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浑浑噩噩的,全是“啊,他要走了,他不要我了。”
    那一刻,他几乎想要放下尊严,跪在华夏的面前,求他别走。
    爸爸要是离开了,他一个人要怎么活。
    “华熙。”华夏唤了他一声。
    华熙晃了晃神,看向了华夏,“别走好不好,爸爸我错了。”
    “华熙。”
    “不,我不该向你说那些话的,对不起,爸爸,你原谅我,你不要离开我。”华熙说这些话,嘴角都跟着不利索,几乎是低三下四的在求他。
    在爱情面前,他不怕自己变得多么卑微。他只怕,华夏连爱的权利都不给他。
    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华夏终是不忍,伸出手来,将华熙揽进了怀里,说:“五年为限好不好。”
    “什么?”华熙看向他。
    “这期间,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可以自由的交友,自由的生活,你可以爱上别人,或者继续单的。如果五年之后,你长大了,能够明辨是非了,还依然觉得喜欢我,那我就和你一起生活,不是以父子的关系,而是情人。”
    华熙的身子一颤,不敢置信地看向了华夏,“你说真的?”
    华夏微笑着点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
    华熙仿佛瞬间就经历了人生中的大悲大喜,整个人都疯魔了,抱着华夏蹭了又蹭,甚至还占便宜的亲了亲他的脖子,说:“五年也好,十年也好,我对你的爱都不会变的。我知道口头上的承诺做不得数,那就交给时间来证明吧。”
    华夏笑笑,说:“好。”
    是夜,华夏迷迷糊糊的,刚要睡下,却冷不丁听到了一声细小的开门声。
    只见华熙披着一身月色,缓缓走了进来,修长的身影投在华夏身上,如同一片庞大的阴影,将他罩在了其中。
    华夏愣了愣,不知道这小子半夜不睡,爬起来发情还是什么,左右觉得有些尴尬,便屏息凝神的,继续装睡。
    只见华熙蹲下了身子,攥过华夏的手,抵在自己的眉间,声音低沉的,如同在梵唱,又如同来自深海的低语,更多的却像是在教堂上的庄严宣誓,用古老的语言,古老的方式,说:“愿神聆听我的声音,深海为证,只要我身不死,对你的感情便永不湮灭,我的有生之年,都会属于你,从身体,直达灵魂,毫无保留的,全都奉献给你。”
    华夏被他牛逼的情话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只见月华之下,他的床边,一条如妖似魅的人鱼,以最虔诚的姿态,匍匐在他的身边。
    长发倾泻,全身流光。
    神秘,美丽,仿佛是来自远古时代的传说。
    华夏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睡了过去。
    那一夜,空前的安详。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铭晗和苍离妹子的地雷,么么哒~让你们破费了。
    hjx_铭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1 20:41:27
    苍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1 18:53:04
    苍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1 18:49:08
    有妹子问华熙将来会成为什么人,那必须是很优秀很成功的男人了,毕竟要配的上华夏,光有一张脸是不行的。嘿嘿嘿
    ☆、第41章
    第二天,华夏挠挠头发坐起来,只觉得头还有些晕呼呼的。
    昨晚发生的一切,显然是不记得了。
    看了一眼壁钟,快七点了,华夏赶紧趿上拖鞋,准备去厨房做早餐。
    出了门,只见华熙已经把早餐做好了,般般样样摆在了餐桌上,冲华夏笑笑说,“洗洗刷,吃饭。”
    华夏一怔,接着轻轻笑起来。
    嗯,好像昨晚把话说开了,一切又恢复从前了。
    这样,也好。
    吃过了早餐,华熙背上书包,和华夏一起出了门,正巧遇上了齐乐,便挥了挥手,笑的一脸灿烂,“早啊。”
    齐乐被他的笑容险些闪瞎了眼,莫名其妙的走上前来,问:“怎么了,中彩票了,这么开心?”
    “差不多。”华熙说着,看了华夏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深。
    “卧槽!”齐乐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把扯过了华熙,不敢置信的问:“你昨晚,把你爸,给,做了?”
