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弟,这是哥的床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中翻来转去,凌厉而又狠绝,没有一丝犹豫。
    这就是穆千梵的实力吗?赤手空拳的子桑舟第一次觉得一把折扇如此难缠,扇影晃得子桑舟眼睛都花了,也没能靠近穆千梵半分,反而疲于应对穆千梵各种角度刁钻的攻击。
    两个大男人就在这窄窄的小胡同里展开了攻防战。
    “爹?”药浴的时间到了,穆莹是主动要求出来寻穆千梵回去的,但是一出门就听见了打斗声,循着声音找过来,就看见穆千梵正在跟子桑舟打架,下意识地喊出声了。
    “莹儿?”穆千梵一愣,下意识扭头的瞬间露出了破绽。
    子桑舟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欺身上前,将穆千梵的双手反剪在其身后单手握住,另一只手强行扭转穆千梵的脑袋,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唔!”穆千梵大惊,却挣脱不开。
    这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15号,作者君休息呦~~爱你们~么~
    第23章 跟她和离
    “啊!”穆莹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惊呼一声捂住了双眼,但又觉得好奇,于是五指分开,从指缝中偷偷看着穆千梵和子桑舟。梵爹爹羞羞,竟然跟叔叔亲亲。啊咧?跟叔叔亲亲?穆莹歪着头,疑惑地鼓起了腮帮子。
    该死的!这臭小子在莹儿面前干什么呢!穆千梵一狠心,咬了子桑舟的舌头。
    “唔!”子桑舟疼得闷哼一声,却没有放开穆千梵,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中迅速蔓延。
    到底是为什么非要与他纠缠?穆千梵实在是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他一直推拒,所以才增加了子桑舟的兴趣?如果他顺从了,子桑舟就很快会厌倦这样的游戏了吧?怎么办呢?
    嘴唇上突然一痛,穆千梵也被子桑舟咬了一口。
    终于还是放开了穆千梵,子桑舟喘着粗气瞪着穆千梵。该死的!接吻的时候竟然还能给他走神?是在嘲笑他的技术?还是在证明他对穆千梵来说没有吸引力?
    “疯狗吗?”舔了舔嘴唇,穆千梵脸色冰寒,“可以放开我了吗?弋的药浴该结束了。”
    “该死的!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准想别人!”子桑舟一脸的懊恼。他身边从来都不缺人,不管是属下、朋友还是想做他恋人的人,他什么都不用做,那些人就会靠过来,但是他第一次感兴趣的这个人,却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靠近,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反而一次比一次差,他不过是想跟这个男人亲近点,到底该怎么做?
    “子桑将军,您该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被子桑舟的这一吼吓了一跳,看着子桑舟那一脸懊恼的神色,穆千梵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这个本该被立刻丢弃的想法竟然不小心顺嘴溜出来了。
    “嗯?”子桑舟也跟着一愣。一见钟情?谁?他吗?他对穆千梵吗?子桑舟皱眉,盯着穆千梵的脸打量着,思考着。
    不是吧?真的假的?穆千梵傻眼了。他是不是无意间提醒了子桑舟什么不该提醒的事情?他是不是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不然为什么子桑舟不是立刻否认也不是嘲笑他,而是认真地思考起来了呢?
    “嗯,好像是。”思考结束,子桑舟一脸认真地点头。
    “呵呵……子桑将军您开玩笑的吧?”穆千梵嘴角抽了抽。他果然愚蠢了,“子桑将军是搞错了吧?您只是从没碰到过我这类人,所以感到好奇吧?是觉得有趣吧?是吧?是吧?”
    “本将军还分得清好奇和一见钟情。”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一见钟情吗?一个劲儿地否认什么?“本将军可不会因为好奇就想要上一个男人。”
    “那什么……药浴!弋的药浴!”穆千梵突然挣脱子桑舟,一把抄起穆莹就逃回了药房。
    穆千梵从来没觉得给楼弋针灸的过程竟然如此漫长,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他身后那道坦率直接的视线。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嘴欠呢?
