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辣的痛感,蔓延至全身。
    手指动了动,华夏终究是没能爬起来,干脆自暴自弃,趴在床上等死算了。
    看着华夏身上遍布着欢爱留下的痕迹,华熙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睛,这种将人吃干抹净,渣都不剩一点的感觉,不能更棒。
    亲吻了一下华夏的后背,华熙说:“我去浴室放水,待会给你洗个澡。”
    “嗯。”华夏哼哼着,有气无力的看了华熙一眼。臭小子,好歹也是经过一整晚剧烈运动的人,为什么看来会和没事人一样!?
    不多时,华熙放好了水,回房将人抱在了怀里,揉了揉华夏凌乱的头发,说:“我昨晚太得意了,以后会节制一点的。”
    华夏闭着眼,看都不想看他,这种家里养了只性|欲狂的沧桑感,一般人体会不到。
    “还疼吗?”华熙亲了亲他的眉眼。
    “疼。”华夏说着,别开了脸。
    华熙抱着他,“对不起,第一次尝到滋味,没有忍住,我保证以后一定会照顾你的感受,好不好?”
    “没有以后了。”华夏恨恨的说。
    长此以往,一定会把身体搞坏的,说不定还要去挂号肛肠科。
    想想就很惨。
    华熙笑了笑,又亲亲他的脸,然后将人抱起来,走进了浴室。
    扔掉了身上的睡袍,华熙抱着华夏,一并坐到了水里,顺手够了一瓶安神的精油,往水里倒了一些。
    要说爸爸新租的房子就是这点好,浴盆特别大,足够两个大男人一起洗澡。
    浸在水里,华夏越发懒洋洋的,靠在华熙的怀里打起了盹。
    华熙托起了他的身子,帮他打了泡沫,从头到尾洗了一遍,动作温柔而小心。
    看着他身上交错的吻痕和淤青,华熙得意之余,又有些自责。看来,昨晚的确是有些过火了。
    伸出舌头,华熙舔了舔华夏的后背,看着那一块一块的淤青淡化了,便将人翻了个身,让他后背抵在缸沿上,又为他舔了舔胸前。
    一路向下,华熙伸手挑逗了一下华夏那恹恹的“小爸爸”,见他咂了一下嘴,没有醒过来,便将人又抱起了一些,看向了他那处被摧残的又红又肿的入口,眸色一深,喉结也跟着动了动。
    完了,又想做了……
    华夏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什么湿滑的东西舔上了自己的后|庭,原本火辣辣的感觉瞬间消退了不少,如同一帖清凉的膏药,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华熙抬起脸,看向了眉目舒展的华夏,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伸手将人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低头咬了咬他的锁骨,舌尖滑动着,舔上了他胸前的一点粉红。
    “嗯。”华夏扭动了一□子,屁股正抵在华熙那精神十足的硬物上,迷迷糊糊中,刚要睁开眼,却听华熙附在他的耳边,拿低沉而魅惑的声音说:“乖,再睡会,我保证不会再弄疼你。”
    华夏像是受了他的催眠,睫毛颤了颤,终于又睡了过去,呼出的热气喷在华熙的脸上,像是发出了无形的邀请。
    后来,华夏半睡半醒间,觉得有一条湿滑而粗壮的尾巴挤进了自己的双腿间,鳞片下的肌肤耸动着,探出了一根异物,一路摸索着,深深没入了自己的体内,比先前来的更深,涨的也更厉害。
    也许是有了华熙先前温柔的舔舐,华夏那一处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倒变得很柔软,纳入了华熙之后,眉头轻轻皱了皱,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
    华熙将人揽进怀里,怕肩上凸出的鱼骨会硌着他,便仰了仰身子,让他的脸靠在自己的胸前,身下轻轻抽|送起来。
    华夏合着眼,脸颊上一片酡红,嘴唇张了张,想喊却没有喊出来。
    见他不太舒服,华熙抬起鱼尾,尾鳍在空中打了个弯,轻轻拍打着华夏的后背,像是安抚一般。
    恢复了这副鱼身之后,华熙的咬籽(鱼类的交|配行为)似乎更强烈了一些,相对的,理智就减退了。
    他不知道自己流淌的血液里,是不是有暴虐的因子,看着华夏那洁白的脖颈,他甚至想要咬下去。
    而这种冲动,随着交|配的进行,似乎越发的强烈,甚至于连他的眼睛都红了。
    他甚至在想,完事之后,就把人吃下去。
    在中国人的记载里,鲛人可不像西方童话里的人鱼那么美好而善良,虽然根源可能是同一种动物,但在古中国的传说里,鲛人显然是淫|乱而嗜血的动物。公鲛人会用歌声,把女人引诱至海里,活活的干|死。而母鲛人,似乎更残虐一些,喜欢直接吞食年轻的男子。
    华熙抱着华夏,原本少了安全套,这种切实的接触让他心生愉悦,可眼下,他却顾不上享受那些,急匆匆抽回了自己的下|身,喘了口粗气,说:“我在想什么?”
