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这名男子,捡到了包子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像什么好东西。”鹿桓心里有气,正好借题发挥。
    华夏倒不在意这些,只是好奇华熙不乖乖待在福利院里,跑出来做什么。
    愣神的功夫,只见华熙身后出现一个男人,拨开了人群之后,一把攥住了华熙的衣领,二话不说踹了他一脚,“你小子倒是继续跑啊!”
    华熙像只被人逮住的小兽,呲着两颗小犬牙,恶狠狠地看着男人,嘴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嘿,还敢瞪我。”男人说着,又是一脚,“怎么着,翅膀硬了是不是?”
    华夏挣脱不了,突然一倾身子,张嘴咬上了男人的手腕,牙关使劲磨合,存心要撕下男人的肉来。
    “啊――”男人鬼叫了一声,挥手给了华熙一巴掌,扇得他脑袋嗡嗡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伤口,鲜血直冒,要不是还有点皮肉连接着,估计整块肉都要掉了,当即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了华熙,刚准备狠殴他一顿,却被身侧突然冲过来的一个男人一脚踹翻了。
    放倒了男人,鹿桓看向了华熙,扬了扬眉,“小东西,谁准你放着福利院不待,在街上乱跑的?”
    华熙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过来接你回家的。”一旁,华夏推开人群走了过来,蹲下身子擦了擦华熙嘴边的血污。
    “回――家?”华熙艰难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嗯,我们回家,然后一起生活,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华夏微笑着做出承诺。
    华熙瞳孔猛然放大,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可你不是说要出国念书吗?”
    “念书在哪里都一样,可华熙就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华夏说着,宠溺地摸了摸华熙的脑袋。
    华熙犹豫着看向他,“可鹿叔叔说,去美国念a大,是你毕生的梦想。”
    “现在不是了。”
    “为什――”
    “我们回家吧。”华夏温声打断了他,“鹿叔叔还要赶去上课,我们不能耽误他的时间。”
    华熙扁了扁嘴,含泪点点头,用力攥住了华夏温润的手掌,刚准备离开,却听身后的男人吆喝了一声:“打了人就想走?”
    华夏一扫脸上的笑意,面色清冷的看了过去,“不然怎样,要我喊来警察,陈述一下你虐待儿童的经过吗?”
    男人面色一滞,立马又怒气冲天的说:“我教训自己的儿子,关你屁事?你算什么东西?”
    “你儿子?”华夏有些好笑,低头看向华熙,“告诉他,你跟着谁姓?”
    “我姓华。”华熙挺了挺小肚子,“我的爸爸叫华夏。”
    “你小子――”男人咬牙切齿地扑过来,刚想着抢人,却不料一旁的鹿桓又飞出一脚,直接将他踹趴在地上,动作帅气而潇洒,一看就是练过的。
    男人挣扎着站起来,衡量了一下敌我的战斗力,觉得自己实在讨不到便宜,而且周围还有人指手画脚,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啐了一口,灰溜溜离开了。
    华夏带华熙坐上了车子,问:“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上一任养父。”华熙撇了撇嘴,“平日里不是打我就是骂我,有时还让我穿裙子,扮女孩给他看。”
    华夏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变态的嗜好?
    “有一次,我一时冲动敲破了他的头,因为害怕就跑出来了,然后就,遇到了你……”华熙小声说着,抬脸看向了华夏。
    华夏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相反还摸了摸他的头,说:“干得漂亮。”
    “嗯?”华熙有点意外。
    “下次见到他狠揍,爸爸会替你垫付医药费的。”华夏再一次把儿子引上了暴力的人生道路。
    有了爸爸替自己撑腰,华熙完全不必担心了,攥了攥小拳头,目光坚定的说:“我会的,而且我还要打败徐人妖和孟贱人。”
    没想到他还记得这茬,华夏有些好笑,“回去之后,先同小胖和齐乐他们打个招呼。这几天你不在,他们一个劲往我这里跑,追问你在哪。”
    “嗯。”华熙答应着,往华夏怀里蹭了蹭,然后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瓮声瓮气的问:“爸爸,你真的决定要我了?”
