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着一条小美人鱼,她的上半身呢,是人类的模样,而下半身,却长着长长的鱼尾巴。有一天,小美人鱼遇上了出海的王子――”
    话未说完,只听桃子惊呼了一声,指着窗外问:“妈咪,美人鱼是不是那个样子?”
    宁媛一怔,往舱外看去。只见一条蓝影快如鬼魅的扎进了海里,溅起了大片的浪花。
    宁媛没看清他长了什么样子,只是觉得那一闪而过的,似乎不是一条鱼。
    紧接着,外头宴会厅里,突然炸开了锅,众人哗啦啦的往舱外跑去。
    宁媛愣了一下,牵起桃子的手,说:“走,我们出去看看。”说着,出了休息室。
    桃子由妈妈牵着,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妈妈,我刚刚见到的美人鱼,好像是和齐乐叔叔站在一起的哥哥。”
    宁媛顾不上女儿的“胡说八道”,跟着众人来到了甲板上,问:“出什么事了?”
    “刚才有两个人跳下去了。”旁边有人说了一句,“好像一个是齐乐的助理,一个是他的朋友。”
    只见齐乐探着身子,红着眼睛看向水面,嘴唇有些不利索,“华熙呢?他人呢?”
    小胖按着他的肩膀,面色同样焦虑不安,却不得不安抚齐乐,说:“华熙水性好,不会有事的。”说着,吩咐了旁边看热闹的侍者,“你去通知舵手,先把船停了,然后放下梯子。”
    侍者应了一声,赶紧去了。
    小胖揽着齐乐,面上维持着平静,心里却焦虑不安。
    这可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啊,没有一点安全措施,谁敢贸贸然的跳下去,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而且,众人围了一圈,四处寻找华熙的身影,却没有一个发现他的。
    难不成,是出事了……
    齐乐已然等不及了,撞开小胖,向船手要了套救生衣,准备跟着跳下去。
    小胖一把扯住了他,问:“你做什么?”
    “我下去找他。”齐乐说。
    “海域这么大,你去哪找?万一遇上鲨鱼怎么办?”
    “那我也得找他。”齐乐推了推他,“小时候,我这条命就是华熙救回来的,现在他溺水了,我怎么可以见死不救,你放开我!”
    小胖抱着他,“你先别冲动好不好,我们先放下一条小船,我陪你去找。”
    “胖子――”齐乐有些崩溃,死死地抓着小胖的手臂,“你告诉我,华熙他不会有事。”
    “不会的,华熙从小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小胖安抚着齐乐,自个却有些风中凌乱,身子不住的颤抖。
    派人放下了船,小胖顺着梯子,和齐乐一起上了小船,视野上又清晰了一些。
    其余人等在游轮上,个个面露焦虑。
    好好一次度假,怎么就变成了海上惊魂了呢?
    水里。华熙单手抱着童彤,盯着对面邪魅而张扬的人鱼男子,问:“你是什么人?”
    “咯咯咯……”那男人发出一阵低笑,裂开的嘴巴里,露出了一排锋利的牙齿,看起来真是英俊到变态。
    华熙皱起了眉头,“你他妈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儿子……咯咯咯……”男人自顾自的乐呵,逼近了华熙一步。
    华熙长尾一扫,急忙后退了一步,说:“谁是你儿子?你他妈也不照照镜子。”
    “咯咯咯……”男人还在笑,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因为表情太过阴沉,也看不出究竟是高兴,还是什么。
    华熙仔细打量着他,同样的尾巴,同样的长发。要说不同,这男人身上的鳞片似乎更茂盛一些,从前胸到后腰,密密麻麻的。不像华熙,只尾巴上遍布鳞片,身上还是光溜溜的。
    除此之外,那男人没有像人类一样的耳郭,脑袋两边生出两片蓝色的鱼鳍,后背上,也有一排背鳍,看起来像钢锯一样,十分的锋利。
    说白了,这人长得比华熙更像个禽兽。
    而且,就长相上来说,华熙虽然有些艳丽,但好歹还算低调,而面前的男人就不同了,整个就是集魅惑变态英俊丑陋为一体。不笑的时候,还能算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一咧嘴,整个就一生化危机。
    华熙眯起了眼睛,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也许……是个混血?
