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口罩都不肯摘呢,说不好还破相了……也难怪,他那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消失这么多天合着是为了不丢人呢!
    夏樽暗自好笑,心想自己要不要对那个玛莎男送点人道主义关怀呢?翻弄着手机,又觉得这样太露骨,琢磨来琢磨去,夏樽忽然一拍脑门,登陆qq。
    咱也跟他玩玩无间道得了!
    ☆、我不杀伯伦
    由龙天枢:在吗?pia会儿戏?
    墨书:= =
    墨书:我们很熟?
    由龙天枢:……
    由龙天枢:擦,发错人了……我还以为是蛋黄!
    墨书:呵呵
    由龙天枢:算了,你就你吧,陪我pia会儿?
    墨书:【再见】
    由龙天枢:【鄙视】大老爷们的,出个声怕什么的?娘娘几几的真没劲!
    墨书:你是不是被阿九公子刺激到了?这是发泄?
    由龙天枢:你不来算了,他们说你声音条件好,我看也不见得怎么样,藏着掖着……
    墨书:激将法就算了,我今天没空。
    由龙天枢:怎么?
    墨书:医院。
    由龙天枢:啊?
    墨书:拆线。
    夏樽愣了楞,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是……真破相了?还得拆线呢!本来是打算套套玛莎男的话,可这话一出来,夏樽反而过意不去了。
    “老二你嘛呢?瞪什么眼?噎着了?”室友魏宁两声吼让夏樽终于回神,一扭脸,魏宁正在穿外套:“我去公司加班,你要带吃的吗?”
    “带个蛋!你哪次加班不是后半夜,等你早饿死了!”夏樽翻了个白眼,挠了挠头,忽然道:“诶!巍子,你说如果我不杀伯伦,但是伯伦因我而死,你说我该不该给上个坟?”
    “我说啊……你该吃药了!”
    “滚犊子!”夏樽一只拖鞋飞出去砸门上,魏宁早跑没影了。夏樽扭过头,发现唐凯的头像已经黑了,正发呆,手机跟着响了,玛莎唐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喂?怎么?有事?”
    “你来一下,我这停电了。”
    “你说什么?”夏樽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直到唐凯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当即炸了:“我靠你停电了找物业啊,再不成电力局,你找我……我管发电啊?当我皮卡丘呢?”
    “我等你,动作快点。”
    “你别再是怕黑……”话没说完,电话已经挂了,夏樽暗骂一声擦,关了电脑开始往外跑,走到一半忽然脚步一滞。
    这人不是说他在医院拆线吗?怎么还能在家闹停电?靠……合着那是懒得跟他对话的借口?这么说的话……这人说不准就没怎么受伤,擦……白瞎了他那些同情心!
    夏樽赶到唐凯家的时候,他正抱着狗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等夏樽进来,他也就指了指墙:“总闸在那,你弄吧。”
    “大爷,我欠你的是吧?”夏樽简直无语了:“起码给我拿手机照着点啊,您是打算电死我怎么的!啧……狗狗狗!拴好了再过来!”
    唐凯幽幽走过来,手机晃得他脸上惨白,跟鬼片似的,偏偏他还带着个口罩,简直深井冰。夏樽嘴角直抽抽,草草检查了一下电闸箱,又去厨房检查最容易烧坏的抽油烟机线路。
    “我就纳闷了……你找一下物业有多费劲……”嘟囔归嘟囔,夏樽倒是个真干活的,可是唐凯这光照的照着照着就暗下来,夏樽一扭头,就看见唐凯按了个电话,接着给他打光,可还没两秒,电话又进来了,屏幕上显示着罗峰两个字。
    “你就接呗,我不打听您隐私。”
    “随便。”唐凯说着接通了电话,嗯了一声。
    夏樽跟着翻了个白眼,你说有人接电话用嗯这个音的吗,真特么矫情!
    房间里很静,不用扬声器夏樽都能清晰地听到那边罗峰的声音:“擦!上谁呢?连着挂我俩电话!赶紧准备一下,我跟老许来接你,咱出去high!”
    唐凯显得倒是很淡定:“我不在家,你别来了。”
    “真跟女人在一块儿?”
