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
    似乎料到了会这样,汪小胖叹了口气,说:“齐乐,我是为了你好。你要不收一收性子,早晚会吃亏。”
    “放屁!”齐乐死性不改,“汪胖子,你他妈少咒我。”
    一旁的华熙眼看着他们两个要吵起来,赶紧拍了拍桌子,“行了,别吵了,小胖也是好意,齐乐你少说两句。”
    “哼,明明就是他想着当孙子!”齐乐白了汪小胖一眼。
    华熙有些怒了,“我说你他妈差不多行了,也别太不识好歹了,小胖的为人,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说话先动动脑子,别什么不受听你就说什么,多少也照顾一下别人的感受。”
    “我――”
    “闭嘴吧,再去帮我舀一碗红豆冰。”华熙打断了齐乐,把碗递给了他。
    “卧槽,你吃东西,凭什么我跑腿?”齐乐愤愤。
    “我来吧。”汪小胖接过了华熙的玻璃碗,转身往饺子馆走去,顺便眨了眨眼睛,把即来的泪水忍了下去。
    瞧着小胖进了饺子馆,华熙瞪了齐乐一眼,说:“你少给我欺负小胖,他性子软,嘴笨,说不过你。要是把他惹哭了,我不弄死你。”
    “你逗我呢,小胖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哭。”齐乐笑了笑,人却有些不安地看向了饺子馆的方向。
    话说,这么久了还不出来,该不会真找个旮旯,暗搓搓的抹眼泪吧。
    好在小胖没他想的那么弱,端着切好的西瓜,面色如常的走了出来,“我妈叫我拿给你们吃的。”
    吃人的嘴短,何况是连续吃人的,齐乐咳嗽了一声,想着缓解一下气氛,“那什么,瓤挺红啊。”
    小胖没有理他。
    齐乐:“皮还挺薄的,是个好瓜。”
    小胖照旧没吭声。
    齐乐:“籽也少,都不用吐了。”
    小胖:……
    敢不敢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跟我道个歉就那么难!?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傍晚。因为是周末,医院里的事情比较多,华夏回来的也就比较晚,虽然换了衣服,但身上还是带了一股子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华熙原本不太喜欢这种味道,总会让人想到福尔马林浸泡过的尸体和器官,从而又联想到变态医学杀人魔,脑洞开得特别大。
    但是,忠犬的好处就是,同样的味道从别人身上传来,那叫恶心变态医学巨怪,要是从华夏身上传来,那就叫芳香凉爽沁人心脾,必须凑上去闻一闻。
    除了消毒水的味道,华熙似乎还嗅到了一股子血腥气,“今天又做手术了?”
    “嗯,都是小手术,摘除纤维瘤和阑尾。”华夏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衬衣扣子,还不等迈进卧室,就把上衣脱掉了,露出了白皙而优美的脊背。
    华熙一时眼热,想再多两眼的时候,华夏已经进了卧室,顺便带上了门。
    搓了搓鼻子,华熙回沙发上坐下了,等着华夏换好衣服出来了,他首先看向了华夏亚麻色短裤下的那截白嫩的小腿,眼底的炽热,不觉间又增温了许多。
    华夏扯了扯白色的t恤,一身清爽的说:“走吧,去菜市场买菜。”
    “哦。”华熙答应着,跟在了他的身后,进入菜市场之后,因为人多拥挤,便有意无意地贴近了华夏,为他隔开一方空间,免得被人碰来碰去。
    虽然比着身高一米八二的华夏,华熙的个头还有些矮,但是那一心维护华夏,小心翼翼照顾他的场面,多少已经体现出了个人气场。
    照这架势,等着他再长高一点,就能直接将华夏捞进怀里,小心保护起来了。
    想到这,华熙决定未来多喝牛奶,多吃肉,没事跑跑步健健身,一定要变成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
    要是脸能变得粗犷一点,那就更好了!
    毕竟被人当成妖孽,各种围观,指指点点的感觉,十分不好受。
    一路走来,华熙听着华夏跟摊主们的奇葩对话,脸色越来越红,直到憋笑憋成了猪肝色,才背过身去,偷偷笑出声来。
    “菠菜怎么卖?”
