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弟,这是哥的床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她怎么了,所以没敢动。”楼弋也是听到动静才出来的,可等他出来的时候,就只看见躺在石桌上的穆湘,于是就守在这儿了。
    “多谢。”穆千梵放下穆莹,转而抱起穆湘。
    “爹,娘怎么了?”穆莹抓着穆千梵的下摆,小步快跑着跟上穆千梵的脚步。
    “娘只是睡着了,莹儿别担心。”将穆湘放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为保险起见,穆千梵还是为穆湘把了脉。
    “为什么娘每次都是醒着出去,睡着回来的?”穆莹趴在床边,嘟着嘴问道。
    “因为娘去见爹亲了,跟爹亲聊了好多好多,睡着了才被爹亲送回来的。”
    “爹亲?”穆莹仰头看着穆千梵,茫然地眨眨眼,然后扁嘴,有些委屈地说道,“爹亲从来都不来看莹儿。”
    “因为爹亲很忙嘛。这样好不好,爹让你爹亲下个月就去看你好不好?”确定穆湘无恙,穆千梵转向穆莹,笑了笑。
    “下个月?爹亲会来吗?”穆莹看着穆千梵,眼神中有期待也有害怕。
    “会!爹跟你拉钩好不好?你爹亲要是不去,爹就把爹亲给你绑了去,好不好?”
    “嗯,好!”穆莹歪头想了想,灿烂一笑,跟穆千梵拉钩。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是爹跟莹儿的约定。”
    “嗯,约定!”
    “那莹儿在这儿陪着娘,爹去给楼叔叔做药浴。”穆千梵揉了揉穆莹的头顶。
    “嗯,好。”穆莹乖乖点头,爬上、床,躺在了穆湘身边,还往穆湘身上蹭了蹭。
    第32章 拜访唐府
    时过三日,穆湘带着穆莹回了穆城,穆千梵向莫久君讨要的御医已经进了将军府,三天的时间足够穆千梵将针法教给对方。一切准备就绪,穆千梵就去了唐笕的别院。
    当然,子桑舟是不可能让穆千梵一个人去的,所以特地将莫久君喊到将军府里照顾楼弋,自己则是跟在穆千梵身后,随着一起去了唐笕的唐府。
    握着铜环扣向了木质大门,穆千梵退后两步,仰头打量着唐府的这扇红漆大门,还挺……没品位的。
    “公子您找谁?”开门的家丁探头看了看,门外的两个人,有一个完全不认识,有一个看着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请问唐笕唐公子是住这里吗?”穆千梵那双桃花眼一眯,笑容一放,开门的家丁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瞬间就红了,跟有火烤着似的眼神开始四处乱瞄。
    站在穆千梵身后的子桑舟的脸色则是瞬间就黑了,抿着嘴向可怜的家丁释放寒气。
    那家丁浑身一抖,偷瞄一眼蓝天白云,奇怪这艳阳高照的天儿怎么就感觉阴风阵阵的呢?