    “忙着呢,我挂了。”
    “操!你大爷的等会儿!”
    “又怎么了?”
    “怎么了?傻b啊,祝你生日快乐!”
    “嗯,谢谢。”唐凯说完挂了电话,朝着发呆的夏樽晃了晃手机:“愣着干嘛,修你的。”
    “你干嘛不让他们来啊……”夏樽嘀咕着,往烧断的电线上缠胶布:“行了,帮我把电闸合上。”唐凯依言去合闸,瞬间灯亮了,夏樽吁了口气:“行了吧?唐老爷?那我走了?诶……你穿什么衣服?”
    “去医院。”唐凯带着围巾说道。
    “去医院干嘛?”夏樽追出去,俩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我听说你那天骑摩托车撞了?”说着上下打量一番:“撞哪了?”
    “你负责吗?”唐凯瞥了他一眼。
    “哈……我负……”夏樽本来想说我负责的着吗,话还没说完,唐凯忽然截住他的话头飞速地说了句:“你知道负责就好。”
    “擦,你这人太尼玛阴了吧!我负责个毛!您自己不会骑摩托车撞人保险杠……”电梯停了,唐凯扭头冷冷盯着夏樽,夏樽一愣,忽然有点怵:“额……多危险呢是吧,万一出点什么事……咳咳,得伤多少少女的心……”唐凯哼了一声,转头往外走,夏樽赶紧跟上:“我说你不是让我去医院给你付钱吧?”
    “给我付钱你亏吗?你以为您那天输液的钱谁给你付的?”唐凯停住脚步,转头冷扫夏樽一眼:“而且我要不送你去医院,我能出车祸?”
    “要不是你非要我来,我能带病工作到晕倒吗……”夏樽不爽地嘟囔。
    “你病了你不会说吗?”唐凯哼道。
    “我说了你信吗?”夏樽抬起头顶了一句:“您这大少爷性格,我说我发烧,您肯定一百句毒舌等着呢,什么装病就能不上课了?什么□□不想要了?我哪敢说啊!”
    “那你来了让我摸一下体温不行?”
    夏樽哼哼着:“得了吧,您得肯摸啊?还不得挤兑死我?说我为了让你摸我一下什么都编的出来之类的……”
    “噗……”
    “你笑毛啊!”夏樽抬头不爽道。
    “你……挺有意思的。”唐凯扔下这句话打了辆出租,夏樽跟着就要坐进去,唐凯又一次笑了:“上赶着付钱啊?走吧,修个电路咱就算两清了。”
    夏樽愣愣,忽然从车后转过去,另一边上了车:“算了,好人做到底,走吧!到时候你接骨还有个人替你挂号。”夏樽说完,发现唐凯一直盯着自己看,有点不舒服:“看毛啊,我一向这么有同情心你才发现?”
    “先说好,我对男人可没兴趣。”唐凯打量着他,缓缓道。
    “……”夏樽一阵无语,半天憋出一个中指,扭头看都懒得看那个自恋玛莎男。
    虽说时间没对上,但唐凯也算没在qq说胡话,这去医院,还真是拆线。夏樽站在诊室里,看唐凯摘下口罩,下巴上横着一道一寸长的口子,跟条蚯蚓似的扭曲着,在唐凯这张好看的脸上,真的是……非常有碍观瞻。整个拆线的过程及其凶残,看的夏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满脑子都在质疑,他是不是有点对不起玛莎唐啊,怎么说人家也是个靠脸混的……这……
    “大夫,这个不会留疤吧?”
    “这么大口子可能不留疤吗?买个疤痕贴可能恢复的快点,不会形成永久性疤痕。”
    “买买买!我们买!一个够吗?”
    大夫挑眉瞪了夏樽一眼,夏樽立刻噤声,大夫把线拆完,去电脑里打方子,把病历本和号给夏樽:“交费去吧。”
    “八百?”
    “嫌贵啊?”唐凯哼哼一声,夏樽立刻道:“不贵不贵……我交钱去,大夫您先给贴着……”
    拆了线,贴了疤痕贴,又是开了一大堆药,总算从医院折腾出来,唐凯带着口罩大步流星往外走,夏樽大包小包拎着跟上。
    “那什么,这事儿甭管直接间接吧,反正我对不住你了,先道歉,也道谢了。”
    “那倒也不用这么麻烦。”唐凯走到马路边抬手叫车:“刚才医生说的注意事项都记下来了吧?”