    我屮,碉堡了好吧,你见过人种混血,见过物种混血的吗?
    “咯咯咯……”男人还在笑,一双幽深的眼睛里透着可怕的光芒,向华熙伸出了手,说:“儿子……我的儿子……”
    华熙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只见他手指之间有薄膜似的蹼连着,手背苍白如同鬼爪,指甲也是修长而锋利。
    这要是被他抓一下,估计得皮开肉绽。
    华熙急忙避开了他骚扰,托着童彤浮出了水面。
    要说自己在水里能生出腮来,坚持多久都没事,可这女人就不行了,溺水这么久,再耽误下去,怕是要救不回来。
    远远的听到了齐乐和小胖的呼喊,华熙呼了一口气,摆着尾巴向那艘小船游去。
    游出没几步,只见身后的男人追了上来,一把攥住了他的尾鳍,试图拖回了水里。
    华熙回过身去,尾巴一甩,糊了那男人一熊脸,将人扇飞了之后,赶紧驮着童彤又游出了一段距离,快要抵达那艘小船时,却猛地刹住了动作。
    等等,他这副鬼模样,要怎么见人?
    而且,他的裤子还没了……
    该死的,要说这海水对身体的刺激似乎更强烈一些,华熙平日里在浴盆里泡上半个小时才会原形毕露,到了海里,好像一沾水就化形了。
    一时间,上船也不是,泡在水里也不是。
    要是游轮上只有齐乐和小胖也就算了,大家兄弟多年,华熙对他们还是绝对信任的,可问题是船上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一旦露出真容来,从此就别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了,搞不好,被拖进研究所里,开膛破肚也是有可能的。
    远远地,齐乐已经发现了他们,整个人欣喜若狂,拼命招手,喊着:“喂,华熙,这里!”
    华熙把童彤拖上肩头,自个的身子往水里沉了沉,满头长发漂在水面上,被他一把扯进了水里。
    见华熙没有反应,齐乐命令道:“胖子,把船靠过去!”
    “嗯。”小胖点点头,将小船开了过去,却发现他每挨近华熙一步,华熙就后退一步,当即有些不解,“齐乐,华熙是不是在躲我们?”
    “他躲个毛线啊,装逼装到海里了。”齐乐说着,推开了小胖,自个儿掌着舵,往华熙的方向驶去。
    华熙引了他二人,又游出了一段距离,确保和游轮上的人隔开了足够的距离之后,便将童彤举起来,准备放到了小船上,却瞧着齐乐他们的小船猛地一阵颠簸,竟险些翻过去。
    华熙一惊,看向了齐乐他们身后,只见那人鱼从水里悄悄浮出了脑袋,咧开嘴巴,阴测测地盯着齐乐他们,说:“食……物……咯咯咯……”
    “我屮你大爷!”华熙再也顾不上其它,一个鱼跃,猛地扎到了水里,贴近小船之后,将童彤一把抛到了齐乐的怀里,然后扯住了那人鱼的尾巴,在水里缠斗起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齐乐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问小胖:“刚才,华熙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奇怪?”
    小胖也没看个真切,吞了口唾沫,问:“是不是,没穿裤子?”
    齐乐:“不是这个问题吧,我怎么觉得,刚才好像有条大鱼,吞掉了他的腿……”
    小胖:“!”
    两人一个激灵,齐齐伸着脑袋,往海里看去,大声喊着:“华熙――”
    海面上一片平静,只有徐徐的海风,和傍晚涂金的夕阳。
    没有一点回应。
    齐乐眼神变了变,一时陷入两难。华熙生死未卜,童彤又昏迷不醒。
    留在这,继续寻找华熙,会耽误童彤的治疗,可要离开这,华熙怎么办?