    华熙兜头给了他一巴掌,“想什么呢?”
    “不是啊?”齐乐摸了摸被打的脑门,“那你n瑟个什么劲?”
    “关你屁事。”华熙说着,nn跑到了华夏身边,舔着脸笑得跟朵花似的。
    “屮――”齐乐骂了一声,“真是出息!”
    到了学校,齐乐对听课没什么兴趣,倒是挺热衷于照镜子,头上几撮毛,被他梳了又梳,捏了又捏,完了,又抹了一层发胶,“啧啧”道:“真他妈帅。”
    臭美完了,齐乐将镜面一转,正对了教室最末的位置,只见镜子里的华熙嘴角含笑,低头刷刷记着笔记,发愤图强爱学习什么的,简直英俊到让人不敢直视。
    这尼玛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华熙!
    只一瞬,华熙像是又想到了什么,长眉一蹙,陷入了沉思。
    然后,他突然又眯起了眼睛,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再然后,眉头一皱,又变得死气沉沉。来来回回变脸如同翻书,简直可以提名表情帝。
    齐乐合上了镜子,回头看向华熙,冲他挤眉弄眼:在想什么呢?
    华熙白他一眼:关你屁事。
    齐乐眨眨眼:说说嘛。
    华熙侧过脸:滚。
    齐乐竖起手指:屮!
    多年的兄弟,眉来眼去的,十分有默契。
    下了课,齐乐还是没能按捺住好奇,拎着两罐可乐,走到华熙身边坐下了,问:“你这一整天跟精神病患似的,想什么呢?”
    华熙呼了一口气,闷闷的说:“我爸要出国了。”
    “哦。”齐乐拉开了一罐可乐,问:“去做什么?旅游?”
    “不是,去进修。少则五年,多的话,就不好说了。”华熙说着,有些犯愁,“你说,去美国的机票不便宜吧?我这来回去一趟,得花多少钱呢。”
    “啊?”齐乐有些不解,“你爸这好端端的,钱也不少赚,怎么突然想着出国进修了?”
    华熙闷闷地趴在了桌子上,说:“估计是怕留在我跟前,会影响到我的身心健康吧。毕竟前些天,我跟他表白了。”
    “噗――”齐乐一口汽水喷了出来,震惊的看着花熙,“我他妈敬你是条汉子,这你都敢说。怎么着,你爸没糊你一熊脸?”
    “没。”说到这,华熙一扫脸上的阴云,突然就得意起来,“我爸他接受我了。”
    “噗――”又是一口汽水,呛得齐乐直咳嗽,眼泪都飙出来了,“不能吧,你爸他,咳,这是豁上了?”
    华熙笑笑,“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懂。”
    是不懂。
    齐乐摇摇头,觉得这世界变化太快,完全跟不上了。
    顿了顿,齐乐问:“你爸他,今年三十多了吧?”
    华熙点点头,“嗯,三十一。”
    齐乐:“那他要是出去五年,回来都三十六了啊,可你到时才二十一……”
    华熙看向他,“有问题?”
    问题大了!齐乐说:“华熙,你可要想清楚,你们都是男人,还是父子,还相差了十五岁。等着你风华正茂的时候,他可就不再年轻了……”
    华熙面有不爽,“你特么想说什么?”
    “没什么。”齐乐识趣的闭了嘴。
    只听华熙轻轻一笑,说:“不是挺好的吗,我比他年轻十五岁。这样一来,前半辈子,他来照顾我,后半辈子,我来照顾他。”
    齐乐一怔。
    这是怎样的觉悟,怎样的爱情呢?