    “记了啊,你没记住,我给你念叨一遍?”
    “不用了,你按着执行就行。”
    “啊?”夏樽愣了愣。
    “明天开始,我的饭你承包了。你会做就做,不会做自己买,按一声说的注意事项来,一天三顿,你给我送。喝药时间,喝什么药,你来提醒我。”
    夏樽这下彻底不走了,他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我说唐凯唐大少爷,我干脆住你那给你当长工算了?”
    “也不是不行,我正好摔得浑身疼,干什么都懒得动。”唐凯扭头看他:“不过看你一副心怀不轨的色相,还是算了,你送饭就行了。”
    “什么叫我送饭就行了……你这是讹上我了吧……唐凯,你站住!”
    唐凯再一次转身,几步走到夏樽跟前,眯起眼睛:“夏樽,我的确不想找你。但是,你动脑子想一想,”他说着,阴着脸指了指自己的下巴,虽然隔着口罩,但是夏樽见识过拆线已经知道那里有多惨不忍睹:“我这样子,能给谁看?”
    夏樽哑口,似是一语道破,他猛然明白过来唐凯为什么不让罗峰和许濯云来找他,为什么停个电非得找自己也不找物业,为什么那天考完试急匆匆地就要走……他这么爱面子的人,当然不能让自己破相的这副德行给别人看见。
    可是,怎么他就没事?这是把他当自己人呢?开什么玩笑……人家唐大美男子当着家里那只金毛不也没什么忌讳么,合着这是根本不把他当人看啊!
    卧槽这尼玛也太虐心了……
    “你不愿意算了,反正照片我还存着档。”
    “你说什么照片……你这人!”夏樽一下子回神,唐凯已经走出几步,他追上去要理论,猛然发现跟这人从来没道理可讲,因为他根本不讲道理啊!沉痛地唉了一声,夏樽对着唐凯的背影竖了个中指:“日你妈妈个蛋啊!”
    唐凯忽然回头,皱眉道:“你说什么?”
    夏樽愣愣,忽然咬着牙假笑:“我说……祝你生日快乐啊!”
    ☆、狗咬吕洞宾
    夏樽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就掉进玛莎唐这个小贱人的圈套里了,每天包三餐不说,还得负责他家那只金毛狮王的狗粮,而且更臭不要脸的是……这人明明是个富二代,竟然还跟他赊账!
    托管了玛莎唐半个多月,夏樽摸摸腰包,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快用完了……这简直是谈女朋友的节奏好吗!
    “你往我桌上放那么多报纸干嘛?”唐凯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夏樽往餐桌铺的报纸都耷拉他腿上了。
    “省的待会儿擦桌子。”
    “那您在报纸上画的这些圈什么意思?”唐凯挑眉:“蓝翔挖掘机?新东方厨师学校?学it来北大青鸟?急聘送水工?”
    “呵呵……我没别的意思……”夏樽挠挠头,笑起来:“古人云,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话音还没落,唐凯忽然摘下手表丢给他:“这个够我吃好几年的,送你了!”
    “派……派泰克……飞利浦?跟剃须刀一个牌子?”
    “这叫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唐凯白了他一眼:“一边儿百度去吧。”
    “啧……”唐凯啧啧嘴,拿着手机点了几下,忽然瞪圆了眼:“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卧槽这么贵的表我可不要!你还是给我折现吧!”
    “土鳖。”唐凯哼了一声,低头吸溜一口粉丝,皱皱眉,又加了点孜然。
    医生说让他多吃蔬菜,麻辣烫夏樽已经给买了好几回了。一开始他还准备好了一大堆理由准备应付唐凯发飙,没想到这个人对于食物的要求低到没底线,竟然吃了一次说味道还不错。夏樽当时就感动得恨不得把学校门口小吃一条街全给他买过来。
    “我说,晚上咱出去吃吧?我请你改善伙食怎么样?”夏樽盯着唐凯忽然开口:“我一个师兄开了个小餐馆,挺不错的。”
    “不去。”唐凯哼了一声,闷头吃粉。
    “唉……您自打破相得有一个来月没出门了吧?再不出去走走您就该长苔了知道不?”夏樽也跟着哼哼,这段时间,玛莎唐那两个哥们儿没少给他打电话,他竟然告诉人家自己去尼泊尔涤荡心灵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对此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做法,夏樽简直不知道要从哪里吐槽好。
    “再说了,您去尼泊尔回来不得给人家带点纪念品?我师兄店旁边就是个卖手串的,你顺便看看啊?”
