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无聊,他的大脑里反复充斥着一句话,循环往复,没完没了……
    剑宗是唐凯写的?那个大气磅礴的游戏竟然改编自玛莎唐的小说?竟然是他写的?真的是他写的?一个二世祖?蛇精病?自恋狂?洁癖怪?花心大萝卜?龟毛狂魔?学渣挂科王?!救命不要毁了他的世界观啊!
    夏樽试想了一下,他以后再打开那个游戏,脑子里会不会浮现出玛莎男的全角度无死角帅脸,极其风骚地得瑟着:“你是不是暗恋我?又想偷拍我?还惦记着每天见我一面?嘴上说讨厌,喝醉了就把人家上了,你早就对我心怀不轨当我看不出来呢?我二四要健身,六日有应酬,你要早来自带食材给我做饭,进屋换鞋,别踩脏了我的地板!”
    ……马勒戈壁的,他都快满级了,现在超级不想玩了怎么办啊!
    果然二次元和三次元是万万不可产生交集的,否则男神女神都要拿来幻灭的!
    自从知道了唐凯是剑宗的小说原作者,夏樽去做家教做的更加怵头了。剑宗这款游戏他玩了一年,一度把写故事的作者以及游戏制作团队当做男神来仰慕,虽然现在快满级了对游戏的热情在减退,可男神依然是男神,他现在却每天都要去看男神自黑,还有比这个更虐心的事吗?
    电脑里传来哔哔的动静,那个剧组群从来没消停过,夏樽不需要点进去就能猜到里面肯定又在掉节操。刚刚妹妹单敲他,说是找到了另外一个cv人选,如果他实在为难就换人也没问题,反正她作为妹妹听亲哥配h还是被压也挺心塞的。
    话说妹妹终于懂事了着实让他感动一把,可夏樽逞强心理作祟,竟然当即把妹妹拒绝了。还说什么,配个剧算什么,你哥哥为了你什么都办得到,你就放心等哥给你个惊喜吧!
    回车敲完夏樽已经想剁手了,妹妹那边又发来个“你确定?”明显是给他台阶下,夏樽正打算顺着台阶下了算了,忽然扣扣有通知过来。
    墨书申请加你为好友。
    唐凯加他?
    夏樽立刻点开群,里面正炸开了锅。
    【后期】蟹肉包:阿九公子要配《小白莲》是真的啊?他微博上都团长和虫二大大了!
    【酱油】白蛋蛋:啊啊啊啊!阿九要来!我是他的脑缠粉啊~~~~呃……等下,他来配谁啊?我们不是有蛋黄酱坐镇呢吗?还有萌萌哒的新人君……
    【编剧】鲜肉包:新人君好久没出现了,是不是跑路了?阿九不可能过来跑个龙套吧?
    【美攻】奶黄包:→_→我觉得阿九是冲着迟暮大大来的,他一直想抱迟暮大大的大腿不是吗……都公开说过很多次希望跟迟暮大大合作了……
    【编剧】鲜肉包:好虐!迟暮大大貌似很少配bl吧,除了和我们家蛋黄酱配,几乎不买别人的账呢!阿九你真是所托非人啊……哈利路亚……
    【导演】请叫我女王sama:呃……他竟然发微博了!
    好吧,其实他私下有跟我说过想来剧组,配容岚……
    群里立刻被一片的啊啊啊啊啊刷屏了。
    夏樽挠了挠头,看这意思,有个配音界的大神看上了他的角色,他不正好功成身退吗?不过……他勒个去妹妹之所以这么懂事根本不是体谅他,而是不想让他这个替补拉低了整部剧的水准吧!
    尼玛……真虐心啊……
    【cv】蛋黄酱:= = 不像话。
    【酱油】白蛋蛋:啊啊啊……
    【后期】蟹肉包:啊啊啊……
    【cv】蛋黄酱:这个阿九姑娘还是公子的,太差劲了吧!
    【编剧】鲜肉包:啊啊啊……
    咦?小受你吃醋了?火气好大!
    【cv】蛋黄酱:没有。我们的剧主役都定了又不是秘密,虽然没有官方发布,这个阿九跑来挖墙脚算什么?
    【编剧】鲜肉包:呃……话是这么说啦,但是那是阿九公子啊,大神啊,火剧必备啊……啊啊啊!
