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弟,这是哥的床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军夫人。
    “你们知道什么!我只有这个办法,只有……”老夫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阿舟和千梵的事情我和陛下都知道。”楼弋摇头,叹一口气,说话的语气有些疲惫,又有些冷,“事到如今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继续留在这里对阿舟也没什么好处,我和陛下会将阿舟带进宫里,看看能不能让阿舟想起点儿什么,至少,他是睢宁国的将军,若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就是大事了。”
    “不行!阿舟要住在将军府,要住在家里!”
    “我要进宫。”子桑舟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抬脚就往外走。
    “诶?阿舟,阿舟啊!”
    子桑舟却不管老夫人的喊叫,听的烦了,一提气,消失无踪。话说,皇宫在哪呢?
    “老夫人,您好自为之。”安排人盯紧了子桑舟,楼弋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就跟莫久君离开了将军府。
    作者有话要说:
    好混乱啊……qaq
    第51章 我想见他
    “阿舟,在想什么?”
    皇宫里,楼弋和子桑舟被安排进了他们小时候留宿皇宫时住过的院子,那是莫久君登基之后特地留下来的地方,还吩咐了人每天按时打扫,所以子桑舟突然失忆,也能有个安静的落脚之处。
    而子桑舟失忆的消息被莫久君严令封、锁,对外只称子桑舟要帮助楼弋完成双月退的最后治疗,所以才一起搬进了皇宫。
    三天过去,子桑舟除了莫久君和楼弋,谁都不见,老夫人来过几次,莫久君虽然觉得老夫人哭天抢地的也怪可怜的,可子桑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死了不见,他也没办法。
    “那个郎中是谁?”三天的时间里,这个问题子桑舟问了不下百遍,但莫久君和楼弋就是不肯告诉他。
    “虽然我跟久君也替你们着急,但是阿舟,这个答案,只能你自己去回想。虽然从未听说服用过无尘的人能够找回失去的记忆,但既然千梵给了你半个月的时间,那就是还有希望。”当日他是不太理解千梵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丢下阿舟独自离开,但是回来之后,久君说千梵是生气了,因为阿舟那么轻易地中招而生气。想想倒也是,千梵在祠堂里还不知道受了老夫人多少气,却仍是挺着,为两个人的感情而努力,却没想到万分坚定的子桑舟竟然一点儿防心都没有,竟然是被一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婢女解决掉了,换成是他也会觉得窝火。
    “你们说我是因为中了毒所以才失忆的,那为什么不给我解毒?而且下毒的人是我娘?我娘又为什么给我下这样的毒?”子桑舟表情困惑地看着楼弋。整件事情,除了重要的部分,其他不重要的事情莫久君和楼弋都跟他说过了,但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疑点太多,整件事情完全说不通。
    “呵,抱歉只能给你那些模糊的信息,但是说多了你就能猜到了,所以……加油吧。”楼弋仰头冲子桑舟笑笑。不是不想帮助子桑舟,只是楼弋觉得自己或许能理解穆千梵不帮子桑舟解毒,那是对爱情的一种期待吧,如果爱的够深,那无论什么障碍都能凭借着那份爱跨过,如果无法跨越障碍,那只能说明爱的不够吧。这想法有些矫情,但就是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你们不是我的朋友吗?”子桑舟抿嘴,不满地瞪着楼弋,“难道你们也跟那个郎中是朋友?”
    “别总郎中郎中地喊千梵,下次被他听到,一定会揍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去了记忆,子桑舟变得有些孩子气,也比以前坦率得多。
    “唔……”子桑舟扁嘴。
    “怎么?不反驳我吗?说你其实不想见到他?”子桑舟这么老实,倒是让楼弋觉得有些新鲜。
    “我想见他。”子桑舟抿嘴,半晌,抬眼看向远方的天空,“虽然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是我想见他。就快要消失了呢……怎么才能见到他?”那个郎中的味道就快要闻不到了,他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越来越淡了,总觉得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想要快点见到他。半个月……已经过了三天了。
    “阿舟,今天的感觉怎么样?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真是的,我们好歹是陪你一起长大的,赶快想起来啊。”下了朝,莫久君换了一身便服,便寻了过来,一看见子桑舟就是一连串的抱怨。
    “那不重要。”这三天,虽然莫久君和楼弋在自我介绍之后就带着他去了很多地方,可是他脑子里想着的,却只有那个郎中。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分开之后会如此焦急?那个郎中那天离开时的眼神中,除了愤怒,还有一丝失望和伤心,对他失望?又为什么伤心?