    唐凯扭头打量了夏樽一会儿:“你什么企图?”
    “没……”夏樽讪笑:“我这不……也想改善伙食么!”
    “恩,你下午给我把屋子打扫了我考虑看看。”
    “好您嘞!”夏樽满口答应,心里却吐槽,尼玛我请您吃顿饭还得这么上赶着,心太特么塞了……
    费了天大的劲儿,傍晚时分,唐凯算是终于被叫动了。不是周末,师兄的餐厅没什么客人,夏樽带着他去吧台坐,唐凯左右环视了一下,愣是没有摘口罩的意思。
    “师兄,来杯摩卡。”夏樽看向唐凯:“你要什么?”
    “意式浓缩。”
    “啧……”夏樽耸耸肩,这搞文学的喝个咖啡都要特浓特苦也真是够了。他点完单,开始往吧台里面张望:“师兄,你亲自做啊?咖啡机会使吗?”
    “我还是更擅长dota。”师兄笑笑,咖啡机发出噪音,夏樽立刻堵住耳朵,扭头朝着唐凯使眼色。
    “要不你去弄弄?我怕被咱我师兄毒死……”
    “夏樽,你到底搞什么鬼?”唐凯不甚愉悦地皱起了眉:“我为什么要做咖啡,来面试吗?”
    “诶?不是吗?”师兄反倒有些吃惊,夏樽立刻朝他瞪眼睛,用口型制止他。不曾想这边唐凯已经站起来了。
    “别走啊……你等下……”夏樽一路追他到门口,唐凯忽然站住,指着玻璃窗上张贴的招聘启事:“夏樽,你给我解释一下?”
    “我是觉得既然你那么缺钱……学长这正好缺个咖啡师……我看你在家里自己煮得不是蛮好的嘛……”
    唐凯的脸色忽然阴沉下来,他打量着夏樽,这一刻的沉默让人觉得可怕。
    “怎……怎么了?我是为了你好啊……”
    “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靠!你当我愿意操心啊!那你把账给我结了,我才懒得管你……给钱给钱!”夏樽一下子火了,手伸到唐凯跟前晃了晃,结果钱没拿来,又是那只手表给砸到手心里了。
    “你自由了,送饭你也别操心了,这下爽了?”
    夏樽愣了愣:“我不要你的破表!我说你们这群富二代是不是不当米虫就不会过日子了?就您这牛脾气上哪兼职能干得长啊,我好心介绍师兄给你,你这人怎么狗咬吕洞宾呢?”
    “我为什么要兼职?”
    “呵呵!您不兼职,就您一个月那点工资都不够打点您一星期一条黄鹤楼的!”
    唐凯忽然笑了:“你管这么宽,不觉着自己太圣母了吗?”
    夏樽被他噎住,半天,猛地竖了个中指:“擦!我管你妈个蛋!妈的爱谁管谁管,老子不管了行了吧!”说完,一扭身气冲冲地回了师兄的餐馆。
    “麻痹的,师兄我要生啤!”往吧台前一坐,夏樽啪啪拍桌子。
    “怎么的?”师兄朝着他身后扬扬下巴:“得罪你了?还没走呢啊,用不用师兄出去帮你教训他?”
    “你管他个毛线啊,爱杵杵着去!”夏樽接过啤酒咕咚几口:“你说我是不是犯贱?”
