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我的男神超S 分卷阅读1

分卷阅读1

    =================
    书名:我的男神超s
    作者:玄楼重霄
    这是《大神》中老二和唐凯的系列文。
    作为一个妹控,夏尊挺身而出为妹妹裆下一只又一只危险雄性,却没料到把自己下半生(身)的幸(性)福给搭进去了……
    初次见面,夏尊对唐凯说:小白脸,别缠着我妹妹!
    唐凯:你妹没告诉你我是gay?
    追女失败,唐凯对夏尊说:我教你怎么勾搭妹子吧?
    夏尊:你不是gay吗?
    唐凯:不装基怎么把妹?
    初吻没了,夏尊对唐凯说:你tmd不是装gay吗?
    唐凯:性别不同怎么恋爱?
    木已成舟,夏尊对唐凯说:你不是答应不强迫我?!
    唐凯:每一段伟大的爱情都是从耍流氓开始的。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网配 游戏网游 种田文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尊,唐凯 ┃ 配角:魏宁 ┃ 其它:阴错阳差
    =================
    ☆、挖人墙角断子绝孙
    2013年4月1日天气晴,夏樽站在大悦城prada的橱窗前,亲眼看见跟他交往了一个月零十天的女朋友和一个男人拥抱,夏樽隔着一辆玛莎拉蒂看着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漆红栏窗外面的容嬷嬷,一辆豪车划清了大资本家和贫下中农的界限,而他恨不得把视线化成一千根针,扎扎扎扎扎!
    有句话说得好,爱情就是两个人犯贱,一个人不犯了,另一个就傻b了。
    而他现在,用句国际文明用语来形容就是――your other’s stupid go ho――你妈的傻b到家了!
    他现在应该冲上去,左右勾拳再来个扫堂腿,把那个多金男掀翻在地,踹上两脚,然后搂着女朋友,牛b高傲又轻蔑地警告他:“作死呢!勾搭我媳妇!”
    而事实上,他却跟二愣子似的眼睁睁看着俩人手拉手进了商场,才反应过来,冲上去……
    把他气门芯儿拔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开青楼的,夏樽打上幼儿园就不受小姑娘待见,这被发了二十多年的好人卡,好不容易交上个女朋友,还没俩月又让人拐跑了。
    夏樽看着撒气儿的车胎,本来满脑子都是报复跟热血,不知怎么一下子就平静了。他忽然觉着自己挺没劲的,跑都跑了,他还腆个脸跟人屁股后面追,真当自己是夸父,上赶着日啊?
    “去他大爷的!恋你麻痹的爱!”夏樽站起来,狠狠踢了玛莎拉蒂一脚,车子发出警报声,他跟没听见一样转身走了。
    忽然手机震了,屏幕上显示妹妹来电,夏樽接起来:“妹妹,怎么了?”
    “哥,江湖救急啊!你妹妹我等下要去约会,但是现在鞋跟断在下水道里了!”
    “约会?跟谁?怎么没听说你交朋友了?”
    “这个不重要!关键是你妹妹我现在卡在大马路上动不了了啊!哥你忍心放我被路人瞻仰吗?”
    “额,你跟哪呢?”
    “清河大街,麦当劳对面那个红绿灯路口……”
    十分钟后,夏樽打车赶到事发地,就看见妹妹穿着一条雪白雪白的长裙,带着粉色的遮阳帽,长发飘飘地在风中凌乱,一条腿跟做了膝跳反射实验的蛤蟆似的抖啊抖,夏樽扶额,赶紧冲上去。
    “哥,我脚疼,你鞋借我穿一下行吗?”妹妹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夏樽最吃他这一套,立刻把自己的匡威脱了,让妹妹穿着,然后自己蹲下来帮他拔鞋跟。
    “那个……哥,我要迟到了,先走了,你帮我把鞋子拔出来,回头我去找你拿哈!”妹妹慌慌张张说完,竟然扔下他转身就跑,夏樽气得抬头诶诶两声,就换回来妹妹一句:“改天请你吃饭!”接着,直接上了出租车,瞬间扬长而去。
    “你妹啊……坑哥呢!”夏樽一气之下坐在地上,愤愤拔了两下高跟鞋,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魏子啊……江湖救急……你哥们儿我在清河大街麦当劳门口……你能给我拿双鞋来吗?”
