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眼六年过去了,岁月好像都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依稀还是华熙初见他时的模样。
    神使鬼差的,华熙伸出了手去,轻轻抚上了华夏的侧脸,瞧着他睡沉了,没有醒过来,胆子便大了一些,指腹摩挲着,轻轻抚上了他的嘴唇,带着虔诚和小心,一点一点描摹着他的唇形,触感柔软而湿润,竟让人心里有些痒痒的。
    收回了手,华熙万般珍惜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想象着被华夏亲吻的样子。
    然后,他突然打了个激灵,如梦初醒般,脸上突然烧着了,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犯的什么邪,好端端的,为什么想着触摸华夏。
    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偷看女生的言情小说,什么爱来爱去乱七八糟的,真是扰人心神。
    匆忙间把剩下的几套试卷做完了,华熙推了推华夏,说:“爸爸,我把题做完了,你看,要现在给我检查吗?”
    华夏费力的睁开了眼,实在是累极了,打着哈欠说:“先放那里吧,我明天抽空给你看看。”
    “嗯,好。”华熙收拾了一下书桌,瞧着华夏又趴下了,只得又推了推他,说:“困的话去床上睡,别趴这里,也不嫌硌得慌。”
    “哦。”华夏答应着,迷迷糊糊站了起来,然后晃晃悠悠出了书房。
    华熙目送他离开了,不觉勾起了嘴角,心想着,这辈子能遇到他,守护他,何其有幸。
    如果可以,真想永远都留在他身边。
    第二天,华熙放了学,刚走出门口,就见鹿桓斜倚着他的新车侯在那里。比着几年前,如今鹿桓脸上的明媚张扬少了许多,显得成熟而稳重。高大的身板配上一身休闲的西装,往那里一站,有种说不出的男性魅力。
    不知为何,华熙对鹿桓始终存有敌意,看他站在那里吸引回头率,心里更是不爽,喊了一声“鹿叔叔”,也显得特别的敷衍。
    鹿桓倒是一副狼外婆的嘴脸,笑得特别欠抽,“乖侄子,好多天不见叔叔了,有没有想我啊?”
    “嗤――”华熙用鼻音代替了回答,坐上车子之后,问:“先去接我爸爸吗?”
    “不用,我们直接去酒店,他离得近,下班走过来就可以了。”鹿桓说着,直接将车子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特别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挑这么贵的地方请客,一看就是土豪。
    华熙跟着他上了楼,进了包间,一边喝茶一边等华夏出现,按理说,这个点他也该过来了,可不知怎么,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见着他的人影。
    “是不是突然有工作,被耽误了?”鹿桓嘀咕着,拨通了华夏的电话,等着华夏接通了,才知道他又迷、路、了!
    “我怎么会忘了这茬,你爸是个路痴。”鹿桓冲华熙笑笑,然后对着电话,语气纵容而宠溺的说:“你先别乱走,告诉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
    说着,出了包间。
    他一走,华熙有些无聊,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本课外书,随便翻了几页,发现里面还夹了一封情书,无聊之下,便拆开看了看。
    情书的内容很煽情,而且东扯西扯,一看就是借鉴了好几本言情小说才拼凑出来的。
    不过,里面有几句话倒是吸引了华熙的注意力。
    “我只要回头,目光就能触及你的眉眼,鼻梁,和嘴唇,可这还不够,我贪心地想,能不能有一天,可以触摸到你的脸,触及到你的内心。”
    “爱情,不过是一瞬的怦然心动。”
    “能经得住时间淬炼的,除了神兵,还有我的爱情。”
    脸上突然又烧了起来。
    华熙想起了昨晚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心里突突直跳,连着灌了好几壶茶水之后,心里才微微平静了一点。
    如此看来,不光言情小说不能看,连情书也不能随便碰,否则间歇性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什么的,简直吓死个人了。
    不,说到底,都是女人太可怕了,果然不能深交。
    不多一会,华夏赶来了,一边脱外套,一边问华熙:“等急了吧?”