    正在开车的鹿桓打了个哆嗦,这话听起来可真怪,偏偏华夏还认真回了句:“嗯,爸爸要你。”
    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
    你为什么不要我啊,我人高马大而且有八块腹肌,还能洗衣做饭帮你照看孩子,简直不能更贤惠了。
    开车将华夏华熙送回住处,鹿桓看着那对更加腻歪的父子,有些哭笑不得,“没我什么事,我先走了?”
    “嗯。”华夏抱歉的笑笑,“麻烦你那么多却突然变卦,真的很抱歉。”
    “算了。”鹿桓摆摆手,“放弃华熙的遗憾和放弃出国的遗憾,总要选一个,你不过是选择了后者而已,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
    “不会的。”华夏很笃定,“我从来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那就好。”鹿桓说着,又看向了华熙,“好好感谢你爸爸,要知道,他为你放弃了更好的人生。我不在的这几年,你得替我爱他,照顾他。”
    用这种方式说出的“爱”这个字眼,鹿桓顿时有种淡淡的成就感。
    不管怎么说,真正的表白还是留到自己回国再说吧。而且以华夏这种清心寡欲的性格,应该不会急着找女朋友吧。
    心里是这么想,鹿桓却有些放心不下,便多嘴的问了一句:“华夏,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怎么突然问这个?”华夏有些好笑。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身边有个女人帮你照顾华熙,会不会更好一点?”鹿桓特别的心口不一。
    “那倒不急。”华夏轻笑了一声,“习惯一个人了,猛地多出一个女人来约束我,肯定会觉得不自在。所以,趁年轻,再纵容自己几年吧。”
    “那就太好了。”鹿桓搓了搓手掌。
    “什么?”华夏看向他。
    “哦,没什么,我觉得你这么想是对的,我非常赞同!”
    “……”我为什么要得到你的赞同?
    “回家了。”华夏牵过华熙的小手,将神经病怪蜀黍扔在了身后。
    鹿桓:……
    ☆、第14章
    生活又回到了原先的状态。
    因为华熙回来了,小胖和齐乐拍手欢迎不说,就连家里的珍珠和屁股也显得有活力了。
    华熙同小伙伴们分享了自己的零食,又投喂了两条鲤鱼,然后抱腿坐到沙发上,低低笑了起来。
    齐乐狐疑的看向他,“你在笑什么?”
    “开心就笑呗。”华熙说着,眯起了细长的眉眼,勾起了红色的薄唇,活脱脱一只小狐狸模样。
    华夏说会一直留他在身边,那就一定不会再让他离开了。
    这样的承诺,华熙虽然也从别人嘴里也听说过几次,但是换成华夏说出来,总觉得让人特别信服。
    不知道为什么,华熙对华夏的信任是无条件的。他就是觉得,华夏这个人,或者不答应自己,一旦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他和从前遇到过的几任父母,都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正是华熙那么迫切希望留在华夏身边的原因。
    “对了。”汪小胖突然想起了正事,“我妈给我去学校报名了,眼看八月也快过了,再过几天,就要念小学一年级了,你们呢,都报名了吗?”
    “早报了。”齐乐有些郁闷,“玩得好好的,谁想念书啊。”说着,看向了华熙,“你呢,你爸爸给你报名了吗?”