    “是是,我们都不重要,那个穆千梵才最重要。唉,我从来没想过阿舟竟然会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莫久君蹲在楼弋身边,脑袋枕着楼弋的腿,唉声叹气地说道。
    “穆?他姓穆?”子桑舟立刻就从莫久君的话里找到了重点,低头,眼神闪亮地看着莫久君。
    “……嗯,他姓穆。”莫久君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失忆了也还是那么敏锐精明。
    “你们是朋友,会帮我的吧?”子桑舟紧盯着莫久君,嘴角轻轻勾起。
    “当然,听从子桑将军的吩咐。”从旁协助总不算事违规吧?说起来穆千梵那人也够矫情的了,直接给阿舟解了毒,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非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够朋友。”子桑舟笑了。
    莫久君却一点感动都没有。这小子纯粹是觉得他这个皇帝用起来方便吧?绝对是在暗自嘲笑他的愚蠢。哼!等他恢复记忆的,一定收拾他!
    于是,在莫久君的“帮助”下,子桑舟又花了两天的时间查到了穆城穆家,然后立刻启程。虽然那郎中的意思是让他想起来之后再去找他,可是呆在皇宫里他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子桑舟认为,呆在郎中身边才能更快想起来。
    “陛下,求您让老身跟阿舟见上一面!”
    子桑舟离开将军府五天,老夫人每天都要来御书房堵莫久君一回,因为是老将军的妻子,所以凭借着老将军的战功赫赫,这位夫人也得到了一些有待,不然一个女人哪进得了御书房。只是现在,莫久君却对自己当初的这个决定感到万分懊悔,果然不能给女人太多方便,真是拿着方便当随便了。
    “老夫人快请起!”莫久君翻了个白眼,然后“急切”地上前,想要扶老夫人起来。
    “陛下若是不答应,老身就不起来。”
    “老夫人,不是朕不愿意帮你,实在是连朕都无法说服阿舟。”莫久君撇撇嘴,直起了身体。不愿意起来就跪着吧,事情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她自己折腾的?明知道阿舟的脾气,以为失忆了阿舟就会连脾性就变了吗?真是天真!不过莫久君没想到老夫人的手里竟然有无尘,这又是为什么?“而且不瞒老夫人说,阿舟已经不在平阳城了。”
    “什么?不在平阳城?”老夫人猛地直起上身,一脸惊讶地看着莫久君,“阿舟去哪了?阿舟不在平阳城是去哪了?”
    “阿舟刚离开不久,赶去穆城了。”说这话的时候,莫久君已经做好了接受老夫人咆哮的准备。
    “什么?陛下,您怎么能让阿舟去穆城呢?!穆千梵……那个人他在穆城啊!陛下,您到底在想什么啊?”果然,莫久君的话音刚落,老夫人就又失控了。
    “老夫人,如果可能,我也希望阿舟一生顺利,能得到所有的幸福,可是老夫人,人的一生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如果前半生太过顺利,那后半生总是要遇到些挫折的。而且,阿舟的脾性老夫人您还不知道吗?这么多年了,被阿舟拒绝的姑娘还少吗?阿舟比任何人都知道他想要什么,一旦找到了,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老夫人,是您将阿舟教育成这样的不是吗?”
    “是我……难道是老身的错吗?老身勤勤恳恳这么多年,还不都是为了子桑家!还不都是为了他们一对父子!难道还都是老身的错吗?呜呜……我……”
    “得了,老夫人您也别在朕的面前哭天抢地了,阿舟的事情阿舟自己会处理,你们将军府的这些个家事,也别再拿来给朕添堵了!送老夫人回府!”