    “请问公子是……?”一热一冷之后,家丁还记着正事呢。
    “在下穆千梵。”后边这人干什么呢?天儿热也扛不住他这么制造冷气啊。
    “两位公子稍等。”家丁缩回脑袋,关上门,跑回去找他们家公子去了。
    自从他受雇来到这宅子后,就没见他们家公子出过门,每天在府里不是养花儿就是逗鸟儿,似乎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公子不说,他们好奇,却也不敢问。本就是来干活儿的,还是干好自己的活儿吧。
    穆千梵晒着太阳只等了一会儿,面前的红漆木门就猛地被人从里面拉开:“穆公子可算是来了!真是让唐某好等啊!”有段时日没见,他们这不相熟的关系本应该更加有距离,但是唐笕直接从门里飞扑出来,倒是没抱住穆千梵,只是兴高采烈地拉住了穆千梵的手,攥得紧紧的。
    穆千梵有些诧异地挑眉,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甩开唐笕的手。他今天是有事相求,能忍就忍了。
    “是穆某的不是,请唐公子见谅。”穆千梵略带歉意地说道。
    “穆公子言重了。”唐笕笑着引穆千梵进府,一抬头,这才看见穆千梵身后冷着脸的子桑舟,“原来少将军也来了啊,快请进快请进。”
    “叨扰了。”话说得客气,但是子桑舟刀子似的眼神可就不那么客气了,其中的那点怒气让唐笕十分不解。
    “少将军哪里的话。”唐笕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可一转身,就禁不住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没招惹少将军吧?那这股子敌意是从哪来的?若当真看不上他,就别跟着穆千梵一起来啊。唐笕越想越疑惑。
    随着唐笕进入唐府,绕过大门口壮观的假山,继续向前的方向分明就是这府里的后院了。穆千梵扭头,跟子桑舟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疑惑。招待客人,尤其是他们这种不算熟络的客人,通常是仅止于前院的,后院是私人领地,通常会有一种保护意识。
    但唐笕脚步轻快,一边抱怨着穆千梵没来的这段时间他有多无聊,一边领着两个人径直踏进后院,是缺心眼儿还是别有目的?穆千梵和子桑舟都略微警惕了起来。
    跟随唐笕在这偌大的府邸里兜兜转转,穆千梵的表情在某一时刻倏地一变,放慢了脚步,跟子桑舟并肩。
    “有何不妥?”子桑舟这几天是能躲着他就躲着他,无论他想什么样的办法用什么样的理由靠近,都会被避开,现在突然靠近,肯定是有事。
    “把这个吃了。”穆千梵抬手,掌心处有一颗小药丸。
    “嗯。”子桑舟二话不说,捏起药丸就丢进了嘴里。
    “都不问我是什么吗?”子桑舟这么干脆的态度倒是让穆千梵诧异了。身为一个将军,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他应该知道吧?就不怕那是毒药?
    “你给的,不需要问。”颇有深意地看了穆千梵一眼,子桑舟就扭头只是前方。
    穆千梵的脚步一顿,惊讶地看着子桑舟坚定的背影。穆千梵不认为这是子桑舟为了追求他而使出伎俩,身为一个将军,他的命比什么都重要,而且子桑舟刚刚的反应分明就是连一丁点儿的犹豫都没有,这穆千梵看得出来,就是因为看得出来,才更加诧异。子桑舟真的是全心地信任他?可是为什么?
    眼看着子桑舟跟着唐笕拐了弯,穆千梵立刻跟了上去。这唐府里可不那么安全,不能让子桑舟一个人。
    最后拐了个弯,展现在子桑舟和穆千梵眼前的,是一大片花园,当然,对子桑舟来说这只是一片花园,但是对穆千梵来说,这是一片危险的花园。
    “穆公子觉得这园子怎么样?”唐笕站在花圃边上,有些得意洋洋。
    “唐公子这是打算常住平阳城了?”不然为什么连这些常用毒花药草都种上了?穆千梵走到花圃边儿蹲下,伸手戳了戳一朵红色的小花儿。
    “嗯……也不一定,只是闲来无聊,先种上点儿玩玩而已。”唐笕先是看了看穆千梵的脸色,果然是没有分毫的变化。想来也是,怪医的徒弟,这些花花草草必然是认识的,闻香识毒是神医和怪医门下的一个特技。唐笕再转头看着子桑舟,却发现就连子桑舟也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何事?”注意到唐笕的目光,子桑舟不解地看过去。
    “少将军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唐笕背手绕着子桑舟转了一圈,像是在审视什么奇怪的生物一样。
    “没有。”子桑舟摇摇头,眼神瞄向那五彩斑斓的花圃。那里面种的的花草有问题?穆千梵刚刚给他那颗是解药?