    “我――”华熙眨了眨眼,只听厨房里传来了华夏的声音,“我会抓紧时间给你报名的,不用担心。”说完,端着切好的西瓜走了出来,搁在了茶几上,“都去洗洗手,过来吃西瓜。”
    “好!”三个小家伙一溜烟进了洗手间,然后争相洗了手,跑出来捏起了西瓜,笑咪咪吃了起来。
    “那啥――”齐乐吐出了满嘴的西瓜籽,看向了华夏说:“叔叔给华熙报名的时候,一定要和我报同一个班,这样大家就可以在一起了。”
    “好,我尽量。”华夏笑笑,从茶几下面取出了一盒巧克力放在他们面前,然后又回了厨房。
    他这一走,齐乐立马感叹起来,“华熙,你爸爸真好,又帅气又温柔!”说着,取走一块巧克力。
    “嗯嗯。”华熙点头。
    “还会画画。”小胖跟着拍了句马屁,也取走一块巧克力。
    “嗯嗯。”华熙继续点头。
    “还会治病!”齐乐又列举了一条优点,顺带又抓了一块巧克力。
    “嗯嗯。”华熙特别赞同。
    “还会,会――”小胖一时词穷,想了想说:“还会切西瓜。”
    然后,他就被华熙和齐乐一人一巴掌,直接拍趴在茶几上。
    听着客厅里传来的欢笑声,华夏不觉勾起了唇角。
    总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今天才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活。
    第二天,华夏带华熙去见了华玫,那个将华夏一手拉扯大的事业女强人。
    想要收养华熙,以华夏的年龄和情况是不允许的,他就只能拜托华玫先代为收养,将华熙的户口落在她身下。当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母子,就事实情况来说,华熙还得跟着华夏称呼华玫一声姨奶奶。
    华熙倒也听话,一进屋子,就脆生生喊了一声“姨奶奶”,让仅仅三十六岁,肤白貌美气质佳的华玫感到了深深的恶意。
    “哪来的小孩,这么不长眼?”华玫非常不爽,老娘明明童颜巨|乳,看起来才十八!
    “我儿子。”华夏跻身进来,冲华玫笑了笑,“好久不见,小姨。”
    华玫呆愣了片刻,突然就炸毛了,“你有孩子了?什么时候闯下的祸?该不会是你上高中那会吧?是不是那次夏令营?孩他妈是谁?我靠,你小子办事都不戴套啊!!!”
    “……”面对这个喜欢脑补的女人,华夏颇感压力。
    偏偏华玫还不给他辩解的机会,一个劲的炮轰,“怎么不吭声?我就知道老实孩子办大事,看你平日里一副闷骚样儿,感情还是个‘实干派’,啧啧啧,真是小瞧你了,十几岁就管不住你的下半身了,瞧瞧你干的好事!”
    听着华玫唾沫横飞说了半天,华夏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揽过华玫的肩膀,说:“借个地方说话。”然后,将华玫带去了书房。
    把事情理顺了之后,华玫挑了挑眉,“你说真的?”
    “嗯。”华夏点点头,“本来我只是可怜他,想着暂且收留他一阵子的,后来有了感情,就不想送他离开了。”
    “可你才22!”
    “年龄不是问题,他既然喊我一声爸爸,我就一定会负起该负的责任,好好教育他。”
    “我的意思是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今后还要恋爱生子,这个孩子,早晚会成为你的绊脚石,会有哪个姑娘会受得了你身边还带着个一个大儿子啊。”
    “爱我的人就一定会理解我,不能包容我,包容华熙的女人,不要也罢。”
    “……”
    瞧着华玫没有说话,华夏揽过了她削瘦的肩膀,温声劝慰:“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会让你以我为豪的。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做过让你头疼的事情,今后也不会。”
    华玫侧脸看向他,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英俊,体贴,善良,懂事,的确没做过让自己操心的事,而且,以华夏的理智和头脑,倒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麻烦。
    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那孩子要真成了他的包袱,大不了自己接过来养就是了。
    想开了,华玫也就不再阻拦,呼了一口气,说:“你自己有数就好。”
    征得她的同意,华夏舒展了眉头,攥了攥华玫的肩膀,说:“谢谢你理解我,妈。”
    “你小子,有事求我了才知道喊妈。”
    “这不是怕把你喊老了吗?”
    “怕你还让那孩子喊我姨奶!”一下子就当了奶奶,简直不能忍。
    出了书房,只见华熙正乖乖坐在沙发上,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苹果派,想吃又不好意思伸手的样子,直接把华玫逗笑了。
    将茶几上的零食打了包,华玫递给了华熙,柔声说:“反正来都来了,姐姐请你吃肯德基,好不好?”