    【cv】蛋黄酱:啊你妹!我更喜欢由龙天枢夏樽盯着屏幕,忽然有种迷の感动,虽然他也不见得多愿意配这个剧,不过被人需要的感觉真是……
    【cv】迟暮:不管怎么说,保证剧的质量是第一位。
    群里再次被惊呼迟暮大大文字刷屏了,夏樽费了半天劲,才看见蛋黄酱说会好好带教自己的,夏樽心说我不需要你的教学啊,就算我被那个阿九阿十的打脸了也没什么事,我不混三次元的,放我自由就好啊!
    正想着,通知声又响了,这次蛋黄酱也要加他好友……
    夏樽于是把两个申请都同意了,墨书立刻发来一条信息。
    墨书:你要撂挑子?
    夏樽皱皱眉,这人还真是对着谁都自来熟,天生当大爷当惯了吧。
    由龙天枢:没有。但是我本来也是拉来凑数的,如果有更合适的人选,我就退出也无所谓。
    半天那边都没反应,这边蛋黄酱也发来信息。
    蛋黄酱:在吗?
    夏樽于是把刚刚的话又复制了一遍发过去。
    蛋黄酱:你圣母?还是抖m?
    天枢由龙:什么意思?
    蛋黄酱:30w字的剧本你看了?
    天枢由龙:嗯……
    蛋黄酱:群共享里资源你听了?
    天枢由龙:嗯……
    蛋黄酱:潜水潜了快一个月,你窥屏呢吧?聊天记录都有看对吧?
    天枢由龙:你到底什么意思?
    蛋黄酱:我看你是真傻。
    天枢由龙:……
    蛋黄酱:你花的这些时间都白花了?就算你时间多浪费也不心疼,半路让人家踹出组,你的自尊心接受的了?还是不是爷们儿了?
    天枢由龙:呃,是有那么点……不爽……不过我也不是配音这块料啊,长痛不如短痛……虽然你这么想着我我挺感动的,但是……
    蛋黄酱:谁向着你?我就是单纯看他不顺眼。
    天枢由龙:……
    蛋黄酱:算了,人各有志,你随便吧。
    我也是看你声音条件不错才跟你废话的,你自己没志气,那就算了……
    夏樽盯着屏幕发了会儿呆,其实蛋黄酱说的没错,他没少在这个剧上浪费时间,他还自己偷偷录过干音,只不过不太满意,还打算重录来着……突然杀出个阿九公子,他也的确是松了口气,但多少还是觉着有点窝囊,毕竟自己也付出了不少努力。
    妹妹的头像闪了闪,夏樽打开来,里面是一张截图。
    墨书:天枢由龙不配的话,我也退组。
    请叫我女王sama: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墨书:我只是看不惯阿九。而且我一个新人,跟大神搭档,有压力。
    夏樽愣了愣,妹妹立刻发过来一条:怎么办啊!!!!!
    天枢由龙:这都唱的是哪出……
    请叫我女王sama:哥你人缘真好……
    天枢由龙:算了,我去劝他。
    请叫我女王sama:等等等下!
    唉……我看群里蛋黄酱也不怎么欢迎阿九,我倒是担心阿九就算来了,跟其他cv相处不好,也是麻烦……
    天枢由龙:那你想怎么着啊,导演大大?
    夏樽顺手点开自己的微博,发现一夜之间,自己涨了二百多个粉,粉丝量一下子就上了三位数,有点受宠若惊。
    天枢由龙:那个阿九发了微博,你这个剧关注度一下子上来了,要是你拒绝了他,让我继续配,到时候一定会被拿出来比较,但凡你哥我表现不佳,这个剧就得被口水淹死。
    请叫我女王sama:可是,我要是让阿九把你换了估计要招黑,群里气氛也会变诡异……
    妹妹沉默了一会儿,又发来一句:不然这样吧,你准备准备,我搞一次试音,把你跟阿九的试音放到群里,让大家选总行了吧!
    ☆、10你这个磨人的老妖怪
    哥们儿,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不退出了。
    夏樽刚打出这行字,妹妹一个抖动窗口杀过来,只见截屏上显示:墨退出群《小白莲剧组》。
    这尼玛是非他不可的节奏吗?