    人逢衰时万事衰。
    夏樽穿着室友送来的鞋回寝室的一路上,室友魏宁都笑得跟得了癫痫似的,夏樽心情极差,懒得理他,一进门就打开电脑,登陆游戏大开杀戒。
    “我妹妹交男朋友了这事儿你知道吗?”放了大招砍死一票人,夏樽问道。
    “您也说那是你妹妹了,我又不是他男朋友,你觉得我能知道吗?”魏宁崩了夏樽一句,收拾一下电脑包:“我实习去了,你下午没课?回来就练号?”
    “走您的,不送,晚上给我稍份酸辣粉,谢谢!”夏樽摆了摆手,一边操作键盘,一边单手脱衣,光着膀子擦了一声,然后又砍死了一票人。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夏樽充耳不闻,一直玩到天黑,肚子饿了,一看表都八点了,于是拿手机准备给魏宁打个电话催饭,手机上一串的未接来电,全是妹妹,夏樽心里一虚,回拨过去:“妹妹……”
    “哥你干嘛呢?我给你打电话打算还你鞋,然后请你吃饭的!”
    “看书呢,没听见。”
    “得了吧!玩游戏呢吧?”
    “呃……你就不能像别人家妹妹温柔可爱善解人意点啊?”
    “你妹妹我今天被放鸽子了,没心情装淑女哄你开心!”
    “怎么回事?”
    “他说他车坏了,明天见面。”
    夏樽定了定神,考虑了一下措辞,然后故意装作不经意:“这什么人啊?”
    “一个网友。”
    “呃……你一个小姑娘去见网友不安全吧?我刚看有个新闻说一个女高中生见网友被绑架了。”
    “那你陪我去算了,到时候要是见了发现他长得难看,我干脆不出面了,你替我把人打发了。”
    夏樽心里一阵窃喜,心说我妹妹真是冰雪聪明,立刻附言:“我看行!这么定了啊!”
    “嗯,那明天上午九点,就在文化中心图书馆,你打扮帅点啊!关键时刻还能假装一下我男朋友。”
    “没问题!”夏樽拍着胸脯保证。
    “嗯,那没事的话我挂了,晚上还有选修。”
    “嗯,去吧去吧。”夏樽挂断电话,总算稍微安了心,点开手机继续看,未接来电只有妹妹的,收件箱除了魏宁的一封加班信息,再没其他的了。
    夏樽啧了一声,把手机一扔,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夏樽特意打扮了一下,提前出了门,跨上自行车骑了还没十秒钟,即将卸任的女友姚瑶就把他堵住了。
    “夏樽,我们谈谈。”她这么说。
    女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她们说跟你谈谈,潜台词就是这恋爱我不打算跟你谈了!她们说你是个好人,那绝壁是个让你被甩了,还不能跟她翻脸的圈套。
    “其实,你一直都对我特别好,我知道……”
    夏樽面无表情地看着姚瑶,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想打断你,但是我真的赶时间,铺垫什么的就免了吧,你不就是要跟我分手吗?”说这话时,本来还带着点侥幸心理,可一看见对方如释重负的表情,夏樽彻底挫败了:“好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吧!”夏樽说着,抱了个拳,猛的一蹬车,从前女友身边飞速骑走。
    心,在那一瞬间,还真特么的有点疼。
    夏樽在车流中飞速穿梭,身边呼啸的风声听上去都像是悲鸣,山地车挂到最高速的档,夏樽一个转弯,赶巧了迎面开来一辆车,夏樽躲闪不及,车身直接擦着他的胳膊蹭过去,车把刮蹭发出刺耳的动静,轿车一个急刹停住了,夏樽也狼狈地车走游龙了一段儿,跟着单脚触地。
    车门上是两道极长的刮痕,新伤旧伤交错,惨不忍睹。车窗降下去,车里的男人墨镜一摘,冷冷看着他:“您当我这车门是发票,刮奖呢?”
