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怎么可能让煮熟了的鸭子飞了。
    “他教你?”蛋黄酱笑得有些讥讽,顿了顿,忽然好想反应过来似的又重复道:“迟暮你要教他?!”
    迟暮轻笑了一声作为回应。短暂的安静之后,频道里忽然炸开了锅,大呼小叫的全是――哇,迟暮大大你要教新人,简直太玄幻了啊啊啊啊啊啊!
    夏樽被吓得把耳机拿远了一点,就看见公屏上也被刷得惨不忍睹,还没来得及反应呢,蛋黄酱已经把他拉到房间里了。
    ☆、重症监护室
    夏樽扫了眼房间名,继而发现房间里只有他,蛋黄和迟暮三个人,忽然一股悲怆之情油然而生。
    重症监护室……
    话说他有这么不可救药吗?
    “新人,先来念一遍听听。”蛋黄上来就把那段表白段落贴到公屏上:“快点,时间宝贵。”
    “哦……”夏樽清了清嗓子,试音没有人可以给他配戏,他特意选了一段内心活动很多的桥段,这时孔昭被皇帝赐婚迎娶西域公主,容岚作为太子门客,去席间吃酒,他和孔昭刚刚经历过一段争执,彼时,彼此的仰慕之情早已溢于言表,但是容岚却从不肯轻易说爱,他不说,孔昭又是个爱面子的人,便也挨着不说。
    在这和亲的节骨眼上,孔昭实在扛不住,便在私下里拉住容岚,许诺道:“这亲事,只要你一个不字,我便不成了!容岚,只要你一个字,便是武逆犯上,万劫不复,我也认了!”
    但这个时候,容岚却不敢冲动。孔昭在京中被打压得岌岌可危,和亲是孔昭身边的亲臣出的好主意,一来帮了他爹的忙,二来去了边关天高皇帝远,还坐拥着蛮人兵力,韬光养晦,的确是再好不过的法子。
    容岚不承认,不是因为豁不出去爱,反而是因为爱,所以才豁出去了。
    “王爷又何苦为难容岚?”夏樽酝酿了一会儿,开了口,轻轻叹息着:“人浮于世,最多的便是身不由己。当年,容岚国破家亡沦为人下是身不由己,王爷贬谪入关亦是身不由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知道,刚刚情之所至,说出那样的话的王爷便也是身不由己,而为了你这几句话,心动不已的我,何尝不是这四个字,身不由己?只是……这种时候,自己的身体都不由得自己做主了,又哪来的道理让别人去做主?我这一句话自然是好说,只是这话说痛快了,接着的就是无边无际的不痛快,这又是找的哪门子麻烦呢?”
    夏樽顿了顿,忽然轻轻笑了声:“老师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要我说,这儿女情长倒也浓似蜜,淡,便是淡泊,是不浮夸,不虚化,是进可攻,退可守,进退自由,而这浓,可是深不得,浅不得,多一分怕过了,少一分却又嫌不够,总也讨不到好处,进退不得,便是两难了。所以便纵是有万般甜蜜,我也是怕平添这些麻烦,王爷你说呢?”
    夏樽等了等,得不到回答,便自顾自圆上自己的话茬:“既然不反驳,我就当你听进去了。干嘛这么瞪着我?大喜的日子,你该盯住了你家娘子才对!”笑声是轻快调侃的,完全听不出苦涩,但片刻之后,等到赵昭怒极走远,夏樽才缓缓地,缓缓地叹了口气,低声念道:“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嗯,还不错。”蛋黄酱说着,qq发送了个抖动窗口过来:“你先别急着念词儿,这两天把这几部电影看了,体会体会感情。”
    夏樽接收视频,都是电影,其中有一个他听说过,《断背山》,还有些什么《春光乍泄》、《霸王别姬》、《莫里斯的情人》、《平常心》……不用猜,这都是bl电影“哦。”夏樽应付地嗯了一声:“我会努力的,蛋黄sama。”
    我会努力不被掰弯的……
    应战这种事不能拖,也是那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夏樽不敢瞎耽误功夫,连了两个通宵把蛋黄酱推荐的电影全看完,又熬了一晚上把试音搞定。效果嘛,别的他不敢说,起码最后容岚念得那句词,字里行间的憔悴,他是诠释得够劲了。
    音频刚传送过去,妹妹的电话就顶进来,夏樽皱着眉,清了清嗓子:“妹妹……”
    “哥,你太棒了,我差点以为你要放弃了,没想到你这是高标准完成任务啊!”