    由龙天枢:妹妹,要不让阿九阿十的来配攻吧?皆大欢喜!
    夏樽一边琢磨一边偷着乐,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彩蛋啊,唐凯退群了,他就不用对着这个玛莎男说那些肉麻话了,真是想想都能从梦里笑醒啊!夏樽美滋滋的回删刚刚打的字,结果才按了一下,那句话竟然就发出去了,他低头一看,自己特么的敲的回车!
    由龙天枢:呃!我发错了!你就当没看见行吗!
    由龙天枢:在吗?
    由龙天枢:下了?
    妹妹又抖了,这次的截图是:墨书申请加入群《小白莲剧组》由龙天枢:妹妹!你是有原则的群主!他这分明是把咱们的群当成公共厕所,进进出出!
    请叫我女王sama:哥哥!我太激动了……他又加我了!一定是刚才点错了,哈哈,蠢萌蠢萌的!
    由龙天枢:……
    夏樽随手把桌面上唐凯那张丑化的低于人类正常水平的照片截图过去。
    请叫我女王sama:哥!泥垢!
    由龙天枢:【摊手】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夏樽一边心里吐槽着唐凯这是怎样的一种神经病啊,一边想找他质问一下干嘛跟自己假装不在线,结果翻着好友列表,发现这人消失了!
    尼玛他把自己拉黑了!
    艹!加了又拉黑,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经病啊啊啊啊!
    夏樽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当即关扣扣,上游戏,心说劳资明天不去给你家教了,让你考不过被炒鱿鱼和西北风去。尼玛……他非得把自己被偷拍的那张照片搞到手删了,然后让那个唐玛莎爱咋咋地,他不伺候了!
    最近,唐凯在忙着赶稿,往往课上到一半,忽然灵感来了,这人抱起电脑就开始码字。往往遇到这种情况,夏樽直接卷包走人,但这次,夏樽却是一边吐槽唐凯有病,又一边感慨他病得好啊……
    唐凯码字时不喜欢身边有人,这会儿正把自己锁屋里杀害脑细胞。夏樽立刻拿过他落下的手机,关机,然后拿眼镜布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擦屏幕,直擦了好几遍才站起身来,走到卧室门口敲门。
    “唐凯!你手机坏了!自己关机了!你快看一眼!”咣咣砸了半天的门,唐凯才来开,一脸阴郁:“你杀猪呢!喊什么喊!手机坏了又不是人死了,至于?”
    夏樽双手奉上肾5,唐凯鄙视了他一眼,接过来,开机,输入密码……
    “这不没事吗?”
    “怪了……”夏樽说着“我看看”把手机抢回来,然后对着唐凯笑笑:“你继续,我不打扰你了。”
    “有病。”唐凯哼了一声,摔上门。
    “你有药啊?”夏樽切了一声,拿着手机开始转着角度仔细看,哈了好几口气,终于看清屏幕上四块手印,他立刻开始试密码,试到第二次的时候,狗屎运,竟然就给解开了。
    夏樽顿时激动得心花怒放,飞速点进照片文件夹,他立刻被里面各种自拍震住了,不论是脸,半身,全身,或者是45度角……这些照片整理整理,简直可以作为美院学生一个学期的人像速写素材了,夏樽看花了眼才找到自己不起眼的那张艳照,顿时一阵心塞,想都没想就点了删除。眼看着照片消失的干干净净,夏樽长舒了一口气。
    “你在干嘛?”身边冷不丁传来唐凯的声音,夏樽一个激灵,猛的抬起头,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码完字,正站在自己身边,阴沉着脸俯视自己。
    “没……没干嘛啊?”夏樽立刻锁屏,晃了晃手机:“试试好不好用,呵呵……”
    “您这掷骰子呢?”唐凯挑眉,一把抢过手机,解锁,继而哼了一声:“还不死心啊?”说着,把手机翻过来,屏幕上是他的半身裸照,上半身。
    “这么喜欢用不用我传给你啊?”唐凯的眉峰挑的更高了。
    “不麻烦您了!”夏樽简直说的咬牙切齿,唐凯耸了耸肩就要回他的小黑屋继续码字,夏樽刚伸手对他比了个中指,这人忽然一个回眸,嘴角勾了勾:“对了,iphone有云同步的,我的照片都自动上传云端,pad和mac里都有备份啊,不好意思了。”
    “……”夏樽看着唐凯直运气,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大老爷们儿这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明明自己在食物链顶端,欺负他这么个草履虫级别的小人物有意思吗?就因为他会c++?尼玛他就想做一个安静的学霸而已啊!
