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天。
    这期间,齐乐和小胖会轮番过来陪他,每次来都不空手,拎着馅饼,鸡蛋饼,卷饼,饺子,包子,等等一切,说是他妈让送来的。
    华熙同他们说了“谢谢”,便收下了。只是想想,感情再好的邻居,也不可能事无巨细的照顾自己,想来是华夏提前打过了招呼,顺便给了他们好处。
    不曾想,爸爸原来也有心细的时候。
    有时候,齐乐吃过了饭,会拎上牙缸牙刷过来借宿,顺便扯来汪胖子。
    之所以不再喊他小胖,改为了汪胖子,用齐乐的话说就是,男人胖不要紧,但是不能小。至于小的是哪部分,大家心照不宣,各自淫|荡的笑一笑就行了。
    晚上,三人凑沙发上看了个成人片,齐乐突然手贱,勾着小胖的裤腰带,说:“听人说,男人越胖,下面越小,要不脱了裤子,让哥看看?”说着,就想扒掉小胖的裤子,却不想,被小胖直接扭着胳膊按在了地上,听他说:“放心吧,我那里只会比你大,不会比你小。”
    “放屁!”齐乐的尊严受到了践踏,“有本事脱了裤子比比。”
    小胖脸上一黑,“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这个?”
    “因为你小啊,哈哈哈。”齐乐说着,突然来了个声东击西,假装攻击小胖,却一把扯掉了华熙的裤子。
    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华熙腿上只剩了条平底裤,包裹的那坨异物大的异于常人,让男同胞们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许久之后,齐乐吞了口唾沫,说:“华熙,你这他妈是人类的规模吗?就这尺寸,干嘛不去拍a|片啊?”
    华熙提上了裤子,白了他一眼,说:“你还顶着一张牛郎脸呢,怎么不去拍g片?”
    “嘁,老子又不好那口,倒是你,可以考虑考虑。”齐乐说着,却满脸贱相的捏了捏小胖的屁股。
    小胖一把拍开了他,问:“做什么?”
    齐乐眯着眼,“给我感受一下嘛,闭上眼睛想象的话,这大概是e罩杯,不对,h罩杯,或者g罩杯?”
    小胖无奈的看着他,“你能不能正常点?”
    三人折腾到了大半夜,小胖自觉躺在了沙发上,说:“我今晚睡这。”
    齐乐长期占据着华熙的单人床,有些不好意思,跟小胖说:“要不,今晚咱俩换一换,你睡床,我睡沙发?”
    至于华夏卧室里的双人床,那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自打华夏离开之后,华熙就把那当成了禁地,只准自个儿躺上去打飞机,别人连碰都不准碰一下。
    可今晚,华熙突然大发慈悲的说:“要不,你们两个睡我爸卧室吧,我睡书房。”
    “啊?”齐乐有些受宠若惊,“你真舍得?”
    “我哪有那么小气。”华熙笑笑,然后满脸深意的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说:“好好珍惜。”
    作者有话要说:中间这五年不会着墨太多,关于华熙什么时候吃掉爸爸,放心吧 ,会在这五年之前嘿嘿
    ☆、第44章
    小胖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
    虽说华熙给他制造了机会,可真和齐乐躺床上,整个人都僵硬着身子,一动不敢动了。
    却是齐乐,睡着了跟没睡一个样,一刻也不消停的滚轱辘打滚,从床这头滚到那头,期间踹了小胖好几脚。
    而最重的一下,刚好就踹中了小胖的要害。
    “啊――”小胖痛呼了一声,捂住了□。
    书房里,华熙“啧啧”道:“战况真激烈。”
    转身,扯被子,捂住头。
    真是特别的羡慕嫉妒恨。
    第二天,华熙照旧是起了个大早,下厨整了个蛋炒饭,比着华夏在时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如今简直是在糊弄鬼。
    特别是想到要伺候那两个孙子,华熙就更加偷工减料了,米饭里面零星几块鸡蛋,甚至连油花都少见。
    完了,配一杯豆浆,早餐就算成了。
    齐乐觉得华熙如今抠门抠出了一种境界,扒了口米饭,特别鄙视的说:“重色轻友。”
    华熙笑笑,“那是必须的。”
    小胖面色憔悴,□还隐隐作痛,吃过了早餐,问:“华熙,你爸这也出去快半年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五年之内,他不打算回来。”华熙说。
    “啊?”齐乐一怔,“他就打算这么撇家舍业,扔着你五年不管吗?”