    总觉得,有点感动。
    突然,外头起了风,裹着大片的雪花,扑簌着落下来。不多时,天地间白了一片。
    女生们一阵欢呼,“呀,下雪了呢。”
    华熙一愣,跟着看向了窗外,心里也雀跃起来。
    他是孤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是哪天出生的,只是据孤儿院的人说,捡到他的时候是个下雪天,所以华夏承诺,以后每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都会为他庆生。
    也不知道今年会有怎样的惊喜。
    放了学,华熙和齐乐一同走出了校门,身后跟了迈着小碎步的娘娘腔。
    只见娘娘腔鼻子冻得通红,一边走一边搓手,打眼间,突然看到了一个卖烤地瓜的大叔,急忙拖上了华熙,说:“我要吃烤地瓜。”
    华熙拍开了他的手,说:“自己买。”
    “不要,你给我买。”娘娘腔撅了撅嘴。
    “凭什么?”华熙扬了扬眉,只见小胖路过此地,递给了大叔十块钱,说:“给我来四个地瓜。”
    华熙一怔,“你今天怎么走这条路了?”
    小胖接过了地瓜,说:“那边雪太大,封路了。”说着,撑开了塑料袋,“来一个吧。”
    “哦。”华熙取了地瓜,依次递给了齐乐和娘娘腔,自个留了个最大的,一边走一边走一边剥皮,顺便问了句:“听说你获奖了?”
    “获奖?”小胖想了想,“你说的是全国口语大赛吧?”
    “嗯,就是那个,我在报纸上看到的。”
    “那个,没什么了。”小胖摇摇头,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我全国奥数和作文比赛,也拿了第一。”
    华熙齐乐:……
    死胖子!
    走了一段距离,四人行至了停车场。等车过程中,齐乐有些无聊,便掏了根烟点上了,还不等吸上两口,就被小胖夺走了,当即有些上火,问:“你做什么?”
    小胖扔掉了烟,“你不是答应我,以后不吸烟了?”
    齐乐有些发作不得,“我说胖子,你真不觉得自己管太多了?一根烟而已,你犯得着吗?”
    “我是为你好。”
    “用不着!”齐乐说着,又点上了一根烟,并且挑衅似的,将烟圈喷在了小胖的脸上。
    小胖摆摆手,驱走了烟气,难得不生气的说:“齐乐,我也管不了你多久了,明年我就要参加高考,去别处念书了。”
    齐乐和华熙俱是一怔,问道:“你不是才念高一吗,参加什么高考啊?”
    “三年的课程我学的差不多了,明年稍微复习一下,参加高考没什么问题,虽然说我奥数拿了第一,有保送的机会,但是再蹉跎两年的时光,我有些等不及了,还不如早点念完书,早点赚钱,就不用我妈起早贪黑了。”
    “这样……”齐乐眼神游移着,多看了小胖几眼,“以前只知道你头脑好,不知道你其实是个天才来着。”
    小胖摇摇头,“只是比你们用功一点。”说着,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台psp,递给了齐乐,“喏,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个吗,给你。”
    齐乐接在了手里,面上一喜,“你从哪弄来的?”
    小胖撒了个谎,说:“我前阵子不是参加比赛了吗,拿到的奖品。”
    “奖品还发这个啊?”齐乐激动地拆开了包装,搁手里看了看,说:“好棒啊,是新款呢,怎么,你送给我了?”
    “嗯。”小胖点头,“反正我又不会玩这个,给你吧,不过别玩物丧志,该学习的时候,还是――”
    “知道知道。”齐乐摆弄着到手的psp,说:“天,太棒了。”
    “你喜欢就好。”小胖笑了笑。
    总不枉我勒紧裤腰带,攒了这么久的钱。
    一旁,华熙和娘娘腔挤眉弄眼,难得找到了共同话题。
    娘娘腔:“华熙,你朋友似乎暗恋齐乐。”
    华熙:“嘿,早看出来了。只是胖子会有所表示,不容易啊。”
    娘娘腔:“你不帮着拉拉线?”