    “唐先生,我能跟你谈谈吗?”夏樽沉下声音:“既然你最近都忙着赶稿,我觉得家教课还是停一停比较好。”
    唐凯转过身看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无所谓道:“好啊。”
    “好?”夏樽没想到唐凯能这么痛快,愣了一下:“那敢情好……那什么,我就先走了……”说着,就要回去收拾东西,刚走两步,唐凯忽然追过来拦住他,往他跟前一逼近,直接把他逼到墙上,伸手撑住了他肩膀旁边的墙面。
    这磨人的动作真是醉了……
    “怎么意思?”夏樽嘴角抽了抽,这要是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什么的,真就成了霸道总裁十八式了。
    “既然明天你也不来了,反正我现在也没灵感,择日不如撞日,跟我对对戏吧?”
    夏樽脑子里还吐槽着日日日日你妹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唐凯在说什么,对戏?对什么戏?
    “你死机了?对戏啊!您的广播剧还真打算坑到海枯石烂?”唐凯哼了一声:“你自己说要给我说戏的忘了吗?女王?”
    夏樽心说不是女王,是女王大人!他尼玛在玛莎男面前还得背着妹妹这个狂霸酷炫拽的马甲呢啊!脸上顿时做恍然大悟状:“哦……骚瑞我是单核处理器,从三次元转二次元有点卡机……”
    “垃圾文件太多了也容易卡。”唐凯耸耸肩,一脸调侃:“书房等我,我去拿剧本。”
    “……”夏樽一脸无奈,他简直随时都被妹妹坑哥的光环笼罩着,这是怎样的一种爱啊……等到唐凯真的拿着一沓纸出来,夏樽真心觉得他就快累觉不爱了。
    再也不要相信亲情了,妈蛋!夏樽脑子里的消极小人挥着小旗子跳脚跳的鞋都快掉了。
    唐凯塞给他一张纸,夏樽扫了一眼,这是文进展到一半时,两个人一次隐晦的表白,他翻弄着纸张哗啦作响:“你念吧。”
    “你不是答应帮我配戏吗?”
    “我答应了?”
    “你记性这么不好,用不用我给你看聊天记录啊?”
    “好啊好啊!”夏樽立刻接茬,心说我不看看聊天记录怎么知道你丫是不是在诓我?唐凯一脸不爽地看过来,夏樽便毫不示弱地看回去,真是的,看什么看?他表现得单纯一点就真当他是煞笔啊?他这智商要不多上线几次,干等着被盗号么?
    唐凯动作定了定,忽然眼睛眯起来,随即弯了些:“呵……我懂了,你是想偷看我qq里你的分组吧?顺便再看看我有没有隐身对你可见?”
    夏樽直接愣了。
    哥们儿你自恋得这么机智你家里人知道吗?
    “算了我不看了行了吧,开始吧,怎么对,赶紧的,对完完了……”夏樽一通挥手,直接投降了。人和植物真的是没办法沟通,尽管他努力尝试了,但是他只是个平凡的男孩子,真的搞不懂水仙花的逻辑好吗!