    楼弋也感到十分好奇。阿舟突然就把千梵叫出去了,他还以为两个人要打架了呢,可是看着两个人身上干干净净的,也不像是打架了的样子,而且回来之后,阿舟看着千梵的视线依然专注,但却不再像以前一样警惕,反而带着种莫名的热情。而千梵原本游刃有余的态度也突然变得拘谨起来。有种立场调换的感觉。什么情况?
    “梵,跟那个女人和离。”
    “嘶!”
    子桑舟没头没脑又认真无比的提议吓了穆千梵和楼弋一跳,尤其是穆千梵,手一抖,一根银针扎错了穴位,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楼弋吃痛,倒吸一口冷气。
    “阿舟,突然说什么呢?”楼弋转头看着子桑舟,训斥一句。千梵跟他的夫人感情似乎还不错,好好的干什么让人家夫妻和离?
    而穆千梵则是低头不语,认真地下针,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对策。男人对男人一见钟情?说笑的吧?他可从来没听说子桑舟有这方面的倾向,只不过是因为两个人睡过了,产生了一些微妙的情感转移而让子桑舟错误地认为那是一见钟情吧?不然为什么在睡过之前子桑舟讨厌他讨厌得要死,睡过之后就钟情了?那他还真是……想一剑刺死子桑舟。
    “梵,听见我说话了吗?”子桑舟却不管楼弋的反应,只是盯着穆千梵的背影,皱着眉,对于穆千梵的不声不响感到不满。
    “子桑将军,你与我的交情并不深,还请称呼我为穆公子。”整理好思绪,穆千梵就冷静了下来。
    “会变得更深的。”恰好子桑舟也理清了自己对穆千梵的感觉,下了决心,定了态度。
    “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吗?”楼弋左看看右看看,疑惑。
    “我们……”
    “没有!当然没有了,我跟子桑将军之间可没什么交集,又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情。”穆千梵微微扭头,虽然在笑,但是瞄向子桑舟的眼神中写满了警告。这小子,又想说什么不着调的话了?他到底有没有点道德名誉意识?真是搞不明白。
    楼弋挑眉。果然是发生什么了啊,看样子是阿舟对千梵做了什么呢。
    “阿舟,若是我跟千梵住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的话,我们就回到太傅府吧。”
    “好啊。”
    “不行。”
    子桑舟和穆千梵又是同时开口,这一次,是子桑舟说完之后瞪了穆千梵一眼。
    果然是阿舟做了什么让千梵介意的事情啊。楼弋瞪了子桑舟一眼。
    子桑舟抿嘴。弋瞪他做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好吗?
    “无碍,你们就住这。”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放走穆千梵?这要是真放走了,他可不保证能把人再抓回来。
    “真的没事?”楼弋认真严肃地跟子桑舟确认。
    “没事。”子桑舟再一次保证。
    “没关系的楼叔叔,爹跟叔叔的关系很好的,刚刚莹儿还看到爹跟叔叔亲亲呢。”一旁的穆莹似乎是搞明白了三个人的对话,嘻嘻笑着说道。
    第24章 不相信吗
    “没关系的楼叔叔,爹跟叔叔的关系很好的,刚刚莹儿还看到爹跟叔叔亲亲呢。”一旁的穆莹似乎是搞明白了三个人的对话,嘻嘻笑着说道。
    “莹儿!”穆千梵大惊,转头第一次凶了穆莹。
    而子桑舟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穆莹说的是事实,是他做过的事情,所以他不会觉得羞愧懊恼。
    “唔……”第一次被穆千梵吼,穆莹缩了缩脖子,眨着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穆千梵,怕倒是不怎么怕,“莹儿说的是真的嘛……莹儿刚刚都看到了……”
    “嗯,莹儿说得对,莹儿是诚实的好孩子。”子桑舟抬手摸了摸穆莹的头顶,表情比平时温和了些。
    穆千梵扶额。这到底是要怎样啊?
    “你们两个……”穆莹的话显然让楼弋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男人跟男人亲吻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能做出来的?若说千梵轻浮些有可能做出这样调笑的行为,那阿舟呢?
