索话题。
    “你最好提醒一下墨书。”蛋黄忽然开口,倒是把夏樽吓了一跳,他问了句什么意思,就看到蛋黄竟然冷笑了一下:“迟暮是gay。”
    所以呢,所以呢?
    夏樽一脸困惑。
    “墨书是他喜欢的类型。”
    这关我毛事啊?
    夏樽在心里疯狂吐槽,一边忍不住看过去,迟暮正在和唐凯聊着什么,两个人说说笑笑十分投机,夏樽很是纠结,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俩人划分攻受,唐凯明显不缺女人,他总不能能精分到前后皆宜,除了那次和自己在旅馆是故意陷害,他还是相信唐凯是攻,而迟暮怎么看怎么也不像个吃素的,他要真看上唐凯,难道是想体验征服的乐趣吗?
    “话说你怎么知道迟暮喜欢什么类型啊?”夏樽纠结地问。
    “我……我是他学弟,当然知道。”
    夏樽看了一眼蛋黄,心说你从哪来的逻辑用当然这个词的?这时候迟暮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去录音。于是这个短暂而诡异的话题终于结束了。
    在迟暮的指导下,录音非常顺利,为了庆祝,结束后大家找了一家火锅店喝两杯,这部剧做了好几个月,都跨年了,组里的人都非常熟悉,一顿饭吃吃喝喝倒也融洽极了。饭后,迟暮非常有大哥风度地挨个送,先是把妹妹送回学校,夏樽和蛋黄都有点高,到夏樽学校门口的时候,迟暮只得让唐凯帮忙把他送回宿舍。
    于是,夏樽就这样打着酒嗝被唐凯拽下车,俩人搂着蹒跚地往前走。
    “走直线。”唐凯终于忍无可忍道。
    “呵……玛莎唐,我跟你说……我们学校附近啊,最近不太平……有黑社会打劫,劫财劫色……你……嗝!怕了吧?”夏樽一嘴酒气,单手挂着唐凯的脖子傻笑,后者把他的脸推远,一脸我不认识你你离我远点。
    “玛莎唐……你又想干嘛?松手!别碰老子!”接着,夏樽又不明所以地挣扎起来,唐凯深呼吸了一下,忽然抓着他转进一个胡同,把人按在墙上:“你别动!”
    唐凯用手指着夏樽,一脸威胁。夏樽愣了愣,随即拍开他的手:“你特么的还没跟我道歉呢,凶个j8!”
    “我跟你道歉?”唐凯重复道。
    “你小子他妈的网上一百个身份耍着我玩儿你失忆了?”夏樽吼着,眼圈发红,也不知道是醉的还是怎么的。
    “分明你自己蠢连声音都听不出来吧?”
    夏樽歪歪头,眉头皱紧:“那你他妈的也得跟我道歉!你快说对不起,我就原谅你了!”
    “怼…”唐凯无语道:“你还是别原谅我了,醉鬼。”
    “你特么的今天不说对不起就别想走!妈的……老子女朋友让你抢了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什么女朋友?”唐凯皱眉。
    “四月一日,你跟谁在大悦城prada搂搂抱抱,你又失忆了?”夏樽眼睛红的吓人,忽然双手捧着唐凯的脸,晃了晃:“你这脑袋要不我给你拆下来重装一遍吧?不好使啊!”
    唐凯抓住夏樽的手腕,阻止这个醉大发了的小王八蛋死命揉他的脸,还一个劲儿地吼着:“你说啊,你说啊……”
    “夏樽你放手,别作死听见没!”
    “你说对不起我就放手!”
    “你不放手别后悔。”唐凯一脸阴沉。
    “你先说对不起……”
    “……”唐凯一拳打在夏樽胃上,后者立刻缩成一团,跪在地上干呕起来,唐凯站在一边等他反应完,伸手把他提起来:“靠墙站好。”说着,转过身:“爬上来。”可听身后噗通一声,扭头人又坐在了地上。如此反复几次,都没能成功背起来夏樽。唐凯气的就快没耐心了,他蹲下来盯着夏樽,心想自己是不是有病,把这人扔着由他去算了!
    “祖宗,您到底要干嘛?”最终唐凯还是叹了口气。
    “你说对不起……”夏樽抬起头,眼底像打了一层胭脂,眼珠子黑亮黑亮的,路灯的映照下,隐隐浮动着水光。
    唐凯看了他一会儿,啧了一声,伸手捏着肩膀把人拽近:“服了你了,你听好了!”他深吸一口气:“对不起,行了吧?”
    “说你错了!”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啊!”
    “说你错了……”
    唐凯再次深深呼吸:“我错了。”
    “你哪错了?”
    “我艹你到底醉没醉?”唐凯终于急了:“起来。”
    “不!你没认识到错误我就不起来!”