    姐姐……
    华熙惊恐地看向面前的女人,大概是目光太直接了,终于又惹毛了华玫,“怎么着,觉得老娘很显老吗,告诉你小子,老娘出门,一直都被人当成学生妹的!”
    “哦。”华熙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却换来华玫骄傲的一声“哼”。
    两日后,一切手续都办妥了,华夏带华熙去小学报了名,正巧了和汪小胖齐乐他们编在同一个班。
    不幸的是,他们三人的死敌徐人妖和孟贱人作为高两届的孩子,和他们三个待在同一楼层上,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少唇枪舌战。
    要说两个大孩子在学校里碍于纪律约束,还不敢太嚣张,可一出校门就脱缰了,把书包一扔,撸起袖子就上。
    小学一到四年级,三个孩子没少挨揍,直到那两个瘟神升入初中部了,他们三个才换来一片和平盛世。
    不过好日子没过多久,等着华熙他们也升入初中了,五个人再次狭路相逢,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互殴。
    好在那时华熙个头窜高了不少,比着从前那病弱瘦小的少年,十几岁的他已经窜得老高,体态修长不说,拳头也跟着变硬了许多,加上同样长高的汪小胖和齐乐,倒也能在气势上压过徐人妖和孟贱人了。
    照这个趋势下去,总有一天会干翻那两个孙子。
    这样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和华熙的身高同步改变的,还有他那邪魅的面孔,像一朵渐渐绽放的罂粟,呈现出最妖异的姿态。细长的眉眼始终染了妖气,勾起的薄唇鲜红如斯,加上他眉间那同样艳丽的花苞胎记,衬着他与生俱来的苍白肌肤,活脱脱一妖精在世。
    这样一张脸,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骚动,甚至有星探向华熙递过名片,表示有信心把他培养成一代天王巨星,却被华熙不留情面的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比着劳心劳神地取悦全国观众,华熙只想着尽心尽力地讨好华夏一个人。
    只要他开心,其余的事情,who cares。
    那时,华熙的思想很单纯,因为喜欢华夏,想着回报华夏,所以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
    甚至像只小狗一样,趴在他的脚边,摇头摆尾的讨他欢心,华熙也非常乐意。
    直到将来某一天,华熙不再满足于这种单纯的父子关系,开始打起了华夏的主意,盘算着怎样得到他,占有他,以爱的名义抱他。
    所以说,收|养孩子是有风险的,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当初那个看着单纯可爱的狗崽子,将来会不会摇身一变,成长为一匹狼!
    而且是,肉食系,色狼。
    ☆、第15章
    十四岁的华熙,走哪都是受人瞩目的焦点,自然而然就多了一份傲气。每天他都会收到三五封情书,多半都只是扫一眼,就当做垃圾处理了。
    直到有一次,他收到了徐人妖女友寄来的情书,这才稍微留心了一下。
    那是一张粉红色的信纸,折成了相思叶的形状,东拼西凑的抒发了好一番相思,爱来爱去酸的要死,一看就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明明都有徐人妖了,居然还打我的主意。”华熙嫌恶的皱了皱眉,将情书攥成一团,随手扔进了垃圾箱里。
    放了学,华熙将书包甩在肩上,举着考了五十大分的试卷,一边走一边头疼,“考成这样,我爸准要生气了。”
    “你爸脾气好,顶多说你两句,我就惨了,考了三十四分,肯定会挨揍。”齐乐说着,看向了汪小胖,“怎么着,死胖子,你这次考了多少分?”
    “一百分。”汪小胖笑的很含蓄。
    “啧。”齐乐伸手捏了捏汪小胖肉嘟嘟的脸,“看不出来啊,你人长得肥头大耳,跟猪似的吗,这脑子还挺灵活。”
    汪小胖:“……”
    三人一路聊着天,路经了一处地摊。卖东西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瞧着贼眉鼠眼的,一边叫卖,一边东张西望,像是在提防着什么人。
    华熙蹲下了身子,从乱七八糟的物品里挑出了一支紫檀木笔搁,觉得雕工不错,也有点年岁了,便付了钱,把东西买了下来。
    “又是买给你爸的?”齐乐随口问。
    “嗯,我爸最近在练毛笔画,正缺这个。”华熙说着,将笔搁收进了书包里。
    齐乐跟着蹲下了身子,看似在扒拉着挑选东西,脸上却有些漫不经心,“老板,有碟吗?”