    “是吧,你哥谁啊?能怕那个八九十公子?崇拜我吧?”夏樽说着,把温度计从怀里抽出来,嚯,389度。
    “我决定给你发几张饭票以资鼓励!下楼吧,今天你温柔可爱的妹妹请你搓一顿大的!”
    “你等会儿啊,电话进来了……这顿先给我攒着,我回头找你收账!”挂了妹妹电话,夏樽看着屏幕上玛莎唐三个字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唐先生……”
    “你死哪去了?我下礼拜就考试了,您可倒好,玩人间蒸发啊?您这老师当得够潇洒的啊!”
    夏樽抽了抽嘴角:“您稿儿赶完了?”
    “这都月初了,截稿日早过了,夏樽夏老师!”
    “对哦。”
    “你别以为跟我装傻,我就真把你当傻子对待。赶紧的给我出现,今天把这一礼拜你旷的工全给我补回来。”
    “您哪能把我当傻子对待啊,您不把我当廉价劳动力都对不起您手机里我那张艳照……”夏樽哼了一声,没好气道:“得令了您嘞!我马上到!”
    背着笔记本包出门的时候,拿冷风一拍面门,夏樽就觉着俩腿发软,脑袋发晕,的车一辆一辆的从跟前晃,还有师傅从车窗里探出半拉脑袋冲他扬下巴尖:“嘿!同学,打车啊?”
    “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夏樽咬着后槽牙一挥手,围脖往肩膀上一甩,真就有点那英勇就义的意思,的车绝尘而去,夏樽在一扫腿,骑上他那辆袖珍折叠车,追着尾气就奔唐凯家去了。
    夏樽赶到的时候,唐凯塞着耳机来开门,刚把人让进去,家里那只金毛就急扑上来,咣叽一声,夏樽连人带包摔了个结实。
    “哎呦……我电脑……”夏樽一边叫唤,金毛一边嗷嗷地在他身上撒欢儿。
    “leo,过来。”唐凯招招手,大金毛立刻颠颠地把他脚边上蹭毛去了,他打量一眼夏樽:“至于么,连个狗你都hold不住,这要女朋友朝你飞奔而来,您还不得摔个脑震荡?”
    您那是狗啊?半人多高了,还叫什么leo……你怎么不干脆叫金毛狮王得了?
    夏樽啧啧嘴:“你们家狗姓谢吧?”说着,扶着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到沙发边坐下,打开包检查了一下电脑,所幸没坏:“唐先生,麻烦你把狗拴好,我们开始上课。”
    “嗯,今天讲什么?”唐凯拍拍金毛的毛脑袋,那家伙竟然自己颠颠跑进卧室去了,夏樽发愣的功夫,唐凯在他旁边坐下,歪头看了看书:“c++程序结构?”
    “耳机摘了。”夏樽斜了唐凯一眼。
    唐凯耸耸肩,耳机一拽,下面的插头也松了,手机公放出来,是非常温润的男声。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而这五阴炽盛,说的是色、受、想、行、识这五种事情,遮盖了人的本性,那贪嗔痴的心,牢牢附着在这五阴上,像干柴碰到了烈火,轰轰烈烈烧起来……所以说,前七苦皆由此而生。所以佛说无欲无求,才是真的解脱,无欲便无求,无求便无求不得,无不得便不会得了反生唏嘘,无唏嘘便不会失去,更不会失去后去后悔惋惜……我对赵昭,与其用情还不如去大爱,像海包容他,像风追随他,万里层云,千山暮雪,他心中有我,江山社稷,锦绣河山,他身侧有我,够了,我知足。呵……我自然……该知足。”
    “阿九?”夏樽愣了愣,喉咙里忽然有点发堵:“阿九的试音?”
    唐凯挑了挑眉,顺便关了音频,一脸“你没听过吗?”的表情。
    “当然……当然听过!我是策划嘛!”险些说漏嘴,夏樽干咳一声,视线又游移到手机那里去:“你……你你再给我听听。”
    “你不是听过吗?”唐凯挑眉看他,手指不时划拉一下手机。
    “我再听一遍不行吗?”