    “也许是想考验我的耐心和恒心吧?呵,没关系,他不来见我,我去见他就是了。”华熙说着,收拾了课本,然后夹在腋下,同他们出门了。
    收起了性子里的懒惰,华熙如今也算是个勤奋用功的好学生了,除了掌握了课堂上的知识,课后还报了班,又扩充了一下其余的知识面。
    前不久,华熙领着他的小团队参加一场省内的中学生游戏创作大赛,拿到金奖的时候,突然觉得:啊,原来努努力的话,想成功也不难啊。
    这么看来,不是自己的智商不够用,而是都用到了怎么取悦华夏上面了。
    如今华夏不在身边,倒是给了他充足的精力和时间,去汲取知识,以兑现他对爸爸的承诺。
    五年后,我会成为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而不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绣花枕头。
    五月底的时候,华熙又报名参加了全国赛,并且趁周末,经常跑到附近游戏公司里,软磨硬泡的,向人取经学习。
    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要放在从前,打死华熙他都不肯的。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别说是向人低头服软,就是给人磕头当孙子,他怕是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从前的华熙虽然也很成熟,可毕竟有个所谓的爸爸在身边,多少还是会去依赖他,内心也免不了有些稚气。可如今华夏不在了,他倒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收起了尖锐的性子,在世俗面前变得圆滑起来。
    因为他人长得实在好看,再加上礼貌客气勤奋好学,游戏公司里的人,特别是女人,倒也乐的教他。
    如此,在七月份的全国赛里,华熙作为队长,再一次捧得金奖时,在acg界,也算是崭露头角了。
    而他获奖时拍的照片,在上传网络之后,被小女生们争相下载,纷纷设成了手机壁纸。
    长这么好看,简直就是罪过。
    于是,歪打正着的,华熙的能力尚未得到肯定,脸倒是先出名了。
    然后,免不了的,又引来了一群所谓的资深星探,巴拉巴拉说着你这么好看,不如放弃游戏开发,跟着我们发展演艺事业吧,可以赚到大把的钞票,拥有无数的粉丝,不比做游戏有前途多了。而且能结交很多的女艺人,大家发展一段热恋也不是没有可能巴拉巴拉。
    华熙被他们吵得脑仁疼,原本想着骂爹的,却被齐乐拦住了,只见那牛郎脸凑了上去,问:“你们看,华熙不乐意,我怎么样?我长得不比他差多少吧。”
    星探们给出的回答是:“你人虽然长得不错,但是形象不够突出,放帅哥云集的演艺圈里,很难引起人的注意。不像华熙,好看到一种境界,随便往哪一站,那都是一片星光闪耀。”
    然后巴拉巴拉,又是一番废话。
    送走了星探,齐乐有些郁闷,“我长得也不差啊,在学校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帅哥吧,怎么被他们说得一文不值。”
    华熙看了他一眼,笑笑说,“想出名想疯了?就你这形象,估计演人男宠,情夫还差不多。你看看你一身的牛郎气,哪有正派男主的范儿?”
    齐乐暴躁了,“哎呦卧槽,你有啊,你长得跟个蛇精似的,对着镜头吐信子啊?”
    正说着,齐乐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胖的来电,于是也没回避,接起来就问:“死胖子,你有病啊,隔了几步远,有什么事不能过来说。”
    小胖顿了一下,说:“我不在家里,在外头打工呢。那什么,刚拿到了六月份的工钱,想着请你们吃个饭。”
    齐乐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问:“吃什么?”