    身下,那躁动的尚未停歇,破开鱼鳞,直挺挺地竖着,华熙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强制将收回了皮下,然后将鱼尾甩出了浴池,搭在了沿子上想着尽快晾干。
    原本想着以这副姿态同爸爸交|合,一定刺激非常,可眼下看来,这种尝试纯属冒险。
    好在现在是冬天,还没到鱼类发|情的季节,要是等到开了春,他可不能保证自己还会不会像今天这么理智。
    扯来毛巾,华熙帮华夏擦了擦身子,然后抱在怀里,拖着湿漉漉的尾巴回了卧室。
    华夏沾床继续睡,因为累极了,也就顾不上自己还光着身子,华熙将人从头到尾视|奸了一遍,愉悦地勾了唇角,说:“再睡会吧,晚上睁开眼,我们一起迎新。”
    华夏咂了一下嘴,光着屁股翻了个身。
    华熙拖来被子给他盖上,然后清扫了一下地上一团一团的抽纸和用过的安全套,扔进垃圾篓里,遂又拖着尾巴去了厨房,准备起今天的晚餐。
    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华熙顿了顿,正想着置之不理,却听到一阵热情的呼唤:“华夏――”
    紧接着,更多的声音乱七八糟响起来,“嘿,哥们,开开门。”
    “我们一起来陪你迎新啦!”
    “我们带了礼物!”
    “一起包饺子吧?”
    华熙有些头疼,也不知道像爸爸这么性情淡漠的人,怎么就交到了这样一群热情的朋友。
    看了一眼身下的鱼尾,华熙狂躁的抓了抓头发。他可不想被人识破身份,或者当成奇怪的cospy。
    敲门声还在继续,华熙绞着眉头,准备装作家里没人,却听外面的男人热情洋溢的说:“别装了,哥们,我们去门卫上问过了,他们说你在家里,快开门!”
    华熙:……
    被逼无奈,华熙只得回卧室,推了推华夏,说:“爸,快醒醒。”
    华夏“哼哼”了两声,往被窝里钻了钻。
    “喂!”华熙又推了他一下,让朋友吃闭门羹,总归是不太好吧。
    华夏迷迷糊糊睁开眼,意识还有些混沌,“怎么?吃饭了?”
    华熙有些澹“不是,外面来了一群人,说是来陪你过年的。”
    “可能是bill他们。”华夏胡乱猜测着,然后闭上眼,继续睡。
    华熙:……
    看了一眼自己身下,鱼尾正在分化成腿,只是遍布的鳞片,一时半会还消失不了。被逼无奈,华熙从衣橱里取了条裤子,往腿上胡乱一套,然后找了把剪刀,将满头流泻的长发剪掉,遂又套了件毛衣,遮住了身上尚未消失的鱼鳍,跑去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只见五六个人涌了进来,手里拎着红酒和蛋糕,喊着:“新年快乐!”