    “哦。”唐凯又碰了碰屏幕:“我刚刚不小心删了,不好意思啊。”
    我靠你明明是现在删的吧!
    “上课!”夏樽气不打一处来,一摔书哼道。
    “你觉得他配的怎么样?”
    “唐玛莎你烦不烦啊!”唐凯忍不住笑起来,夏樽愤愤地瞪过去:“上不上课了?不上我走了!”
    唐凯耸耸肩,示意他继续,夏樽却有些进入不了状态,倒不是说他多介意阿九的试音,而是发烧实在是折磨人,好不容易把课上完,夏樽只觉得头昏脑涨,恨不得立刻歪倒就睡。
    “你自己做题巩固一下得了,我先走。”拎起电脑包,夏樽急火火往外冲,唐凯调侃的那句“赶着投胎啊你……”后半截被他生生夹断在门缝里。
    推着自行车出电梯时,夏樽恍惚有点双眼窜花,俩腿发软,一步跟踩了一脚棉花似的。勉强骑上车,整个人就轻飘飘的风中凌乱起来,路过保安岗亭的时候,夏樽耳朵里嗡嗡直响,隐约听见保安在那吆喝:“go! go! go!”
    go你妹啊,还欧嘞欧嘞欧嘞呢!夏樽一边吐槽,一边往前蹬,忽然咯噔一下,车轮子颠三颠,重心一下子歪了,他拐了半天车把也没hold住,直接啪叽一下子摔下来,一屁股坐在喷水池里了……
    夏樽抹了把脸,他这会儿真是浑身又烫又疼,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吸了下鼻子,就看见有个人逆光朝自己跑过来,夕阳给这个人镶了金边,此时此刻,夏樽真有一种男神来了的即视感。他张开双臂,仰起头,忍不住呼唤起来:“哥们儿,快拉我一把,我坐出水口上了……”
    ☆、烧死你个异性恋
    等夏樽搞明白救自己于水火的男神不是骑着白马的王子,而是抡着警棍的保安时,他已经被保安小哥连拖带拽地弄回唐凯家门口,唐凯一脸错愕地打开门,打量了夏樽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保安把人往前一推,急吼吼道:“唐先生,你家小老弟掉喷泉里了,赶紧冲个热水澡吧,这大冬天的……”
    夏樽应景地打了个喷嚏,唐凯皱皱眉,说了句谢谢,伸手就把人拽进来,门才关上,他立刻啧啧嘴:“夏老师,您这跟我们小区里玩漂流呢?”
    “那个……对不住了……浴室借我使使?”夏樽挠挠头,水从头发稍不住往下淌,地板上已经被他弄出一大滩水渍。这么说着,一张大浴巾忽然丢到他头上,唐凯略带不耐烦道:“去啊,还等我给您放热水?”
    夏樽干笑了一下,心说马勒戈壁的真是虽到家,拖着一溜水印走进浴室,唐凯家浴室也很豪华,夏樽脱了衣服,发现大腿和胯骨让喷泉的大理石边磕的青紫还有点瘀血,他皱着眉放好热水,小心翼翼地坐进浴缸,先是抽了好几口凉气,才慢慢呼出一口长气。
    浴缸边上摆着很多瓶瓶罐罐,夏樽本来准备找沐浴液,却发现了各种精油。一个大男人搞这么细腻简直了……夏樽一边鄙视唐凯,一边忍不住挨个研究,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款全英文的,结果手一抖,一瓶都洒浴缸里了……
    “等……等会儿……”夏樽一通手忙脚乱,捞起小瓶子时又不小心碰到浴缸的按摩按钮,水波震动起来,他啊了一声,唐凯正巧推门进来,手里抱着浴袍和换洗衣服。
    “您在我浴室里打飞机呢?!”
    “啊?”夏樽愣了愣,就看见唐凯一个箭步冲上来,接着被他抓着胳膊拽起来,夏樽忽然触电一般的哆嗦了一下,浑身发烫,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起来。妈蛋这是什么情况……夏樽吓得头上直冒汗,他吞了吞口水,心说自己这尼玛是对……玛莎男发情了?