    “你不是喜欢吃牛排吗,我在红屋订了餐。”
    “好好,你等着,我和华熙这就过去。”
    美滋滋挂掉了电话,齐乐跟华熙说:“走着,胖子请客。”
    华熙摆摆手,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齐乐一怔,“难得吃大餐,为什么不去?”
    华熙:“今天周末,和爸爸约好视频聊天的。”
    齐乐:“屮,非聊不可?”
    华熙点点头:“嗯。他工作忙,只有周日晚上能空出时间来。好好玩吧,替我把我那份也吃回来。”
    “那好吧。”齐乐点点头,然后屁颠屁颠跑了。
    华熙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善解人意。和爸爸聊天什么的都是借口,给人家留个二人空间才是真的。
    毕竟小胖考入了京城大学,未来和齐乐见面的机会少了,走之前,怎么着也得多给人制造点独处的机会。
    兴许,气氛到了,感情也就跟着升华了。
    事实证明,华熙真的想多了。
    小胖这人有点木讷,很多事只能装在心里,却没法说出口。特别是知道齐乐还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就更不能自讨没趣的惹人恶心了。
    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肥肉,小胖顿时有些伤感,这体重,不得顶人女朋友三个了。
    把自己餐碟里的牛排拨给了齐乐,小胖说:“你喜欢的话,都吃了吧。”
    “嗯。”齐乐美滋滋切了一块,塞进了嘴里,说:“这家店还不错,价格也公道,回头我带阿薇过来吃。”
    “哦……”小胖应了一声,然后低头喝了口干红,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呛得直咳嗽,眼泪都要出来了。
    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
    想齐乐性子虽然乖张,人也不修边幅,但就感情上来说,却是个踏踏实实,用情专一的好男人。
    他喜欢美女,喜欢波霸,喜欢看a|片,是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人。
    这一点,小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只是抵不住光阴的撩拨,经不住竹马的诱惑,偏偏就深陷了。
    还好,在这感情没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前,他就要收拾起行李离开这里了。
    这一朝离去,过去的都过去了,将来的也不会再来。
    这段感情,点到为止。
    吃过了饭,两人出了餐厅,小胖旧态复萌,又唠叨上了,“齐乐,华熙都知道抓紧了,你也别玩了,以后多用点功,多学一点东西,总没有害处――”
    齐乐剔了剔牙,有些烦躁的说:“快别叨叨了,耳根子都磨出茧子了,这话说了好几年,你不累啊。”
    小胖顿了顿,便不说话了。
    两人走出了没几步,齐乐的手机突然响了,从裤兜里掏出来一看,是章珉的来电,当即不客气的问:“你他妈的有什么事?”
    “乐哥。”对方客客气气喊了一声,说:“哥们包了个间,一起过来唱歌吧?”
    “不去!”齐乐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章珉这个人,面上须溜拍马,唯唯诺诺的像条狗,可骨子里的阴冷和叛逆,是齐乐和华熙十分不喜欢的。
    “别啊――”章珉喊住了他,“卖个面子呗,兄弟们都在,来的时候喊着华哥。”
    “你华哥正在电脑前卖骚呢。”齐乐说着,看了小胖一眼,“不过,我跟前倒有个朋友,要不,我带他一块过去?”
    “哦,好好。”章珉说着,报上了地名。
    挂断了电话,齐乐揽过了小胖的肩膀,说:“罢了,反正都出来了,去唱歌吧。”
    小胖显然不太喜欢那种场合,放下了齐乐的手,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别。”齐乐说着,跳上了小胖宽实的后背,然后跟一贴狗皮膏药似的,吊在他身上,说:“走了。”
    小胖叹了口气,伸手拖住了齐乐的屁股,慢悠悠往前走去。
    这一去,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有些人,注定要弯。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写个真不容易,上一章不知道被谁举报了,状态是待高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锁了怎么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累觉不爱……orz
    章珉前面提到过,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就是带头欺负小胖的那个混混,对齐乐怀恨在心的那个。
    谢谢15565839和苍离妹子的手榴弹,q(s3t)rq(s3t)rq(s3t)r
    ☆、第45章
    是夜,华熙正坐在电脑跟前,一边剥橘子,一边同华夏聊天。
    看他桌子上堆了一堆绿色的果皮,华夏问:“不酸吗?”