    一旁,小胖为童彤做了人口呼吸,见她没有反应,又为她做了胸外心脏按压,还是没能将人救醒,便看向了齐乐,说:“得赶紧把人送回船上,上面有医生和急救箱。”
    “华熙怎么办?把他一个人留在海里?”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小胖深吸了一口气,说:“童彤耽误不得了,而华熙――”
    “他没事!”齐乐打断了他,“他水性那么好,不会有事的。”
    “我也希望他没有事。”小胖皱起了眉头,因为痛苦五官都拧到了一起,“可这是海啊!刚才你也看到了,华熙是被什么拖下去了。”
    “没事的,没事的……”齐乐喃喃着,随着小船在海上的起起伏伏,显得异常无力。
    小胖别过脸去,使劲眨眨眼,把即将涌出的泪水忍了回去,对齐乐说:“你听我说,童彤现在连呼吸都停止了,要是不展开急救,她会没命的。而华熙,只凭我们两个是没办法找到他的。我们现在得回船上,打电话让尽可能多的船过来搜救。”
    齐乐看向小胖,像在汪洋里抓住一根浮木一样,不停地问:“他会没事的,对不对?你他妈给我保证,他不会死!”
    为了安抚齐乐的情绪,小胖只好回答他:“不会的,我保证,他不会有事的。”
    “嗯,没事,他没事……”齐乐哆嗦着嘴唇,看了一眼昏迷的童彤,说:“走,回船上。”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主要还是发展感情戏的,所以这一段,不会太长。
    后面可能会有一点点的重口……
    ☆、第60章
    夜晚,海上亮起了无数点灯光,那是搜援的船队到了。
    齐乐站在甲板上,看着灯束在海面上扫来扫去,心情焦躁到无以复加。
    小胖脱下外套给他披上,顺势揽过了他的肩膀,说:“华熙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信奉海神,他说大海孕育了生命,是万物之初。诸神统治大地,而海神,则是守护着生命之源。他时常觉得,自己的故乡是大海,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到这里。”
    齐乐抓紧了外套,没有吭声。
    小胖攥了攥他的肩头,说:“如果海上真有神明,一定会保佑华熙的。”
    “嗯。”齐乐点点头,“只要没见到他的尸骨,我都相信他还活着,没有理由,我就是觉得华熙不会死。”
    长夜漫漫,分分钟都是煎熬。
    等着天边出现了鱼肚白,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搜罗的船只全部无功而返,船上的人很遗憾的说:“没有找到尸体,也许是漂的太远了,也许,是被海里什么东西吃掉了。”
    “继续找!”小胖说,“我付你们十倍的工钱。”
    前来搜寻的人怔了一下,摇摇头,劝说道:“人命关天,我们也希望找到他,可是这茫茫大海,到处都是凶兽,都过一晚上了,那人肯定是――”
    “一百倍。”小胖说:“给我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众人一愣,为了那丰厚的赏金,急忙散开了,继续搜寻,心想这位老板可真是敞亮。
    而华熙,在经历了一整晚的你追我赶和厮缠打斗之后,终于累了,趴在一块礁石上大口喘气。
    在他身后,那不知疲倦的人鱼跟了上来,咧开嘴,“咯咯”笑着,说:“儿子……我的……儿子……”
    “停!”华熙喊住了他,“不是,你怎么就确定我是你儿子了?”
    “儿子……咯咯咯……”人鱼说着,舔了舔华熙的脸,说:“气味。”
    华熙被他突然的骚扰惹了一身的鸡皮,使劲搓了搓脸,问:“什么意思?凭我的气味,就能确定我是你儿子?”
    “儿子……”人鱼也不回答,死死地盯着华熙,“还有一个……女儿……”
    “女儿?”华熙皱了皱眉,“你说的是李薰?”
    “李……薰……”人鱼模仿着华熙的发音,然后又用鱼类的语言,说:“人鱼后代 ,都是一双儿女。”
    “这么准?”华熙嗤笑了一声,“你当试管婴儿呢?想要龙凤胎就龙凤胎?”