    心口堵得难受,夏樽抓了抓脑袋,忽然就觉着自己特别傻b。
    前两天听保安说,他那辆摩托车没牌照,当时说什么也不肯借给唐凯来着,可唐凯就说了一句话:“你只管给我,出事了我兜着。”果不其然,还真出事了。唐凯不只是因为车技太潮撞掉了人家保险杠,处理事故的时候因为无照驾驶,还被叫到交通大队好一番思想改造,临走还交了两千罚款。
    这事儿,夏樽从保安那打听出来,也没提起,唐凯更是不打算提。但即便这样,夏樽还是挺感谢他,甭管平时怎么挤兑人,关键时刻,唐凯这个人,还是够意思的,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巨富圣会唱歌那回,也是他给自己解了围。
    所以,说起帮他补课,给他送饭,明着说是□□效应,实际上能让夏樽一直以来忍气吞声的,还是觉得唐凯帮过自己,而且除了嘴贱也没什么太大的招人烦的地方,帮他也算礼尚往来了。所以,看到他因为没有学位证,让杂志社克扣的每个月只有三千来块钱,夏樽才想着不如帮他找个兼职救个急。没想到,却换来人家一句“自己管得太宽”,这一腔热忱啊,全他妈喂了狗,还有比这个更傻b的吗?
    越想越憋闷,越琢磨越委屈,一杯生啤瞬间见底了,夏樽找师兄续杯,结果得到了一杯牛奶。
    “你特么的逗我?放学别走!操场等你!”
    “别跟我店里耍酒疯。”师兄揉着夏樽的脑袋说了声乖,啧啧嘴:“我说你小子怎么跟让女朋友踹了似的?”
    “卧槽师兄你再提女朋友这三个字我跟你急啊!”夏樽吼了一声,忽然抓着包站起来:“走人了。”
    “等我关店送你。”
    “送我干嘛?神经病!”
    “祖宗您走路都画龙了……”
    今年夏樽他们专业考试周结束得特别早,室友新闻系的还在题海战术里沉浮,夏樽已经万事俱备,只待回家了。这几天无所事事,除了打打游戏,就是着手录《小白莲》的干音。第一期没有h,对于夏樽来说倒算轻松,只不过微博上黑他的公子粉没完没了的那个劲头,让夏樽一次一次地返工,都配不出自己满意的容岚。
    正苦于返工的当口,妹妹的电话就打过来,夏樽本来以为是和他商量回家的日子,结果才接起来,妹妹就语无伦次地咋呼开:“哥你赶紧上微博,阿九公子的粉丝把你人肉了,不只是你,连虫二大大和墨书都被人肉了,你们要被黑死了……咱们整个社团都要被黑死了啊!”
    “你说什么呢……能不能慢点说……”夏樽皱着眉打开微博,消息提醒里上百条的,他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帖子链接,题目是八一八觅之音剧组后台嘴硬的新人――由龙天枢。
    点进链接,帖子已经飘红了,夏樽草草扫了一眼内容,放眼看去全是截图,还有些诸如抱大腿,同性恋,裙带关系的字眼。他一边慢慢往下翻,妹妹一边在电话里给他解释。
    “哥,这帖子太玄幻了,我有点晕了。她说查id查出来虫二大神和墨书使用的相同id,还说墨书就是虫二。还扒出来你一年前在剑宗吧里写的那篇读后感,说你仰慕剑宗的作者大大,一直伺机抱大腿,而剑宗的作者大大其实就是虫二大大,他们写作手法特别相似,而且微博里还好多次在同一地点同时发微博……唉,信息量太大我简直要乱死了……哥话说你看明白了吗?总之一句话,这人说你从一年前就开始抱剑宗作者大大也就是虫二大大也就是墨书的大腿,现在让你配音容岚,是因为你和他有猫腻,他偏袒你……”
    “话说妹妹,你先让我冷静一下,我挂了行吗?”夏樽揉了揉太阳穴,说完这句话挂断了电话,开始从头到尾逐字酌句的看这个黑贴。
    查id,翻贴吧旧账,在微博上捕风捉影……这帖子看得夏樽太阳穴突突直跳,说实话,第一次遭遇掐架还遇上这么个伪科学的段子手,他也真是醉了……
    ☆、我叫江户川柯南
    整篇帖子极辩证之能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夏樽仔仔细细看下来,自己都快相信了里面有鼻子有眼的内容。为了进一步求证,他还点开了虫二的专栏,找他早期的作品来看,一部武侠题材的《风月》文风的确和《剑宗》非常相似,再结合帖子里的贴图,虫二的微博和剑宗作者的盛唐的微博个人资料里的所在地相同不说,还有好几次他们时间前后发布的微博定位地点也是相同的。帖子里说据内部人士透露,夏樽配容岚是虫二钦点,而早期夏樽因为是剑宗的脑残粉,年幼无知时期,在贴吧里不知道表白了多少次,截图一贴出来,他抱大腿的迹象明显得不能再明显……
    火钳刘明
    №1 ☆☆☆= =于20130120 12:55:49留言☆☆☆这新人太恶心,一生黑!