    “还行。”华熙说着,把最后一瓣橘子扔进了嘴里,然后舔了舔艳丽的嘴唇,开始耍起了流氓,“爸,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身体?”
    华夏眉头一皱,“我看你身体做什么?”
    “我最近健身了,练出了六块腹肌,非常性感,你真不要看?”
    “哦……”华夏想了想,“也行,那就看看吧。”
    于是,他眼瞅着华熙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扒了个精光,跟个变态暴露狂似的,秀腹肌的同时,顺带着遛鸟。
    大约是觉得挺刺激,那鸟还精神抖擞地冲华夏行了个注目礼。
    卧槽!饶是斯文安静的华夏都想着爆粗口了,赶紧别过了脸去,说:“把衣服穿上!”
    “你还没看清楚呢,来,看这里,很快就要练出另外两块腹肌了。”华熙说着,戳了戳自己结实的小腹。
    而他所谓的另外两块腹肌,在最下面,贴近华小熙的位置上。
    华夏:……
    儿子的厚颜程度,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不过话说,那么大,科学吗?
    两人正在其乐融融的耍流氓和被耍,而齐乐和小胖却被人围在了逼仄包间里,等着挨揍。
    齐乐扫了众人一眼,其间除了本校的几个混混,似乎还混入了别校的青年,仔细一看,居然是徐人妖和孟贱人,脸色当场就变了。
    我屮,他们俩个什么时候出来了?
    齐乐冷眼看向了章珉,问:“你到底想干嘛?”
    章珉点了根烟,说:“不想干嘛,就是我最近拜了两个大哥,他们想着约你和华熙见个面,大家叙叙旧,聊聊天。”
    齐乐眸色一沉,“有什么好聊的?”
    章珉笑了一声,“那我就不清楚了,有什么事,你问他们吧。”说着,后退了一步,将孟贱人和徐人妖让到了前面。
    那两人在牢里待了三年,比着从前一身的痞子气,如今看起来又冷又硬,满身的邪气。特别是孟贱人,一身的纹身,自脖颈向下,一直延伸到腰线,左青龙,右白虎,背上刺了个“精忠报国”,让齐乐在紧张之余,差点笑出来。
    而徐人妖气场上却有些怪,穿着白色的网衫,身下一条紧身的黑色牛仔裤,手腕上几串银质的手环,打了耳洞,穿着十字架的耳环。
    整个人,莫名其妙就散发着一股子娘气。
    只见徐人妖点了根烟,递到了孟贱人嘴里,问:“怎么办,华熙不在这,要不要喊他过来?”
    孟贱人揽过了徐人妖的肩膀,冲他吐了口烟圈,说:“不急,我们一个一个来。”
    “呵呵。”徐人妖笑的千姿百媚,拿手指点了点孟贱人的鼻子,“好,听你的。”
    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齐乐打了个哆嗦,突然想起了监狱里捡肥皂的传说。
    这两个人关进去了那么久,一定是――
    卧槽,果然好重口!
    监狱里没有润滑油,徐人妖的菊花一定很疼!
    转眼看向了章珉,只见他叼着个烟说:“孟哥,徐哥,人我可给你们带来了,你们答应我的――”
    “放心。”徐贱人笑了一声,抽了几张票子给他,“我们不会亏待你的。以后这一带我们坐镇,你只管在学校里称老大,至于你看上的那个妞,叫白薇是吧,我们待会就给你绑了,扔床上去。”
    “你说什么?”齐乐瞪大了眼,“你们敢碰我的人?”