    人鱼歪了歪脖子,不太明白,不过只一瞬,那些疑惑就一扫而光,盯了华熙继续阴测测的笑,“你留下……儿子……”
    华熙一甩尾巴,傲慢的坐直了身子,说:“老子要走,谁也别想留我。”
    “不准走。”人鱼说着,一把攥住了华熙的尾鳍。
    “你他妈还来?”华熙有些怄火,“告诉你,老子在陆地上有爹有家,平日里吃香喝辣,不会留这里陪你晒鱼干玩――”话未说完,只见那人鱼突然扯着华熙的尾巴,用力一甩,将他狠狠拍在了礁石上。
    “啊――”华熙惨叫了一声,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面上也糊了一脸血。要不是知道自己体质特殊,受伤从来不会留疤,他真担心老天赏的这张俊脸就这么报销了。
    一时间,怒火蹭地就起来了。华熙甩了一下尾巴,将那人鱼扫到了地上,然后抡起拳头,照着他那张邪魅而阴枭的俊脸就是一顿胖揍。
    奈何,那人鱼常年在水里游动,练就了一双强壮而结实的手臂,一把攥住了华熙的手腕,然后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了下面,跟着糊了他一巴掌。
    华熙被他扇得眼冒金星,要说自个儿虽然不比这人鱼强壮,但好歹也是常年健身的人,当即攥住了那人鱼的脑袋,一个翻身,将他后脑往礁石上狠狠一磕,嘴上说着:“逼急了老子,老子可就大义灭亲了。”
    那人鱼冷不丁挨了一下,痛的呲牙咧嘴,骨子里本就嗜血暴虐,当即也顾不上父子情深了,抓住华熙又是一段死缠烂打。
    直到两人身上全部挂了彩。
    “该死的!”面对这凶兽,华熙明显处于弱势,只不过凭着一股子狠劲,没有太吃亏。
    眼下,这人鱼多少还顾念一点血缘亲情,可华熙不能保证,他对自己的耐心还能维持多久。
    这玩意凶残而好斗,在水里徒手弄死一条白沙就跟玩似的。他要真想对自己下死手,华熙估计是没命逃的。
    啐了一口唾沫,华熙放弃了暴力,准备和他好好好谈谈,“我问你,你一条老鱼精了,应该不止我一个后代吧?既然不差我一个,你干嘛不放我走?你说咱俩也没有感情,你既没送我上过学,也没给我买过新衣服,更没跟我滚过床单,我他妈跟你没法相亲相爱啊。”
    人鱼主动屏蔽了听不懂的部分,说:“还有……一个女儿……”
    “屮,我不是说李薰!我是问你,除了我们,你应该还有很多后代吧?鱼类繁衍能力那么强,你没事拖来一条小母鱼,嘿咻嘿咻就是一窝。”
    “没有,只有你……和女儿。”人鱼说。
    “干!”华熙要疯了,“你在海里活了这么久,就才上了一个女人吗?传说里人鱼不是特别的淫|乱吗,无时无刻不在交|配!”
    “我有很多人鱼。”提到这个的时候,人鱼有些骄傲,“可是她们不能生育。”
    华熙一愣,“为什么?”