    “这是油菜……”
    “来一斤鱿鱼。”
    “这是八带}……”
    “我要这捆香菜。”
    “这是芹菜……”
    “这个我认识,韭菜!”
    “这是蒜苗……”
    “……”
    华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干脆不吭声了。
    想自己作为一名家长,一个男人,多年来十指不沾阳春水,对食物所有的认知还停留在猪肉,大葱和黄瓜上面,真是够丢人的。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多年来霸占着厨房不放的华熙!
    可恶的是,那小子见自己出了洋相,非但没有站出来打圆场,还躲在一边偷着乐,真是特别欠收拾。
    好不容易止了笑,华熙攥了攥华夏的手掌,说:“没关系,这些东西我认识就好了,反正只要有我在,厨房里的事情都不用你插手。”
    看看,正是因为他这副态度,才把自己养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华夏抽回了手,面色阴沉的走到了鱼市,问:“你想吃什么鱼?”
    “都可以。”只要是鱼,华熙都不怎么挑剔。
    “草鱼好吗?”华夏在一处摊子前停住了步子。
    摊主有些无奈,“小哥,这是黑鱼。”
    “……”华夏真的怒了,作为两个品种,长得这么像究竟是闹哪样,必须狠戳一下鱼头。
    然后,他就被黑鱼凶残的咬住了手指……
    ☆、第20章
    回到家里,华熙给华夏伤口消了毒,然后贴了个创可贴,瞧着他一脸的阴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伤口疼吗?”
    “有点。”华夏回答。
    “暂时先别沾水了,伤口不深,应该很快就愈合了。”华熙说着,进了厨房。
    不多时,里面就传来爆炒的声音。
    华夏呼了口气,开始反思。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他们家又不穷,却还是让华熙早早就肩负起洗衣做饭的家务活,过分的听话而懂事。
    这一切,都是他做父亲的失职。
    这样种愧疚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华夏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那被遗忘在vcd里,尚未取出的光盘!
    华夏原本只是闲来无聊,想着找点事情打发时间而已。打开vcd,瞧着里面有一张黑乎乎,没有印刷过名字的光盘,便随手点开看了一下。
    然后,他就被跃入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一边热吻一边脱衣服,大概是吻的太动情了,女人发出了几声满足的“哼哼”,然后伸出了手,攥住了男人暴露在空气中已经充血的下|身轻轻揉搓了几下,男人难以抑制的,跟着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华夏“啪”的关掉了电视机,冲厨房喊了一声:“华熙――”
    华熙围着围裙拉开了门,伸着脖子问:“怎么了?”
    华夏素白的肌肤有些泛红,指了指vcd的方向,有些耻于开口,却又咬牙切齿的问:“那里面的碟片,是怎么回事?”
    “碟片?”华熙愣了一下,突然如遭雷击一般,张着嘴看向那台还亮着灯的vcd,咽了口唾沫,问:“爸爸,你,看了?”
    华夏点点头,连脖子都跟着红了,明明是想着问罪的,人却有些不争气,憋了老半天,才说出了特别官方的话:“你还小,以后不准看这些东西,会影响身心健康的。”
    见华夏把自己弄了个大红脸,华熙原本还有些难为情,此刻却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说:“这光盘是齐乐给我的,我只是把碟放进去了,还没有来得及看呢,里面是演了些什么?”
    华夏一愣,赶紧摇了摇头,说:“什么也没有,你以后也不要打开看了,赶紧把碟还给齐乐。”
    “可爸爸说,里面的内容是不健康的。”
    “反正不让你看就别看,这些东西对你来说,还太早了。”华夏说着,耳朵尖也冒红了。
    难得见到华夏这么可爱的一面,华熙特别恶劣的追问了一句:“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看?”