    “碰你的人怎么了?”孟贱人笑了笑,伸手攥住了小胖的下巴,“听说你小子很出息啊,考上了重点大学了是吗?还有华熙,听说最近拿了不少奖。呵,你们都好,一个比一个争气,一个比一个出息,就他妈活该了我和仁耀,在牢里蹲了三年。”说着,扬手给了小胖一巴掌,发出了一声脆响。
    “孟,贱,人!”齐乐终于怒了,从小到大,小胖只准他一个人欺负,别人碰都不准碰,当即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却被孟贱人一脚踹了回来,后腰撞在了大理石的桌角上,疼的呲牙咧嘴。
    “齐乐!”小胖喊了他一声,急忙将人扶了起来,问:“有没有事?”
    齐乐推开了他,撩起衣摆看了看后腰,只见那里一片淤紫,甚至见了血,当即红了眼,抄起酒瓶子,照着孟贱人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酒瓶子在孟贱人脑袋上开了花。
    孟贱人捂住了头,面色凶狠的看着齐乐,“不错,敢动酒瓶子了,你他妈也算有长进了。”说着,伙同了其余人,以多欺少的,对齐乐一顿拳打脚踢。
    齐乐挣扎不过,脸上挨了好几下,吐出了一口血沫子,说:“操|你大爷,看来你们坐牢还没坐够。”
    “你他妈还敢说?”孟贱人敲碎了一把啤酒瓶,拿锋利的碎碴子对着齐乐,说:“想死是吧?”
    齐乐呲着一口染红的牙齿,低低的笑了笑,说:“你敢弄死我吗?杀了人,可是要枪毙的。孟贱人,你有那个魄力吗?”
    “你他妈少激我!”孟贱人说着,举起了碎酒瓶,落下那一瞬,却被冲过来的小胖挡住了,那些锋利的玻璃碴子,瞬间就没入了小胖的后背。
    齐乐睁大了眼,愣愣地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胖子,一时也顾不上有多沉,推了推他,问:“喂,胖子,你要不要紧?”
    小胖趴在他身上,笑笑说:“没事,我皮糙肉厚。”
    齐乐伸手往他背上抹了一把,触手温热,全是血水,当场就懵了,哆嗦着嘴唇说:“小,小胖,谁他妈让你替我挡的?”
    小胖呼了口气,说:“真没事,就一点皮外伤。”
    “啧。”徐人妖挑了挑眉,说:“没看出来啊,汪包子你也有逞英雄的时候,怎么着,看上齐乐了?”
    小胖的身子一颤,只听齐乐骂道:“放你妈的屁,你以为都像你们两个,躲监狱里,拿着屁|眼泻火――”
    话未说完,被小胖一把捂住了嘴,可惜迟了。
    只听徐人妖阴测测的说:“齐乐,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求死是么,行,我成全你。”说着,率先冲了上来。
    小胖急忙伸出手,揽住齐乐的脑袋护在身下,咬牙忍着他们在自己身上的一顿狠踢硬踹,硬是一声不吭。
    齐乐一身的贱骨头,这辈子给人当枪使,替人出头还行,却受不得别人太大的恩惠,当即使劲推了推小胖,说:“你走啊,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小胖却是凭着一身的蛮力,死死的揽着齐乐不放,背上的伤口在他们拳打脚踢之下,越发的狰狞变大,衣服被血水染湿了,湿哒哒的黏在身上。
    因为疼痛,脸色已经发白,咬住的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你走啊!”齐乐又狠命推了推他,因为推不开,声音都变了调,“我不用你管,你他么滚啊。”
    小胖说却是一声不吭的。只管抱着他。
    门外,娘娘腔正和他的几个“闺蜜”经过,一边走一边讨论新出的护肤品,听到动静时,往包间里瞅了一眼,这一瞅,刚好就看到了浑身是血,被小胖压在身下的齐乐。
    旁边的女生吓了一跳,“这不是――”话未说完,被娘娘腔一把捂住了嘴,给拖到了一边。
    “别吆喝。”娘娘掏出手机,拨通了华熙的电话,有些忐忑的说:“我先给华熙打个电话。”
    “不报警吗?”女生问。
    “报警的话,事情一定会传到学校里,聚众打架,情节恶劣,是要开除的。”
    “可是――”
    “总之先通知华熙。”娘娘腔说着,听见华熙接听了,赶紧说:“喂,华熙,齐乐和小胖被人围攻了,你快来。”
    华熙一惊,“出什么事了?”