    “海里的环境变了,海水受到了污染,她们的生育率越来越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新的人鱼诞生了,我们一族,也许要灭亡了。”
    华熙对此毫不在意,展开手臂躺在了礁石上,说:“我本来就抱着断子绝孙的心态搞基的,人鱼灭不灭亡,干我屁事。”
    “你是我的后代,是人鱼的后代,你有着最珍惜的血脉,你要留在这里,为人鱼一族,延续血脉。”
    “嘁――”华熙侧过脸去,“杂交优势吗?很可惜,我对一切雌雄生物,不举。”
    这种僵持一直延续到傍晚。
    华熙几次三番想着离开,都被人鱼拖了回来,争执之下,又被揍了个鼻青脸肿。
    连着饿了两天,华熙力气都快耗尽了,奈何又吃不下生鱼,只能抓来一把海藻,胡乱充饥。
    他不知道是不是在海水里泡得久了,身体随着环境的选择,慢慢起了变化,原本光洁的上半身开始生出鳞片,耳后的皮肤也有了异变的征兆,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生出鳍来。
    如果一直被困死在这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上岸,他的身体还能不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人鱼之血太过霸道,直至完全覆盖住人类的面貌特征,也是有可能的。
    不行,在身体进一步异变之前,他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爸爸还在等自己。既然许下了生死契阔的誓言,又怎么可以爽约。
    前半生本就不长,幸福的日子又那么短,后半辈子,说什么也要和他在一起。
    从地上爬起来,华熙搬起一块礁石,对着那人鱼的后脑,狠狠砸了下去,奈何架子摆的很大,石头落下之前,却被那人鱼迅速的躲过了。
    于是,毫不意外的,又挨了一顿猛揍。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华熙在他严密的监控下,始终没办法脱身,海菜吃得多了,身体的营养赶不上,饿得眼睛都红了。
    看着那人鱼抛上来一条活鱼,华熙一把接在了手里,二话不说,张嘴就咬了上去。等着血腥气充斥着口腔时,他又猛地扔了出去,擦了一把嘴,说:“不行,要是连活物都吃,我他妈还能算是个人吗。”
    一旁,他那老子漂在海上,拿玩味的眼神看着他那全身是伤,落魄不堪的儿子,嘴巴咧得很大,也不逼迫他,只是安静等着他穷途末路了,自觉放弃他身为人类的身份。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好几天,天气骤然转暖。即使是在海上,华熙也能感觉到暖春的到来。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该进入夏天了。
    伴随着天气的无限转暖,动物们的交|配期似乎也到来了。
    海里,肉眼可见的,两两鱼类正在在纵情的咬籽,尾巴耸动着,把精华注入对方的体内。其余的,海龟,乌贼,也在四处寻找交|配的对象。
    华熙原本以为人鱼之间已很难产下后代,作为高等生物,可能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却不想,他那人鱼老子却是个淫|魔,欲求不满的,一次召唤来十余条人鱼。
    而这些人鱼里面,有公有母,个个像是性瘾者,拿狂热而憧憬的眼神,等待着那礁石上的人鱼来宠幸他们。
    这感觉,就跟帝王和他的后宫一样。
    华熙嘴角抽了抽。这么看来,他那好死不死的老子,似乎还是这里的首领。
    因为少了传宗接代的需要,这些人鱼似乎就模糊了性别的概念,基佬也跟着出现了。只要被首领相中了,即便是雄性的人鱼,也会全力配合他完成一次咬籽。
    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强迫,而是一种无上的荣幸。
    于是,他们面色憧憬,眼神炽烈,在不会唐突首领的情况下,尽量把自己线条流畅,骨骼匀称的上半身浮出水面,试图吸引首领的主意。
    而他们的首领目光挑剔的,看过了所有的人鱼,似乎谁都没看上,又似乎觉得谁都不错,于是冲其中一名雄性人鱼勾了勾指,说:“你过来。”
    那人鱼面上立马闪过一阵花落自家的狂喜,匍匐着来到了首领的跟前,温顺而乖巧的趴在他的臂弯里。其余的人鱼有些悻悻,刚准备离开,却听他们的首领说:“都留下来。”说着,一把扯住了身上那人鱼的头发,拎了起来,说:“这个,只是开胃菜。”
    华熙的眼皮跳了跳,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该不会是要np的节奏吧?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昨天忙晕了,一直到半夜都没捞着沾电脑,希望大家能原谅,么么哒
    ☆、第61章
    腥咸的海风吹在脸上,华熙打了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
    身边,一场交|尾的盛宴正在展开,靡靡之音传进耳朵里,华熙狠狠地啐了一口,骂了一声:“禽兽!”