    “少将军可曾……”
    “是我给了他药丸。”穆千梵起身,拍掉手上可能沾染的灰尘,慢悠悠地走向子桑舟和唐笕两个人,然后身体一斜,插进两个人中间,站好。他可不想让唐笕靠子桑舟太近,谁知道这人会不会突发奇想往子桑舟的身上撒点什么,就子桑舟这傻样儿,保准要中招。
    第33章 七色湖水
    “是我给了他药丸。”穆千梵起身,横插到两个人中间。
    “哦?穆公子给的药丸?”唐笕眉梢一挑,不动声色地又打量了子桑舟一番,只一息之间,便收回了视线,“真是让人好生羡慕!穆公子这能解百毒的药丸可是千金难求啊。怪唐某疏忽了,进门时就该为少将军和穆公子准备解药的。”
    疏忽?这个词用得好,能将有心之举变成无心之失:“我们未送拜帖就过府叨扰,此等小事又怎敢劳烦唐公子费心。”
    穆千梵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语气要多客气有多客气,但是在他身后的子桑舟怎么看都觉得穆千梵像是只防卫中的刺猬,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语气都是在攻击或者防守,有趣极了。更让子桑舟意外的,是穆千梵无意识的保护举动。征战沙场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从来都是他挡在别人身前承担危险,还是头一次有人在这样的时刻挺身于前,这也让子桑舟更加笃定了穆千梵对他的在意和关心。再想起穆千梵几次三番的拒绝,子桑舟又抑郁了。这人是真的没喜欢他到那个地步,还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情?
    “穆公子还没说呢,我这花圃里的花花草草怎么样?”唐笕一转身,踱步到花圃边,转移了话题。
    “看着是都挺不错,想必唐公子在这花圃上没少费心思吧?”穆千梵跟着走到唐笕身边。
    “嗯,我在乾坤堂里有一片更大的花圃,才选种到播种,全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说起自己的花圃,唐笕一脸自豪。
    子桑舟抱臂站在两个人身后不远处,眯着眼睛看着唐笕的花圃。这两个人,从进门开始,这两个人就一句有用的没说,唐笕是不是在胡扯他不知道,但是穆千梵却全是在胡扯。分明就是对这花圃感到不屑,还能笑着说出赞美之词,这人还能更假一点吗?
    “唐公子,可以言归正传了吗?”穆千梵有心情跟人胡扯,不代表子桑舟也有这个时间和心情。
    “嗯?啊!少将军是说那颗琥珀吧?”唐笕先是一愣,然后作恍然大悟状。
    穆千梵的嘴角扬了扬,笑容更大。该死的唐笕!再装就找一种毒药弄死他然后埋进花圃里!
    “瞧我这记性,两位请随我来。”唐笕是故意拖延的,因为他想知道这琥珀之于穆千梵有多重要,如果连子桑舟和穆千梵都忍不住先开口,那这东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知道了价值,他才能知道他的条件有没有对等的价值,“两位稍等。”
    将穆千梵和子桑舟留在了客厅,唐笕一个人去了寝室,有小厮为穆千梵和子桑舟奉茶。
    “有不舒服的地方吗?”喝一口茶,穆千梵偏头看着子桑舟。
    “嗯?没有。”子桑舟眨眨眼。这是对他自己的药丸没有信心?还是想要在他的事情上更加谨慎一点儿?
    “那药丸只是被传成了解百毒而已,其实没那么厉害,谨慎起见,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跟我说。”
    因为懒得起名字,所以那传说中可解百毒的珍品就一直被穆千梵称为药丸,一旦换了名字,穆千梵就不知道别人说的是什么,所以逐渐的,江湖中人也都管那东西叫药丸了。只是此药丸非彼药丸,药丸一称也只于江湖中盛行,在子桑舟听来是一点儿分量都没有的。
    “嗯。”根据子桑舟通过各种方式获得的知识和经验来看,只要穆千梵还关心他,他就有将穆千梵追到手的可能性,只是要费些心思。
    “老夫人什么时候回府?”穆千梵眼神空洞地看着门外的天空,突然就问了这样的问题。
    “娘?不知道。”突然问娘的归期做什么?难道是想要先打个招呼彼此联络一下感情?这倒是也好。
    “你娘什么时候回家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人家儿子的?”穆千梵翻了个白眼。
    “以后你知道就行。”这样的杂事儿不都是媳妇儿管吗?他若是哪时想知道,问媳妇儿不就行了?而媳妇儿一职的人选已经被子桑舟敲定为穆千梵了。
    “胡扯!”穆千梵一愣,一寻思就想到了子桑舟的意思,忍不住瞪了子桑舟一眼。他只是问问时间好避开碰面而已。
    “让两位久等了。”子桑舟还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唐笕就带着东西回来了,“这就是我手上的琥珀,请穆公子过目。”
    穆千梵接了过去,打开盒子,并没有用手去碰那块琥珀,而是转着盒子来回打量:“这琥珀是泡了药材的?”