    “嗯,我喜欢梵,而且梵已经是我的人了。”子桑舟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阿舟你……之前不还不喜欢千梵吗?”而且已经是他的人了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来历不明,但是他这个人我不讨厌。”子桑舟想了想,明确了一下自己至始至终对穆千梵的感情。
    “阿舟,你甚少与人交往,许是千梵太特别了些,才引起了你的注意,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楼弋蹙眉。
    “我没有搞错。”子桑舟也微微蹙眉。为什么不管是穆千梵还是弋都说他搞错了呢?这样的感情,他怎么可能搞错?“我对他有情?欲。”
    子桑舟说得理所当然,楼弋却窘得红了脸。亏阿舟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下流的话。
    “那只是因为你只跟我睡过。”穆千梵暴躁了。接连被这个问题困扰让他非常急躁。
    “睡、睡过了?”楼弋诧异地转头看向穆千梵。
    “对不起,那天从城外回来之后。”穆千梵抬头看着楼弋,抱歉地笑笑。
    “是那天吗?”楼弋皱眉,狐疑的目光转向子桑舟。如果说是千梵中毒那天的话,阿舟若是想,不可能脱不开身,但是这两个人却睡过了,也就是说这是出自阿舟自己的意愿?“那阿舟是真的……”
    “他只是比较想亲近我而已。”他们是兄弟,血脉相通的吧?“更何况我有妻有子,他原本也没有这方面的癖好,所以绝对是他的错觉。”
    “咦?爹不是还没娶妻吗?”穆莹又挑了个非常恰当的时机开口。
    “……”穆千梵扶额,有一种莫名地无力感。
    “穆千梵,这是怎么回事?”子桑舟眼神一紧,冷瞪着穆千梵。他不觉得穆莹会撒谎,那就是穆千梵说谎了。
    “爹……我……”察觉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穆莹走到穆千梵身边,抓住穆千梵的衣角,有些怯怯的。
    “没事。”穆千梵笑着揉了揉穆莹的头顶。莹儿还只是个小孩子,而且说的都是实话,他没有理由责怪莹儿什么。
    “千梵,莹儿是……”楼弋也蹙眉看着穆千梵。
    “莹儿是我的外甥女,湘儿,穆湘是我姐姐,她这次带着莹儿来平阳城,也是来找莹儿的亲爹的。”被发现了,穆千梵也不会再隐瞒了,毕竟再想办法隐瞒那就是欺骗了。
    “可是你们那么亲昵……而且称呼……”这几天接受的信息量稍微有些大,楼弋有些应对不及。
    “湘姐不喜欢我叫她姐姐,所以我一直都是称呼她湘儿。我一直在外游学,所以穆家的生意都是湘姐帮衬着父亲,难得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逞强,所以她很喜欢跟我撒娇。”
    “所以久君查到的信息里才会没有你已成亲的记录啊。”楼弋喃喃自语。
    “那很好。”子桑舟也理顺了自己脑海中的所有信息,看着穆千梵点点头,眼中暗藏笑意。
    好?好个鬼啊!穆千梵斜了子桑舟一眼。
    楼弋听到这话一愣。阿舟和千梵之间的问题似乎更棘手一点。如果阿舟是真的爱上千梵了,千梵也爱上阿舟了,那作为朋友,他会送上最真诚的祝福,可如果只是谁鬼迷了心窍,那他绝对不会允许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要怎么确认呢?
    “啧!做ai而已,跟谁都能做不是吗?你又不是只会对我一个人产生情欲,凭什么说你钟情于我?”这臭小子不禁面瘫,还一根筋,怎么就说不通了呢?而且他就没觉得两个人之间谈什么情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吗?他这么没常识的人都知道,子桑舟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是对你一个人。”子桑舟是军营里长大的,沙场上打过滚的,最明白所谓的珍惜是怎么回事,碰上自己想要的人就要迅速下手,果断行动,并且坚定地夺到手,无论身心。而现在,他看上穆千梵了。
    “那是因为你没碰见过其他人吧?”