    华熙干笑了一声,侧身将人迎了进来,说:“我爸爸身体不太舒服,可能没办法起床招待你们。”言外之意,你们赶紧滚。
    不料,几个洋鬼子典型的厚颜无耻,挥挥手说:“没事,不是还有你吗。”
    “靠!”华熙暗骂了一声,只听bill问:“要我们一起包饺子吗?除夕夜要吃大餐吧?我带了香槟,还缺什么,我可以出去买。”
    横竖躲不过了,华熙清点了一下人数,说:“家里的肉馅可能不够,如果方便,你下去买点肉,再买点蔬菜吧。”
    “没问题!”bill立马站起来,抄上口袋出了门。
    华熙摇摇头,刚准备回厨房继续剁肉馅,却听到华夏卧室传来了一阵开门声,匆忙间赶紧扔掉了菜刀,追进了卧室,说:“我爸爸不舒服,可以的话,能不能不要打搅他休息?”
    “我是医生。”进门的女人指了指自己,然后摸了摸华夏的额头,说:“发烧了。”
    华熙一愣,跟着试了试华夏的额头,一时悔地肠子都青了。
    原本以为他只是累了,没想到竟是把人折腾病了。
    “烧得倒不是很厉害。”女人说着,伸手扯开了一点被角,看到华夏手臂上的红痕时,微微一愣,嘀咕道:“不会是食物过敏吧。”说着,把整个被子都掀开了。
    下一刻,“啊――”
    女人尖叫着,猛地又扔下了被子,说:“我什么也没看到。”
    没看到华夏光着身子,更没看到他身上交错的痕迹。
    该死,不会被灭口吧?
    小心地看向华熙,只见他阴着脸,瞳色幽深的,如同即来的暴风雨一般。
    女人缩了缩脖子,赶紧迈着小碎步,贴着墙角偷偷溜了出去。
    撞破你们的奸|情,我又不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时期,就这样吧,太淋漓尽致我怕被请进局子里喝茶,唉……
    正在酝酿番外,到时会以免费的形式呈现给大家的,嗯!一定香喷喷的!
    谢谢铭晗妹子的地雷,么么哒
    ☆、第57章
    和几个洋鬼子坐一起包饺子,这画面比较奇怪。
    看了一眼形状各异,风格迕鹊慕茸樱华熙有些郁闷,好好一个除夕夜,就被这群蛇精病给搅了。
    更郁闷的是,饺子出锅时,李薰也踩着点过来了,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冲华熙笑了笑,说:“我来陪华哥过年。”说着,把一份新年礼物放在了桌子上。
    华熙捏了捏眉心,顿时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一群蛇精病加一个蛇精,还能不能好了?
    饺子下了锅,华熙把众人请上餐桌,刚准备回卧室喊爸爸起床,却瞧着李薰跟了上来,问:“怎么没见着华哥?”
    “他不舒服,在卧室里休息。”
    “怎么?生病了吗?严重吗?”
    “不严重,都怪我,把人从昨天晚上一直折腾到今天早上,给累坏了,害他这会子腰酸背痛的,爬不起来。”华熙说着,打开了房门。
    回头,见李薰呆在原地,一张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华熙笑了笑,问:“怎么,不进来看看吗?”
    “不、用、了。”李薰说着,迎上了华熙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因为脑补过剩,胃里一时间有些翻腾。
    得意什么,你不过是个同性恋!
    合上门,华熙将一众碍眼的人隔在了外头,然后抱起了熟睡中的华夏,说:“爸爸,起床了。”
    “嗯。”华夏往他怀里拱了拱,懒洋洋的问:“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起来迎新了。”华熙说着,亲了亲华夏的额头,满心满眼都是爱。
    如果不是外头还有一群客人,他真想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抱着他。
    “这么晚了啊。”华夏嘀咕着,伸了个懒腰,觉得后腰还有些酸痛,便拿眼神剜了华熙一眼,说:“以后不准这样了。”
    “嗯。”华熙眼里含笑,亲了亲他有些红肿的嘴唇,说:“那我以后我减少次数,一晚三次好不好?”
    “不行!”华夏急忙摇头。
    “那――”华熙打着商量,“两次?”
    “不行!”
    “一次就太少了吧?根本不够我发泄!”