    华熙:“拉个屁,自个儿喜欢的人自个儿争取,小胖和齐乐,呵,有点意思。”
    正说着,华熙目光一瞥,看到了不远处蛋糕房里走出来的华夏,轻笑了一声,说:“啊,给我订的蛋糕呢。”
    话音刚落,只见华夏身后还跟出了一个女人,远观年轻貌美气质佳,前凸后|翘美得冒泡,穿一件白色的大衣,下面露出了黑色连衣裙的一角,披着一头柔软的及腰长发,造型清纯的跟蒸馏水似的。
    一看就是老爸喜欢的类型。
    只见华夏出了门,回身将蛋糕递给了那女人,因为临时起了风,吹乱了女人的头发,华夏便伸出手,细心帮她把头发拢到耳朵后面。
    动作温柔而体贴。
    “卧槽!”齐乐一惊一乍的凑过来,说:“华熙,你爸这才刚答应跟你交往,怎么一转眼就跟女人好上了?”
    华熙瞪了他一眼,“别乱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我准备帮华熙把情话技能点满!
    下一章会有鸡裂的舌吻!
    作者真的是华熙的亲妈,太偏心儿子了,给他各种的福利。
    话说,我刚刚才反应过来,这本书似乎是主攻?!
    ☆、第42章
    华夏回来的有些晚,一进门就打了个喷嚏,说:“真冷啊。”
    华熙扫了他一眼,手里没有蛋糕,看来真送别人了,当时也没表现出什么来,进厨房冲了杯奶茶,递给了华夏,“来,喝了暖和一下。”
    “嗯。”华夏接过了奶茶,喝了几口,说:“真好,胃里暖暖的。”
    华熙笑笑,帮他解下了围巾,说:“吃完饭,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嗯,好。”华夏点点头,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到了华熙手上,笑笑说:“礼物。生日快乐。”
    “谢谢。”华熙迫不及待打开了盒子,瞧着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块银色的手表,做工精致而典雅,上面嵌着几颗小小的钻石,衬在黑色的绒布上,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
    没想到一向小清新的老爸居然会走土豪路线,华熙有些吃惊,“爸,这个花了不少钱吧?”
    “也没多少。”华夏笑笑,“你也长大了,男孩子嘛,应该有一块像样的手表。你从前不是送过我小熊手表吗,这块,算是我的回礼。怎么,你不喜欢?”
    “不,很喜欢的。”华熙赶紧戴在了腕上。
    华夏帮他摆正了表盘,说:“我其实不怎么会挑礼物,今天特别拜托了同事帮我挑的。也巧,她今天也过生日,作为陪我逛街的代价,我可是赔给她一个蛋糕。”
    华熙一愣,立马又舒了口气,“啊,原来是这样……”
    不过,爸爸你神经这么粗,随便就对人温柔体贴,人家女孩子会误会啊有木有。
    按照往年,华夏都会带上华熙下馆子的,不过此时外面风大雪大,两人都不想出去受冻,便在家里随便做了两个菜,开了几罐啤酒,算是庆祝了。
    华夏喝酒上脸,可今晚不知怎的,才一罐下去,脸就红的不正常了,喝下两三罐之后,脸色又开始发白,只觉得越喝越冷。
    华熙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说:“不好,像是发烧了。”
    “不会吧。”华夏试了试自己的额头。
    华熙找了根体温计给他,“先量一下。”
    “噢。”华夏夹在腋下测过了,说:“392c,真发烧了。”
    华熙看着他,有些无奈。这是迟钝到,连生病都浑然不觉吗。
    把人赶上了床,华熙冲好了感冒冲剂,搁在了床头上,说:“等会药凉了,就赶紧喝了。”
    “嗯。”华夏一沾床,睡意立马上来了,扯来被子缠在身上,跟个冬蛰的蚕蛹似的,趴着一动不动的。
    华熙摇摇头,帮他把室温调高了一些,然后进餐厅收拾了一下碗筷,回到卧室时,只见华夏蒙头大睡,药搁在边上,一动未动。
    “还真是……”华熙嘀咕了一声,伸手将人从被子里捞出来,只觉得触手滚烫,真是烧得不轻。
    端起杯子,华熙喝了一口冲剂,然后贴上华夏的嘴唇,将药水喂了下去。
    华夏喉结动了动,本能的咽了下去,因为发烧烧得嘴唇有些干裂,所以贴上了华熙冰冰凉凉的嘴唇,便不舍得离开了,还主动吸允了一口。
    华熙伸舌头舔了舔华夏干燥的嘴唇,想着再进一步的时候,却瞧着华夏醒了,醒来时,“唔”了一声,问:“你干嘛?”