    “瞒不过穆公子。”这是唐笕担心的第二个问题。他虽然知道楼弋所中的那种毒需要琥珀入药,但却不知道是否必须是纯净的琥珀。唐笕有些不安地注意着穆千梵的表情。
    “唐公子有什么要求,请说。”“啪”的一声扣上盒子,穆千梵随手就将东西丢给子桑舟了。审核完毕,这东西,他才不拿着呢,省得那黑心皇帝再怀疑他什么,让子桑舟自己拿着去。
    “唐某想要还魂。”还魂,一种几近失传的毒药,却少有人知道还魂也是一种解药,是另一种毒药裂魄的唯一解药。而目前为止,知道如何配置还魂的,就只有穆千梵一人,就连神医和怪医都不曾研制出还魂,穆千梵却做到了。
    “还魂?”穆千梵轻轻蹙眉。配置还魂倒是没什么难度,可是却要用七湖水为药引。所谓“七湖”,指的是睢宁国以北的湟中地区里位于不同地点的七个湖泊,这七个湖泊的湖水分别为七种颜色,统称为“七色湖”,又称“七湖”,倒是不难找,只是这七个湖泊分散在无统一政权的湟中地区,要收集齐了,也是颇费功夫的,而他现在似乎没有那样的时间。
    “怎么?这还魂是难不倒穆公子的吧?”一见穆千梵蹙眉,唐笕的心里一紧,有些慌张地说道。
    “难不倒是难不倒,只是……”
    “如何?”唐笕一急,猛地伸手去抓穆千梵的胳膊。
    几乎是同一时间,子桑舟腾地站了起来,跨出一步想拦住唐笕,却因为隔得有点远没来得及。
    “嘶!”穆千梵吃痛,倒吸一口凉气。
    “抱歉。”唐笕立刻就松开了手。
    “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配置还魂,但是配置还魂需要湟中地区的七色湖水做引,如此而已。”他也只是无聊地去湟中地区散了个步,觉得那七色湖水挺有意思的,就收集了一下,然后偶尔配置出还魂而已。
    “七色湖水……”唐笕蹙眉,喃喃道。
    “其他的配方我想唐公子必定也是知道的,若是急用,就尽快去收集七色湖水吧。”
    “我知道了!多谢穆公子!”
    第34章 难得和谐
    拿到了琥珀,子桑舟和穆千梵两个人都没有在唐府逗留的打算,见唐笕也是迫切想要出发去湟中地区搜集七湖水的样子,便立刻打道回府了。
    “只剩下雪莲了。”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穆千梵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自言自语。
    “疼吗?”子桑舟自从出了唐府的门就一直在瞄穆千梵的胳膊,几乎是走一步瞄一眼。
    “嗯?还好。”估计是淤青了。不知道是唐笕的什么人中了裂魄之毒,想来关系是不错的,不然唐笕也不能那样激动。原来这琥珀只是为了跟他换还魂啊,还好还好,他还以为需要再耗上几日呢。
    “你跟唐笕说了配方,不会出事吗?”还魂这种毒药,子桑舟还是听说过的,似乎是快失传的一种毒药,会制作的人屈指可数,流落在民间的份数也是少之又少的,听说连神医和怪医都无法制作出还魂来,子桑舟是真的没想到穆千梵年纪轻轻的竟然就已经研究出了还魂。就这样将配方告诉别人,难道不会为穆千梵招惹祸事吗?