    “一个月一次。”华夏伸出一根手指。
    “啊?”华熙简直要暴跳起来,还有没有人权了?给人尝到了甜头就扔着不管,憋出毛病来你负责啊?
    华夏笑了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不闹了,听外头闹哄哄的,来了多少人?”
    “加上李薰,七个人。”华熙说着,帮他取来了上衣和裤子,说:“一群人,正等着你入席呢。”
    华夏一边套衣服,一边问:“你准备了晚餐?”
    “嗯,炒了几个菜,下了几盘饺子。我这点厨艺虽然有限,不过糊弄洋鬼子足够了。”华熙说着,帮他扣上了扣子,又为他梳理了一下压扁的头发,说:“好了。”
    华夏伸了个懒腰,拿脚丫子指了指门口,“喏,还有拖鞋。”
    “哦。”华熙赶紧给他“叼”了过来,帮他套在了脚上。
    换做平时,华夏虽然懒,却不会特意使唤华熙。可昨晚经历了那一夜,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微妙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华熙的错觉,他总觉得一向清冷寡淡的爸爸,似乎学会向自己撒娇了。
    这感觉,其实不坏。
    出门前,华熙又亲了亲华夏的额头,说:“早点结束用餐,早点把人送走,你还发着烧,别熬到太晚。”
    “嗯。”华夏点点头,换上了一张笑脸,出门同人打了个招呼,说:“抱歉,我睡过头了。”
    “没关系。”众人看过来,眼神有些暧昧,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只有李薰咬着唇,沉着脸,看起来若有所思。
    华夏被人盯得不太自在,正准备入座,却瞧着华熙眼疾手快地塞了个坐垫过来,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众人立马挤眉弄眼,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
    “这么体贴~”
    “昨晚用力很猛哦~”
    “一夜几次?”
    “啊哈哈哈哈,要节制,节制……”
    华夏一张俊脸瞬间涨的通红,屁股上本来就火辣辣的,如今更是如坐针毡。
    好在这时,客厅里的台钟响了,时针划向了十二点,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
    为了避免华夏太过尴尬,华熙急忙端着起了酒杯,说:“新的一年,大家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干杯!”
    众人立马响应,纷纷举起了酒杯,说着蹩脚的“干杯”。
    一时间,觥筹交错,气氛变得很热烈。
    而刚才少儿不宜的话题,就这么揭过了。
    华夏吃着形状各异的饺子,喝着中西各异的酒水,看着身边围坐的不同族种,尴尬之余,心里却很温暖。
    许多年的除夕夜,没这么闹热过了。
    虽然身在国外,不过只要华熙在身边,哪里都是家。
    “啪――”夜空里突然绽放了一朵烟花,紧接着,是第二朵,第三朵……
    然后,由远及近的,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炮仗声。
    虽说美国管制烟火,不过有华人在的地方,总归要偷偷放鞭炮庆祝一番。
    这除夕夜,莫名就多了一点家乡味。
    折腾到凌晨四点,众人总算吃喝尽兴了,一边往外走,一边称赞华熙,“哥们,你做的菜很好吃,回头我们还来。”
    “嗯,好啊。”华熙虚假的应付着,将人全部送走之后,猛地摔上门。
    屮,心好累。
    回到餐桌前,只见华夏正在收拾餐具,华熙上前拦下了他,说:“东西扔着吧,明早再收拾,你不舒服,回床上躺着。”
    华夏摇摇头,“没事,睡一觉,感觉好多了。”说着,端起了一摞碗,想着送进厨房。
    只见华熙跟上来,捏了捏他的屁股,说:“那既然好了,不然,我们再来一发?”