    “有。”摊主说着,抛过来几张简装的vcd,不是枪战片就是恐怖片。
    齐乐咳嗽了一声,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眼神却有些期待的说:“不是这种,我要的是那种,不穿衣的。”
    华熙和汪小胖一惊,立刻用看禽兽的眼神看向齐乐。
    齐乐这人脸皮厚,也没有太多难为情,瞧着摊主从屁股底下的布袋里抖出了一摞片子,赶紧伸手接了过来,一边挑选一边问:“哪个好看啊?”
    “看你的爱好了。”老板笑的特别奸猾,“有日本的,有欧美的,有口味清淡的,也有重口的。”
    齐乐犹豫了一下,觉得太重口的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就要了两张相对清淡点的碟,问:“多少钱一张啊?”
    “两块。”男人说着,赶紧将其余的碟片又塞回了屁股底下,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汪小胖看齐乐付了钱,嘟了嘟嘴说:“这些不是好东西,你不能看。”
    “你知道什么。”齐乐扬了扬眉,“回头我看完了,借你看一看,你就知道是不是好东西了。”
    “我才不看。”汪小胖闹了个大红脸,“不要脸!”
    一边的华熙眯着眼睛,乐呵呵看着他们两个调戏与被调戏,身边突然蹲下了一个女孩子,白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马尾,模样特别清秀可人,正是给华熙写过情书的徐人妖的女朋友――李臻。
    华熙原本想着无视她的,却见她上杆子贴了过来,小声问:“我写给你的信,你看了吗?”
    “嗯。”华熙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脸上有明显的不耐。
    “那――”李臻犹豫了一下,红着脸问:“你是什么态度?”
    虽说是疑问,但她脸上写着明显的自信,毕竟也是校花级的人物,学校里死命追她的男生多的去了,难得她这么主动地倒贴华熙,他应该不会拒绝才是。
    “嘁――”华熙有些搞笑,正要放狠话,却瞧见了不远处走来的徐人妖,于是忍了忍,故意提高了声音,说:“你要追我,也首先得把徐人妖甩了吧,不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当我是什么人?”
    “我会的,我可以立马就甩了他。”李臻大声的表态。
    然后下一刻,徐人妖冲了过来,怒声问:“你说什么?”
    李臻吓了一跳,立马又稳住了气场,扬了扬下巴,说:“我要跟你分手!”特别傲娇。
    “你!”徐人妖攥了攥拳头,“你怎么可以甩了我,啊?你的手链,发卡,书包,铅笔盒,哪一样不是我买的?还有你脖子上的项链,一千块钱啊,你以为谁买给你的?”
    闻言,华熙和齐乐俱是一怔。以他们对徐人妖的了解,这人家里条件并不怎么样,爸妈钱掐的也紧,平日里很少给他零花。
    所以,他哪来的钱,竟能买得起一千块钱的项链?
    只见李臻一把揪断了项链,然后甩给了徐人妖,说:“不就一根破项链嘛,好像谁稀罕似的,还给你就是了。”
    “你!”徐人妖恨极了,冲动之下想着扇李臻一巴掌,却被华熙拦住了,听他说:“用不着这么输不起吧,人家不喜欢你,你还能逼着人家留你跟前吗?”
    徐人妖甩开了华熙的手,红着眼睛说:“你他妈给我等着!”