    “无妨。这事情,瞒不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早晚的事儿。”穆千梵似完全不在意,甩甩衣袖,不知道什么时候借了七骨扇握在手里,摇来晃去的,好不得瑟。
    子桑舟见他满脸笑容的惬意样子倒真像是个风流公子,忍俊不禁。
    快到将军府了,子桑舟却眼尖地看见房顶上趴着一个人。这大白天的就怕人家屋顶上是要干什么?莫非又是要刺杀弋的?子桑舟双脚一点就跃了上去。
    子桑舟腾空而起的时候,穆千梵才去看将军府的屋顶,自然也瞄到了那抹人影,又看了看已经落在房顶上的子桑舟,然后又眼看着两个人一起跃下屋顶,进入了将军府内部。穆千梵摇晃着折扇,优哉游哉地回府。子桑舟一个人足以应付,不然他也不会在战场上活了那么久。
    然而踏进将军府的大门,穆千梵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鸣夜?湘姐两天前才带着莹儿离开。”
    “在下不是为了夫人的事情来的。”鸣夜一脸严肃地看着穆千梵,却连个眼角都没分给子桑舟。不过是个将军而已,实力没有他强,于他们生门又没有什么恩情,这样的人,无须理会。
    “那是什么事?”穆千梵一愣,收起了折扇,“要去里面说吗?”
    “不,不需要。”鸣夜摇了摇头,“楼弋的命,是生门命堂接下的。”
    “什么?!”穆千梵的表情瞬间巨变,张嘴想要问委托人是谁,却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难为人了,就没问出口,“多谢门主相告。”
    生门下设三堂,命堂是专门训练杀手并接受暗杀生意的部分,一份金一条命,只要收了这条命的钱,命堂就会竭尽所能完成任务。而目前为止,命堂失败的任务仅有三例,钱全数退还给了委托人,命堂的损失分毫不计。
    “穆公子难道就不借此机会拜托一下吗?如果是穆公子开口的话,门主说不定会应下。”鸣夜倒是没想到穆千梵的反应如此镇定冷淡。
    “穆某是很想开口,但无规矩不成方圆,在下不是门主的什么人,这个请求在下可不会厚颜开口。”穆千梵冲鸣夜笑了笑,“有这个消息,穆某就已经很感谢门主了。”
    穆千梵跟生门门主没有关系吗?那怎么可能!他救了门主的命,就是门主的救命恩人,门主是一定会报这救命之恩的,当然,穆千梵要求门主做的那些以报恩为借口但根本就只是对门主有益的事情不算做其中。其次,穆千梵是穆湘的弟弟,穆湘是门主的女人,这也算是亲戚关系了吧?明明就有身份可以用,这人却总说自己跟生门不熟,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这人无心利用生门,鸣夜自然是高兴的,可是穆千梵这样一说,门主交给他的事情就没办法完成了啊。
    见鸣夜一脸纠结的样子,子桑舟轻轻挑眉。这人就是等着穆千梵开口求情的,是受了他主子的命令?子桑舟伸手拽了拽穆千梵的衣袖,在穆千梵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就冲穆千梵使了个眼色。
    穆千梵先是一愣,明白子桑舟的意思之后有些茫然地眨眨眼,再转头,果然觉得鸣夜的表情有些焦急,似乎就等着他开口。穆千梵挑眉。门主这是打算卖他一个人情还是卖湘姐一个人情?算了,让他在湘姐面前有点讨好的资本吧。
    “我记得生门命堂除了索命也保命。”
    “是的,穆公子竟知道这个。”穆千梵一出声,鸣夜就立刻抬头看过来,目光热切。
    生门命堂本就不是为了单纯杀人而建立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发展至今日就变成了这样的。
    “我们出两倍的价钱,保楼弋一命,如何?”反正不是他掏钱。
    “有人索命,亦有人保命,按照命堂的规矩,价高者赢。”话说完,鸣夜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听了穆公子的话就答应了直接回去复命就完了呗?他怎么就非得多说这么一句?