    华夏又愣住了。
    按理说,班里就快开生理课了,到时,他什么都懂了,自己再强加阻拦也没什么意思。何况这个年龄的孩子,你越是不准他做什么,他就越是好奇心作祟,非要一探究竟。
    到时,只会适得其反。
    可要现在就放任他看这些成人间的激情戏,也确实为时尚早。
    见华夏犹豫着没说话,华熙也不想继续为难他了,笑了笑说:“放心吧,既然爸爸不想我接触那些,那我以后都不看了。”
    “真的?”华夏将信将疑。
    “真的,我保证。”华熙拍了拍胸脯。
    “倒也不至于――”华夏抿起了浅色的薄唇,“我原本只是想,这些乱起八糟的东西,能迟两年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那就再等两年。”华熙十分的干脆。
    “也不是这个意思……”总觉得和儿子讨论这种东西有点怪异,华夏耳尖又红了红,说:“回厨房看着锅吧,别把菜糊了。”
    “好。”华熙返回了厨房,顺手拉上了门,然后,轻轻扬起了嘴角。
    吃饭的时候,华夏随口问起来:“是不是快放暑假了?”
    “嗯,还有一个星期左右。”华熙回答着,将挑好刺的鱼肉放在了华夏的饭碗里。
    华夏受不了他最近越发用心的照顾自己,把鱼肉拨进了华熙的碗里,说:“我自己来就好,你吃自己的吧。”
    “可你老是被刺扎到。”
    “扎到了吃口馒头噎一噎就是了!”说的好像自己是个废人一样,真是特别不爽。
    “哦。”华熙低下头,把碗里的鱼肉吃掉了,听华夏突然问:“暑假里,想不想跟我出去旅个游?”
    华熙立马来了兴趣,问:“去哪?”
    “还没想好,太远的地方去不了,我只有三天的假,只能在附近城市转转,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只是散心的话,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华熙觉得华夏应该不会喜欢太喧嚣的城市,所以建议去某处小县城走走,听说郊外有个天然瀑布,景色十分优美。
    华夏欣然答应,说这几天尽早把工作排一排,空出时间来早点出发。
    临出发前,华熙却被某件事难住了,那就是要开家长会!
    凭空一声惊雷,接到这个通知的的华熙,简直要吓尿了。
    以班主任杨岚那副小人嘴脸,一准要把他在学校里的打架斗殴的事告知华夏,要是再添油加醋一番,传到华夏的耳朵里,指不定就变成什么味儿了。
    可这事,想瞒也瞒不住,毕竟隔壁就住了和自己同班的汪小胖和齐乐同学。就算自己不说,他们也一准传的人尽皆知。
    于是,那天的华熙满脸苦逼的看向正在打领带的华夏,叮嘱他说:“我们班主任是个话唠,爸爸你千万别给她机会和你说话,不然一准扯着你聊上三天三夜大气不喘一口,你想走都走不了。”
    “是吗?”华夏笑了笑,显然不太当事。
    “我说真的。”华熙简直要泪奔了,“我们班主任是教语文的,说话特别喜欢夸张,有些话,你听听就行了,千万别当真。”
    “哦?”华夏看向了他,“看你这么紧张,该不会是在学校里闯了什么祸,怕你老师告状吧?”
    “没有,那必须没有。”华熙挺直了腰板,“我一直都是遵纪守法团结同学热爱劳动的好学生,如果有人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那绝对是诋毁,我会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的――”真是特别狠。
    华夏拍了拍华熙的肩膀,笑笑说:“爸爸相信你。”然后,抓起外套出了门。
    “不是爸,你也不要太相信我啊――”华熙简直要哭倒在门口了。
    爸爸此去阳光明媚,回来时肯定阴云密布,想想都很可怕。
    要不然去小胖家里避一避?
    华夏一上午都很忐忑,原本以为会迎来一场劈头盖脸的责骂,却不料,华夏满脸好心情的回到了家里,手拎还拎了华熙最爱吃的坛子肉。
    这样的反应十分不正常,华熙一脸惴惴的问:“爸,我们班主任她――”
    “她人挺好的。”华夏回答着,微微眯起了眼睛,“说话温声软语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华熙有些脱力,“杨老师她,说我什么了没有?”