    “啧。”华熙一脸的轻蔑,“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小。”
    瞧了一眼正在看好戏的汪小胖和齐乐,徐人妖自觉以一敌三,肯定吃亏,只好咽下了这口气,甩脸子离开了。
    李臻回了神,冲华熙感激的笑笑,“刚刚,谢谢你。”
    “用不着,我再不济,也不会看着男人打女人。”华熙站起身来,拍了拍汪小胖的肩膀,说:“走了。”
    “哎。”李臻喊住了他,“我既然都和徐人妖分手了,我们是不是――”
    “是什么?”华熙一脸的茫然,顿了顿,又恍然大悟,“哦,对,你想着追我是吧,行啊,先从准备早餐开始吧,我喜欢吃刘记酥油饼,喝张记豆浆,要是配上一个王大爷家的茶叶蛋,那就更好了。既然要追我,总要拿出一点诚意吧,那就从明天开始吧,打后就看你的表现了。”
    “……”李臻呆愣在那里。
    华熙摆了摆手,一左一右,揽过了汪小胖和齐乐的肩膀,摇摇晃晃回了家里。
    一进门,华熙立马收起了满身的邪气,瞬间开启忠犬模式,挽着袖子进了厨房,问:“爸,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华夏原本正在洗鱼的,闻言笑了笑,说:“今天要做的几个手术都做完了,稍微请了一会假,路上正巧遇着卖活鱼的,心想着你喜欢吃,就买了一条。”
    “放着我来吧。”华熙抢过了华夏手里的鱼,发现鱼鳞已经刮了,但是内脏还没摘除,但瞧着华夏把鱼放水里洗干净了,明显要准备下锅的节奏。
    “那什么――”华熙有些无奈,“鱼不是这样处理的。”
    “我知道,还要把鱼肉片一下,这样才能把味道滋润进去。”华夏立马展示自己的专业知识。
    华熙沉默了一下,“爸爸,你还是去看会电视吧,晚饭放着我来就行。”
    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华夏有些郁闷,刚想着离开厨房,却又转过身来,问了句:“对了,这次英语考试,你考了多少分?”
    “……”华熙身体一僵,“过半了。”
    “过半?”华夏皱了皱眉。
    “嗯,考了五十分。”华熙有点心虚,完了舔着脸回过身去,想着讨好华夏,却瞧他阴着脸,不近情面地说:“吃完了饭就来书房,我给你补习。”
    “……”所以说,有个高材生的老爸,有时特别心酸。
    回过身去,华熙动作麻利的处理好了鱼,然后下了锅,加水盖上盖子之后,又匆匆切了菜,做了一个地三鲜。
    比着华夏刚捡到他那会,如今的华熙厨艺更是精湛,别说是一般的家常菜,就是来一桌满汉全席,只要华熙一一尝过了,也能根据记忆,把味道做出个八|九分来。
    要是留意到华夏特别喜欢吃哪一道菜,华熙还会改进一下,变着花样的做给他吃。
    所以说,天赋这东西,谁也羡慕不来。
    华大厨虽然学习不好,做菜可是一流。
    准备好了晚餐,华熙全部端上了桌,冲华夏招了招手,说:“爸爸,吃饭了。”
    “嗯。”华夏走了过来,落座之后,说:“刚刚看报纸,你鹿叔叔拿了中华医学科技奖。”
    华熙一怔,有些愧疚的看向了华夏,“那是他在国外接受的教育好,要是爸爸你当年也出国了,一定比他好――”
    华夏打断了他,自觉换了个话题,“明天约他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好,他拿了奖,让他请客。”
    “嗯,应该的。”华夏笑了笑,把鱼肉推到了华熙面前,“你正长个的时候,多吃点鱼,有好处的。”
    “嗯。”华熙塞了一筷子鱼肉到嘴里,正大咧咧吃着饭,突然听华夏说了句:“我今天中午,去相亲了。”
    “噗――”华熙一口饭喷了出来,特别惊悚的看向他爸。
    要说两人一起生活的久了,华熙忘了华夏也是个男人,总有一天是要结婚生子的。
    只不过,这一天来得如此突然,华熙总觉得,有点接受不了?
    ☆、第16章
    华熙连着咳嗽了几声,又灌了杯白开水,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有些艰难的问:“怎么样?相中了吗?”