    “没,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华熙心里有事,嘴上就忘了要迂回。
    华夏咳嗽了一声,“你怎么也不给我留点面子。”
    “那又有什么关系。”华熙一脸的无所谓。
    鹿桓笑了笑,说:“就是,反正都是自己人,还怕我听了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华熙没收了鹿桓套近乎的机会,看向华夏说:“不管你离我多远,是迷路了还是走丢了,我总会找到你的。所以,只要有我在,你都不用担心这种事情。”
    话一说完,华熙恨不得咬断舌头。
    看看,这就是典型的情书看多了,这么酸的句子竟然张嘴就来,真是没救了,当自己琼瑶阿姨附体了吗!
    等等……这样的话他似乎以前也常说的,那时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啊,为什么这一次说出来,突然就觉得变味了?
    果然青春期什么的,特别容易胡思乱想吗?
    ☆、第17章
    第二天一早,齐乐跑到华熙楼下,喊他一起上学。
    出了门,华熙往齐乐来的方向看了看,问:“小胖呢?”
    “听阿姨说,他今天不舒服,不能上课了,让我给他带个假。”齐乐说着,递给了华熙一袋早餐奶。
    “谢谢。”华熙接过了奶,边走边奇怪,“你说,像小胖这么爱学习的人,去年发烧到40c都没请假,今天怎么舍得休息了。”
    “该不会又挨他爸的揍了吧。”齐乐说着,又摆了摆手,“怎么可能呢,好歹有阿姨护着呢,总不可能让他揍得太狠了。”
    事实证明,齐乐就是乌鸦嘴。汪小胖的确被他后爹揍了,而且揍得非常惨,断了两根肋骨,磕掉了一颗门牙,顺带着全身的淤青,和触目惊心的抓痕。
    家里出了这种丑事,小胖妈是不想声张的,所以瞒过了齐乐和华熙,把小胖偷偷送去了医院,可家里的积蓄都被她那嗜赌成性的男人败光了甚至还欠下了巨额赌债,实在没钱垫付小胖的医药费,万般无奈,这才找到了在市立医院工作的华夏,求他帮帮自己。
    华夏替他们娘俩垫付了医药费,想着报警的时候却被小胖妈一把拦下了,“华小哥,这是家事,你别闹大了,面上不好看。”
    华夏皱了皱眉,“汪晓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做母亲的不心疼,还要继续纵容那个恶汉吗?”
    “我不知道怎么办――”小胖妈捂住了脸,嘤嘤哭了起来,“刚刚嫁过来的时候,他也是个踏踏实实做生意的老实人,谁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要说从前我还盼着他能变好,如今也没什么指望了,今早也跟他说了,等着汪晓出了院,我们就离婚,各过各的。夫妻一场,我倒也不至于送他进监狱。”
    言尽于此,华夏也不好多说,他救不了这可怜女人可怜的灵魂,就想着宽慰她两句,却瞧着小胖他爸醒了酒,风尘尘仆仆地赶来了,二话不说就跪在了小胖妈的跟前,抱着她的腿,好一番忏悔,“媳妇,我错了,我不是人,居然对晓晓下了那么重的手,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跟我离婚啊,媳妇。我昨晚就不该赌钱,也不该喝酒,脑子一时迷糊才犯了错,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赌钱了,好不好?就这一次,你原谅我。”
    小胖妈伸手推开了他,说:“我进病房看看晓晓。”然后,转身进了病房。
    看他哭的狼狈,好似真心悔过一样,华夏冷笑了一声。
    这一声,偏巧落进了小胖他爸耳朵里,只见那男人做戏之余,狠狠瞪了华夏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华夏摘掉了手套,说:“小胖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性格朴实而懂事,从不惹是生非。这一次,你无故将他打成了重伤,我这邻居家的叔叔,感觉很心疼。我知道你妻子耳根子软,你从前哄得过她,现在照样能哄得过她。不过我告诉你,要是你再动汪晓一根汗毛,我一定会送你进监狱。别以为我是吓唬你,我手里握有的医院诊断书,就是最好的证据。”
    小胖他爸立刻展露了流氓本性,逼近了华夏,说:“你他妈吓唬我?”