    子桑舟皱眉。他到现在才搞明白,穆千梵根本不相信他的感情,穆千梵认为他只是被欲望驱使,而非出自喜爱之情。可是军营里的人都知道,若不是他子桑舟心里喜欢的人,那是连靠近他一丈之内都不可能,更别说近身了,连他的副将都要跟他之间保持距离。虽然他也不知道原因和契机是什么,但他就是看上穆千梵了,允许他的亲近,想要跟他再亲近一点儿,不行吗?
    “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
    楼弋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这个问题他无法调和,甚至插不上嘴。怎么办?要跟久君商量一下吗?
    穆千梵垂着头,抿嘴不说话。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根本不被允许发生,子桑舟为什么就没找到重点呢?
    “如果我能证明我只对你一个人动情,你是不是就能相信我?”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吗?
    “你要怎么证明?”穆千梵偏头,有些无力地看着子桑舟。他的弟弟怎么是这么个死心眼儿?证明就证明吧,他能想办法让子桑舟放弃不就行了吗?“找几个人来试试?”生理的反应,可不是心理能够完全控制的。
    第25章 特别的人
    “千、千梵,你是要带阿舟去青、青楼?”楼弋已经开始结巴了。
    子桑舟还在想穆千梵会找什么人来给他试,听到楼弋的这话,立刻黑了脸,冷瞪着穆千梵。
    “嗯……子桑将军的身份似乎不太适合公开去那种地方,我会将人带回来的。”刚巧他的一个朋友在平阳城开了一家青楼,虽然那青楼是不允许将人外带的,但是他去借两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千梵有相熟的人?我可从没见你去过。”楼弋挑眉。
    “一个朋友开的,似乎在平阳城还小有名气。”不过穆千梵可不认为楼弋和子桑舟会对这小有名气的青楼有任何了解。
    “是什么朋友?”子桑舟冷着脸看着穆千梵。怪不得穆千梵本人这么不正经,身边竟是些不正经的朋友,能不被带坏吗?
    穆千梵一愣,看了看子桑舟,突然翻了个白眼,转身拔掉楼弋腿上的银针,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妥当,就转身出门了。
    “你去哪?”子桑舟紧随其后,可等子桑舟出门的时候,穆千梵已经没了影子。
    “楼叔叔,衣服。”被留在屋子里的穆莹并没有因为穆千梵的离开而产生任何不适,反而动手将穆千梵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莹儿真是懂事。”楼弋觉得自己应该夸奖她一句。
    “嗯,习惯了,爹和娘总是有事情要做,所以莹儿要学会帮忙。”会想到要帮忙这一点,估计是看多了穆千梵和穆湘之间的相互帮助。
    “上来坐。”楼弋穿好外衫,想了想,拍了拍软榻上自己身边的位置,让穆莹上来。
    “嗯。”穆莹想了想,才点点头,爬上软榻,“楼叔叔是想问爹的事情吗?”
    “嗯……是。”楼弋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果然是穆家小姐的女儿,听说那穆家小姐本人就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跟在她身边长大的女儿果然也学了她的长处,至少现在看来,穆莹比同龄的孩子稳重,并且洞察力过人。
    “那楼叔叔想知道什么呢?”穆莹仰着头看着楼弋。
    子桑舟因为找不到穆千梵,只能悻悻地回到屋子里,一听穆莹说要将穆千梵的事情,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莹儿觉得爹怎么样?”想知道什么?他们什么都想知道,但是话不能那么问吧?