    “说了。”华夏看向了华熙,满脸的欣慰,“她说你团结友爱,特别懂事。”
    华熙打了个激灵,这不正常!
    母老虎突然大发善心,这绝对有问题,比如贪图爸爸美色什么的,真是不要脸。
    这样的猜想,在第二天就证实了。
    华熙回到学校,耐心听老师布置好了暑假作业,顺便交代了一下安全事项,正准备跟着小胖他们离开,却被杨岚喊住了,“华熙,你留一下。”
    华熙还惦记着小胖妈烤的五花肉,顿时有些不耐,“找我有什么事啊?”
    “是这样,昨天你爸爸找过我,让我多抓抓你的学习,正巧我昨晚没事,就连夜为你制定了一套学习计划,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杨岚说着,递给了华熙一摞计划表,“拿回家给你爸爸看看,他会督促你学习的。”
    华熙嘴角抽了抽,“谢谢。”
    “咳。”杨岚清了清嗓子,突然拐弯抹角的打听起了华夏的事情,“我看过你的档案,你不是只有一位三十六岁的单身母亲吗,给你开家长会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应该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吧?”
    “嗯,他只是代为照顾我而已。”
    “那,家里就只有你和你爸爸吗?”
    “嗯。”华熙点头。
    杨岚眼里一喜,继续不动声色的试探:“那他单身一个人照顾你,应该很不容易吧?身边就没有个女朋友什么的,一并照顾你们的起居?”
    “没有。”华熙有些不耐,“老师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哦,倒也没什么事了。”确定了华夏单身,杨岚放下心来,刚准备打发华熙离开,却见他笑眯眯的说:“老师你不知道吧,其实比起女人,我爸更习惯被男人照顾。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个男人为他洗衣做饭,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他们感情好着呢。”
    杨岚一怔,只听华熙继续说:“那个男人说过,会照顾我爸爸一辈子的,我爸爸也欣然接受了,我想,他们感情这么好,应该会一直在一起吧。女人什么的,也许我爸爸并不需要呢。”
    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番话,瞬间石化了杨岚那颗萌发了爱意的少女心。
    这这这,怎么听起来,像极了传说中的同性恋呢?!
    ☆、第21章
    旅行定在几日后。
    华熙收拾了一个旅行包,带上了几件干净的衣裳,和日常的洗漱用品,怕当地住宿条件太过简陋,便又塞了两条薄毯进去。
    华夏行医多年,洁癖很严重,特别是对肌肤上可能接触的细菌,更是显得小心翼翼。华熙此行多带上点东西,也算是有备无患。
    一向走清新文艺风的华夏难得穿上了运动套装,头上戴了个白色棒球帽,看着十分清爽。
    华熙则是穿了个红格子的衬衣,敞开的领口下,肌肤显得苍白而诱惑。乘坐大巴之后,因为受不了周围大姑娘小媳妇们的炽热目光,便抄了副墨镜戴在脸上,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以及精雕玉镯般的下巴。
    不做声响时,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隐秘的禁欲般的气息。
    距离要去的县城有些距离,华夏在车上打了个盹,脑袋摇摇晃晃的无处着力,华熙便扶住他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找到了支撑点,华夏立马调整了一下睡姿,尽量舒服的靠在华熙胸前,把脸贴在了华熙的颈窝里。
    华熙天生体寒,即使是夏天身上也带着一丝寒意,华夏贴上去之后,简直像喝了雪碧一样,透心凉,心飞扬。
    华熙被这突然间的肌肤相亲搞得心猿意马,整个人僵硬着身子,没敢动作。眼神往下溜了一圈,能看到华夏细密的睫毛,和莹润的嘴唇,以及,微微敞开的领口下,那光洁白皙的胸膛。
    顿时,感觉更异样了。
    赶紧别开了脸,华熙看向了车窗外的风景。汽车已经驶离了岛城,上了高速,沿路看到的是麦子收割之后,留在地上的大片麦茬,光秃秃绵延不尽。
    再行走一段距离,看到了立在山头上的白色风力发电机,迎着微风,轻轻转动着。
    车上的孩子们立马来了精神,指着发电机惊呼:“妈妈快看,是风车!”