    “吓唬?”华夏笑了笑,“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还有,擦擦你的鼻涕。”
    小胖他爸赶紧抹了一把鼻涕,还想着同华夏争执,却瞧着那男人拐进楼道,下楼去了,当即“啐”了一口,骂了声:“妈了个巴子。”
    是夜,华熙借口要找齐乐借试题,揣着一条装土豆的麻袋出了门,然后躲进了一处黑漆漆的巷子里。
    这里是小胖他爸每晚必经之地,巷子的一端是一家小酒馆,他爸每晚都会过去喝几杯,今晚应该也不例外。
    揣着麻袋,在黑影里走了几步,华熙突然撞上一个人,好不容易借光看清了对方,顿时一惊,“齐乐?”
    齐乐看了一眼华熙手里的麻烦,咧嘴一笑,“不愧是兄弟,真是心有灵犀。”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棒球棍。
    “嗤――”华熙笑了一声,“我本来还担心一个人降不住他,这回好了,一个套他麻袋,一个揍他丫的。千万别客气,只管往死里揍。”
    “不用你教,今晚我非揍翻这孙子。”齐乐说着,将华熙拖回了暗影里,两人屏息凝神,等着那醉汉出现。
    要说小胖他爸也真不是个玩意儿,儿子被他揍成了那样,就算演戏也该在病房里守上一夜,可他一看小胖妈松口了,没有继续为难自己的意思,顿时放宽了心,狗改不了吃|屎的,又跑去喝上了小酒。
    等着喝爽了,就醉醺醺的,沿着巷子的方向往家走去,路上还美滋滋的哼着小曲。
    原本黑了咕咚的,华熙和齐乐还怕揍错了人,这厢倒好了,远远就听到了小胖他爸的歌声,赶紧各自备战,等那男人走近了,一跃冲了过去,套上麻袋就是一顿狠揍。
    “哎呦,哪个缺德玩意儿。”男人惨叫起来,“王八蛋,是谁啊,找死啊?”
    华熙冷笑了一声,手里没有家伙,干脆就拳脚伺候,打起人来十分下得了手,猛踢了他几脚之后,又抓着他的脑门往墙上好一个碰。
    男人知道对方人数多,自个儿是吃定亏了,吐出了一口血沫子,赶紧求饶,“两位大哥,放过我吧,有话好说,要钱的话,我身上有,别打我了。”
    华熙和齐乐也不吭声,只管避开要害,狠狠修理了他一顿,听着男人的惨叫声,估计是断了几根肋骨,倒是替小胖连本带利讨了回来。
    出了恶气,心里也痛快了,华熙攥住了齐乐的手腕,示意他别再揍了,然后吐了口唾沫,扬长而去,只留了男人还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男人不知道自己冲撞了哪路神仙,要说自己平日里赌钱,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是逼债只管动口就好,哪犯得着动手啊。
    而且,打完了人就跑,这算什么情况?
    “哎呦。”男人痛呼了几声,大喊:“救命啊――”
    回到家中,华熙一扫脸上的阴郁,再一次变回乖宝宝模式,攥着从齐乐那里取回来装样子的试题,冲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华夏笑了笑,“爸爸,我回来了。”
    “怎么出去这么久?”华夏搁下了遥控器,看了过来。
    “哦,齐乐他妈炸的里脊肉,我跟着吃了一会。”华熙说着,还装样打了个嗝。
    “嗯,去书房做题吧。”
    “好。”华熙答应着,躲近了书房,将身上蹭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上一身干净的睡衣,一个后仰,直接躺倒在床上,嘴里吐出两个字:“舒坦。”
    第二天早上,左邻右舍的都知道了小胖他爸被人揍了的事,众人站在楼下,一边装模作样的指责那打人的暴徒,一边又咬牙暗骂:“真是活该!”