    “喂你吃药啊。”华熙眯着眼笑了笑,将剩下的药水一口喝了,然后捏住华夏的下巴,再次给他渡了下去。
    “唔――”华夏一惊,本能的想着把药水逼回去,却被华夏撬开了牙齿,强硬的给他灌进了嘴里,并且乘胜追击的,舌头也伸了进来。
    华夏赶紧拿舌尖顶了上去,想着把华熙逼出去,却不想正合了华熙的意,于是,单方面的索求转瞬就成了火辣辣的舌吻。
    瞧着华夏的脸涨得通红,并且上气不接下气,华熙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他,说:“没想到,爸爸也有这么热情的一面。”
    华夏脸上本来就红,被他这么一刺激,更像是要拧出血来,咳嗽了一声,说:“会传染感冒的。”
    “不怕。”华熙笑了笑,将人重又放回了床上,然后拿被子盖好了,说:“睡吧,我守着你。”
    “不需要。”华夏愤愤的侧过身去,正巧空出了身边的位置。华熙也不客气,掀开被子就躺了上去。
    这一觉,华夏睡得比较沉,连华熙拿酒精给他擦过了身子都不知道,只是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怀抱,乍开始觉得很凉,后来又觉得很温暖,胀痛的脑袋慢慢放松下来,一夜安详。
    第二天,华夏在被窝里纠结了许久,刚准备坐起来,却被华熙扯回了怀里,听他说:“我帮你请了假,今天在家休息吧。”
    “哦。”华夏浑浑噩噩躺了下来,突然又一个激灵坐起来,问:“我为什么光着身子?”
    “我拿酒精帮你擦过了。”华熙回答的一脸正直,一看就没有捏过爸爸的屁股,更没有摸过爸爸的小丁丁。
    华夏转着僵硬的脖子看向他,“擦身子,你连我的裤衩都要脱?”
    “哦,这个……”华熙犹豫了着,说:“当时忘记要给你穿回去了。”
    华夏:……
    这个孽畜!
    因为是周末,华熙难得也懒了一次床。特别是怀里搂着华夏,就更加堕落的,不想起来了。
    两人相拥而眠,一觉睡到了快中午。
    这期间,华熙还算规矩,也觉得挺满足。
    看了一眼壁钟,快十二点了,华熙问:“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
    “没什么胃口。”华夏说着,往华熙怀里拱了拱,似乎意识到有些不妥,又赶紧往回挪了挪。
    华熙看了好笑,将人一把扯回了怀里,说:“再让我抱一会吧。”
    华夏犹豫着,没有动作。
    许久之后,华熙突然哼哼了两声,问:“要不要听我唱歌?”
    “嗯?”华夏来了精神,“你会唱歌?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听过。”
    华熙笑笑,“怕自己五音不准,很少唱,不过最近刚练了一首歌,想要唱给你听。”
    华夏挪了挪身子,坐了起来,靠在华熙怀里,说:“唱吧。”
    华熙哼哼了两声,然后展开惊艳的歌喉,唱了起来,“……you#039;re y everythg,and nothg really atters but the love you brg。you#039;re y everythg,to see youthe orng with those big brown eyes。you#039;re y everythg forever,and the day i need you close to ……”
    歌词应情应景,一如华熙此刻的心情。
    天知道一个学渣,学会这首歌有多么辛苦。他背歌词背的有些吃力,有些地方忘了干脆就糊弄过去,但是华夏听得却很投入,甚至是感动。
    因为华熙有一副与生俱来的好嗓子,声音有洞穿人心的魔力,空灵而动听,恍若天籁。
    真正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和一般具备煽动力的明星大腕不同,华熙的歌曲终了,不会立刻引来掌声,却是能让人沉浸在人鱼之歌里,久久不能自拔。
    这副嗓子,可真是天赐的礼物。
    华夏后知后觉地“醒”来,低笑了一声,问:“你真不考虑,去当个歌星什么的?”