    这一嗓子,直接惊醒了睡梦中的华夏,只见他揉了揉眼,坐直了身子,问:“到哪了?”
    “刚出高速。”华熙回答着,只觉得肩上轻快了,神经也得到了缓和。
    “应该还早吧……”华夏脸上还有点迷糊,顿了顿,又靠回了华熙肩上,怕自己找不准平衡,便伸手环过了华熙的腰身。觉得儿子就是这点好,宽肩窄腰,靠着抱着都很舒服,没有一点当父亲的自觉性。
    毫不意外的,华熙的身子再一次僵硬,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觉得自己下面也跟着变硬了。
    最近很奇怪,华熙觉得自己不管是精神上还是上,似乎都有点不太正常。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巴士一路颠簸,中间又转了个车,去到目的地时,已经下午两点。
    华夏下了车,看了一眼午后安静的小城,青砖,深巷,老钟,流浪猫,路边停放的老式自行车,和咖啡厅门前寂静绽放的白色蔷薇。
    一切,显得宁静而质朴。
    华熙背着旅行包,跟着下了车,深吸了一口气,说:“真不错啊。”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华夏问。
    “班里来了一个转校生,老家就在这里,我看过他拍的照片,觉得你一定会喜欢。”华熙说着,取了一袋烤鱼片,喂给路边打盹的老猫,转身问华夏:“我们是先四处看看,还是先投宿?”
    “先走走看吧。难得巷子又窄又深,晒不到太阳,可以沿途欣赏一下风景。”华夏说着,伸出手来,“包给我,我拿吧。”
    “不用,背着又不重。”华熙说着,从街角的冷饮店里买了两杯芒果冰沙,递给了华夏一杯,然后优哉游哉的走在前头。
    华夏慢了他一步,一边溜达一边调整了相机对焦,随便抓拍了几张照片。
    行至了一片林荫道,华夏举起了相机,正准备将路边怀旧的长椅写入镜头,却措不及防被巷子里冲出来的少女撞到了手肘,险些将相机摔到地上。
    少女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跑太急了。”
    “没事。”华夏笑笑,在看清少女的面孔时,微微一怔。
    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面前的少女,要说这世上有精灵的话,大概就是生了这副面孔。吹弹可破的肌肤,海藻般微卷的长发,漆黑如宝石般的瞳孔,乖巧而甜美的梨涡,衬着她一身水蓝色的吊带长裙,怎么看都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美丽到不太真实。
    华夏并不是一个贪色的人,若少女只是空有一张动人心魄的皮囊,他也不至于太上心。之所以多看了少女几眼,是因为她眉心的位置上,有一个和华熙一模一样的红色胎记,如同待放的红莲,美丽而妖艳。
    少女似乎有急事,道过歉之后就离开了,纤细而漂亮的身姿,在穿过林荫道时,留下了一个斑驳而漂亮的剪影。
    而华夏,刚好抓拍到了那个背影。
    盛夏,暖阳,少女,一切都很美好。
    不远处,华熙回过身来,全身镀满了阳光,原本苍白如纸的肌肤,此刻也像是有了生气,冲华夏招了招手,说:“前面有荷塘!”
    “是吗?”华夏笑了笑,赶紧抓拍了一张华熙的照片,然后跟上了他,去到了前面的池塘,然后,就被满目盛开的荷花惊到了,不禁叹了一声:“漂亮!”
    “不想画画吗?”华熙问。
    “想,可惜没带纸笔。”华夏深感遗憾。
    “我带了啊。”华熙说着,从他特大号的旅行包里翻出了华夏的速写本,递给了华夏,问:“这个可以吗?”
    “可以,不过,你怎么会想着带着个?”