    “还用了我一瓶rh?”唐凯的表情很危险,夏樽懵懵然不知所云,眨了眨眼,只觉得嗓子干得要命,唐凯哼了一声:“还不承认你是个死基佬!在我的浴缸里拿我的rh zw,您够变态的啊!”
    “什么?”夏樽喘了一下:“我……”
    “爽吗?”唐凯冷冷打量他。
    “我是发烧!”夏樽皱眉。
    “发骚吧你!”唐凯哼了一声,忽然关闭浴缸,开始放水,随手把浴巾扔给夏樽,站起来打开排风:“洗完了赶紧出来。”说完,转身就走。
    夏樽换好浴袍走出来时,看见唐凯正在客厅打电话,他脚下虚浮,扶着墙慢慢移动着,犹豫再三,还是朝着唐凯晃了晃手:“那什么……能扶我一下吗?”
    唐凯挑眉看他,没动,拿着手机说道:“嗯,没事,刚有个基佬企图调戏我失败了,你接着说,什么项目?”
    夏樽撇撇嘴,看指望不上这人过来了,只好自己慢慢挪到沙发前,整个人倒进沙发里,身上烫得要命,他觉得自己这是要烧死的节奏,头枕着扶手,指尖够到座机,他得打个120自救……
    擦!听筒没声儿。
    “你把电话线掐了?”夏樽难以置信地看向唐凯。
    唐凯瞥了他一眼,继续讲电话,夏樽叹了口气,再次蠕动起来,蹒跚地满世界寻找自己的手机――他的包被丢在门口,湿乎乎的,打开来一翻,手机特么的也进水了……
    “我说夏老师,您跟这折腾什么呢?”
    夏樽抬起头,看见唐凯已经挂了电话,站在自己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他撑着地慢慢站起来,身子晃了一下,唐凯往后躲了躲,夏樽苦笑一下:“唐先生,唐大作家……我真发烧了,帮我……打个120成吗?”说着,忽然失去重心,往前一闯,整个人扑进唐凯怀里。
    唐凯这次所幸没躲,结实地把他抱了个满怀,昏昏沉沉中,夏樽感觉他冰凉的手指摸着自己的脸和额头:“怎么这么烫?你真发烧了?”他听见唐凯这么说。
    “真……比他妈的珍珠还真呢!”
    唐凯脸色一沉,立刻把人架到门口,给他套上自己的外套,拖着往外走。
    “上哪啊这是?”
    “小区里有私家医院。”
    “私家医院?我一个穷学生去的起?还是你打算借我钱?您缺钱缺的把电话线都掐了的主儿……”
    “……”唐凯脸色更难看了,俩人进了电梯,他按了一下b1。
    “唐大作家,你车不是过继给你哥们儿了吗?”
    “啧!”
    “我自行车还在保安那……”
    最终,唐凯还是没骑着折叠自行车送夏樽去医院。他找保安借了辆摩托车,俩人从小区突突突开出去,夏樽裹着个大羽绒服,带着棉帽子,攥着唐凯的手机,正公放着:hello我是林志玲,欢迎使用高德导航,祝您一路好心情哦~“原来你也喜欢她啊……”
    “闭嘴!”
    “……”
    等俩人好不容易在医院安顿下来,晚饭点都过了,唐凯看了一眼输液袋,低声道:“我去买吃的。”夏樽点了点头,他病着,本来就累得很,唐凯一走,他只觉得疲倦极了,倒在椅子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
    谁想这一睡就是大半宿,夏樽半夜被一个激灵冻醒,猛的坐起来脑袋咣的一下闷撞上了什么,他在一片黑漆麻乌里眨了眨眼,忽然听见室友魏宁迷迷糊糊的声音。
    “老二你他妈烧糊涂了拆房呢?”
    “巍子?”迷迷瞪瞪地揉揉眼,老二按亮手机晃了下,还真是在宿舍里。等下……手机?!
    “这特么谁手机?iphone 5……卧槽巍子你不是趁我睡着了把我肾切了吧?”
    “我还没问你呢祖宗,怎么就发烧发到医院还昏迷了?要不是护士给我打电话您现在估计还在医院走廊昏着呢!还有这手机……你说你从哪捡来这么个二手5s啊!”
    “呃……”夏樽盯着魏宁发愣,低头又研究了一遍手机,这个有点像……呃……这不是玛莎唐的手机么?他有这么好心,还把手机卡给换好了让他用?对了,他不是说买吃的吗,怎么人就买丢了?