    华夏冷静地搁下了碗筷,说:“我头有点晕。”
    华熙笑笑,“那就赶紧吃了退烧药,上床睡觉。”说着,将人抱了起来。
    这一觉,两人一直睡到了傍晚。
    其间,华熙醒过来几次,因为怀里搂着华夏,都不舍得起来。看着怀里眉目舒展,睡衣安详的人儿,整颗心都变得柔软。
    伸出手,华熙同他十指相扣,轻声说着:“我爱你,好爱好爱。”
    睡梦里的人迷迷糊糊回应了一句:“我也爱你。”
    一时间,初霁,天青海阔。
    华熙从来没有,如此这般的幸福过。
    一花一世界,一梦一天堂。
    时光轻擦,岁月悄然。
    转眼间,送走了冬,迎来了春,冰雪消融,柳绿樱红,整个世界都恢复了勃勃生机。
    齐乐拍完了一支爽肤露的广告,刚准备回休息室躺会,却瞧着助理童彤递来了一捧鲜花,说:“刚才花店的人送来的,上面没有落款,也不知道谁买的。”
    齐乐看了一眼鲜花,说:“是个熟人。”
    “熟人?”童彤眨眨眼,“说起来,最近我们的行程像是被人掌控了一样,走到哪,都会收到匿名的鲜花。”
    齐乐笑笑,“是我透漏给他的。”
    不过,天天见花不见人,那死胖子也太没有诚意了。
    把鲜花小心收好,齐乐在沙发上躺下来,说:“等忙完了这一阵,我准备包艘游轮,出海放松一下。”
    “游轮啊?”童彤来了兴趣,急忙凑到齐乐身边,问:“那――乐哥,我可以跟着吗?”
    “当然。”齐乐眯起眼睛,“请上几个朋友,我们出去玩两天。”
    “那――”童彤绞着手指,问:“我可以带男朋友一起吗?他是你的影迷。”
    “影迷?”齐乐睥她一眼,“想蹭吃蹭喝蹭玩就直说,少给老子整些有的没的。”说着,将手交叉了枕在后面,“不过,恋爱真好啊……”
    童彤起了八卦的心思,涎着脸问:“乐哥,你身边有那么多漂亮女星,一定有看上的人吧?”
    “她们?嘁,一个个绯闻缠身,我可没兴趣。”齐乐说着,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鲜花,“我啊,或者不找,或者就找个一心一意对我的人。”
    童彤:“也是啊,娱乐圈哪有长久的爱情,大家不过逢场作戏,玩玩就散。偶尔爆出一场恋爱绯闻吧,还都是炒作。”
    齐乐:“所以啊,我要找个圈外的人。”
    童彤眼睛一亮,又凑近一些,“乐哥,你有合适的人选了?”
    “有倒是有――”齐乐笑笑,“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童彤:“嗯?什么合不合适?”
    齐乐:“性别啊。”
    童彤:“……”
    喂,乐哥,你性取向暴露了啊。
    就这么大咧咧的告诉我,事后想起来,真不会将我灭口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欧巴桑扔的地雷,o(s□t)o,孩子,你为什么想不开,取这么个名字啊……哈哈哈哈。
    下一章,华熙的亲爹要粗线了~
    一起跟着齐乐去航海吧!
    ☆、第58章
    几日后,童彤见到了齐乐中意的那个年轻人,不得不说,真尼玛帅啊!高大英俊又多金,性别什么的,完全不是事啊。
    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华熙的男人,更是帅到没朋友。游轮上一票星男星女,被他比的简直没法看。
    一下子见到两个极品帅哥,童彤激动地手都颤了,赶紧拿手机偷偷拍了一张三人的合照,然后上传了微博,配了个刺眼的标题,叫做:齐乐和他的基友们。
    因为激动,“基友”不小心打成了“基佬”,瞬间震惊网络。
    齐乐不知道自己被打上了“基佬”的标签,一手揽着一个哥们,站在船头,有说有笑,看起来亲密无间,一如经年。
    而童彤也不知道自己打错了标题,赶紧又抓拍了两张照片,兴冲冲的上传了网络,说:三人感情真不错啊,站在一起相当养眼。
    于是,当天微博的热门话题,陆陆续续成了:
    “齐乐一人战两男,真能吃得消?”
    “齐乐出道至今没有绯闻,原来是好男色?”
    “齐乐被乐晓公司的总裁包养,同时和l栖游戏工作室的制作人有一腿?”