    “是,陛下。”守在一边的太监立刻走出来,笑呵呵地看着老夫人,“老夫人,您起吧。就算跟少将军交好,陛下终究是陛下,也管不了你们的家务事不是?老夫人您回去吧,少将军定会平安回府的。”
    “是老身扰了圣驾,谢陛下恕罪。”老夫人一愣,所有的情绪瞬间消散,变成了一种后怕,就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人瞬间就清醒了。
    莫久君背对着老夫人,不耐烦地摆摆手。他是跟子桑舟交好,但也只管子桑舟的事情,就算老夫人是子桑舟的亲娘,她肚子里那点儿花花肠子也跟他没有关系。
    老夫人抿嘴,在太监的搀扶下退了出去。
    听见关门声,莫久君才卸了威严,走到御案后坐下,有些担心地揉了揉额头。希望阿舟那边一切顺利,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果然人以群分啊,他们这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个人,同样都只爱男人对女人没辙。再过一段时间,弋的腿也该好了,他也该出手了。
    “久君,老夫人又来了?”正想着,楼弋就推门进了御书房。
    “嗯,自食恶果,我可没空理她。”莫久君叹了口气。
    “或许……老夫人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吧,一想到阿舟和千梵以后可能遇到的事情,我就有些后悔。”楼弋推着轮子来到御书房的床边,仰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你许久未曾进过御书房了,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莫久君支着脑袋看着楼弋的侧脸,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楼弋一愣,转头,然后跟着微笑。
    第52章 由你替他
    “臭小子,在这干什么呢?”
    穆城穆家。自从穆千梵毫无征兆地突然跑回家到现在已经有九天了,明明是他自己跑回来的,却总是好像在外边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一样心事重重,瞧瞧,又一个人坐在凉亭里发呆了。
    “湘姐。”因为即将出嫁,穆千梵终于可以好好地喊穆湘一声姐了,“莹儿呢?”
    “阿生来了,莹儿跟着阿生一起练字呢。”穆湘在穆千梵的身边坐下,斟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给穆千梵,自己拿起另外一杯,小口啜饮,“在平阳城发生什么事了吗?”
    梵回来那天可是生着气的,从小到大,她都没见过梵生气的样子,更别说气成那样,一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再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都被毁了个干净。穆湘以为她不需要管,因为穆千梵从来都会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可是这一次,一连九天,穆千梵的脸上挂着笑,穆湘却能从这笑容中看到浓浓的焦躁和淡淡的忧伤。
    “没什么。”穆千梵一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湘姐意外地很敏锐呢。”
    “什么叫意外啊?臭小子,你是在瞧不起女人吗?”穆湘瞪着穆千梵,偷偷在石桌下面踹穆千梵的小腿。
    “不敢不敢,湘姐饶命。”嘴上说着饶命,穆千梵却是冲穆湘抛了个媚眼。
    “不正经。”穆湘一愣,脸色突然就红了。这小子要是真心想要勾引谁家的姑娘,那肯定是一勾一个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穆千梵给穆湘的感觉并不是顶天立地的好男人,而是需要人疼爱、应该被人保护的那种。或许是因为成长环境,穆千梵总是能细心地察言观色,然后给出别人需要的反应,总是配合着满足别人的要求,却很少主动提出要求,看着让人心疼,“平阳城的事情都解决了?你师叔之前路过穆府的时候来过一次,说你可能还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太傅家儿子的腿虽然治好了,但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不是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师叔来过?”穆千梵轻啄一口茶水,有些诧异。师叔那人来无影去无踪的,离开平阳城之后又来穆城了吗?
    “嗯,来过,就你回来的前一天,跟那个定安王一起来的,说是路过,但总觉得像是刻意来知会一声的。他可是很疼你的。”那师叔也就是脾气怪了点儿,对梵的事情还是关心的。
    “嗯,我知道。以后有时间我会常去看望他们的。”穆千梵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穆湘,“湘姐,如果……如果我不能继承穆家的家业,会怎么样?”