    “老二你跟那嘀咕什么呢?”
    “巍子你去接我的时候……我身边没别人?”
    “你说病友啊?”
    “呃……算了。”夏樽挥了挥手,翻身躺下,拿着手机按了几下,里面已经恢复出厂设置了,除了自己的sim卡信息没别的,他翻出玛莎唐的号,迟疑了一下,点了通话,很快,手机里传出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这尼玛玩什么名侦探柯南呢?
    夏樽闭上眼,深呼吸了几次,又翻了几次身。
    妈蛋,这下彻底失眠了!
    “老二你特么要再在上铺烙饼信不信我分分钟阉了你丫的!”魏宁一脚踹在床板上吼道。
    “干!”夏樽翻了个白眼,关机把手机一扔,管他的,睡觉!
    发烧事件之后,唐凯真就这么奇葩的人间蒸发了,电话打不通,群里也没音信。对于这件事,夏樽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来,这人给他一部手机之后彻底消失,简直就像做完好事不留名,只说一句我叫红领巾一样,简直……太尼玛玄幻了。
    时间挥霍着就这么飞逝了,一个星期之后,夏樽考完最后一科,坐在花坛边上接妹妹的电话,耳朵差点被震聋了。
    “哥!你猜怎么着?”
    “嗯……”脑子里念咒似的循环着我不猜我不猜我不猜,夏樽点燃一根烟,偏过头去看考场里陆陆续续出来的大一妹子们,这科考的是什么来着……
    “pk的事情,你完爆了阿九啊!人家是小神,可作者大大听了试音,二话不说钦点你!钦点啊,你明白我意思吗!”
    “哦……”一个学妹笑得特别甜从夏樽跟前走过去,也在讲电话,说什么,我刚考完c++啊,好难啊……
    “c++啊……”
    “哥你在听吗?c什么++,学霸注定孤独一生好吗!”
    “啊?不好意思亲爱的妹妹,你刚刚说啥?”
    “我说!作者大大钦点你配容岚!哥哥恭喜你是主役了,主役!”
    “啊?”夏樽一愣,一截烟灰掉到地上。
    “啊什么啊,快请我吃饭!”
    “作者钦点我啊,我干嘛请你吃?”
    “夏家长子你真臭不要face,我限你分分钟出现在你们学校门口,我在那等你,过时不候,你不来我跟别人普天同庆去!”
    “哈哈,知道知道了亲爱的妹妹,我分分钟到!”夏樽嘻嘻哈哈着挂了电话,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他就这么把阿九pk下去了,还是被作者看好?这样真的大丈夫?不过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这么想着,夏樽越走越快,忽然咣叽一下,跟对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啊,对不住对不住……”夏樽才抬头那人已经按着帽子走了,他愣了愣,这人打扮真是有够奇葩,棒球帽,墨镜,口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明星呢……
    “神经病……”这么嘟囔着,夏樽又忍不住走一步回头去看一眼那人急匆匆的背影。奇怪了,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脑子还没转过来,夏樽已经应激性似的先转身追了上去。
    ☆、瘦死的骆驼不如马
    “喂!同学!等……卧槽,你跑个鸡毛啊!”夏樽飞奔上去,堪堪拽住那人的衣服,被人家一个挣扎,甩开来,脚底下拌蒜踉跄着,就看见对方帽子掉了,夏樽一愣:“玛……唐凯!”
    对方顿了一下,夏樽立刻抽风似的大喊:“卧槽槽槽!还真是你!妈蛋唐凯你给我站住!唐凯!唐……”
    刚追了两步,唐凯忽然转身大步流星地冲上来,一把揪住夏樽的领子,低声吼道:“你给我闭嘴!别嚷嚷了!”
    “呃……”夏樽打量了对方:“你头发怎么了?”眼前是剃得发亮的秃脑壳,他眨了眨眼,本来想笑,但是某人的手抓紧了让他有点呼吸困难,这时候,他发现了唐凯头顶上呼着的纱布:“呃……我是说……你头怎么了?”
    唐凯哼了一声,弯腰捡起帽子,竟然又要走,夏樽赶紧一把拉住他:“唐凯唐凯唐凯!”