    “那您看我中的是再来一把,还是谢谢惠顾啊?”夏樽打量着对面的男人,这人长得相当漂亮,身材修长,还一身的名牌,感觉随手拍张照片都能糊广告牌上明艳动人了。外貌识别度如此之高,他想认不出这人就是勾搭自己前女友的小白脸都难。
    真他妈的烦谁谁来!要说他跟这玛莎男的缘分,简直远远赶超了他跟前女友,他俩上辈子是不是没干别的,光顾着回眸了?
    “您那胳膊都鲜血横流了,就甭惦记着兑奖了!”男人指了指夏樽的手臂:“用我送你去医院吗?”
    夏樽低头看了一眼,小臂外侧蹭破了皮,掀开一道口子,血正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淌,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手表:“我刮花了你的车,你蹭破了我胳膊,咱俩算扯平了。我现在赶时间,懒得跟你掰扯!”心说,你还勾搭走我女朋友,真他妈便宜你了,夏樽也只是白了玛莎男一眼,蹬上车就走。
    “先讲好,你现在不去医院,如果真的破伤风或者骨折,可别反悔赖上我!”玛莎拉蒂慢慢跟上来,跟夏樽并行,男人提醒着。
    “放心,我压根儿就不想再看见您了!拜拜!”夏樽哼了一声,直接转了个弯,绕路走了。
    十分钟后,夏樽赶到文化中心,停好车顺便去药店买了一盒创可贴,一个接着一个贴满整条小臂,出来直奔图书馆,他已经有点迟到了,也不知道妹妹是不是已经跟那个丧心病狂的网友见到面……这么想着走到图书馆门口,忽然发现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一堆国产车里特别的突兀。
    夏樽皱起眉,嘀咕着走进图书馆,就看见阅览区赫然坐着那个玛莎男。
    这尼玛是上辈子扭掉了脑袋的回眸才换来这辈子这么大的孽缘吧!
    对方也很快发现了夏樽,先是愣怔,继而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视线滑落到夏樽的手臂上,然后嘴角一勾,慢慢起身走到夏樽跟前:“讹钱来了?”
    “被害妄想症吧你?起开,别挡着!”夏樽白了他一眼,推开他往里面走了两步,妹妹说在阅览室见面,夏樽扫视了一圈,人根本就没来。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夏樽开始打电话,对方却关机了。一连打了好几通,都是关机,夏樽无奈了,只好随便拿了本杂志摊开来看。
    可那个玛莎男就坐在跟他隔了一个桌子的地方,死盯着他看。
    夏樽不耐烦地把包放在桌上挡住脸,继续锲而不舍地给妹妹打电话,这一次终于接通了。
    “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起晚了!那个……我基友说他已经到了,你帮我看一眼,帅不帅?”
    “到了?!”夏樽愣了愣,环视一周空荡荡的阅览室,最终不得不把包挪开,看了一眼玛莎男,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袭来:“妹妹,我觉得你还是别来了,说得好听点,您这位基友是走国际范儿,说白了呢,就是个杀马特洗剪吹。你还是在家里保护视力吧,这边就交给你哥我,萌太奶!”
    “我对你的审美持保留态度……不成,你给我拍个照片看看!”
    “……”夏樽挂断妹妹的电话,视线再次游移到玛莎男身上,对方正在低头发信息,机会千载难逢,夏樽赶紧拿起手机,调成静音,自动对焦……
    “诶!穿白衬衣那同学!这里禁止拍照啊!”管理员阿姨嘹亮的嗓音像一记耳光打在夏樽脸上,他顿时僵住,玛莎男应声抬头,看见夏樽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
    他勒个大擦嘞!早知道阿姨您那么大嗓门,我尼玛调什么静音啊!
    他说什么来着……人逢衰时万事衰!
    ☆、自恋是一种病
    “你就是那个勾引我女朋友的小白脸是吧!”一拍桌子,夏樽霸气侧漏,几步冲上去,一脚踩在玛莎男身边的凳子上,眉毛竖起来,一脸杀气,把手机对这着玛莎男,眼瞅着就能糊他一脸。
    “知道为什么拍你吗?哼!怪就怪你丫挺的没眼力见儿,老子的发小儿是混黑道的,我把你照片发过去,让你分分钟尸骨无存信不信?”老二眯起眼,用手机敲了敲玛莎男饱满的脑门儿:“识相的就尼玛离我女人远点!要不然……”老二斜了一眼玛莎男的腿间:“哥们儿,你贵姓啊?”