    “啊?”穆湘一愣,然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湘姐?”穆湘这么一笑,穆千梵有些傻眼,“有、有什么好笑的吗?”穆千梵莫名有些窘迫,因为不着调自己说的话是哪里好笑了。
    “笑死了笑死了……”穆湘好不容易止住笑,抬手擦掉眼角因为大笑而溢出的泪水,“你不继承穆家家业会怎么样?当然不会怎么样啊,穆家又不是少了你就不能支撑了,你不继承不是还有我吗?我跟你说哦,莹儿也很有天赋呢。”这小子,从以前开始就会在意这些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梵啊,爹对你好,那是因为他喜欢姨,对你是爱屋及乌,那是你应该得到的关怀和宠爱,至于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脾性,才把你当成弟弟一样看待,莹儿则是因为你宠着她、你对他好,所以才特别喜欢你,这穆家里对你好的人都不是为了索取回报才对你好的,因为你是好孩子,大家才不自觉地想要疼爱你,不要因此就觉得你对穆家有什么责任了。何况,还有我呢不是吗?天塌下来,你扛着,你要是累了不想做了,姐姐替你!”
    “呵,突然觉得我其实只有一个哥哥吧?”穆千梵的眼眶一热,却是话头一转,用玩笑就自己的感动带了过去。
    “什么啊!你这臭小子!”穆湘笑骂一句,又踹了穆千梵一脚,“对了,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嗯?什么?”穆千梵挑眉,疑惑地看着穆湘。
    “六天后的婚宴,姐姐为你多准备了一套喜服。”穆湘也很不想这样做,可是能拜托的人就只有穆千梵一个人。
    “这是什么意思?”穆千梵一愣,然后瞪着眼睛看着穆湘,“湘姐是想让我……”
    “虽然日子是定下了,但阿生那边你也是知道的,最近又有什么事情需要阿生亲自处理,大婚当日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他说他会尽量,可你也知道……”穆湘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
    “湘姐,这大婚可只有一次,若不是他亲自跟你拜堂也没有意义啊。这样的事情怎么能由人代替?”穆千梵有些不高兴地蹙眉,不是因为穆湘给他找了件麻烦事,而是替穆湘觉得委屈。
    “我有什么办法?阿生是以商人的身份去见爹的,若是让爹知道阿生的真实身份,还不翻了天了?阿生那边儿,件件都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也不能任性地拦着他,梵混过江湖,该比我更清楚,生门那样的地方,岂有安宁?这个提议是我跟阿生提出来的,大婚当日,如果阿生回不来的话,就由你易容,反正你这身形看着跟阿生差不多。”
    “湘姐,这样委屈自己,值得吗?”穆千梵沉默半晌,握住了穆湘的手。
    “谈不上值得还是不值得,你姐姐我今生就非他不嫁了,那就总要退让一些,不然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穆湘笑着说道。
    “可这个退让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儿?”穆千梵还是替穆湘觉得委屈。
    “行了,”穆湘笑了笑,伸手使劲捏了捏穆千梵的脸颊,“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都是些小事,倒是你自己,能让你一口气心烦了九天的事情,还是快点解决吧。虽然不知道是喜欢上了什么样的人,但是姐姐支持你!”
    “希望姐姐见到他的时候也能说出支持这番话来。”穆千梵摇着头笑了笑。
    “哦?是那样让人惊奇的人物?”穆湘挑眉,开始回忆穆千梵的交友圈中有什么能让她感到惊奇的人物。
    “差不多就是那样的吧。”穆千梵的笑容加深。湘姐是不会想到的吧?
    “湘!”