    娘娘腔有些害怕,吱吱呜呜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光看着章珉领了一群人,在打他们两个,两人都受了伤,全身都是血,怎,怎么办啊?”
    华熙:“你先别急,告诉我他们在哪。”
    娘娘腔:“北纬30度练歌房,要我报警吗?”
    华熙有些犹豫,只听华夏在视频上问:“出什么事了?”
    华熙说:“齐乐和小胖被人堵在市南一家练歌房里,正在挨揍,我不知道谁先动的手,要是齐乐他们,报了警怕是要麻烦。”
    华夏想了想,说:“先别惊动警察,你给庄严打个电话,他公司就在附近,让他找人过去帮忙。”说着,给了华熙一串电话。
    华熙也不耽搁,抓起了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庄严拨出了电话,拨通了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谁是庄严?
    而此刻的练歌房里,小胖已经面无血色,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晕厥之际,附在齐乐的耳边,小声说:“以后,别再惹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去世园会了,晒成狗,累成狗。屁地方,就个大号的公园而已,一点都不好玩,想要去参观的,别去了,简直就是上当受骗。唉……
    预计华熙和华夏下下章会见面,承诺的肉,我看看怎么写吧,非常时期,真的很纠结。
    ☆、第46章
    齐乐抱着昏迷的小胖,全身抖得如同筛糠,“喂,胖子……”
    见情况不对,孟贱人一行停止了殴打,看向了全身是伤,半死不活的小胖,面上有些戚戚。
    原本他们只想着出口恶气的,并没想着真将人打死。
    可好死不死的,怎么又出了这种事?
    恍惚间,像是又回到了三年前,他们把华熙按在了水缸里,险些淹死。
    时光交错,真假重叠,眼下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孟贱人攥了攥拳头,跟徐人妖说:“走。”
    “嗯。”徐人妖跟上了他,还不等出门,却被一个西装笔挺,五官冰冷的男人堵在了门口。在他身后,还跟了几个同样气质冰冷的男人,同样着西装,打领带,看着既像助理又像保镖又像黑社会。
    只凭气场,孟贱人也知道对方不好惹。
    只是在这些人身后,还跟了一个女孩,模样清秀漂亮,嘴角带着两个浅浅的梨涡,不是白薇又是何人。
    此刻,那女孩有些不满,撅着嘴问:“庄哥,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好要陪我买包包的吗?”
    “等会,我先处理一点事情。”庄严说着,迈进了包间,瞧着章珉一行人要走,对随来的男人说:“把人拦住,哪也不准去。”
    章珉打了个突,说:“这位先生,你这是――”
    “没问你的话,闭嘴。”庄严坐了下来,看向了杵在门口的孟贱人和徐人妖,“你们两个,说说看,怎么回事?”
    孟贱人回过身来,看庄严也没有拉齐乐他们一把,想来不是认识人,便定了定心神,问:“您是这儿的老板?”
    庄严摇摇头,“不是。”
    “靠,那你管什么闲事?”
    庄严皱了皱眉,只说了一个字:“打。”
    然后,孟贱人就被几个黑衣男按住暴打了一顿,顺带着把要维护他的徐人妖也揍了一顿。
    庄严冷笑了一声,“我再问一遍,怎么回事?”
    孟贱人从没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人,一时间也摸不准对方的底细,有些气弱地说:“如你所见,就是普通的聚众打架而已。”
    “哦?谁先动的手?”