    “魏。”
    “哼!你倒是挺会姓的!到时候让你变魏忠贤,我也算对得起你祖宗啦!哈哈哈哈……”
    “喂……喂?喂!”
    眼前修长的手指晃了晃,夏樽回过神,发现玛莎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对面,一脸揶揄地看着自己,嘴角勾着笑意:“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你喂个毛啊!”夏樽不耐烦地别过脸,偷偷攥拳,现实果然是残酷的……
    “你是女王吧?”玛莎男坐下来,笑得非常荡漾:“我是墨书。”
    “……”
    妹妹你的昵称这么s真的好吗?
    “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阅览室里陆续来了几个人,玛莎男压低了声音,性感的嗓音好像瘙痒一般,让人浑身发毛:“我对男人可没什么兴致。”
    “你想太多了,我对你也没兴趣!”
    “扮女人勾搭我,主动约我出来,您还真是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啊!”玛莎男瞥了一眼夏樽的手机:“还专门偷拍我?”
    “我没有偷拍你!”
    “那是光明正大的拍了?”
    “……”夏樽翻了个白眼,猛地站起来:“我走了,不用送。”说着,拎着包就走,可没走两步,又折返回来:“对了,我q被盗了,你把我删了吧!你……要不……手机给我,我帮你删了?”
    “这是新的搭讪方式吗?把我手机要过去,然后偷偷给你自己打电话?”玛莎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抽出一张塞进夏樽衬衣口袋,顺势拍拍他:“别费劲了,我给你。”
    夏樽猛然拍开他的手,拿出名片甩了甩,简直气得牙疼:“你还能再自恋点吗?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啊,全都上赶着爱你!”暴走瞬间引来大家的围观,夏樽脸上挂不住,把名片攥成一团,顺窗户撇出去,背包就走。
    可等冲出图书馆,夏樽看见自己扔出来的纸团赫然就在石砖地上,有点影响市容。他寻思一下,又把纸团捡起来,左右看看却没瞅见垃圾桶,小纸团戳刺着手心,有点痒,夏樽耐不住好奇心把名片抻平了,只见上面印着:新视界周刊特约专栏作家,唐凯。
    这年头,会汉语拼音的全出来当作家了,成本不要太低啊!
    唐凯坐在阅览室靠窗的位置上,目送着夏樽骑车走掉,忍不住哼了一声。
    好你个死变态!当着我的面义愤填膺,才出了门就舍不得我名片又捡回去了?
    打开手机,唐凯找到联系人里的“请叫我女王sama”,迅速拉入黑名单。
    夏樽回到宿舍,先是把玛莎男那张“一低头的温柔”导到电脑里,然后用ps把人压扁,拉胖,眼睛变小,嘴变大,好一番丑化,接着给妹妹截了个图。
    天枢由龙:妹!接招!
    请叫我女王sama:嘤嘤嘤,就是这个丑八怪把我拉黑了!我承受不来啊!!!
    天枢由龙:乖~来哥哥怀里~
    请叫我女王sama:嘤嘤嘤……哥,你要抚慰我忧伤的心灵!
    天枢由龙:说吧,吃什么?
    请叫我女王sama:= = 你妹又不是吃货!
    天枢由龙:额……那你说干啥吧,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你哥哥我在所不惜!
    请叫我女王sama:【感动】真的????
    天枢由龙:你可以质疑我的话,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信义!
    请叫我女王sama:【截图】好!哥你是条汉子!一言九鼎,五马难追!
    天枢由龙: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请叫我女王sama:这是缩写,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言重九鼎,一朝反悔,五马分尸!
    天枢由龙:妹妹……狠了点吧?
    【对方向您发起视频通话】
    夏樽愣了愣,忽然有一种被坑哥了的感觉,他同意了视频,就看见妹妹笑得那叫一脸天真烂漫,可爱的他都想捏两把。
    “哥!你知道吗?墨书那个混蛋说撤就撤,坑了我一个剧!他答应我配主角的,现在试音都没交!哥……你可是答应了顶我,你必须给我顶住!”