    突然一声急吼,紧接着传入耳中的就是穆莹嚎啕大哭的声音,姐弟俩转头看过去,就看见生抱着穆莹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连轻功都用上了。
    “怎么了?”穆湘一惊,赶紧迎上去。
    “莹儿一直在哭。”见到穆湘,生差点感动得痛哭流涕,只是这感动并无法从他那张面瘫脸上读取,只能透过眼神去发现。
    “呜呜……好疼……娘……疼……”穆莹趴在生的怀里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嘴里喊着疼,身上却没看出什么伤口来。
    “怎么了?莹儿不哭,告诉娘怎么了?”穆莹虽然是个女孩儿,但却很少哭,更别说是这样的嚎啕大哭了,可哭得穆湘心疼死了,“阿生,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在练武。”生轻轻蹙眉。他正在教莹儿如何聚内力,本来都好好的,可莹儿突然喊疼,然后就哭,哭得他心慌意乱的,就跑来找穆湘了。
    “我看看。”穆千梵走上前,为穆莹把脉。果然如他所料,是刚聚集出的内力紊乱,冲撞了经脉,“没事的。姐夫,你现在帮莹儿打通经脉,引导内力运转一个周天即可。”
    “啊?”穆湘和生都愣住了,一脸傻样地看着穆千梵。
    “莹儿聚了内力,只是没掌控好,有些乱,冲撞了经脉才会疼的,也算是一个良机。”
    “阿生!”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穆湘气得转头就冲生咆哮,“你竟然让莹儿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等下解释。”而生听了穆千梵的话之后确实眼前一亮,连房间都不回了,直接将穆莹放在了石桌上,然后在穆莹的额头上亲了亲,“莹儿乖,爹这就帮你。”
    “你!梵你看他!”穆湘气得直喘粗气,狠瞪生一眼,转身向穆千梵抱怨。
    “湘姐也别恼,这算是个不错的契机,而且莹儿也很有天赋。”看来穆家以后会出现一个江湖女侠。
    生是断不会产生要教穆莹练武的想法,更别说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凝聚内力,会这样做,一定是莹儿因为好奇缠得紧了,但是这样玩闹似的都能让莹儿当真凝出内力,莹儿的天赋也算是奇才了吧。虽然内力乱了,但在这种情况下由生打通经脉再引导内力运转一个周天,会让莹儿那可怜的一丁点儿内力增长,那增长能抵得上普通孩子五年的修为。
    “什么契机!他就是呆!”穆湘翻了个白眼。别看生武艺高强,还将生门管理得井井有条,但生活上,那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以前还没发现,现在,那是深有体会!真快被气死了。
    “呵呵。”穆千梵笑笑,丢给穆湘一颗药丸,就转身悠然地踏出了凉亭,“等姐夫完事了,就将这药丸给莹儿服下。我出去逛逛。”
    “嗯,晚上记得回来吃饭,别过了时辰。”
    “嗯,好。”
    第53章 郎中太坏
    “郎中!”
    正悠闲地漫步在穆城最繁华的街道上,猛然传入耳中的呼喊让穆千梵一愣,刚转身,就有一人形庞然大物飞扑而来,因为是熟悉的气息和长相,所以穆千梵并没有躲,但是让穆千梵没有想到的是,子桑舟竟然就这样扑过来将他抱了个满怀。
    “找到郎中了。”子桑舟的气息有些不平稳,语气虽然跟平时没什么差别,但能听出一点点愉悦。
    但是穆千梵却并不怎么高兴。子桑舟会喊他郎中,多半就是还没恢复记忆,既然没有恢复记忆,那么是谁告诉他自己的身份的?想到这,穆千梵又觉得窝火,微微屈肘,毫不客气地一拳猛击子桑舟的腹部。
    “唔!”子桑舟吃痛,身体颤了一下,却还是抱着穆千梵,“为什么打我?”这句话问得有些委屈。
    “谁是郎中啊?你这个笨蛋!快放开我!”还问他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子桑舟太蠢了!
    “不放,放开你就又跑了。”子桑舟委屈地扁扁嘴,抱得更紧了。他都来找郎中了,这个郎中不仅骂他,还打他,难道郎中不想见到他吗?