    “爹?嗯……”穆莹开始思考,“娘说我是在爹那出生的,娘其实比较粗心呢,所以从小就是爹在照顾我和娘,爹很爱笑,很温柔,爹会陪我玩,会教我写字,但是爹生气的时候好可怕呢。”穆莹似乎想起了曾经的经历,吐吐舌头。
    “嗯,你爹生气的时候是挺可怕的。”关于这一点,楼弋也深有感触,因为他有幸见过一次。
    “是吧,所以我都乖乖的,不敢惹爹生气呢。但是爹不常生气就是了。”从小就在穆千梵身边长大,穆莹很清楚什么样的行为会让穆千梵生她的气,所以知道了之后,那些事情她就再也不做了。
    “有没有什么对你爹来说很特殊的人?”穆千梵的心里有没有其他人,这是子桑舟现在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特别的人?”穆莹歪着脑袋想了想。她跟娘应该不算是吧?师公应该也不是,那些常常到家里做客的人呢?应该也没有多特别的人。穆莹的眼睛突然一亮,想起了一个人,“啊!我想起来了。”
    “什么?”子桑舟的心一紧,有些紧张。
    “其实那个人莹儿没见过呢,但是娘说,有一个一直让爹记挂着的人,爹很想去见他,但好像不能去见,莹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西域的家里,爹的小书房从来不让人进去,我和娘都不行,娘说那里放着那个重要的人的东西,是爹的宝库。”
    子桑舟的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有那样的人啊?这下子要怎么办?他在穆千梵那的印象似乎非常不好,跟这个“重要的人”相提并论的话,他有胜算吗?
    “啊,对了,娘还说了,爹这回之所以领了圣旨来到平阳城,似乎也是因为想要见一见这个人,就是不知道见到了没。叔叔们知道吗?”对于穆千梵的个人情况,早熟的穆莹还是很在意的,毕竟那是她重要的爹爹,比亲爹都亲的。
    “你爹挂念的人在平阳城?”楼弋抬头看着子桑舟,蹙眉。这事他可不知道,千梵对于自己的事情向来守口如瓶,一丁点儿都不肯透露。
    “好像是,我也不知道。”穆莹耸耸肩,晃荡着两条腿。
    “重要的人嘛……”子桑舟眯了眯眼睛。如果有那样的人的存在的话,他似乎要换个方式追求那个男人了,太强硬的手段似乎会起到反效果。没有跟那么重要的人在一起,一定是有他们无法在一起的理由,现在因为弋在将军府,所以穆千梵才会在将军府,但如果他把人逼急了、逼走了,那说不定就是在给对手制造机会,这可不行。
    “阿舟,千梵是个男人,你可别冲动啊。而且老夫人那边……阿舟,你想清楚了吗?”老夫人一直对阿舟寄予厚望,无论是阿舟的事业还是家庭。阿舟现在成为了御封的骠骑将军,也算是建了功立了业,没给老将军丢脸,剩下的,就是成家的问题了,老夫人的心中肯定有想法,一旦知道阿舟敢千梵之间的事情,定是要气疯了的。这些问题,阿舟都想过吗?
    “我像是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子桑舟蹙眉。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不相信他?
    “可你之前一直对他心有芥蒂,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阿舟,你跟我说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突然的转变,让人怎么信任?
    “那件事情我稍后再告诉你。”子桑舟张了张嘴,但是突然瞄见眨着眼睛看着他的穆莹,便止住了这个话题。
    “阿舟,虽然这样说有些对不起千梵,但是你可不能犯傻,不能把一时沉溺其中的欢愉当成爱情啊。”顺着子桑舟的视线看到穆莹,楼弋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但苦口婆心的劝解却少不了。
    “弋,我分得清。”子桑舟看着楼弋,表情严肃而认真。
    “罢了,只要阿舟你想清楚了,我会帮你的。”楼弋叹一口气,露出了笑容。
    “多谢。”子桑舟也稍微轻松了下来。
    穆莹左看看右看看,偏了偏头,不太理解楼弋跟子桑舟之间的对话,只隐隐约约觉得似乎对爹很重要。要不要去复述一下呢?
    第26章 坊中借人
    穆千梵离开将军府之后,就一路直奔平阳城内最大的青楼舞乐坊,那地方他在十几岁的时候跟朋友经常出入,只是不知道隔了这么多年,那里的鸨母还认不认识他了。
    事实证明,穆千梵的顾虑是多余的,当他用好友给的信物踏入舞乐坊的时候,鸨母柳姨一见面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呦!这不是穆家的小公子吗?多年未见,怎么挑了个大白天来啊?”