    “我靠你让我给你配耽美广播剧!”夏樽内心一阵咆哮,他妹妹可是个资深腐,没事就喜欢搞这些文啊,剧啊,小黄图什么的,让他配音说的倒是好听,里面要没有十分钟的嗯嗯啊啊都对不起他妹妹腐了这么多年……
    “你哥我可是个直男!”夏樽强调。
    “你配音的角色一开始也是个直男,只不过后来被掰弯了,所以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我觉得吧,这部剧要是没h不是你性格吧?”夏樽试探。
    “哥!还是你懂我!”
    “额……妹妹……”
    “哥,你不用这么纠结啦,你要是不愿意配也没关系,大不了我找别人嘛!”妹妹倒是很豪爽,夏樽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妹妹在那边叹气:“出卖色相什么的倒也是能拉来几个人的……就是有点失落啦……我还以为这种时候,我哥一定会不惜一切挺我的,被拒绝的话,真是多少有点寂寞……”
    “额……”
    “那个,哥,你不用有负担,也不要勉强自己哈!”
    你就装吧!
    夏樽看着视频窗口里妹妹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每次都拿这一招对付他,他却每每都控制不住地中招……怪只怪妹妹长得清纯可爱,你说这么一个小姑娘跟你面前扑闪着眼睛可怜巴巴的,你忍心拒绝吗?忍心吗?
    “行了行了,我配不就完了!”
    “真的啊?哥你太好了!我最爱你了!”妹妹立刻原地回血复活,还附赠了一个麦吻,可惜夏樽刚答应下来就跟抽掉了全身力气似的,恹恹窝在椅子里,疲惫地跟妹妹摆摆手。
    视频关上了,夏樽叹了口气:“我妹妹真是专注坑哥一百年啊……”
    在一边准备实习作业的室友魏宁转过椅子朝着夏樽无奈地摇头:“我看你是专注妹控一百年吧!”
    夏樽呵呵了两声,点开妹妹发来的剧本――他实在没耐心去看原文了,揣摩人物什么的也算了吧,揣摩不好倒没事,万一揣摩地太到位了把自己掰弯了岂不是断子绝孙?
    粗略的看了一遍剧本,这是个古耽,主角本来是个富家少爷,被宠惯的一身娇气病,堪称一朵傲娇的小白莲。结果遵循着装逼遭雷劈的规律,小白莲家里跟错了老大,一朝君子一朝臣,老大一挂,他们全家跟着陪葬,小白莲被送到青楼成了小红莲……
    整篇文就是小白莲的进化史,开始他一身娇气公主病让青楼里的各路boss虐掉一层皮,生生把傲娇清高的毛病磨没了,获取各种白手起家的道具之后,开始组队刷副本,发家副本,升官副本,复仇副本……最后傍了个王爷,走向人生巅峰。
    夏樽看到最后,脑子里就一个字“爽”,但是塑造这么一个前后跨度很大的公主病小白莲可就没那么痛快了。夏樽本身就是个大大咧咧的老爷们儿,还真体会不到“贱人就是矫情”那个境界。他甚至觉着自己心思粗糙到能把那朵小白莲能从他心眼儿里漏下去。
    天枢由龙:剧本看完了。
    请叫我女王sama:怎么样?好看吧?有兴趣吧?
    天枢由龙:【抠鼻】妹妹,你真觉得我适合那个主角?