    华熙一怔,“怎么又提起这个了?”
    “我是在想,你放着一张俊脸和一副好嗓子不利用起来,未免有些可惜了,也许,你生来就该吃这口饭的。”
    “我这脸只要能取悦你就好了,至于这嗓子――”华熙说着,轻轻咬了咬华夏的耳垂,“还是留着,说情话给你听吧。”
    华夏一把拍开了他,红着脸说:“别动手动脚的,在我没决定和你交往之前,我还是你老子。”
    华熙笑笑,下床拉开了窗帘,着看外头被阳光晒得暖融融的积雪,说:“天气不错。”
    “是么?”华夏赤脚下了床,跟着看了过来,却被华熙拿身子一挡,说:“你没穿衣服,别站窗前。”
    “哦。”华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平角裤,说:“我也没裸着。”
    “那也不行。”华熙特别霸道,扯了件睡袍披在华夏身上。爸爸圆润的肩膀,平坦的小腹,和纤细的腰身,都是他一个人的。
    华夏裹上了睡袍,这才将脸贴在了窗子上,扫了一眼雪白的街道,说:“啊,说起来,后天就是圣诞节了,这场雪,来的早了些。”
    “嗯。”华熙贴近了华夏,伸手揽过了他的腰身,问:“签证办好了吗,什么时候出国?”
    “不出意外,下个月四号就可以动身了。”华夏说。
    华熙的身子一僵,手臂顺势收紧,强颜欢笑道:“啊,好快,原本想着,起码能一起过个年。”
    华夏拍了拍他的胸膛,说:“除夕夜,我会给你和小姨打电话的,新年礼物也会寄过来。”
    “嗯,好。”华熙点点头,拿脸蹭了蹭华夏,说:“五年后,我一定会成为一个能配得上你的人,我保证。”
    华夏笑笑,“好。”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抱歉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有事,回来晚了,没有提前打招呼,刚刚码完字。
    传上来,回复完留言,我就滚去碎觉了。
    大家晚安,么么哒q(s3t)r
    ☆、第43章
    几日后,华夏的出国手续果然办妥了,美国那边的医院也联系过了,华夏到了那边,立马就可以投入工作。
    面对即来的分别,华熙简直想要藏起华夏的护照来。
    毕竟要分别整整五年,人生又有几个五年可以蹉跎呢。
    不过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
    多年前,因为自己连累了华夏没能去a大念书,如今,说什么也不能再连累他,连进修的机会都失去了。
    爱一个人是成全,而不是束缚。
    这一点,华熙还是明白的。
    帮华夏收拾好行李,华熙问:“想想看,还缺什么。”
    华夏摇摇头,“应该差不多了,没事,缺什么到了那边可以买。”
    “可你路痴!”华熙一句话戳中了真相,并且残忍的追加了一句:“要是走丢了,记得拨打911,美国的警察还是很尽职的。”
    华夏:……
    “还有!”华熙提醒道:“美国那边也很冷,我在你皮箱里塞了几件羽绒服,记得要穿。”
    “嗯。”华夏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我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那就好。”华夏伸手抱了抱华熙,“我不在的这几年,如果你有喜欢的女孩子――”
    “不会有。”华熙打断他。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华熙将他抱紧了,说:“死心吧,我这辈子只要你,你别想把我推开。至多五年,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过去绑你。”
    “嗯。”华夏鼻音有些重,“那就乖乖等我,不准爱上别人。”
    这种看似命令的语气,让华熙颇感舒爽,尾巴都要翘起来了,特别贱骨头的说:“一定。你可以再给我约法三章,比如看女生不准超过三秒什么的。”
    华夏:“我都做不到,为什么要约束你?”
    “因为你说了的话,我就一定能做到。”
    “不需要!”