    “抱歉打扰柳姨休息了。”不需要重新自我介绍让穆千梵松了一口气。
    “不打扰不打扰,我们爷也没多少朋友,难得穆公子跟他亲近。公子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吗?”一想到自家那个让人头疼的主子,柳姨就有些无奈。好在还有这么个穆公子能受得了主子,主子似乎也很喜欢这位公子,曾经就交代过,若是这位公子来了,就好好招待着,若是这位公子需要帮忙,他们就无条件给予帮助。
    “事情是有,但是柳姨这有空房吗?我想要个没人打扰的地方。”穆千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直奔舞乐坊就来了,一是想要给子桑舟找两个人,二是想着若他们真的记得他,他就在在这休息一下,顺便也好好思考一下。从那晚跟子桑舟睡过之后,他就没清闲下来,自然也没时间好好思考。
    “有,公子进来吧。”柳姨一愣,猜穆千梵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但又不是她能插手的,便笑着引穆千梵进入舞乐坊。
    “劳烦柳姨了。”穆千梵感激地笑笑,跟在了柳姨身后。
    替穆千梵寻了个僻静的房间,柳姨就离开了,留穆千梵一个人在房间里冷静思考。不过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柳姨想了想,还是差人去给自家主子送信。知道这位穆公子在平阳城,主子想必也会来的吧?
    只剩下一个人之后,穆千梵长舒一口气,将自己扔在了床上,大脑里一片混乱。
    先是跟子桑舟睡了,然后穆湘又带着穆莹来平阳城寻夫,现在还不知所踪,加之子桑舟死缠着他不放,现在突然放松下来,穆千梵只觉得大脑里乱哄哄的,所有的事情缠在了一起,乱麻一样。
    穆湘寻夫这件事情实际上是不需要他思考太多的,虽然从未见穆湘寻到这个夫,但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穆湘追去,就一定会平安归来,想必那个男人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吧,不然怎么可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证穆湘的安全,所以穆湘实际上是不需要他担心的。
    那么剩下唯一的困扰,就是子桑舟了。他果然是不应该仅凭着好奇心就来到平阳城吗?本是计划好了的,治好弋的腿,他该看的都该看到了,该知道的也都能知道了,就是时候毫不留恋地离开,本没想跟子桑舟产生交集,更别说是要跟他变得亲近,可是偏偏就发生了意外,还是那种完全超出了他预计的意外。跟血脉相通的兄弟发生关系,即使是他这个在西域长大的人都觉得不妥,若是让子桑舟知道了,他该崩溃到什么程度?
    兄弟啊……穆千梵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目光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这样呆呆地从上午躺到下午,连晚饭的时间都这样度过了,知道整个房间被黑暗笼罩,只余窗边一点儿地方被月光照亮,穆千梵才突然惊醒似的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出门。
    “公子,您醒了。要吃点东西吗?因为柳姨吩咐不要打扰到您,所以小的就一直等在这儿了。”门口站着的是舞乐坊里的龟公,知道这屋子里面的是柳姨都要客客气气招待的主,便格外上心,哪怕在这门口候了快一天了,见到穆千梵的时候,也笑得比花儿还艳。
    “不了,柳姨在忙吗?”还有事情没有解决,穆千梵也不觉得饿,所以吃饭什么的,之后再说吧。
    “柳姨在房间里,小的给公子带路。”
    “有劳。”要给子桑舟挑个什么样的人呢?他记得舞乐坊里有几个活儿好的。
    “柳姨,穆公子醒了。”龟公领着穆千梵到了柳姨的房门口,轻轻敲了两下,说话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穆公子醒了?”略显匆忙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吱嘎”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有些急切地拉开了,柳姨关切的脸就出现在穆千梵的视线中。
    “嗯。”穆千梵笑着点点头,虽然他从来没睡过,“有件事情想麻烦柳姨。”
    “穆公子尽管说。”
    “柳姨能借我两个人用一下吗?我也知道咱们舞乐坊的规矩是不能带人出舞乐坊,但是……”穆千梵蹙眉,有些为难的样子。
    “公子想要谁尽管说就好。别人若是提出这样的要求,柳姨我是断不敢应下,可如果是穆公子,想必主子也不会介意的,公子尽管开口就是。”借人?这可是个新鲜事儿。
    穆家的这位小公子看着面泛桃花是个轻浮的主儿,可这心眼儿里可是规矩着呢,当年陪着主子来过几次舞乐坊,每次都是喝过酒,哄着主子睡下就走了,从未在舞乐坊里留宿过,更别说是跟哪个姑娘相公共度良宵了。主子不来了,这小公子也就再没来过,今儿看见他柳姨就猜他是有事相求,可是这借人……他是要怎么用?