    “那你就跟这呆着吧!”唐凯甩下这句话,猛的起身,转身就走,头都不带回的,一路走到大道上打车,心说爱谁谁,他自己作死,别怪自己没同情心。
    五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了。
    “对不起,我不打了。”唐凯这么说着,艹了一句,转身又回去了。可等他走回胡同,夏樽人却没了。
    “小王八蛋……”唐凯哼了一声,一肚子气无处发泄,正要走,就听见前面又动静,他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转弯的地方,夏樽被一群人围着,对方明显不是什么善茬儿。
    “干嘛呢!”唐凯吼了一声,几步走上去,一群混混儿涌上来,唐凯跟他们打了两下,拉了夏樽就要跑,忽然被夏樽猛的勒住脖子,他一个没防备被这么拉着后退了好几部,一群混混也被这一出弄懵了,跟他们俩隔着三米的距离对峙着。
    “妈的别瞎j8折腾了!给钱就让你们走!”混混头子吼道。
    唐凯本想给钱了事,却没想到夏樽死死勒住他吼了一句他这辈子都难忘的话:“给个屁!你们当老子好欺负是吧!谁他妈敢过来一下试试!我……”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捡的砖头,那在手里晃了晃:“信不信我一板砖怕他脑袋上!”
    唐凯愣了。混混们也愣了。接着对面的阵营爆发出一阵笑声,气氛竟然突然就融洽了,还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起来,唐凯简直要翻白眼,挣扎着对夏樽吼:“你他妈看清了我是谁!”
    “你个臭流氓给我闭嘴!”夏樽凶完他,特别有气势地拿着砖头指着对面一群人:“你们再给我上前走一步!我立刻动手信不信!”
    这是混混头子笑起来:“行了行了,我们就是要钱,你也别把事儿闹大了。”
    “怕了吧!”
    “你放了那兄弟,我看他有钱。”混混头子说着,往前上了一步:“他给了钱我们就走。”
    “哎呦卧槽你不信邪是吧!”只听夏樽大吼一声,然后,啪。
    一声闷响。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20同居
    对于当天晚上是怎么打退恶霸英雄救美的,夏樽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他只记得酒醒了发现自己在医院走廊里坐着,还没琢磨明白,手机就震了――不是他的,竟然是唐凯的。
    “小凯,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家。你答应我尽快回来,这都多久了,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压抑着怒意的声音,夏樽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不好意思,唐凯他现在不在……”
    “你是谁?”女人忽然变得警惕起来,还不等夏樽回答,她便擅自猜测着:“他是因为你才不回家?”
    夏樽揉了揉额头,视线扫了一遍医院幽长的走廊,强迫自己被酒精泡了的大脑再次转动起来――如果说唐凯到现在还没回家,难道真是因为自己酒精中毒了,他把自己送医院耽搁了?
    “那个……也许吧?咳……”夏樽清了清嗓子,喉咙干的要命。
    “唐凯呢,让他接电话。”女人冷冷地命令着。
    夏樽皱了一下眉:“他现在不在啊……我待会儿让他给您回过去吧?”
    “他去哪了?”
    “这个……我刚刚昏了来着,我也不知道……我清醒的时候他一直在的……”
    “你昏……你们!果然!”女人似乎被触怒了,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最后一气之下干脆把电话挂断了,夏樽看着屏幕上妈妈两个字发了会儿呆,也没想明白唐凯他妈是发的哪门子脾气。
    这时候,唐凯从一个科室走出来,脑门贴着一块纱布,脸色透着铁青,夏樽直接看愣了,半天才问出一句:“你这是让谁开了?”
    唐凯翻了个白眼:“碰上流氓的事儿你还记着吗?”
    “别告诉我你是为了救我负的伤?”
    唐凯嘴角抽了抽,避开夏樽的视线清了清嗓子:“啧,就算是吧……”
    尽管夏樽很想刨根问底,但是唐凯臭着的脸让他打消了一切作死的念头,这个时候,总觉得他应该消失会比较好。
    “那个你妈刚打电话叫你回家……”夏樽观察着唐凯越发难看脸色,干巴巴地又蹦出俩字儿:“吃饭……”
    唐凯接过手机,面无表情地翻了翻通话记录,什么也没说只把手机丢进口袋:“走了。”
    “去哪?”夏樽傻愣愣地跟着。
    唐凯回头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俩人一前一后出了医院,冷风直往夏樽脖子里蹿,他哆嗦着哈着气,发现唐凯是往学校的方向走。
    “那个……宿舍早锁门了……我找个网吧包宿算了……”夏樽说着,掏了掏口袋,一愣:“诶我钱呢?我靠!我钱呢!”