    夏樽再次把纸翻得哗啦哗啦响,唐凯要配的这个小攻叫孔昭,是个闲散王爷,是青楼花魁的一个常客,但挺讲究,只谈风月,不做龌龊事儿。他和小白莲容岚在青楼里认识,后来国家战乱,王爷被算计,送到战场上去打必败之仗,遇上了同样遭算计,被送到战场做军妓的容岚,不经意救下容岚,可最终打输了仗,还被敌寇追的差点送命,最后和容岚逃命到边边疆,同时也明白是朝中有人要害死自己。于是王爷不急着回京,反而在边疆安家,养精蓄锐,他和容岚的感情也是在这里培养起来……
    这一段,是孔昭又一次打胜仗回来,这时,他们的主产业在江淮,容岚在那里安家,孔昭却是在京中办事,孔昭班师回朝的路上假公济私,路过江淮一带,但是,战士归心似箭,一心赶路,孔昭耽误不得归期。这晚上,容岚在江中停泊了一艘画舫船,琴瑟之声让人动容,他提着灯伫立在船头给孔昭送行。
    孔昭下令在江边稍作休息,不多时,便看到几艘小船驶来,有人带着食盒下船,领头的小厮走到孔昭跟前行礼,说是画舫的主人敬重为国征战的军人,特意送来饭菜款待,而这声音,却是容岚。
    “代我谢谢你家主人,这酒,这饭,这情,孔昭记下了。”这段台词,字句简单,但是却不好演绎,剧情进展到这里,孔昭和容岚都是彼此有情,却都不肯点破,孔昭的思念之情在见到容岚的一刻倾泻而出,但是碍于情势,无法相认。这里的对话很少,却要求cv表现出那种无情却又饱含深情,欲说还休,强掩不舍的复杂情感,非常难。
    但是,唐凯一开口,夏樽的心就跟着颤了一下,他的声音和平时吊儿郎当的状态完全不同,那声音浑厚,正派,刚毅,却偏偏还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温柔,这是充满了铁汉柔情的,非常动人的声音。
    夏樽诧异的抬头,唐凯倚在沙发上 ,整个人非常放松,视线微微朝上挑着,眼睛半睁着,目光流转之间,复杂的情感在眼波里氤氲着,满溢着,竟然像是要溺死人似的……
    夏樽张了张嘴,喉咙发干发痒,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尴尬地咳了一声。
    他完全被唐凯的气场给压倒了……
    ☆、cp可逆不可拆
    “到你了。”唐凯不耐烦地挑起眉,稿子卷成纸卷敲了一下夏樽的脑袋,后者躲了一下,敷衍地说了声“知道知道!”
    夏樽低下头看了一遍台词,他稍微有点紧张,平铺直叙似的念白:“近来战事频繁……”
    “你宣旨呢?敬业点行吗?”唐凯忽然打断他。
    “我也不是专业的啊,你别这么挑三拣四行吗?”
    “起码,你得认真点吧?”
    夏樽瘪嘴,哼了哼气儿,心说真特么坑爹,手上甩了甩稿子,清清嗓子道:“近来战事频繁,各位军爷为国为民,劳苦功高,我家主人心系各位的安危,请大家请务必注意身体,江淮一带天气反复无常,昼热夜寒,江边湿气大,夜晚更是更深露重,我家主人特意让我送来毯子,给大家御寒。”
    尴尬归尴尬,这一段也是夏樽比较喜欢的桥段,他在私底下练习过,语气的恳切并没有因为放不开打太多折扣,他抬头扫了一眼唐凯,正等着他做些评价,却发现对方没有抬头,垂眸看着稿子轻轻抽了一口气。
    “这是……”
    夏樽愣了一下,才接话道:“这上面的图案是宝瓶和鹌鹑,毯子自将军出征开始编织,前几天刚刚赶制完成,我家主人心念此役可平安班师。”
    唐凯略微一沉吟:“这一仗,可打了半年。”
    “主人心血来潮,织了半年的毯子。”
    “我们若不走南线回京呢?”这句语气忽然急促起来,夏樽无意间抬头,正撞上唐凯看过来的视线,心头无征兆地一紧,被他那种动情的表情引得发愣,唐凯这个情种似的的样子,真的非常非常男神……
    唐凯这么认真的演绎让夏樽也把尴尬抛开,甚至有些被他带戏的感觉,他匆匆错开视线,扫了一眼稿子,比起刚刚,情绪流露得自然了很多:“主人说,心意到了就好,送不送的到,那要看缘分。”
    “你家主人还说什么了?”
    “主人问,此战可有折损?”