    他那人鱼老子,大约是想在儿子面前证明自己无上的地位,以及优先的交|配权,所以立着一根万年不倒的金枪,从中午一直做到了傍晚。
    兴奋的时候,会咧开嘴巴,狠狠地咬住身下那人鱼的脖子,听着对方传来的悲鸣声,感受到身下突然的紧致,然后一弓身子,将自己的性|器送入对方更深处。
    华熙胃里一阵翻腾,他甚至眼睁睁看着那首领从人鱼的脖子上撕下一块皮肉来,舌头一卷,吞了下去。
    其间,有人鱼来到华熙的身边,发出了一声疑似求欢的鸣叫声,却被华熙一尾巴扫进了海里,同时威胁道:“再敢接近老子一步,老子就剁了你做汤!”
    大约是看出了他性格暴躁,其余人鱼虽然对他心生觊觎,却也不敢贸然上前了,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的首领大人。
    等着他们的首领雨露均沾,每个人都宠幸过了,这些人鱼终于满足,长尾一摆,跃进了海里,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地。
    首领懒洋洋地躺下来,跟儿子炫耀说:“只要你留下,他们都是你的。”
    华熙冷笑一声,“老子不稀罕。”
    “如果你喜欢人类的女人,我也可以帮你抓来。”
    “老子对女人不感兴趣。”
    “男人……我一样可以帮你抓。”
    “……”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那人鱼见华熙没有说话,自顾自的说:“我还是更喜欢人类的女人,喜欢她们光洁的大腿,和柔软的触感,只是,她们的身体都太虚弱了,支撑不到结束就会死去。有时是痛死的,有时候是累死的。”
    华熙被他折磨的有些作呕,他无法想象那些人类的女子落在他的手里,有过怎样的遭遇。
    这个恶魔,真是淫|乱而暴虐。明明比其它生物要智慧许多,他的所作所为,却连禽兽都不如。
    华熙不知道自己在海上待得久了,会不会也变得和他一样,逐渐失去人性,变成一头只想交|配和猎食的恶魔。
    有些烦躁的坐起来,华熙问他:“既然没有女人能承受得了你,我为什么还会出生?”
    “你是个特例……我的儿子……”人鱼“咯咯”的笑起来,“你的母亲他很坚强,她是唯一一个能怀上我的孩子的女人。”
    华熙皱了皱眉,只听人鱼继续说:“我是第一次得到后代,我很重视她,我把她留在岛上,希望她能顺利的为我生下孩子。可是后来,有船队发现了她,将她带回了陆地上。你知道吗,再过不了多久,你就该出生了,可我都没来得及看上你一眼。我很高兴,儿子,你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华熙没有理会他喋喋不休,他所关心的,是有船队来过这里。
    逃跑没有可能,那么,要想办法向人求救。
    失踪这么久,按照齐乐那多嘴的毛病,一准通知华夏了,要是他迟迟找不到自己,肯定会崩溃的。
    越想就越是焦虑,华熙舔了舔自己的牙齿,才发现两边的犬牙,正无声无息的生长,大约不出几日,就会变成尖锐的獠牙。
    这感觉,真是够了……
    事实上,华夏在华熙失踪的第四天,就接到消息回到了国内。
    齐乐愧疚之余,险些没给他跪下,“叔叔,都怪我,我就不该带他出海,更不该让他下水救人。”
    华夏垂着脸,所有的悲伤和痛苦都隐藏在那略长的刘海之后,沉默了片刻,问:“华熙失踪的地方,你们定点坐标了吗?”