    请叫我女王sama: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小白莲他们家家奴……
    天枢由龙:= =
    夏樽打着字,忽然想起来妹妹之前是找那个玛莎男配小白莲的,仔细想想,那人还真有点这个意思,就冲着他自恋的那个德行……夏樽拿鼻子哼了哼气儿,跟着翻了个白眼儿。
    天枢由龙:我大概知道怎么找感觉了,给我一个星期进入角色。
    请叫我女王sama:【鼓掌】【亲吻】爱你呦,么么哒~天枢由龙:呃……
    天枢由龙:么么哒……
    关上对话窗口,正琢磨着怎么进入角色,右手小拇指忽然一阵抽疼,夏樽这才注意到小拇指貌似肿了,他活动活动,还有点疼。
    “巍子,我去趟校医院。”夏樽扔下这么句话,等魏宁抬起头,人已经拿着外套走了。
    ☆、渣男自有渣男磨
    校医院的检查结果是疑似骨折,让夏樽去大医院看看,夏樽从医院出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身上就剩十块钱,打车都不够,他琢磨一下,忽然想起来玛莎男的名片还在自己口袋里忘了扔,干脆给那个玛莎男打电话。
    脸皮厚吃饱饭,反正人是他撞的,他可不怕恶心别人,成全自己。
    “唐先生,你好,我是今天早上你在街上撞的那个人,现在我骨折了,请你来传媒大学东门接我一趟,我要去医院。”
    “死基佬,你搭讪的借口也太假了吧?”电话那头很喧闹,唐凯说话时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一点醉意。
    夏樽皱起眉:“算了,我自己去,到时候诊疗费你可别给我赖账!”
    “呵……赌气呢?我现在就去接你,传媒大学是吧……”
    “不用……”夏樽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他皱着眉,这人该不会是酒驾吧?
    夏樽走到东门口,本来想自己打辆车走,却发现那辆玛莎拉蒂已经停在门口了,他愣了愣,到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乱感动,来的这么积极就两种可能,要么他离这里近,要么他在搞鬼。
    夏樽走进车子发现除了玛莎男在开车,车里还有俩人,打扮得跟刚从夜店出来的牛郎似的,玛莎男见他走过去,立刻摇下车窗,冲他打招呼:“死基佬,上车!”
    “不用。”夏樽脸色有些难看,绕过玛莎拉蒂往前走,唐凯就在旁边跟着他:“别傲娇了,是你叫我来的吧?”
    “你再跟着我我告你酒驾信不信?”夏樽不耐烦道。
    “呵……”唐凯哼了一声,忽然车子停了,两个男人冲下来抓住夏樽就往车里塞,三下五除二的夏樽就被俩个健硕汉子按在皮椅上,眼镜掉了不说,屁股还被揩油似的捏了两下。
    “死基佬,给你介绍两个男朋友随便挑,不要太谢谢我!”唐凯的声音传来,和在图书馆时冷傲的语气不同,这会儿唐凯声音里充满着蛊惑和恶意,就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尸骨还滴着血水,让人不寒而栗。夏樽分辨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单纯吓唬吓唬自己,还是真的要对自己做什么……
    一个男人捏起夏樽的下巴打量他,没有眼镜夏樽基本上约等于盲,他眯着眼睛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呼吸骤然因为紧张变得急促,就听见对方说了句:“唐凯,就这个小鸡崽子暗恋你啊?干巴巴的,长相寒酸,屁股也不圆,也就腰细点,可看他浑身硬邦邦的,摇都摇不起来……眼睛倒是挺漂亮……”男人说着,伸手去摸夏樽的眼角,被一扭头避开了。
    “姓唐的,你这是绑架!”夏樽吼道。
    “是你说想让我送你去医院吧?我只不过加了些特殊服务……”唐凯的声音阴冷阴冷的:“你是断手了还是断脚了,看你挣扎得那么带劲,不像骨折啊?啊……你果然是为了再见我一面?”唐凯说着,扭过头,嘴角勾着,真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
    “我见你大爷的,你开车看前面!”夏樽刚吼出声,就听砰地一声,车子一震,夏樽的头猛的撞上皮椅的后背,接着是玻璃碎裂的哗啦哗啦声,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心里念叨着别晕别晕,人还是晕了……
    “我靠……”夏樽醒过来时,觉着自己应该在医院里,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而事实是,他尼玛还在车里!
    夏樽尝试动了动,发生自己没受伤,于是挣扎着坐起来,就看见刚才压着他那两个壮汉也不知道是甩出去了,还是跑没了,反正车里就剩下他跟那个玛莎男,后者趴在方向盘上,碎了一身的玻璃碴子。夏樽站起来,推了推唐凯,对方晕得很彻底,他扳着唐凯的肩膀把人拽过来,吓了一跳,他头被撞破了好大一个口子,血止不住流。
    “该!让你酒驾还不知道系安全带!”夏樽咕囔着,发现自己简直衰爆了,明明来讹诈这个玛莎男给他看病的,现在反而要拖着这个死沉的男人去救命……他要不要去参加一下感动中国啊?