    “这――”孟贱人犹豫了一下,指着齐乐说:“是他先拿啤酒瓶打破了我的头。”
    庄严眯起了眼,看向了齐乐。那少年因为蹭地满脸是血,庄严也没认出他来,只轻笑了一声,说:“我再问一遍,是谁先动的手。”
    孟贱人顿了一下,说:“真是他,如果,你硬要连我那巴掌也算上的话,好吧,是我先动手扇了胖子。”
    “这样啊……”庄严看向了随来的人,“都听到了吧,是他先动的手,并且仗着人多,把两个少年打成了重伤,报警吧。”
    孟贱人:“喂……”
    齐乐脑子里乱哄哄的,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没有注意到,眼神和注意力全放在了白薇身上。
    她不是和那个有钱的男人分手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刚才说什么来着,要男人带她去买包?
    哈,原来她一直都在骗自己吗。
    齐乐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白薇撅着嘴揽过了庄严的胳膊,撒娇说:“我们走啦,这里这么乱,还都是血。”说着,适当的打了个哆嗦,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换做平时,齐乐一定会揽她入怀,说:“不用怕,有我在。”可先下,他却有种强烈作呕的感觉。
    这种感觉传递到每个细胞,迫使他搂紧了怀里的小胖,试图驱散一些寒意,以及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不多时,华熙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朝着孟贱人脸上就是一拳,瞧着徐人妖想要帮忙,一脚将他踹飞了,然后攥住孟贱人的头发,照着桌角就是狠狠的一磕,直接将那孙子撞得头破血流,晕过去了。
    白薇被华熙这一身的煞气吓得不轻,往庄严身上靠了靠,问:“华,华熙,你怎么会在这?”
    华熙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齐乐,又看了看白薇,说:“好啊,你他妈真好,齐乐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种人渣。”
    白薇一怔,看向了躺在地上的齐乐,脸色瞬间煞白,张了张嘴,问:“齐,齐乐?”
    齐乐没有理她,只是将小胖交给了华熙,说:“送他去医院,立刻,马上。”
    华熙扶住了小胖,说:“我已经联系了救护车,就在楼下,你能站起来吗?”
    “能。”齐乐说着,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两人才刚出了包间,就听白薇喊了一声:“齐乐!”
    齐乐回过身去,既没表现出过分的生气,也没有过分的失望,只是笑了笑,说:“我大概明白了,我之所以留不住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不是――”白薇咬了咬嘴唇,说:“你很好,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知道。”齐乐苦笑,“不然,你也不会陪着一个穷逼浪费这么久的时间了。只是,我给得了你爱情,却给不了你优越的生活。所以我在想,我要是个有钱人就好了。”
    “齐乐,我――”
    “呵呵,什么也不必说了。是我齐乐不够好,留不住你。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有钱人,我会让你后悔错过了我。”齐乐说着,一瘸一拐的跟上了华熙。
    呵,女人靠不住,兄弟却是可以托付生死的。
    这就够了。
    打架的事情,不知道庄严是动用了什么关系,一盆脏水全泼到了孟贱人和徐人妖身上,并且给他们扣上了“故意伤人”和“杀人未遂”的罪名,直接送进局子里,怕是十年二十年的出不来了。
    至于章珉,庄严没有办他,因为华熙特别“关照”过,一定要留下他,当做一条可以长期驱使的狗,伺候小胖他们。
    名义上是个护工,其实就是个奴才。
    即使这样,章珉也谢天谢地了,比着在牢里蹲两年,在外面做几天护工完全不是事。
    他从前只知道华熙家里挺有钱,却不知道他后台也很硬。
    尼玛,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他也不会去招惹这个煞星。
    想到孟贱人他们的下场,章珉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越发显得卑躬屈膝,尽职尽责的照顾小胖他们。
    “胖哥,中午想吃什么?”
    “乐哥,衣服换下来,我帮你洗洗?”
    “胖哥,你翻个身,我帮你擦擦身子?”
    “乐哥,我扶你上厕所?”
    “胖哥,我帮你扶着鸟。”
    “乐哥,我给你脱裤子。”
    “胖哥……”
    “乐哥……”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来天,小胖已好得差不多了,只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