    “无妨,若是要竞价也可以。”黑心皇帝做了那么些黑心事儿,定是有报应的,他就给黑心皇帝做一回散财童子吧,破财消灾嘛。
    子桑舟的眼神微微一闪,似有笑意闪过。
    “多谢公子。那鸣夜告辞。”
    “慢走不送。”穆千梵客气地拱了拱手。
    “完事了?”等鸣夜没了影儿之后,子桑舟突然莫名其妙地开口问道。
    “嗯?什么事?”穆千梵转身,不解地看着子桑舟。
    “跟我来。”子桑舟抿嘴盯着穆千梵看了一会儿,转身,向后院的方向走去。
    嗯?这是要干什么?穆千梵眉梢轻挑,疑惑,却还是跟在了子桑舟的身后,眼看着子桑舟进了药房,穆千梵就更疑惑了。
    “怎么?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穆千梵突然想起什么,本还有些犹豫的脚步立刻变得匆忙,三步并两步地跨进了药房。
    “坐下。”子桑舟在药房一侧的木架上找到一个瓷盒,然后转身回到穆千梵身边。
    “嗯?做什么?”穆千梵歪着头,有些困惑。
    子桑舟多一个字都不说,伸手按着穆千梵的肩膀,将人按在了一旁的木凳上,然后在穆千梵身边蹲下,单膝跪地。
    “喂喂,怎么了?”穆千梵被子桑舟的这一跪吓了一跳,向后瑟缩一下。
    “胳膊。”子桑舟只挑重点的说,没头没尾的话让穆千梵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胳膊?他的胳膊?要他的胳膊干什么?穆千梵茫然地眨眨眼,突然多瞄了子桑舟手上的瓷盒一眼,鼻子动了动,了然。子桑舟这是要给他的胳膊上药?直说不行吗?这一个词一个词的,搞得他莫名其妙。
    “不用了,没事,被掐了一下而已。”穆千梵撇撇嘴,起身想要离开。
    “啧!”子桑舟伸手再一拽,就又把穆千梵拽了回来,也不再说话,直接抓起穆千梵的右胳膊,将袖子给掳了上去。穆千梵的大臂上一圈青紫,可想而知当时唐笕用了多大的力气。
    子桑舟眼神一暗,不悦的气息开始扩散。
    穆千梵偏了偏头。这小子又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又生气了?是因为他胳膊上的这圈青紫?他自己都没生气呢。这小子的想法还真是难以理解啊。
    子桑舟打开瓷盒,用手指挖出一块药膏,抹在了穆千梵的淤青上。
    药膏凉凉的,被子桑舟的指尖揉开之后就带上了子桑舟的温度,再轻轻揉按一会儿,便混了两个人的温度。意外舒适的感觉让穆千梵仅有的一点儿反抗心理也消失无踪。
    突然感觉穆千梵的身体完全放松了,子桑舟一愣,继续帮穆千梵擦药。
    “穆千梵。”擦完了药,子桑舟贴心地帮穆千梵整理好袖子,抬眼看了看穆千梵,觉得现在气氛还不错,便开了口。
    “嗯?”穆千梵还沉浸在舒适的气氛中,表情懒洋洋的,就连声音都懒洋洋的。
    “怎么做你才能喜欢上我?”他是真的想要得到穆千梵的心和人。
    穆千梵一愣,头脑瞬间就清醒了,低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子桑舟仰起的脸。
    “嗯?我该怎么做?”子桑舟抬手,轻抚穆千梵的脸。
    穆千梵身体一僵,却没有急着躲开:“子桑舟,我……”
    “阿舟。”子桑舟微微蹙眉,打算了穆千梵的话,“你都喊弋名字,喊久君也是绰号,就只有我,不是将军就是全名,有必要这样提醒你自己刻意疏远我吗?”子桑舟叹一口气,脑袋一沉,枕在了穆千梵的腿上。
    穆千梵一愣,想要撤开腿,可是撤开了,身体完全没用力的子桑舟就要摔到地上了,这一犹豫,索性也就作罢。
    “叫我阿舟吧,我想听你叫我阿舟。而且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就都叫我阿舟,我习惯听阿舟这个称呼。”
    “阿舟,我……”这次,话说到一半,穆千梵自己就顿住了。都怪子桑舟一口一个“阿舟”地说个不停,害他也脱口而出。
    “嗯。”子桑舟扬了扬嘴角,不给穆千梵反悔的机会,直接应了声,“这不是能叫得出口吗?以后就这样叫吧,我听着舒服。”
    穆千梵抿嘴,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穆千梵不说话,子桑舟也不说话,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第一次如此和谐。