    “嗯。”齐乐点点头,“船队在附近巡逻了好几天,一直没找到人,过了这么久了,船队都撤了。叔叔,你――”
    华夏摇摇头,“帮我包一艘船,我去找他。”
    齐乐一怔,“都这么久了,华熙他――”
    “我要找他。”华夏显得很执着,“并且一定找得到他。”
    华熙本来就是人鱼,除非遇到凶禽猛兽,不然,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也许,他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华夏攥紧了拳头,绷着神经,努力不让自己垮下来。他也知道大海有多危险,也知道这一去,希望渺茫。可越是这样,他越是要去走一遭。
    不然,留了华熙在那里,多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华熙不止一次的承诺过,他会一直陪着自己,经年累月,永远不离,不弃。
    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兑现的。因此不需要别的,华夏就是相信他,他还活着,还等在那里。
    第二天,小胖放下了公司里的事物,租了条船,陪着华熙和齐乐一并回到了海上。
    三人各自揣着复杂的心情,站在船头上,遥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最终,还是华夏强打起精神来,说:“帮我录一下音,等会把喇叭装上去,一路播放。”
    “嗯,好。”齐乐急忙回舱取来了录音器,帮华夏录了音,只简单两个字:华熙。
    那一声呼唤有些竭嘶底里,在海上播放的时候,显得苍凉而绝望。
    夜幕西沉,齐乐沉着脸,双手把在围栏上,有种华夏再这样下去,他先没疯,自己就要疯了的感觉。
    经过这么多天,大家心里都明白,华熙不可能还活着。这又不是电视剧,男主跳海,被浪冲到海边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这么徒劳地找下去,不过是让自己心灰意冷罢了,等悲伤变成绝望,唯一的那点希冀也会变成渣渣。
    小胖走上前来,递给他一杯豆浆和一张馅饼,说:“船上没别的,先吃点东西垫垫吧。”
    齐乐摆摆手,示意他拿走,自个点上了一根烟,问:“叔叔怎么样了?还在晕船吗?”
    “嗯,吐了一路,脸色煞白傻白的。”小胖说着,咬了一口馅饼,“我看晕船只是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心里压着事,精神太过紧张了。”
    齐乐闷闷地吐了口烟圈,“华熙这小子,费尽心思的把人搞到手,却又扔着不管了,也忒不是个东西了。”说着,声音里有了哭腔,“我他妈就不明白了,他小子逞得什么英雄,大海他也敢跳。”
    小胖揽过了他的肩膀,不轻不重的攥了攥,说:“外头风大,回舱吧。”
    几人在海上飘荡了数日。华夏没有返程的意向,小胖和齐乐便陪着他。
    最近,小胖有两个美国的客户要见,就那么放人鸽子了,而齐乐,刚刚接手了一部电影,头一次要出演男一号,临了,竟也放弃了。
    钱将来可以再赚,戏以后可以再拍,可兄弟,没了就没了。
    窝在船上好几天,原本人模狗样,习惯了到处摆明星架子的齐乐,此刻有些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也顾不上刮。
    相比他,华夏似乎还是那清冷如玉的样子,只是因为连续几天晕船和饿肚子,人瘦了一圈,每天站在船头上,不声不响的,迎来日出,送走日落。
    脸上无甚悲喜,只是在等待一场不可能出现的重逢。
    小胖几次想着劝他放弃,可又实在无法开口,最后只能让人又送来了多余的食材,陪他在海上继续漂泊着。附近大大小小的海岛,全部都找了一遍。
    直到有一天,海上突降大雨,一阵狂风怒卷着海浪,将船只推上了浪尖,又重重地摔在海面上。
    船只受不住海浪的推动,打着旋的,往一个方向驶去。
    船舱内,瓶瓶罐罐的摔了一地,华夏把着窗子,才勉强没有摔倒。
    雨季到了,往后海风只怕越来越大,看来船只是不能在海上久待了。
    随着小船的起起伏伏,华夏的心脏仿佛承受不住颠簸一样,骤然四分五裂。
    结束了……
    驾驶室里,齐乐指挥了船手,说:“转舵啊,这船怎么朝着暗礁去了,要死吗。”
    船手擦了一把汗,说:“风太大,小船自带的动力装置控制不住转向了。”
    “屮!”齐乐骂了一声,“该不会撞上吧,我看这一带暗礁都连城一个岛了。”
    “这倒不至于,掌好舵一定能避过去的。”船手说着,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际,“不过,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只怕越下越大,过了这一代,咱得想办法找地方驳岸,谁知道往后风浪有多大。”
    齐乐应了一声,回到舱里,看了一眼面色憔悴的华夏,轻轻呼了口气,说:“叔叔,咱不能在海上久待了。等着日后天晴了,我再陪你回来――”
    “嗯。”华夏面无表情的答应着,扯了条毯子裹住身子,继续盯着窗外。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