    “哦。”
    收拾好一切,华夏冲了个澡,上床度过最后在国内的最后一个夜晚。
    华熙原本想着跟进去的,犹豫了半天,却没有推开门。
    体内有些躁动的因子,一直在提醒他,说:“今晚不抓紧,未来就得禁欲五年。在这之前,赶紧把人吃下去。”
    另一些平静的因子,冷静道:“你可想清楚了,好不容易得到了爸爸的承诺,要是今晚没把持住,把人惹炸毛了,未来别说是吃肉,你连根头发丝都别想碰到。”
    躁动的:“怕什么,你爸爸对你的态度够纵容了,只管上吧,说不定他也很期待。”
    平静的:“不行不行,千万别因为一时爽,而抱憾终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小心到嘴的鸭子跑了。”
    躁动的:“丫的是不是男人,是的话就上!”
    平静的:“想明白了,你要的是天长地久,还是一夜情!”
    华熙抱着枕头,跟着傻逼一样杵在外头,想着迈进去,又怕自己真的会失控。
    犹豫了半天之后,听华夏问了句:“你在外头做什么?”
    “没事,睡不着。”华熙说着,倚着门坐在了地上。
    华夏有些莫名其妙,“那不然来我房间,我们聊聊天?”
    “还是算了。”华熙拍打了一下枕头,“我怕进去了,会忍不住上了你。”
    华夏:……
    还真敢说啊,这个孽畜!
    只听华熙低笑了一声,问:“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
    华夏:“诶?哦,还,好。”
    华熙笑笑,抬头看着天花板,说:“我啊,会在爸爸不知道的时候,经常看着你的照片手|淫,不然,我找不到快感。”
    华夏:……
    华熙继续说:“你知道吗,我平生做的第一场春梦,就是在和你翻云覆雨。那时我多大?十三,还是十四?趁你睡着的时候,我不知偷偷亲吻过你多少次。我甚至经常盼着你喝醉酒,这样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想占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
    华夏:……
    许久的沉默。
    华夏叹了口气,说:“回去睡觉吧。”
    “不,我就坐这,未来,可没机会距离你这么近了,不用管我,你睡吧。”华熙说着,将枕头抱在了怀里。
    华夏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在可能被儿子上和晾着儿子不管的选择中,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
    “那,晚安。”
    “嗯,晚安。”
    第二天,华熙拒绝了华玫的陪同,自个送华夏去了机场。
    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办理了托运,华熙提醒道:“离开的时候,一定要清点一下,别丢三落四。喏,这个包里都是你的证件,一定要带好了。”说着,把一个包递给了华夏。
    “哦。”华夏应下了,只听华熙又提醒:“到了那边,钥匙一定要拿好了,别再弄丢了,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专门的开锁公司。晚上少熬夜,少出门,美国街头经常暴|乱,特别是你要去的底特律。哦,对,那边的基佬也很多,交友要慎重一些。平时出门尽量打车,不要坐公交……”
    听他喋喋个没完,华夏笑了笑,说:“行,我都记住了,放心吧。”
    华熙哪里放心,这么多年了,华夏笨手笨脚晕头转向的样子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少了自己在身边照顾着,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行。
    操了这么多心,华熙突然觉得,自己压根就不是给人当儿子的,而是当老妈子的。
    趁华夏登机之前,华熙伸手抱了抱他,说:“有机会,我会去看你的。”
    华夏也没答应,也没拒绝,只笑笑说:“好好学习,别太贪玩。到了那边,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嗯,好。”
    送走了华夏,华熙低头笑笑。
    没关系,五年后,我就在这里,接你回家。
    都说快乐的时光过得很快,而痛苦的时光却会被无限拉长。
    对华熙来说,华夏不在身边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华玫原本想着搬来和他一起住的,也好方便照顾他,可华熙却十分不领情的说:“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你来了,我还得做两人份的饭,太麻烦了。”
    如此,华玫也乐得清闲,继续待自己的公寓里,过她单身女汉子的生活。
    而华熙,就是孤零零一个人,送走了严冬,迎来了


同类推荐: 睡前一杯奶(H)[ABO]片场游戏(H)德萨罗人鱼欲望少年期(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窑子开张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