    第35章 有个王爷
    “阿舟, 把弋放进去。”
    “嗯。”
    “阿舟,把木桶的盖子递给我。”
    “好。”
    “阿舟……”
    清早,药浴时间,药房里楼弋一脸诧异地看着互动诡异的穆千梵和楼弋。明明昨天还是剑拔弩张的样子,怎么今天子桑舟就像个奴仆一样被穆千梵使唤得十分愉快呢?昨天这两个人去了唐府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昨天跟子桑舟分开之后,穆千梵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想了很多。他这个一根筋的弟弟现在就是盯上他了,他如果只是一味地强势拒绝想要拉开距离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倒不如顺了他的意,自然相处下去,只要他不对子桑舟动情,依照子桑舟的性格是决不会强迫他什么的。穆千梵自认自己是没有断袖之癖的,尤其对方是自己的弟弟,他是断不可能对子桑舟产生爱情的,所以就当做是对弟弟的疼爱吧,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会有多长久了。
    想开了,心境和相处方式自然就随之转变,面对子桑舟的时候,穆千梵的神经也不那么紧绷了,所以进入药房的时候,穆千梵就无意识地喊了一声“阿舟”,让子桑舟帮忙递个东西,转头就看见子桑舟脸上比平时更加明朗的表情,穆千梵就尝试着左一句“阿舟”右一句“阿舟”地喊着,果然,他每喊一次,子桑舟的表情就会更加喜悦一分,简直就像是只小狗。
    “阿舟,你又做什么了?”趁穆千梵离开药房的间隙,楼弋蹙眉看着子桑舟。
    “没什么。”他跟弋这么多年交情,现在这样的情况,弋竟然是完全偏帮穆千梵的,这让他略微抑郁。
    “没做什么你们之间怎么那么奇怪?”千梵一直都不太想跟阿舟拉近距离,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态度?
    “我就不能跟他好好相处吗?”子桑舟瞪楼弋一眼,有些生气。难道非要他跟穆千梵天天吵架他们才觉得舒坦吗?他这都交了些什么朋友!
    “你别逼得太紧了,小心千梵再跑喽。”楼弋警告地瞪子桑舟一眼。
    “我知道。”子桑舟抿嘴。就是发现不能逼得太紧,他才想要换种方法的,只是没想到,昨天才放软了语气和平共处了一小会儿,今天就得到了回报,他似乎找到应付穆千梵的方法了。不过身在江湖,穆千梵这么心软真的没问题吗?
    “什么人!”表情突然一凛,子桑舟两步冲到门口,猛地拉开药房的门。
    “哇!”一声惊呼,一个男人迅速向后掠去,躲开子桑舟。
    “定安王?”看清小院里一袭暗红色提花大氅的男人,子桑舟一惊。
    定安王莫亦云,是莫久君的远房堂哥,是在莫久君所参与的睢宁国皇室有史以来最惨烈的夺位之争中唯二存活下来的人之一,被莫久君封为定安王,封地远在西域,无皇令不得入平阳,子桑舟带兵四处平叛定番之时曾与此人并肩作战过,他怎么会在这儿?
    “少将军为何在此?”莫亦云看着子桑舟眨眨眼,站直了身体,掸了掸大氅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看起来十分困惑。
    “这里是将军府。”这里是他的家,他赋闲的时候,不在家还能在哪?
    “诶?竟然是将军府?”莫亦云一愣,微微蹙眉。梵梵怎么会在将军府?他应该不会踏入将军府的啊。莫亦云蹙眉思考着,一会儿抬眼看看子桑舟,垂头思考,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子桑舟,垂头继续思考。
    子桑舟被他这举动搞得一头雾水:“定安王入平阳,陛下可知道?”
    “陛下?他不知道啊。本王是为了私事来的,没必要惊扰陛下。”莫亦云随意地摆摆手。继续思考。
    私事?身为定安王,即使是私事也是需要向陛下禀报的,并且子桑舟现在莫名感到一种危机感。
    “云?你怎么在这?”穆千梵拐进小院儿,一眼就看见一身暗红的男人,那华丽的暗红色提花大氅、那身段、那气质、那骨架,只一眼,穆千梵就认出来人。
    “梵梵!”莫亦云的表情瞬间转喜,扭身一个熊扑就往穆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