    唐凯抖了下肩膀表示不屑,夏樽立刻抓住他的衣服:“卧槽你不会拿我钱看的病吧!你这人……”
    “你给我闭嘴!”唐凯扭头就反把夏樽给揪住了,那气势颇有些吓人,夏樽简直觉得唐凯这表情就像自己霸占了他老婆似的,他状似无辜地眨眨眼,就看唐凯黑着一张拉不出屎的臭脸,不爽道:“真他妈懒得管你。过来!”唐凯这么说着,拉着夏樽蹭蹭往前走,在一栋老楼前面停下。
    “这不是……”
    “上楼!”
    直到唐凯开门进了房间,夏樽才完全确定下来:“这不是我师兄家吗?你怎么有他家钥匙?”
    “租的。”
    “你不是有房子?”
    “转租了。”
    “不是说你那个姓许的朋友替你交了房租……”夏樽话说一半,忽然恍然:“啊……你赚这中间的差价呢!你这不是坑你朋友钱吗?呃……你就穷成这样了?”
    “夏樽,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滚蛋?”
    夏樽很识趣地噤了声,他摊摊手,在沙发上坐下。唐凯看了他一眼,便走进浴室,很快响起洗澡的动静。夏樽撇撇嘴,也不知道这玛莎唐是哪来的兴致,大冬天的还非要洗洗洗,男人没点男人味儿怎么算真汉子。心里这么鄙视着,夏樽轻车熟路地在学长不大的小单身公寓里转悠,打开冰箱,发现了不少乐扣乐扣,里面的食物夏樽一看就认出来是学长店里的东西。
    瞬间,夏樽的心情有些微妙。他瞥了一眼浴室的方向,里面简直一落难王子,一度逼格奇高的人这会儿吃起嗟来之食了,还真有点让人看不下去。不过说到底,这种不拼爹就过不下去的米虫也没什么好同情的,只不过一想到也是这个人写出了那种故事,曾经一度点燃了自己的热血……夏樽又觉得有些心软。
    于是,他热了两人份的意面。
    不得不说,本来就挺难吃的东西经过二次加工之后更难吃了。
    “你干嘛呢?”唐凯洗完澡出来就被厨房的香味引诱了,他擦着头发走过来,一脸震惊。在夏樽看来,这种震惊里夹杂着惊喜与感动,于是他慷慨地挥了挥手:“过来吃面,你不饿啊?”
    “你不觉得难吃吗?”唐凯皱眉。
    “唐先生你是处女座吧?”夏樽抬眼:“你都金融危机了,有口吃的不错了好吗!还挑……”说着吸溜了一大口,刚嚼了嚼,碗就被唐凯拽走:“别吃了别吃了!”
    “唔……你干嘛?自己资本主义还非得让我也脱离贫下中农是怎么的!舌尖上的浪费你懂不懂啊!这都是粒粒皆辛苦,怎么还不让人吃……”
    唐凯一脸竟然无法反驳的表情,夏樽刚要把碗抢回来,他叹了口气,低沉着嗓子说道:“那是剩饭,我拿回来给狗吃的。”
    “卧槽,这别是客人吃剩的吧?”夏樽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唐凯,对视之后立刻摆出生无可恋脸:“靠,你恶不恶心……”他说着,起身就往浴室跑,唐凯喊了他一声,夏樽也没心思搭理,但人刚到浴室门口,就啊了一嗓子。
    “你你你……你把狗……栓浴室里?神经病啊!”
    唐凯不作答复,端着那个乐扣乐扣,从夏樽身边走过去,放地上,朝着大狗招了招手。大狗摇着尾巴过来嗅了嗅,竟然巴巴抬头看着唐凯,不肯吃。
    尼玛狗都不爱吃的东西刚才让自己吃了……
    夏樽忽然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不是……我说哥们儿?你至于么,就穷困潦倒成这样了?”夏樽倚在门框上看着唐凯威胁大金毛吃意面,忍不住问道:“你当年写了剑尊也算火了一把,后来他们把你的文改编网游没少给你版权费吧?而且,你挂着盛唐这个笔名去杂志社当写手,工资不可能太低啊?”
    “想知道我钱都花哪了?”唐凯回头,表情有点阴森:“年前送你去医院出车祸一笔,昨天你被打劫交保护费一笔,还有……”他说着,指了指额头:“我这光荣负伤再加一笔,你觉着这钱少吗?”
    唐凯说完,起身走到夏樽跟前,用手指威胁性地指了指夏樽的肩膀:“你是不是得赔给我?”
    “你……”夏樽被反将一军,一时无法反驳,只得哼哼一声:“你不


同类推荐: 睡前一杯奶(H)[ABO]片场游戏(H)德萨罗人鱼欲望少年期(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窑子开张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