    “你告诉他,有军师妙计,多出奇兵,虽然有些伤亡,但……该在的人都还安好,让他放心。”
    “那主将呢?”夏樽说着,下意识抬头去看唐凯,视线一对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傻。但唐凯却没有笑场,只是静静打量他,仿佛他真的是容岚假扮的小厮,而他那句询问也真的撞到他的心底,唐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笑了出来:“人在这,你不是都看到了?”他顿了顿,一字一句地保证:“我很好,你放心。”沉默片刻,又道:“你家主人……”
    夏樽猛的移开视线:“将军,夜深了,请保重。”
    “也是,该赶路了。”唐凯轻轻笑了一声,似乎是释然了:“战士们思乡心切,确实不忍耽误回程。况且,京中也有我魂牵梦绕的人。”
    “你……”视线再次投向唐凯,夏樽又一次鄙视自己下意识入戏还自带表演,简直蠢到家。但是唐凯依然是跟着他入戏,笑容留在脸上,目光变得非常非常温柔,但是眼眸里闪烁着细小的光芒,却又像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看到了自己陷阱里的猎物。
    “你忘记喊我将军了?”唐凯话里带着笑意,他的声音好像带着小勾子,让人抓心挠肺:“我和那个人约好,七夕在护城河西岸的白玉桥见面。”
    “什么时候?”这次,夏樽声音中不安和不满都非常明显了。
    唐凯的笑声第四次响起,空气似乎都因为这笑声噼噼啪啪爆起躁动的小火花,他语气清扬,似乎不是军人,而是花街之中和美人调笑的贵公子,轻吐出的两个字轻浮却又恍惚饱含深情。
    “刚刚啊……”
    “你脸红什么?”
    “啊?”夏樽愣了愣,翻了翻稿子,纳闷道:“没这句词儿啊?”
    “我说的是你,脸红了!”唐凯大喇喇的往沙发上一靠,伸手指向夏樽,夏樽顿时大澹脸上烧得慌:“有病吧你,我脸红个毛!”说着,忍不住拿手背碰碰脸颊,是有那么点烫:“你……你笑个屁啊?”
    “我逗你呢,还真红了……呵呵……你可真行……”
    “你还对不对了!不对我走了!”夏樽一个炸毛站起来,把剧本一摔,气势汹汹地瞪着唐凯,后者耸耸肩:“你不是策划么,点评一下我刚刚的表现啊。”
    “切,配得跟屎一样……”夏樽不爽地嘟囔着,瞥了一眼不为所动的唐凯,忍不住又砹艘簧:“不过你也算超水平发挥了。”
    “哦,那你不就是配的连屎都不如?”
    “你……”
    夏樽还没来得及反驳,唐凯已经站起身来,他瞥了夏樽一眼,云淡风轻的,一副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的臭德行:“夏老师,我也礼尚往来点评一下好了。你的感情戏配的挺有感情的。”夏樽一愣,心刚提起来,就听见这人的下半句:“不过,可惜了。一点也没动情。”
    “下课吧,走的时候记着锁门。”唐凯撂下这句话又回小黑屋码字去了。夏樽站在客厅里一时回不过神。
    有感情,但没动情?
    这是说他使劲完全使错地方了吗?
    夏樽嘴角抽了抽,这人说话还真是,跟他的臭脾气一样,不懂得给人留面子。算了,反正……他也没立志做什么cv,只不过给妹妹配过几次剧情歌,不会配感情戏不是挺正常吗?反正他也不是那块料,被那个阿九还是阿十的换下场不是正好么……
    草草把东西塞进包里,视线在唐凯丢下的那一沓剧本上停了停,夏樽呼出口气,伸手捡起剧本,表情忽然一僵。唐凯的剧本跟自己的不一样,铅字之间空白的地方,被他用铅笔写得密密麻麻,竟然全是关于这段字要怎么念的注解!而且不仅仅是孔昭,容岚也有写,不确定的地方,还潦草地打了个问号……
    夏樽愣了半天,鬼使神差地把剧本一并塞进包里,抓起包走了。
    “我说,老二,我能问你个严肃的问题吗?”
    听见对床传来动静,夏樽摘下耳机,转过头,室友魏宁正抱着一本国家地理从上铺探了个头看着他。
    “怎么了?”
    “你……最近是不是加入什么邪教组织了?法轮功还是全能神啊?”
    “滚你的!我要加入邪教第一个烧死你!”
    “我靠那您最近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带着个耳机叽叽咕咕地干什么呢?疯狂英语?”
    “我……”夏樽被噎了一句,瞪了瞪眼:“你管呢!”