    华夏一早听说了这事,心里也觉得痛快,可转念一想,小胖他爸被送进医院,搞不好还得自己垫付医药费,又有些淡淡的不爽,心想着能不能坐视不理,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去到医院,华夏换上了白大褂,然后跟同事要小胖他爸的诊断书看了一下,三根肋骨断了,腿骨碎裂,脑子里有淤血,有明显棍棒留下的痕迹,看来,真是伤得不轻。
    走到那男人的病房前,华夏只听着他骂骂咧咧的,“老子没钱,老子要报警,老子要把那个王八蛋抓起来,妈了个巴子的,连老子都敢打。”
    华夏推门走了进去,一贯平静的表情此刻显得更加寡淡,冷声说:“医院重地,请保持安静,不要吵了其他病人休息。”
    “我就吵怎么了?”男人特别嚣张,“说,是不是你打得我?昨天你他么还威胁我了,肯定是你动的手,我不管,医药费你给我出,不然我就告你!”
    面对这样的无赖,华夏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按下了110,递给了他,说:“来吧,顺便把你虐待汪晓的案子也结了。”
    男人一把合上手机,被逼无法只得咽下了这口恶气,冲华夏笑了笑,说:“你看我,脾气急了,就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都是左右邻居,你别上心。”说着,态度又恭维了几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实在拿不出钱来了,晓晓的医药费我还没感谢你,这会子,又要麻烦你。”
    “不麻烦。”华夏笑了笑,说:“我压根不得算给你拿钱。要实在没法了,我可以介绍黑市上的人给你认识,你可以卖颗肾,不光能垫付医药费,还够你再赌几次的。”
    男人一听,立马“小王八羔子”,“兔崽子”的骂起来了,怎么难听怎么来。
    华夏倒也不恼,只对他说了句:“你要再这样,我只能将你丢出医院了,说到做到。”
    男人只得禁了声,怒气冲冲看着华夏,想骂又不能骂,憋的脸红脖子粗。
    华夏把手机留给了他,说:“你活了大半辈子,亲戚朋友总会有两个吧,跟他们打电话借钱吧。要是没人帮你,落下了残疾,我也没办法。”
    男人握着手机,有些惴惴的看向华夏。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觉得这小哥虽然不容易亲近,但是很好说话,平日里找他帮个忙,都会一口答应的。可这会子,看华夏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明显的疏离和冷漠,竟是铁了心要见死不救,一时间觉得他很陌生。
    衬着他一身白大褂,和清冷的气质,男人甚至觉得,他今天才算是真正的看清了他。
    ☆、第18章
    小胖在医院里待了将近半个月才出院,至于他爸爸,虽说勉强借到了一点钱,但是医疗没跟上,迟迟没能出院,而且据他的主治医生说,他的右腿受伤太严重,恐怕是要落下残疾,往后走路不会太利索。
    知道自己下半辈子可能会很凄凉,男人终于老实了,对小胖和她妈的态度也好了很多,生怕这娘俩嫌弃自己,一旦离婚走了,他真的就变孤家寡人了。
    一早一晚,小胖妈做好了饭,总会遣小胖给他爸送去。一来,饺子馆离不开自己,二来想着缓和一下他父子二人的关系。
    小胖倒也懂事,每天准时给男人送饭,只不过比着从前的舔脸讨好,他这会变得有些冷漠,例行公事般将饭送到了,便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连“爸爸”都懒得叫。
    从前,他觉得妈妈够难的了,要是自己再哭哭啼啼让她添堵,准定会让她更加难过,所以一直忍气吞声,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可现在他算看清了,那男人根本一点都不爱惜这个家,不爱惜他和他妈。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能替他偿还债务的女人,和一个很软很好欺负的出气筒而已。
    而这一切,多半都是他和他妈的纵容造成的。
    从今往后,不会再这样了。
    男人也明显感觉到了小胖态度的转变,生怕这孩子记仇,背着自己跟他妈说道什么,于是按捺着性子,掏出身上仅有的零钱,讨好的说:“晓晓,看你最近都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和休息,来,拿着零钱,想吃什么了就买,别委屈着自己。”
    汪小胖接过了钱,也不跟他客气,转身要走却被男人拉住了,听他问:“你是不是怪爸爸啊?爸爸当初下手重了,事后特别后悔,你能不能原谅爸爸?”