    “没有。”华夏摇摇头,没告诉华熙对方是嫌弃他身边有个半大的儿子,所以不愿跟他,只淡淡说了句:“话不投机,谈不到一块上。”
    “哦。”华熙松了口气,觉得反正没戏了,就多问了一句:“那她长得好看吗?”
    “还不错。”华夏回答。
    “那就是一般般了。”华熙满脸鄙夷,“爸爸你长得那么好看,何必委屈自己呢。以后相亲,要是对方没我长得好看,干脆都不要考虑了。”
    华夏笑了一声。
    要是真以华熙为标准,他这辈子怕是都要打光棍了。
    “那,如果我这辈子都遇不上比你好看的人,怎么办?”华夏问。
    “那就凑合,跟你儿子我过一辈子得了。”华熙回答着,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就他和爸爸两个人,好好过一辈子。
    这么想着,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心里也特别舒爽。
    华熙虽然人长得妖了一点,可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孩子,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一脸孩子气。华夏勾起了唇角,笑着说:“嗯,也好,要是爸爸真讨不到老婆,你就照顾爸爸一辈子。”
    “嗯,我会的。”华熙拍着胸脯保证,“等你走不动了,我就背着你,等你牙掉落光了,我就天天给你熬粥喝,等你脑子不记事了,我就反复给你讲以前发生的事,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听了这样的话,华夏多少有点感动,伸手捏了捏华熙的脸,说:“好,爸爸没有白疼你。”
    华熙得意的笑了笑,低头使劲扒了几口米饭,说:“在这之前,我得再长高一点,力气再大一点,这样才能保护爸爸。”
    和在外面飞扬跋扈的神态不同,华熙待在华夏身边,永远都是一副明媚乖巧,天真烂漫的样子,特别具有欺骗性。
    而他就是用这副假皮,骗过了华夏很多年。
    直到多年之后,华夏才反应过来了,什么叫做扮猪吃老虎。
    吃过了饭,华夏果然将华熙拎进了书房,甩给了他一摞试题,说:“随便挑一套吧,做完了我给你从头讲解。”
    华熙一脸苦逼地看向华夏,心想果然父爱如山,真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看我做什么?赶紧做题!”华夏敲了敲桌子,表情严肃。
    “要不今晚,就算了吧?”华熙一脸狗腿子的表情,挽住华夏的手臂晃了晃,说:“我想早点睡觉。”
    “不行,你基础太差了,要是再不努力,连高中都考不上了。”华夏说着,往他手里塞了一支笔,完全没商量。
    “哎呦,我好像肚子疼。”华熙装模作样的捂住了肚子,刚想着奔厕所,却被华夏一把拽了回来,左右逃不了了,这才坐下来,表情闷闷地做起了试题。
    然后,等着做完了,华夏刷刷批了一遍,满上面都是醒目的红叉,最后得了四十一分,其中因为字写得太丑,还扣了五分。
    “爸!”华熙苦着脸,“你怎么比我们老师还狠啊,英语还扣卷面分。”
    “少废话,我们从第一道题开始讲。”华夏拖凳子坐到了华熙身边,开始为他分析起了第一道选择题。
    华熙面上在听,人却有些心不在焉,一会玩笔,一会想心事,被华夏提问到了,就敷衍的说一句:“嗯,我明白了。”
    直到华夏问了一句“你有在听吗”,华熙跟着回到了一句“我知道了”,才终于把一向好脾气的华夏给惹毛了,耳提面命的,把华熙好一个教训,然后又罚他多做了好几套试卷,责令他不做完就不准睡。
    华熙苦哈哈地做着题,脖子累了,就抬脸看一看对面的华夏。
    华夏因为白天做了好几场手术,这会子明显是累了,此刻正侧脸趴在书桌上,闭着眼睛打瞌睡,因为睡得不沉,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华熙静静地看向他,心想爸爸长得可真好看,气质又温润平和,就像落笔勾勒的写意山水画,清幽淡雅。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