    “难得出来一趟,觉得你可能会用的到。”华夏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八角亭,说:“去那里吧。”
    “嗯,好。”华夏走了过去,找了个石凳坐下,笔刷沙沙地记录着面前的美景,等着画好了,目光一转,看向了正趴在石桌上打盹的华熙,顿了顿,便翻过了这张,又着笔画起了面前的少年。
    原本,这也是一道很美的风景。
    度过了惬意的午后,华夏收拾东西,同华熙去到了附近的一家包子铺,小店看着不太起眼,可里面的包子陷多而味美,再配上一碗浓浓的玉米粥,实惠又好吃。
    店铺的老板娘很实在,给他们盛了好几碟小菜,笑眯眯的问:“你们俩是兄弟吧?”
    华熙摸了摸下巴,问:“我俩长得很像?”
    “想倒不太像,就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两个人凑到了一起,肯定沾亲,不是亲兄弟也是表兄弟吧?”
    华熙笑了笑,也没否认,出门在外,坦白了两人的关系难免要惹来质疑,到时免不了要浪费口舌 ,还不如由着他们猜测。
    吃饱喝足了,两人入住了当地的一家小旅馆,定了一个标准间,条件比预想的还要艰苦,没有空调,只有一架落地风扇,呼啦啦的刮着风。不过好在热水供应很及时,两人各自冲了个澡,顿时凉快了许多。
    房间里摆放的,不是两张独立的单人床,而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床板虽然很老旧,但是床垫很软,坐上去尤其舒服。
    华夏坐在床沿上,将头发稍微擦干了,冲走出浴室的华熙招了招手,说:“来,我帮你擦头发。”
    “哦。”华熙答应着,屈膝蹲在华夏的面前,然后低下头去,正好看了华夏白嫩的脚丫子。和其他男人宽大而粗糙的脚板不同,华夏的脚掌秀气而漂亮,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简直像是一件艺术品。
    真的很想摸一摸!
    这么想着,华熙真的就这么干了,只不过是夜里趁华夏睡着了,像个变态一样,摸索着攥住了他的脚丫子。
    华夏这人的好处就是睡觉睡得死沉,坏处就是睡觉极其不老实。于是,在遭受了儿子的骚扰之后,身体先大脑做出了反应,一脚踹上了华熙邪魅的俊脸,踹的那叫一个结实。
    华熙闷哼了一声,赶紧捂着脸退到了一边,确定华夏没有醒过来,便掀开薄毯,躺在了华夏的身边。
    坏事开了头,人就容易收势不住。华熙没安分多久,手又变得不老实,轻轻抚上了华夏的腰,隔着单薄的睡衣,轻轻捏了捏。
    睡梦中的华夏有些暴躁,卷着薄毯往一侧挪了挪身子,鼻子里发出了不满的“哼哼”声,警告对方离他远一点。
    华熙起了头,哪里还肯收手,整个人像是痴汉一样,紧紧贴上了华夏,伸手撩起他睡衣的一角,偷偷摸摸抚上了他腰间的肌肤,入手又柔又滑,便忍不住往里面挪动了一下,抚上他平坦的小腹。
    身下,忽然间又有了奇怪的反应。
    赶紧收回了手,华夏有些难受地弓起了身子。他不知道这生涩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只是隐隐觉得不太妙。
    他青春期头一次动情,居然是对着他的爸爸!
    完蛋了……
    ☆、第22章
    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华夏才不甘心的醒了过来。
    睁开眼,只见华熙推门走了进来,晃了晃手里的豆浆,酥油饼和茶叶蛋,说:“外头买的早餐,起来洗漱一下,吃饭了。”
    “嗯。”华夏打了个哈欠,突然注意到了华熙脸上的红肿,问:“你脸怎么了?”
    “哦,没事,昨晚有蚊子盯我,可能是我挠的狠了。”华熙揉了揉脸,有点心虚。
    “我看看。”华夏下了床,走到华熙面前,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听他倒吸了一口气,疑惑道:“看着明明是碰伤啊。”
    “啊,对,好像是我昨晚起夜,摸黑撞到了门板上了。”华熙扯了个谎,赶紧将华夏推进了洗手间,说:“爸爸赶紧洗刷吧,不然豆浆该凉了。”
    华夏回身问:“豆浆加糖了吗?”