    小胖背对着他,也没吭声,只听男人继续检讨,“我以后都戒酒戒赌,保证再也不惹你们娘俩伤心了,好不好,你别生爸爸的气了。”
    “你休息吧,我还赶着去上课。”小胖甩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
    去到了学校,只见华熙和齐乐一左一右的聚了上来,揽过他的脖子问:“怎么,又去看你那倒霉老爹了?”
    “嗯。”汪小胖点点头,从书包里掏出了沿路买来的零食,说:“吃吧,他给我零钱买的。”
    “嘿,能从他手里拿到钱,奇迹啊。”齐乐说着,撕开了一包薯片。
    汪小胖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说实话,我爸爸是不是你们打的?”
    齐乐被呛了一下,赶紧摇头,“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团结友爱积极向上十佳少年,是吧,华熙?”
    华熙突然被点名,赶紧点头,“就是,虽然我们也想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但是像我们这花儿一样柔弱的少年,怎么可能打得过你爸。”简直太娇弱了。
    汪小胖一脸嫌恶的皱了皱眉,“你们两个还敢更装一点吗?”顿了顿,又说:“不管怎样,你们两个都是为了我,谢谢。”
    华熙和齐乐沉默了一下,问:“你不会嫌我们多事吧?毕竟那人是你爸。”
    “怎么会。”汪小胖低头笑了笑,“把我一手养大的人是我妈妈,供我吃穿上学的人也是我妈妈,那个男人,跟我没关系。”
    “想开了就好。”齐乐拍了拍小胖的肩膀,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两张vcd,挤眉弄眼地问:“要不要看?”
    “不看!”正直而清纯的小胖同学立马拒绝,倒是华熙最近听说了班里的男生不是传阅小黄书,就是互换光盘,一时有些好奇,接过了片子,问:“真有意思吗?”
    “那当然。”齐乐把光盘塞到了华熙手里,特别有深意的说:“看过了,你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华熙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将光盘夹进了课本里,心想着明天周六,趁爸爸不在家,正好可以躲起来偷偷看一看。
    第二天,华熙放着懒觉不睡,早早爬起来,给华夏做了个早餐,三明治加皮蛋粥,中西结合,看起来既健康又营养。
    这么多年,华夏劝不住他,慢慢也就习惯了,只不过吃饭前,一定会微笑说一声:“谢谢。”
    然后,忠犬华熙的心情就会好上一天。
    华夏吃过了饭,套上一件白色的休闲外套,一边换鞋一边问:“晚上想吃什么,我顺路买回来。”
    “等你回来,我们一起逛菜市场吧,到时再说。”华熙回答着,把手机递给了他。
    “嗯,也好。”华夏换好了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没事的话,多做会题,别光顾着玩。”
    “好。”华熙乖乖答应,等着华夏走远了,立马关门堵窗,鬼鬼祟祟地打开了vcd,把齐乐借给自己的光盘放了进去。
    一旁的鱼缸里,长肥了好几圈的屁股把脸贴在了玻璃上,问:“华熙,你在做什么?”
    “看黄片。”华熙斜了它们一眼,“你们又不懂,该干嘛干嘛去。”
    珍珠吐了几个水泡,说:“我想吃水蚯蚓,还有玉米饼。”
    屁股跟着浮上了水面,“我想吃面包虫,没有的话,喂我米饭也可以,我不挑食的。”
    “米饭一点都不好吃!”珍珠特别不屑,“我觉得鸡蛋黄才好吃。”
    “放鸡蛋黄水会变浑的,你个白痴!”
    “变混了可以换,我就要吃鸡蛋黄,鸡蛋黄,鸡蛋黄!”
    华熙初次涉足成人世界,原本还挺紧张的,结果被这两条鲤鱼一闹,气氛都没了,耳边除了岛国女人的“呀卖呆”,就剩下了珍珠不停地重复着“鸡蛋黄,鸡蛋黄,鸡蛋黄……”
    瞪了一眼那两条正在撒欢的鲤鱼,华熙说:“别吵,我等会喂你们饲料。”
    屁股还不消停,拿尾巴拍打着鱼缸,说:“我都看到了,你刚刚看在两个人交|配!”