    №2 ☆☆☆= =于20130120 15:33:12留言☆☆☆这不是跟阿九掐架的那个cv?
    №3 ☆☆☆有种你追我于20130121 10:25:02留言☆☆☆求微博地址围观!
    №4 ☆☆☆= =于20130121 12:51:49留言☆☆☆话说,没人觉得虫二和盛唐如果不是同一个人的话,很可能……是一对好基友吗?
    №5 ☆☆☆= =于20130121 12:55:49留言☆☆☆5哥说得貌似很有道理啊……忽然萌了这对cp……
    №6 ☆☆☆= =于20130121 13:17:02留言☆☆☆帖子后面盖楼越来越离谱,还分成了好几个派系,刷虫二盛唐cp的,刷盛唐由龙cp的,刷虫二由龙cp的,黑由龙的,还有阿九粉丝团……混乱的不忍直视。夏樽看得一阵脑仁疼,等终于浏览完最后一页,他也已经凌乱了,完全分不清盛唐和虫二到底是同一个人还是一对基友……不过,他能搞明白的是,自己的试音之所以被选中,完全是因为虫二的一句话。
    但虫二究竟是因为什么欣赏他?
    他不知道,但有个人肯定知道。
    夏樽来唐凯家小区次数之多,已经到了保安看见他都懒得通报直接放人的地步。虽说是夏樽总觉得小保安看他的那眼神有些揶揄吧……
    一口气冲到电梯间,夏樽前脚进电梯,就听见旁边电梯门打开了,两个男人交谈着走出去。夏樽下意识扭头去看,电梯门关上的短短几秒,他看见唐凯和一个高他半头的男人并肩走出去。下一秒,夏樽也按开电梯跟上。
    他本来是打算叫住唐凯,把自己的问题问完就走,但是追了两步他听到了那两个人交谈的只言片语,忽然就原地僵住了。
    “就因为帮你那个cv说了句话,我的微博已经被刷屏了,这烂摊子你给我搞定。”
    “你没听说过谣言止于智者吗?让他们掐去啊!呵……我们韩大主编什么时候关心过微博?怎么?你是怕某人看了你的微博影响不好吧?”
    “先是写文,又是游戏,现在混上网配了?你什么时候能误点正业?那cv是你新目标?”
    “我眼光有这么low?看他挺积极,陪他配着玩玩而已。你来找我就因为这么无聊的事?韩主编,咱直奔主题吧!”
    两个人说着话走远,夏樽愣在那,脑子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就因为帮你那个cv说了句话……”
    呵呵!很好!他现在可以去爆料了,虫二和盛唐真的是一对好基友,而盛唐利用基友关系,让虫二内定了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至于盛唐图什么?谁知道?反正貌似又有新的cp可以刷了?
    夏樽内心里的呵呵连成了串儿,此时此刻他这种糟心的情绪,套用一句文艺的台词,就是他妈的草泥马逆流成河!
    忽然,手机震了,夏樽看了眼屏幕上妹妹的名字,真心不想接听……
    “喂,妹妹。”
    “哥你去写点什么澄清一下,这么被他们刷下去太气人了!社团的官博已经出来辟谣了,起码你转发表明立场啊!”
    “有什么好说的,清者自清。”夏樽叹了口气:“妹妹你放心,我不会坑你这个剧,但是只此一次,以后有关配音的事,我都不接了。”
    “哥……你还好吧?”
    “嗯。”
    “哥你别太把网上说的那些话当回事……”
    “妹妹我问你个事。墨书说要回剧组接赵昭时,怎么跟你说的?”