    “这个……我也不清楚,就挑你们主子喜欢的吧。”穆千梵是想点人,但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或者哪个今儿清闲点,就麻烦跟我走一趟也好。”
    “穆公子还是客气了。去把蝶舞和莺歌找来。”
    “是。”把蝶舞和莺歌外借?这为公子到底是什么人?龟公带着满腹的疑惑跑开。柳姨吩咐的事儿,可得赶紧的。
    “莺歌还在?”意外地听见熟悉的名字,穆千梵有些惊讶。在这样以色侍人的地方,莺歌的年龄似乎有些超过。
    “冲着莺歌来的人多,就留下了。”柳姨的语气似乎是有些感慨,“莺歌怕是也走不了吧。”
    穆千梵没有接话。没等多久,舞乐坊的花魁蝶舞和第一公子莺歌便到了。
    “柳姨……穆公子?”看见穆千梵,莺歌显然也很惊讶。
    “好久不见。”穆千梵笑着点点头,“有件事情要请两位帮忙。”
    “什么事?”莺歌挑眉。
    “你们路上说吧,趁着天色还早,从后门出去,不然等一下热闹了,就不好走了。”规矩就是规矩,那些特别待遇可都得偷着来。
    “路上?”蝶舞有些迷茫地眨眨眼。舞乐坊的人不许跟客人外出,这是铁打的规矩,今天怎么……这位公子是谁?
    “该你知道的你总会知道。”柳姨睨了蝶舞一眼,似乎话中有话,但那跟穆千梵没有关系。
    “多谢柳姨,那我就先带着他们走了,今儿半夜或者明天早上给送回来,保准不少一根头发。”穆千梵最后冲柳姨拱拱手,然后拉起莺歌就往后门走。
    “还不跟上!”柳姨瞪了蝶舞一样,蝶舞这才慌忙跟上。
    作者有话要说:
    么有榜……嘤嘤嘤……他们欺负银……嘤嘤嘤……隔日更……嘤嘤嘤……
    第27章 将军开荤
    因着怕给子桑舟的名声上抹了黑,所以穆千梵一手揽着蝶舞一手抱着莺歌,从将军府的后院翻墙而入。
    “这里是……骠骑将军府?”皇帝新封了子桑家的少将军为骠骑将军,并赐了新府,这件事情在第二天早上就已经传遍了平阳城的大街小巷,更不用说舞乐坊本就是消息流通最快的地方,朝廷命官一旦去了,三两杯酒下肚之后,不论多重要的事情都容易说溜了嘴。
    “嗯。”穆千梵点点头,“少将军要开荤,又不好意思亲自去舞乐坊,我刚好跟将军有点交情,就厚颜跟柳姨借了两位,两位若是不愿,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穆千梵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莺歌往前边走,而蝶舞只能自动自觉地跟在后边。
    “那位少将军要……开荤?”莺歌跟穆千梵更熟识点,话也比较容易搭上,“那少将军年少时就严以律已,不近女色,也从不出入青楼楚馆,怎么会……”
    “年龄大了,该经历的总是要经历。”穆千梵转头,冲莺歌挤挤眼。
    莺歌一愣。不会是这公子想要作弄人了吧?少将军那样的人,可不是他们有胆子去作弄的啊!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