    华熙脸上一黑,只听珍珠附和道:“就是就是,都没有穿衣服的,我要跟你爸告状!”
    华熙简直哭笑不得,“要告状,也得我爸爸能听懂你们的话才行啊。”
    屁股珍珠:“槽,居然忘了这茬!”
    两条鲤鱼折腾累了,终于潜到水底不吭声了。
    世界安静下来之后,华熙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电视上,因为拉着窗帘,屋子里的光线很暗,电视机的光线就格外的刺眼。
    华熙提着嗓子,看过了前戏部分,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等着男主结束了前期的,提抢实战了,华熙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世界的一角塌陷了。
    虽然说青春期的男孩子对性方面多半都会好奇,但是一上来就是这么重口的床戏,华熙果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甚至觉得有那么一点――恶心?
    和的碰撞,混着靡靡之声,非但没有成为一种视觉享受,反倒是有些折磨人。特别是那大胸女人叫的一声高过一声,既享受又痛苦的样子,让华熙更觉得难受。
    华熙是跟着华夏长大的,虽然没有爸爸的孤傲和清冷,但多多少少也有点精神洁癖,像这种东西,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更何况,那两名主演除了身材好一点,脸简直丑爆了,整个画面根本没有美感可言。
    走上前去关了电视,华熙摔倒在沙发上,眼不见心不烦的,静静躺了一会。虽然见不到那男女纠缠的场面了,但是某些镜头还印在脑子里,挥散不去。
    说起来,做这种事情,真的会有快感吗。
    华熙犹豫着,伸手攥住了自己有些异样的下半身,轻轻揉搓了几下,然后就听屁股问:“你也想交|配吗?”
    华熙一个哆嗦,赶紧收回了手,然后瞪了它一眼,“我才没有想那么恶心的事情!”
    “哼哼。”屁股笑的很有深意,“你长大了。”
    楼下,突然传来了小胖的敲门声,“华熙,我妈做的冰镇红豆沙,你要不要吃?”
    “要!”华熙答应着,趿拉着拖鞋下了楼,只见小胖正端着两碗豆沙,笑眯眯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合欢树,说:“我们去树荫下吃吧,齐乐已经吃上了。”
    “好。”华熙伸手端了一碗,一边拿勺子舀了吃,一边走到了那茂盛的合欢树荫下。
    这棵合欢树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反正华熙来的时候它就很大了,如今更是枝繁叶茂,成了一处乘凉的好地方。华夏为了满足孩子们外出的,又不想他们晒太黑,就在树下摆了简单的桌椅,供他们几个孩子纳凉之余,也方便了周围其他邻居。
    将碗搁在了桌子上,华熙拿手肘碰了碰正在狼吞虎咽的齐乐,小声问:“听说那孙子出院了?”
    齐乐斜了一眼小胖家饺子馆的方向,点点头,说“嗯,一早办理的手续,听小胖说他天天在医院里哼哼唧唧要死要活,惹了医生护士们各种看不过眼,所以催促着他赶紧滚蛋。”
    “嘁。”华熙嗤笑了一声,“早些滚蛋也好,省得碍我爸的眼。”
    “可不是。”齐乐说着,把碗里的红豆沙吃光了,然后端着碗颠颠跑进了饺子馆,舔着脸说:“阿姨,你做的红豆沙可真好吃,能不能再给我一碗。”
    “德性。”不远处的华熙白了他一眼,然后端着空碗,也凑了过去。
    树底下的小胖看着华熙的背影轻轻笑了笑。他还记得刚认识华熙的时候,华熙全身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努力和周围的人保持着距离。那时的小胖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倒是慢慢知道了原因。作为一个过客,华熙是不敢轻易付出感情的,他怕短暂的停留之后,又要去到下一个地方。
    不过,华熙后来似乎被华夏送走过一次,再回来的时候,像是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和他和齐乐真正的亲近起来,并且对周围的一切也不再漠然。
    目光又转向了长得眉清目秀,人却贼眉鼠眼的齐乐,小胖轻轻笑了笑。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略矫情的话,“得友若此,夫复何求。”
    彼时,清风无语,送来合欢花的阵阵清香。
    夏天来了。
    ☆、第19章
    吃过了冰镇豆沙,齐乐掏出一副扑克牌,张罗着要玩斗地主。
    汪小胖放着作业还没写,原本想着回去学习的,却被齐乐一把拉住了,说:“着什么急,下午再写,等着写完了,顺便借我抄一抄。”
    “那我也要。”华熙说着,又想到了更省事的方法,“要不,我把练习册和试题直接给你,你帮我做得了。”
    汪小胖郁闷地看着他们,“还敢更无耻一点吗?”