    “呃,他就说仔细想想很喜欢这个剧本……而且他说听了你配过的剧情歌,喜欢你的声音,想和你合作……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没,就忽然想起这个茬儿了,没事了。我先去吃饭了啊,过两天干音就给你。”夏樽说着,挂了妹妹的电话,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很。他收起手机抬头的功夫,正看见唐凯送完那个虫二回来,两个人视线撞到一起,唐凯愣了一下。
    “你找我?”随即忽然想到了什么:“因为掐帖的事?”
    “你是虫二?”夏樽看着他,轻声道。
    “那个帖子你还信了?”唐凯笑起来,走过去把夏樽拉进电梯里:“我说您别在门口说这么蠢的对白成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千里寻亲来了呢!”
    “我说的不是作者虫二。魔兽世界里不是也有个虫二么?”说完这句话,唐凯明显愣了一下,夏樽哼了一声:“卖装备那天,我给你的截图有我妹妹的qq昵称,所以你要求跟我语音,好听听我的声音,确认游戏里的这个由龙是不是你面基的那个,是吧?当时我跟你讲我妹妹的事,你就知道了我不是女王sama,我是他那个倒霉催的哥哥,被拉去配音的由龙天枢,是吧?”
    电梯到了唐凯那层停下,门打开,又被夏樽按关。
    “然后,你就去跟我妹说要回剧组,是你知道了我是谁才故意想和我cp,为了好玩,对吧?后来,因为阿九出现,我差点撂挑子不干,你又是激将又是鼓励的跟我周旋,也是为了不想我走了,没人陪你玩了,对吧?”夏樽脸色越说越差,但是他又忍不住不说下去:“在你家对戏那次,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女王sama,还拿她唬我,是成心为了跟我对戏,看我尴尬出丑?还有那次放阿九的配音,也是明知道我和他是对手,故意耍着我好玩?”
    话说多了,嗓子就有点发干,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夏樽想吐。电梯被呼梯上上下下,外面的人却看他们这个架势不愿意上来,在一次次电梯门的开关中,夏樽觉得跟唐凯一再求证的自己特别特别像一个傻逼。
    所以这一次,你故意让作者内定我,哪怕我的配音远远比不上阿九,也是为了一并看我笑话,也是为了你自己好玩呢对吧?
    这最后的问题,夏樽真他妈的不想问了,问完了除了能证明自己是个彻底的傻逼,还他妈能怎么样呢?呵 ……还能证明自己这一瞬间柯南附体,推理地太他妈牛逼了?
    唐凯张了张嘴,这还是夏樽第一次见他被逼问的哑口无言的样子,心里还真有点暗爽,于是他决定不让他解释,憋死他。
    “你不用回答我了,说实话我也懒得听。我说这个的目的就是让你知道,别他妈把我当傻逼涮!配完这个剧,咱们就此别过,谁也别恶心谁了!”夏樽说完按开电梯,冲出去时和外面的人撞了个满怀,他绕过那个人急火火朝外走,唐凯还非得好死不死从后面跟着他。
    “我说你还没完了是吧?跟着我组团刷怪啊!”夏樽急了,扭头冲着唐凯吼,后者指了指他身后:“这是7楼,我家。”
    夏樽一愣,随即骂了句操,正要绕开唐凯走人,却被他拦住了。
    “你还想干嘛?”
    唐凯看着夏樽,不仅没生气,还欣欣然接受了他的职责,他走近一步,夏樽就一脸不乐意地后推一步,直到把夏樽逼到电梯跟前,帮他按了电梯。
    “你干嘛啊!”夏樽忍不住吼道。
    电梯滴的一声打开,唐凯把他推进去,一弯腰,夏樽愣了,这是给他鞠躬赔礼道歉。
    “给你刷电梯卡。”唐凯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了。
    夏樽再次石化了。
    好吧,他也没对唐凯这种人能认错抱多大期望,不,他是根本没抱希望!可是……可是这人也太他妈气人了吧!真想祝他断子绝孙!
    唐凯推开门,房间里漆黑一片,大概是习惯了这种黑暗,他灯也不开走到书房,直接打开笔记本,微博和论坛都已经掐的白热化,他随便扫了几眼,座机也跟着热闹。
    “喂,妈。”唐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