    夏樽废了老大的劲儿把唐凯拖出来,狼狈不堪地拖着他在马路上拦车,结果出租车都见鬼了似的绕着他们走,最后夏樽被逼急了,截住一辆电三轮,俩人一颠三蹦q地到了最近的医院,夏樽翻出唐凯口袋里的皮夹子,就一百块钱现金拿来先挂号,唐凯被抬上担架往里推,夏樽就跟着跑,一边跑一边拍他脸。
    “你银行卡密码多少?大爷的!我没带钱啊!”
    追到手术室,唐凯也跟死了没两样,夏樽骂了句马勒戈壁的,唐凯的肾5他也解不了锁,只好拿自己手机给宿舍魏宁打电话:“哥们儿,我撞车了,你帮我把钱包送的第一中心医院呗?”
    魏宁满口答应,夏樽挂了电话,心里又是一通骂,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忽然发现自己右手小拇指肿的跟胡萝卜似的,戳两下,擦,没知觉了!
    大爷的,他要是这根手指头有个三长两短……唐玛莎!劳资跟你没完!
    魏宁来得挺快,直接给了夏樽一张卡,密码也告诉他,让他随便刷,还是张储蓄卡,夏樽顿时热泪盈眶了。
    “哥们儿,替我谢谢咱爸妈!”夏樽抓着魏宁的手说。
    “你大爷!那是老子自己的血汗钱!”魏宁推了一把夏樽:“滚滚滚!赶紧交钱去!看见你就烦!”
    夏樽替自己和唐凯交齐医药费,直接把人家魏宁的卡刷空了,魏宁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记号笔在他打了石膏的小指上写得密密麻麻全是sb。
    “卧槽您拿我手指头练签名呢?”夏樽刚张嘴,就让魏宁一句话噎回去了:“别你妈废话!手术室里那是谁啊?你把人撞了?”
    “是他把我撞了!我要不把他救死扶伤了,找谁报销医药费去!”夏樽哼了一声,挥手赶蚊子似的:“巍子,你回去吧,别跟我在这儿耗着了!”
    “你不是打算跟这守一宿吧?”
    “行了行了,赶紧走你的吧!实在不行,医院门口不是有个网吧么,我包个宿儿呗!”夏樽三下五除二的轰走了魏宁,回到玛莎男的病房,搬个凳子坐在他跟前,冷冷地盯着他看。
    据说这人轻微脑震荡,胸口撞方向盘上了,肺还有点出血,这会儿带着个呼吸机,脸上还青了吧唧的跟掉了色的阿凡达似的。
    这么干瞪眼着实催眠,夏樽想睡又怕人跑了,他没地方要钱去,就这么一会儿打盹儿一会儿惊醒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病床上的人就开始咳嗽起来。
    “水……”
    夏樽翻了白眼:“渴着!刚做完手术,大夫不让你喝水,别作死!”
    “……”唐凯慢慢睁开眼,拿眼神打量夏樽,好一会儿,脸上忽然浮现出笑意:“你就这么喜欢我?”
    “啥?”
    “你守了我一夜?”
    “我……”夏樽嘴角抽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就算浑身上下长满了嘴,碰上这么个自恋狂,也扛不住他没完没了脑补,夏樽都懒得解释了,无语道:“我替您刷的卡,等您活过来还钱呢!”
    “这是最新的搭讪方式?”
    “……”夏樽扶额:“算了,随你怎么说吧,先把帐给我结了,我好回家!”
    唐凯挑了挑眉,忽然手机响了,他眼神一扫,夏樽啧了一声,但还是把手机给他递过去,唐凯喂了一声,便盯着夏樽看,夏樽又是啧了一声,转身出了病房。
    “韩大主编,你不是这么晚还来催我的稿吧?”唐凯哼了一声,忽然笑容有些僵:“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老爷子把你卡全冻结了,看意思是想动真格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冷冰冰的,听得唐凯浑身不舒服,那边顿了顿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