    穆千梵额角的青筋暴跳,路人们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更是让穆千梵有些窘迫,更何况身为公认的穆家少主,他可不想给穆家抹黑。于是穆千梵暴躁地一把扯下子桑舟的手,握着子桑舟的手腕,拉扯着子桑舟往穆府的方向走去。
    “郎中,要去哪?”子桑舟的手腕被握得发疼,可是穆千梵恼怒的背影和死拽着他的力道都莫名地让他感到愉快,于是这点儿疼痛,子桑舟也就忍了。
    “再叫我郎中就踹断你的命根子!”穆千梵一扭头,恶狠狠地瞪了子桑舟一眼。
    子桑舟立刻闭上了嘴。明明是个郎中,怎么这么凶?脾气这么坏,能给人看病吗?竟然想要踹断他的命根子,真是凶暴啊。他还没见过脾气这么坏的郎中呢。
    “少主,您回来了?今天……”
    穆千梵一路拉扯着子桑舟踏进穆府大宅,一进门就碰见了管家,可管家的话还没说完,穆千梵就拽着子桑舟没了影儿。管家愣了愣,有些诧异他们向来稳重的少主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暴躁。
    “你怎么来了?”一踏进自己的小院,穆千梵就先将子桑舟甩了进去。
    子桑舟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体,站稳了就好奇地打量起穆千梵的院子:“郎……你住这里?”
    “你为什么来穆城?”这人是失忆之后就转性了吗?连智商一起丢了吗?穆千梵非常地暴躁,从未有过的暴躁。
    “我来找郎……你。”打量完这个简朴到有些冷清的小院,子桑舟对这个环境并没有多满意,转身看着穆千梵,眼神中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儿责怪的意思。
    “你知道我是谁吗?”穆千梵不屑地冷哼一声。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来找他何用?
    “你是……”子桑舟本想说“你是郎中”,可考虑到“郎中”一次会为自己带来的危险,子桑舟决定还是不要说出这个词比较好,可如果不称呼眼前这个男人为“郎中”,他该怎么称呼他呢?应该先询问一下名字,嗯,对,询问名字,“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穆千梵微微闭上眼睛,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最后还是没忍住,抬脚踹向子桑舟的腹部:“子桑舟,你先去死一次吧!”高姓大名?话说的还挺有礼貌啊。可就算知道子桑舟意外失忆,穆千梵还是觉得气愤,又生气又委屈,偏偏一个大男人是不可能会通过哭来发泄的,所以穆千梵选择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为什么要我去死?”子桑舟下意识地躲开穆千梵凶狠的一脚,看着穆千梵的表情分明在表达“你无理取闹”的含义。
    “因为看你不顺眼!”穆千梵摘下腰间的七骨扇,对子桑舟的攻击毫不留情,这也是穆千梵第一次对子桑舟认真。
    “为什么?”因为状况太过于莫名其妙,而且明显感觉到穆千梵是在闹脾气,所以子桑舟只守不攻,这样一来,就更加吃亏了,接连被穆千梵踹了好几脚,英俊的脸也不幸挨了几拳。
    “喂!闹够了吧!”右脸颊挨揍的瞬间,子桑舟猛地抓住穆千梵的手腕,冲着穆千梵怒吼一声。
    “没有!”抬脚,狠踹,“噗通”一声,子桑舟被踹进了小院的池塘里。
    “梵,何事?”生突然从天而降,落在穆千梵的身边,冷着脸看着池塘里扑腾的子桑舟,“刺客?”
    “嗯,随你处置。”冷哼一声,穆千梵最后瞪子桑舟一眼,转身大步回到了房间。
    生眨眨眼,一脸疑惑地看着穆千梵怒气冲冲的背影,然后再看看池塘里浮着的“刺客”,皱眉。好像……不是刺客?