    “左拥右抱,齐乐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
    齐乐眼皮跳了跳,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看他拼命地挤眼,小胖问:“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没事。”齐乐揉揉眼皮,低头,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走到了自己跟前,伸着肉乎乎的小手讨要抱抱,便笑了笑,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这是桃子,宁媛的小女儿。”齐乐抱着小女孩,向华熙他们介绍。
    宁媛是上一届的影后,大家耳熟能详的,因为颁奖典礼时和齐乐走过一次红地毯,晚上两人又过了一顿饭,所以算是有点交情。
    小胖伸手逗弄了一下桃子,见她呲着两颗小门牙,咬住自己的手指不放,笑了笑,附在齐乐耳边说:“真可爱,以后,我们也要个孩子吧?”
    齐乐面上一僵,“老子又生不出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背过身去,说:“老子又没打算跟你好!”
    “那我就继续追。”小胖说着,绕到了齐乐面前,“一直到你点头为止。”
    “死胖子。”齐乐骂了一声,一向厚颜无耻的他突然有些脸热,于是抱上桃子,说:“外头风大,我回舱里了。”
    见齐乐溜了,华熙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说:“不错啊哥们,都得到我一半真传了。”
    小胖看着他,“什么真传?”
    华熙眯着眼,“死皮赖脸啊。”
    小胖:……
    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回过身去,华熙望着一望无垠的大海,莫名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
    一汪碧蓝,一方天空,天水相接,自由来去,那仿佛才是他该有的世界。
    小胖向侍者要了两杯红酒,递给了华熙一杯,然后闲聊起来,“我小时候在乡下,听我姥爷说过他早年出海的事,他说在海里见过像小山一样的海怪,个头顶的上十艘轮船,那时我姥爷还以为是一处海岛呢,后来瞧着那玩意抖了抖身子,竟是沉回了海里。”
    “是吗?”华熙喝了口红酒,示意他继续说。
    “还有像蜈蚣像章鱼一样的海兽,像恐龙一样的史前怪兽,当然,这些都见怪不怪,最主要的是――他见过鲛人。”
    华熙手一颤,神色蓦地紧张起来,问:“什么样子?”
    “和传说中差不多,人身鱼尾,就是凶了点。”小胖说着,喝了口红酒,“他们见到的是一条母鲛,很凶,拿身子一路撞他们的渔船,后来,没有将船撞翻,也不知用了什么妖术,引了一个渔民自个跳进了海里,被她拖走了。”
    “后来呢,人找回来了吗?”
    “大海茫茫,去哪找。听说那鲛人长得不错,就是生了一口獠牙,一看就是凶残的食肉动物,人都被拖走了,八成是被吃拆入腹了吧。”
    华熙皱了皱眉。
    凶残的食人鲛……
    两人在船头上又站了一会,只见齐乐出了舱,喊了一声:“别干站着了,进来吃饭吧。”
    “嗯。”华熙答应着,正准备回舱,却听着海上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波,和他平日里听到的鱼儿发出的声音不同,似乎更偏近人类一些。
    华熙耳朵动了动,只听着那声音由远及近,用一种介于人类和鱼类之间声音,喊着:“儿……子……我的儿子……”
    然后,是一阵阴测测的笑声。
    华熙一个激灵,看向了海平面。只见水面上微波荡漾,并没有什么动物出没,当即摇摇头,进了船舱。
    里面正在大摆筵席,长桌上铺着洁白的桌布,摆放着各类糕点,酒水,和西餐。侍者穿梭在其中,悉心为大家倒酒,上菜。
    华熙走进了人群里,并没有刻意地假装绅士,一手端了生鱼片,一手叉了块牛排,大快朵颐着,走到了窗子前。
    外面天青海阔,海鸥成群,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点点。
    无视了身后的说笑声,和女人们偶尔的搭讪,华熙觉得这一刻还是很享受的。
    平日里加班加点累死累活的工作,这一刻的时光就显得弥足珍重。
    把最后一片生鱼片扔进嘴里,华熙眼神一紧,猛地将脸贴到了窗子上,向外看去。
    只见一条大鱼跃出了水面,深蓝色的尾巴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遂又扎进了水里。
    身后,显然有人也注意到了,惊叹了一声:“哇哦,刚才好大一条鱼!”