    三人原本正在扯皮,齐乐眼光一瓢,突然看向了马路拐角的徐人妖和孟贱人,也不知他俩在等什么人,脸上透着焦虑。
    齐乐拿眼光示意华熙他们往那边看,只见徐人妖他们等来了一个光着膀子刺着纹身的男人,一脸的流氓气,嘴里还叼着烟,怎么看怎么不是好人。
    男人走到了徐人妖面前,从花裤衩里掏出了钱包,同徐人妖嘀咕了几句,然后甩给他一把百元大钞,又拍了拍徐人妖的肩膀,大有鼓励他好好干的意思。
    徐人妖收了钱,乐滋滋地道了谢,然后喊上孟贱人,一边往回走一边吐着唾沫数钱,看起来眉飞色舞的。
    孟贱人原本还在帮着数钞票,余光突然瞥见了树荫底下的华熙他们,赶紧扯了扯徐人妖的衣裳,示意他把钱收起来。
    徐人妖把藏的越快,心里越是有鬼,只听齐乐冷笑了一声,问:“做什么非法勾当,得来的赃款啊?”
    徐人妖心里咯噔,面上却嚣张的叫骂:“放你妈的臭屁!”
    “不如你嘴臭。”齐乐斜了他一眼,又骂了一声:“少年犯!”
    “你他妈是不是又欠抽了?”徐人妖显然忍他们很久了,一时间有些暴躁,却被孟贱人一把拉住了,见他摇了摇头,然后拿眼神示意他看清了局势,这是在人家地头上,别惹事的好。
    徐人妖兜里还揣着大把的钞票,知道不好闹开了,忍了忍,放下了一句狠话,“你们几个给我等着。”
    “嗷嗷嗷!”华熙他们一起拍桌子,表情特别欠抽。
    等着徐人妖他们走远了,齐乐挑了挑眉,“你们说,这俩孙子该不会真犯什么事了吧?就像上次,他给李臻买的那跟项链,一千块钱啊,他哪来那么多钱。”
    华熙特别损的回答:“无非就是小摸小偷,凭他们两个,也成不了大事。”
    齐乐笑了笑,“也对,想犯大事,也得有那脑子。”
    汪小胖原本默不作声,看着他们两个说的。后来,发现他们越说越起劲,甚至都商量着该怎么抓徐人妖他们了,终于没忍住,插了句嘴:“我说,你们两个最好还是少招惹徐人妖他们吧,别人的闲事,能不管就不管。”
    齐乐和华熙齐刷刷看向他,一脸不爽的问:“为什么?”
    汪小胖苦笑了一下。
    其实华熙和齐乐的性格同徐人妖和孟贱人很像,个个都是刺头,一句话听不爽了就打打杀杀。只不过,华熙这人比较狠,喜欢背地里使阴,而齐乐这人比较冲,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不过,华熙和齐乐有正直而善良的家人,给了他们一双识别善恶的眼睛。而徐人妖和孟贱人,父母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喝嫖赌样样都占了,哪里又能教育出什么好孩子来。
    这些话,汪小胖自然不能说给他们听,只能劝说他们:“徐人妖他们既然和社会上的混混勾搭上了,只会是越学越坏,万一他们想着给你们暗亏吃――”
    “得了吧你。”齐乐打断了汪小胖,“从小你就胆小怕事,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他徐人妖胆儿再大,还敢杀人放火不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