    回过身,夏樽关了土豆里广播剧合集的豆单,揉了揉太阳穴。他也真是疯了,被拉来凑数的还非得搞得这么认真。说真的,现在大大方方退出把容岚让给个那个阿九阿十他还能有点面子,到时候真让人家pk下来,真成了自不量力,都不够丢人的……
    夏樽皱了皱眉,这时妹妹的头像闪起来。
    请叫我女王sama:哥!阿九公子交音了!
    由龙天枢:哦。
    请叫我女王sama:哦什么哦啊!哥你就不能显得更有斗志一点吗!
    由龙天枢:怎么算有斗志?
    由龙天枢:哦!
    由龙天枢:够有斗志吗?
    请叫我女王sama:【鄙视】
    请叫我女王sama:喂,要不要听听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由龙天枢:免了。
    请叫我女王sama:你这就自我放弃了!我可一直在力挺你啊!你别这样,我很没面子啊!
    由龙天枢:= =
    由龙天枢:我们是竞争对手,懂?
    由龙天枢:我偷偷听他的试音传出去得多掉价啊!这样你会比较有面子吗?
    请叫我女王sama:呃……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气节……
    由龙天枢:妹妹,其实你根本对你哥我没信心吧?
    请叫我女王sama:哥……不是啦……那个,你听过阿九的剧吗?其实我觉得他虽然很大神,可他的声线太成熟了,真的不适合容岚,尤其是初期的容岚,相比之下,你的声线更赞!
    由龙天枢:少来。
    请叫我女王sama:真的!我发誓!
    由龙天枢:妹妹你这么坚定地保证你哥哥适合配一个小受真的好吗?
    请叫我女王sama:呃……
    由龙天枢:得了得了,我去打游戏了。你少拿内部消息过来贿赂我,等我交音完爆那个阿拉伯数字公子的时候,你就偷着乐去吧,你哥谁啊,你忘了,去年生日我给你录的那个剧情歌,微博上转发过万了吧?
    请叫我女王sama:那是因为人家萌那个cp……
    由龙天枢:不说了,我这边要刷怪了,你早点睡吧美女,不然黄脸婆小心嫁不出去!
    请叫我女王sama:【菜刀】
    夏樽不再回复,关了妹妹的窗口,发现群里一直闪个不停,想也知道是在讨论哪个阿拉伯数字公子的事,正要也关了扣扣,忽然一个抖动窗口弹出来,是蛋黄酱。
    蛋黄酱:yy。22984593
    说完这句,那边就没动静了。夏樽只好进入频道,这是上次蛋黄酱跟迟暮对戏的频道,夏樽一进来就听见有个妹子说话。
    “阿九的试音我也听了,那段表白听得我整个人都酥了啊……”
    “酥有什么用?又不是卖烧饼。”蛋黄酱哼了一声,语气非常高冷:“由龙,要配哪段,你想好了吗?”
    “这段?”夏樽说着,把一段文字粘到公屏里。
    编剧鲜肉包立刻接话:“好经典……小由龙我看好你哦!”
    “可是我配不好感情戏……”
    “你还没配就认输啊!蛋黄可以教你嘛!”
    “呃……”他能说他试过好几次了,就是找不到感觉吗?
    “我也可以教他。”冷不防传来很浑厚的声音,夏樽发现迟暮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线了。
    “你不是阿九那边的吗?来刺探敌情?”蛋黄酱语气尖酸,没好气道。
    迟暮笑了一声:“你这人怎么还这么幼稚?”
    “你说谁幼稚了!”
    “要吵架我们去房间单挑,别在频道里找存在感成么?”
    “谁要跟你吵?切,我犯的着吗?”蛋黄酱情绪平复下来,又恢复了那种冷淡的语气:“由龙,你确定配这段?”
    “确定。”
    “好,你pia一遍,我教你。”蛋黄酱说着,顿了顿:“迟暮,新人脸皮薄,你回避一下。”
    “等下……蛋黄……他刚刚好像说……他也要教我吧?”夏樽赶紧打断蛋黄酱,心里有点那么点忐忑,虽说这个剧组里大神云集,但是迟暮这种真心是重量级的,他主动要教自己,夏


同类推荐: 睡前一杯奶(H)[ABO]片场游戏(H)德萨罗人鱼欲望少年期(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窑子开张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