    “没有,知道你不喜欢吃甜,特地给你买了无糖的。”
    “嗯,真乖。”华夏笑了笑进了洗手间,刚刚解完手,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结结实实摔倒在瓷砖铺就的地面上,裤子都没来得及提。
    听到动静的华熙赶紧打开了门,张嘴便问:“爸,你怎么了――”话音刚落,脸上蓦地烧着了。
    喂喂,这算什么场景啊,为什么爸爸会光着屁股坐在地上啊?
    只见华夏挣扎着坐了起来,顺手提上裤子,有些埋怨的看了华熙一眼,问:“你怎么不拉我一把?”
    华熙有些无辜,刚才场面太震撼,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不过这事就像是喝了陈年老酒一样,特别值得回味,而且后劲还很大,只是想想都有点上头。
    把华熙撵出了洗手间,华夏一脸嫌恶的脱掉了睡衣,赶紧又冲了个澡,等着擦干了身子,才想着忘了拿替换的衣服。
    打开了一角房门,华夏说:“华熙,帮我从包里取一套衣服出来。”
    华熙原本正在喝豆浆的,回身看了一眼光着身子的华夏,一口豆浆全部喷了出来,拼命咳嗽了几声,说:“你等等。”然后,一头扎到了旅游包里,面红耳赤的翻找起来。
    面对自己的儿子,华夏也没有刻意回避什么,接过衣服之后,并不着急换,而是懒洋洋问:“酥油饼是什么馅的?”
    华熙的眼神四处飘忽着,回答说:“牛肉的。”
    “哦,好吃吗?”
    “还不错。”
    “那,茶叶蛋入味了吗?”
    “一点点。”
    “噢。”华夏有点遗憾,“我更喜欢吃味道重一点的。”
    谁要管你喜欢吃什么样的茶叶蛋啊!
    华熙简直要疯了,话说,你准备就这样光着身子,大咧咧的和我聊天吗?
    而且,下半身都不知道要遮一遮,是存心要诱惑我,还是根本就瞧不起我啊!
    华夏显然没有注意到华熙不正常的神色,抱着衣服回过身去,抬起一条腿来,慢腾腾穿上了裤子。
    而华熙,刚好能看到他白嫩而挺翘的屁股,感觉应该软软的。
    也特别想要捏一捏。
    吃过了饭,华熙收拾好了旅行包,刚准备背在背上,却被华夏一手捞了过去,说:“我来吧。”
    华熙那一下摔得挺重,身上还有些酸痛,也就没同他争抢,手里只攥了一份当地的地图,便同华熙离开了旅馆,租了辆皮卡,去到了不远处的小镇上。
    按照华熙的计划,他们先去镇子外头看瀑布,中午在当地吃一点具有风土特色的小吃,下午回镇上参观当地的制陶。
    华夏欣然接受了他的安排,找旅馆放下了行李,然后轻装简行,去到了郊外。
    附近的确有一泓清泉,呈现了奇异的碧蓝色,寻着水流的方向,一路踩着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很快就找到源头,那潺潺流动的天然小瀑布。
    因为这里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开发出别的旅游项目,所以此处鲜有人烟,倒是留了一副天然美景,给他们两个独享了。
    四周三面环山,一面抱水,放眼一望,全是茂林修竹,郁郁葱葱的,将这方世界隔离开了一般,显得十分静谧。
    华夏脱掉了登山鞋,坐在了一块岩石上,赤脚踩在了泉水里,感觉清凉而舒爽,像是每个毛孔都舒张了一样。
    华熙看着他眯起眼睛享受的模样,心情也跟着明快起来,脱掉鞋子坐到他的身边,跟着眯起了眼睛。
    “要是能生活在这里就好了。”华夏突然感慨了一声,“不用挤公车,不用定点上下班,不用天天闻汽车尾气,还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华熙一怔,“爸爸想生活在这里?”
    “只是说说而已。”华夏轻轻晃动了一下脚丫子,“毕竟还年轻,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