    “你他妈的给我小点声!”唐凯急了,一转脸捂住他的嘴,夏樽唔唔起来,身边的同学立刻都投来诧异的目光,唐凯呼出一口闷气,一把抓住夏樽:“二货,跟我过来。”
    唐凯拽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夏樽简直满脑子问号,边走边忍不住问:“你这是什么情况啊?我说……你今天该不会来补考的吧?过没过啊?我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话说你手机还在我这……”
    “送你了。”
    “我说您能摘了口罩说话吗?”夏樽皱了皱眉,伸手企图摘了唐凯碍眼的口罩,可惜被躲开了。夏樽翻了个白眼,环顾一下四周,忽然喊起来:“唐凯唐凯唐凯!”
    “你个死基佬……”唐凯猛的去捂夏樽的嘴,后者一抬手抢走墨镜,愣了愣。
    “卧槽唐凯你眼睛怎么了?”夏樽说着,又要去扯口罩,被唐凯把手打开,夏樽皱眉:“你……这么长时间消失难道去整容了?这肿的……你是拉了个双眼皮把!”
    “……”唐凯脸色很难看,他死盯着夏樽,忽然道:“说起来,我这个你得负全责。”
    “神马啊?”夏樽瞪大眼,一脸难以置信:“你别告诉我你这是……那天买吃的骑摩托车了?然后出车祸了?”
    唐凯白了他一眼:“也可以这么说。”
    “卧槽真被我说中了?什么情况?车没事吧?”夏樽还咋呼着呢,唐凯已然扔下他走远了,夏樽本来打算跟上去追问几句,偏偏手机震了,他这才想起来,自家妹妹还在学校门口等着呢。
    “妹妹……我分分钟到……”夏樽瞥了一眼唐凯离开的方向,三步并作两步朝校门口跑去。
    他带妹妹去的是学长家开的咖餐厅,学长研二,跟他一个导师,是未来师兄,特别照顾他,还送了他一张终生八折卡让他泡妞用,结果妞没泡上,伺候妹妹倒是没少来。
    妹妹一进来就熟络地和帅哥小掌柜打招呼,夏樽坐在靠窗的位子,学长拿了菜单过来,笑眯眯地打量他:“你小子,怎么还是带妹妹,不是带妹子来啊?”
    “带我来你不欢迎啊?”妹妹坐过来眨眨眼,把菜单翻的哗啦哗啦响。
    “美女怎么能不欢迎?”学长笑意暖洋洋的,反而比夏樽更有哥哥范儿,他冲着夏樽挤了挤眼:“小夏,还不给你妹炒一本儿?”
    “滚蛋!”夏樽随便点了几个菜赶紧把学长赶走,朝着妹妹挥了挥手:“行了,祖宗,回神了啊!”
    “你妹妹我又不是早恋,管得真宽!”妹妹嘁了一声,等上菜的功夫,拿出手机开始点,夏樽一看就知道她又开始刷微博了,于是叹了口气,扭头去看落地窗上贴的招聘启事。学长过来上菜,调侃他:“我们招帮厨呢,有兴趣?”
    “我摔盘子听擅长的,你觉着怎么样?”
    “我去!”忽然妹妹抓着手机咋呼起来,夏樽和学长都愣了,学长反应了半天,才缓缓道:“小夏妹妹,你……想来这帮厨?”
    “啊……”妹妹愣了愣,瞥了眼手机,忽然红了脸:“那个……哈哈,我开玩笑的……学长你忙你的啦!”这么说着支走学长,她深呼吸了一下,才煞有介事的俯下身小声道:“哥!你摊上大事儿了!”
    “什么玩儿……”夏樽正纳闷着,妹妹把手机翻过来晃晃,界面是微博首页,赫然一条消息转发量破万。标题是小透明抱大腿上位一生黑,阿九公子炮灰的好冤啊。后面附了土豆链接,夏樽点进去发现是阿九和自己的试音。
    “哥你都快被阿九粉丝的口水淹死了……试音这种东西怎么会外传呢?难道咱们中间出现了奸细?哎呀哥你别发呆了,快进群,都炸了!”