    子桑舟也不说话,浮在池塘里,冷着脸跟生对视。这个男人是谁?好像跟郎中很亲近的样子。而且郎中竟然丢下他不管,还让一个陌生人随便处置他,郎中真的是太坏了。可是郎中为什么那么生气呢?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只是问了郎中的名字而已。莫非郎中的名字不好听,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名字?郎中也不让他喊他郎中。郎中的性子真是别扭。
    “生,梵怎么样?”穆湘抱着穆莹随后赶到,可是却只在小院里看到盯着池塘发呆的生。
    “湘,刺客。”生伸手指着池塘里的子桑舟,求助地看着穆湘。
    “刺客?”穆湘一扭头,立刻就傻眼了,“少将军?您怎么来了?”这不是梵的那个弟弟吗?怎么在池塘里呢?“生,你踹下去的?”
    “梵。”生瞪了穆湘一眼。他来的时候这人就已经在池塘里了,当时院子里就只有穆千梵一个人,所以是穆千梵踹下去的吧?为什么一发生这样的事情湘就会以为是他做的呢?他人品很好啊。
    “啊?”梵把人踹下去的?这位可是梵疼爱有加的弟弟啊,怎么会亲手……怎么会亲脚踹下去呢?“先别废话了,生,把少将军拉上来。”
    生扁扁嘴。他没有废话,他总共只说了三个字。双脚轻点,生如鹏鸟般从池塘的水面掠过,顺手捞起子桑舟,丢在池塘的另一边岸上。
    “少将军,您没事吧?我先安排您沐浴更衣,有话稍后再说。”穆湘将穆莹塞进生的怀里,然后就麻利地去安排之后的事情了。
    “子桑叔叔好。”穆莹终于抓到了机会跟子桑舟打招呼。虽然上一次就觉得这个叔叔有些吓人,这一次见面又觉得这个叔叔更吓人了,而且还有种很不对劲儿的感觉。
    “你也认识我?”子桑舟从头到脚都在淌水,本人却一点儿都不在意,此时,子桑舟对于这些认识自己自己却不认识的人非常感兴趣。
    “叔叔?”穆莹眨眨眼,然后咬着手指,困惑地蹙起小眉毛,“叔叔不记得莹儿了吗?莹儿去平阳城找梵爹爹的时候明明跟叔叔见过的,叔叔忘记了吗?”
    “别咬。”生将穆莹的手指从她的嘴巴里拯救出来,然后睨了子桑舟一眼。湘说过,不能让莹儿咬手指。
    “哦。”穆莹瘪瘪嘴,还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子桑舟,“子桑叔叔,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子桑舟诚实地摇摇头。
    穆莹眨眨眼,突然就做出了惊恐的表情:“娘!!子桑叔叔失忆了!”
    小女孩儿尖细的喊声穿过半个庭院以及几个房间,清晰地传入穆湘的耳中,让穆湘一阵风一样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你说什么?!”
    “娘,他说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穆莹一脸的惶恐。
    “少将军,怎么回事?”穆湘三步并两步脚步匆忙地走到子桑舟面前,蹙眉。
    “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莫久君和楼弋说,是我娘给我下了毒,郎中说我如果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你认为呢?”子桑舟看着穆湘,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穆湘能从那双清澈坦率的眼睛中看到疑惑。
    “我的老天啊……”穆湘眨眨眼,突然感叹一声,“少将军请先去沐浴更衣,容我思考一下。”
    “哦。”子桑舟点点头,看了看有些呆愣的穆湘,再看看完全无视他的生,抬脚,走向穆湘刚刚去的地方。
    “生,你说……他是真的失忆了还是装的?”穆湘一直目送着子桑舟离开,直到看不见子桑舟的影子,才转头看着生。
    “真的。”生的江湖经验比穆湘丰富的多,真或者假,由生来判断要比穆湘准确得多。
    “他刚刚说了下毒吧?生能解吗?”陛下跟少将军说是少将军的娘给少将军下的毒……可是为什么?穆湘觉得子桑舟刚刚的那一句话说的她现在思维混乱,什么也想不出来。
    “找梵。”家里不是有个神医吗?干什么还要让他丢人现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