    “不对,不是鱼。”华熙小声否认着,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他很确定看到了那怪物类人的上半身,生有手臂,和满头的头发。
    那……是一条人鱼。
    匆匆出了舱,华熙往海里看去,只见水面上出现了一股急流,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紧追着游轮,只是海底的生物像是忌惮船上的人,在逼近游轮之后,便保持了一段距离,没有直接贴上来。
    追出来的齐乐吓了一跳,问:“什么东西?”
    “不知道。”华熙紧盯着水面,脸上写着警惕。
    齐乐扯住了华熙的衣袖,说:“不对啊,这玩意一直跟着我们。走,回舱!”
    华熙在他的拖拽下,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突然听到海里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混着呼啸的海风,听起来竟毛骨悚然。
    齐乐表情一僵,“我屮,什么声音?”
    “咯咯咯……儿子……咯咯咯……儿子……”那声音时而飘渺如同幻听,时而又真真切切,萦绕在耳边。
    齐乐打了个哆嗦,“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怪物?”
    “人鱼?”华熙不太确定,心里莫名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怕来者不善。
    无视了那人鱼殷殷的呼唤,华熙回了舱,心想我爸爸远在美国,可不是水里那怪物。
    按捺着自己的好奇心,华熙可不想跟海里的东西过多的纠缠。
    且不说他的根在哪里,他死后,是一定要葬在陆地上的。
    过去的既成过去,未曾经历,何必惦记。
    血缘,身世。他对这些从来就不感兴趣。
    游轮又驶出了一段距离,那怪物一路穷追不舍,断断续续的喊着:“儿子……我的儿子……咯咯咯……”
    喊就喊了,偏还要发出那种毛骨悚然的笑声,谁知道你特么是来认亲的,还是来吃人的。
    华熙眯着眼,看向了神色如常的众人。只见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并没有被外头的声音吸引。
    很显然,那属于人鱼的特殊语言,这些人听不懂。
    许久之后,那人鱼大约是累了,没再叫唤,消停了好一阵子。
    华熙松了口气,刚准备喝口水,却听见海面上陡然传来一阵歌声,没有任何的歌词,只是用天籁一般的声音,呵唱着动人心魄的曲子。“啊~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并不嘹亮,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众人全部噤了声,竖着耳朵聆听了起来。
    如此干净而清冽的声音……
    华熙皱起了眉头,只觉得众人的表情有些异样,与其说是沉醉,不如说是失了魂。男人还好一些,似乎对公鲛人的歌声不太敏感,而女人,个个目无焦点,神色呆滞的立在原地。
    想起了小胖刚才说过的,鲛人会用邪术,引了人自投罗网,华熙赶紧走到了小胖和齐乐身后,一手攥过了一人的手臂,生怕这俩人会有什么闪失。
    他两人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却是站在齐乐身边的童彤,突然向前迈出了一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往船头上走去。
    “童彤――”齐乐回了神,喊了她一声,见她没有反应,刚想着追上去,却见华熙先他一步,追了过去。
    不料,那女人也加快了速度,竟像是一尾缺水的鱼一般,急不可耐地跳进了海里,义无反顾。
    华熙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没来得及抓住她。
    然后,只见水面上起了个浪花,将童彤卷进了海里。
    歌声,戛然而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铭晗的地雷,么么哒。
    关于小山一样的海兽,这是“年婶”的姥爷早些年出海时见过的,还有鲛人。不过据说,鲛人真的很丑,就差没青面獠牙了,大约就是上半身长了两个爪子,没太有头发,五官畸形,反正不太像人。(真实与否,无从考量,姥爷不在了)
    关于大海,人类未知的生物还有很多……
    求留言!!!
    ☆、第59章
    “妈咪,这是什么?”桃子指着童话书上的一副彩色插画,问身边的宁媛。
    “宝贝,这是美人鱼。”宁媛笑了笑,帮女儿梳理了一下柔软的头发,说:“从前啊,在海里,生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