    夏樽皱了皱眉,他向来觉得掐人这件事挺蠢的,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特别没劲,真心没想过自己能有一天被卷进掐架里来,他无力地叹了口气,先是登陆qq,趁着手机嗡嗡震动的功夫又上了微博。
    好么,好几百条,给他留言私信骂人的简直放眼望去皆你妈,夏樽瞥了一眼最上面的私信,是说他和作者有猫腻,暗箱操作,欺负他家阿九大大的。夏樽顿时心塞,心说我连作者大大是男是女都尼玛不知道,有个毛猫腻!暗骂了句操,他这又点开qq,群里果然像妹妹说的,全炸了。
    【编剧】鲜肉包:妈了个鸡啊!阿九发微博了!说试音不是他故意放出来,是一个朋友替他不平发微博的,他没有针对由龙的意思。妈个蛋!我真特么的路人转黑了!
    【后期】蟹肉包:录完让朋友试听却没想到被朋友挂出来?他一个小神是有多不自信录个试音还要找朋友试听的?而且哪有这种朋友,挂音频出来不征求本人意见的?还是这种掐贴,尼玛……我们小由龙好可怜,躺枪啊!
    【美攻】奶黄包:粉转黑!
    【统筹】小风:粉转黑!!!!
    【cv】蛋黄派:我注册了二十个小号,骂回去了。
    【编剧】鲜肉包:= =
    【美攻】奶黄包:你傻啊傻妈!人家挂你ip分分钟黑死你好吗!
    【策划】请叫我女王sama:魂淡!谁把由龙的试音挂出去的!奸细死全家!
    自妹妹这句话发出去,下面应和声一片,夏樽手指抖了抖,有点尴尬地看着妹妹:“那个……其实……”
    “你放心,哥!我管他大神小神的,敢欺负你我跟他掐定了!”
    “不是……我是想说……”夏樽挠挠头:“我的试音是我自己在土豆上发布的,为了求意见……”
    这一瞬间,妹妹的表情非常精彩,她愣了半天,忽然喃喃冒出一句:“哥……你说你是不是傻?”
    夏樽干笑了一声,低头开始按手机。
    【cv】天枢由龙:不管怎么说,我会好好配这部剧,让那些无关的人闭嘴。
    夏樽打完这句话,底下立刻排队跟了一堆感动的表情,他只扫了一眼,毅然退出qq,看着妹妹:“你也退了,吃饭!”
    “哥,我忽然发现……你好爷们儿啊!”妹妹眨眨眼。
    “你才发现?没眼光!”夏樽挤挤眼,给妹妹夹了一筷子三杯鸡,心说,尼玛这群小婊砸,老子好歹也是学it的,等回宿舍的,弄个代理ip骂不死你们!
    回宿舍的时候,室友魏宁正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地不知道在干啥,鉴于最近这种现象比较频繁,夏樽也懒得问他,打开电脑开始忙自己的。
    “大爷的,我们社里那个专栏作家又他妈的罢工,我当枪手当的都他妈要走火了!”魏宁一边把键盘敲得啪啦啪啦响,一边骂骂咧咧的。
    夏樽刚刚用一个叫“专治各种不服”的小号和一个脑残萝莉对骂完,听魏宁抱怨,跟着转过身,随便抽走了一本他家的杂志:“你别告诉我这个连载里还有你替他写的章?”
    这是唐凯的最新连载,讲的是民国时期抗战的故事,名字叫《书生意气》,夏樽随便翻了翻,简直不能把这个笔锋老辣,底蕴沉重的作者跟那个龟毛怪玛莎唐联系到一起去,他一连翻了几本,忽然看到一篇解读似的杂文替代了连载。
    “这是什么鬼?!”
    “这是我写的!蛋啊!那位老大不好好交稿我就得被逼着写这种民国风情分析啊,尼玛……”
    “你们这老大不靠谱啊?什么情况?出事了?”夏樽状似无意地问。
    “谁知道呢,据说是骑着大哈雷把人家保险杠撞掉了,他那个车还没牌照,闹了点矛盾。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但是这帮作者们,有点屁大的事情就是他们不更新的理由!简直丧心病狂好吗!”魏宁一副苦大仇深脸,开始在文库里搜索民国旗袍的资料,一边找一边敲太阳穴。
    哪里是什么大哈雷,分明就是个电动车么……夏樽心里吐槽,转念一想,这把人家保险杠的撞掉了估计玛莎唐是身负重伤了吧,要不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