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弟,这是哥的床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满地抱怨一句。
    “喂!你别乱动!”子桑舟恼了,低、吼一声,却也不敢动,这要是真的捏坏了可就麻烦大了。
    穆千梵却是已经听不进去了,五指灵活地动了起来。
    “唔!”被如此灵活的手伺候着,会有反应是肯定的。子桑舟躺在床上任由穆千梵摆布,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
    “yg了。”穆千梵似乎对此感到非常高兴,说完还抬头给了子桑舟一个笑容。
    子桑舟的脸色已经红得发紫了。该死的!他还真的在一个男人手上yg了,更糟糕的是,他还觉得这个男人的笑容美极了,因为情、欲而微微泛红的身体诱、惑、力十足,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就连在他大月退根蹭来蹭去的东西都引不起他一丁点儿的排斥感。见鬼的他是哪根筋搭错了?
    子桑舟还在懊恼,穆千梵却已经挪动身体,扶着子桑舟的对准自己菊花,然后坐了下去。
    “喂!你在干什么?!”这已经严重超出子桑舟的接受能力了。
    “唔……进不去……阿舟……进不去……”穆千梵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抬眼,委屈地看着子桑舟,连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你这个人……到底闹够了没!”还跟他委屈上了?子桑舟猛地起身,拉着穆千梵的胳膊就把人按趴在一边,“是西域怪医教你这地方是用来干这事儿的?嗯?”情绪混乱的子桑舟有些暴躁,压在穆千梵的背上,将一根手指探入穆千梵的菊花。
    “嗯……”穆千梵低?吟一声,从声音中并听不出任何的不适。
    “我还没做什么,就已经这么柔软了?穆公子果然跟看起来一样y荡。”眼前是穆千梵情动的脸,耳边是穆千梵舒爽的呻y,子桑舟有些烦躁地皱眉。他感觉十分不舒服,穆千梵却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这让他感觉更加不舒服,“穆公子就这么想要?”
    穆千梵抬起上身,扭身勾住子桑舟的脖子就送上一吻,一吻结束,偏头,凑到子桑舟的耳边吹了口气,低声诱?惑道:“要……想要……阿舟,快给我……”
    “该死的!”没经历过情事又气血方刚的子桑舟哪禁得住穆千梵如此诱?惑,抽出手指,对准了穆千梵的菊花,腰一挺,全部没入,然后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懊恼和不满一样胡乱地冲撞着。
    “阿、阿舟……慢、点……不、不行了……嗯……不行……”突然狂乱的节奏让穆千梵有些承受不住,身体随着子桑舟的节奏摇晃着,意识一片混乱。
    “不行?不是很舒服吗?明明就紧紧地缠着我不放,还说什么不行?嗯?”
    “嗯!再、深一点……阿舟……啊!”
    “乖。”子桑舟的手绕到穆千梵身前,捏着穆千梵的下巴将他的头转过去,吻了下去。几个大力的撞击之后,身寸在了穆千梵的身体里,滚烫的热度刺?激得穆千梵也身寸了出来。
    子桑舟趴在穆千梵的背上喘着粗气。
    他果然是哪根筋搭错了,不然怎么会在这里兴致勃勃地跟一个男人翻云覆雨?更让他懊恼的是,他还感觉有点意犹未尽?
    “阿舟……”身下的穆千梵没老实一会儿,就又扭着身体乱动。
    “怎么?”子桑舟支起身体,疑惑地看着穆千梵。
    穆千梵也转头看着子桑舟,眉眼间全是媚色:“阿舟……还要……”
    子桑舟一愣,然后瞪眼,明明应该觉得生气、应该离开,但是下身却因为穆千梵哼哼唧唧的一句“还要”又起了兴致。
    一次也是做两次也是做,一次跟两次也没什么区别吧?
    于是从晌午到入夜,一个被药性侵扰一个被欲、望引诱,一直做到筋疲力尽,就这样相拥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唔……怎么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ps:赶字数上榜,日更到周四
    第15章 帮你回忆?
    清晨,穆千梵是被楼弋身边的小童的敲门声吵醒的。
    “穆公子,还有半个时辰就该给少爷做药浴了,您还没有起吗?”小五今年只有十三岁,是楼弋捡到的孩子,那之后就一直跟在楼弋身边,帮楼弋打理日常琐事,是个话不多但却很机灵的少年。
    “嗯,知道了。”穆千梵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打算再睡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很累的感觉,很不舒服。
    门外的小五听见穆千梵的声音,就转身离开了。穆公子只要醒了,就不会耽误他家少爷的治疗。
    “不是只有半个时辰了吗?还不起?”同样被吵醒的还有子桑舟。起身坐在床上,支着脑袋看着还不清醒的穆千梵。
    “嗯……再睡一会儿……”话说完好一会儿,穆千梵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惊讶地坐了起来,“唔!”疼疼疼疼……他的腰好疼。穆千梵扶着腰,埋进被子里的脸上满是痛苦。
    “没事吧?”子桑舟的表情诡异地变化几次,开口询问的语气有些尴尬地僵硬。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他有事!而且是大事!穆千梵垂着头,表情瞬息万变。先不说他这剧烈疼痛的腰,身后不为人知的地方异样的感觉让穆千梵的脸色由青转白由白转青。
    他知道自己昨天中了chun药,但是离开茶馆之后的事情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按照他原本的想法,应该是由子桑舟将他送回将军府,丢进一桶冷水里泡着,或者干脆放他一个人在房间里自生自灭,但是现在是什么状况?子桑舟在他的旁边?子桑舟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呆在他身边的?穆千梵完全没有勇气去看。
    “那个……”穆千梵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身边,脸色瞬间变得更难看了。果然,子桑舟此刻的状态跟他自己完全一致,全o着的,答案呼之欲出,但穆千梵还是想挣扎一下,“请问……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我……不太记得了。”否认吧否认吧否认吧,那样对大家都好。
    “穆公子不记得了?”子桑舟的脸色一冷,眉心微蹙。
    “啊……嗯……不太记得了呢,从离开茶馆之后的事情,我都不记得。”穆千梵心一颤,下意识觉得大事不妙。
    “那穆公子的身体总该记得吧?”子桑舟突然探身凑近穆千梵,在穆千梵的耳边低语,右手也摸到穆千梵身后,覆在穆千梵的后腰,向穆千梵的股间滑去,然后在靠近某处的位置上按了一下,“昨夜穆公子是如何强迫本将军帮你解毒的,需要本将军帮你回忆一下吗?”
    感受到子桑舟粗糙的大手的温度,穆千梵的身体一僵,连表情都完全冻结住了,机械地扭头,呆愣地看着子桑舟:“是我强、强迫你的?”
    “不然呢?本将军可没有断袖之癖。”子桑舟冷哼一声,撤回身体。
    穆千梵绝望了。那地方被扩张过的感觉表明他昨夜是承受的那个,偏偏还是他强迫别人进入的,偏偏被强迫的人是子桑舟。他都干了什么好事?
    看着穆千梵一脸懊恼的样子,子桑舟的脸色更寒。应该懊恼后悔的人是他吧?他明明应该没有断袖之癖,可是昨夜他竟然对穆千梵有反应,虽然最开始是意识不清的穆千梵缠着他,但子桑舟对自己的定力和自制力向来很有信心,解毒的方法不止一种,若非出于自己的意愿,他是绝对不会要了穆千梵的。啧!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来历不明的麻烦男人?正懊恼着,穆千梵就有了动作。
    穆千梵深吸一口气,翻身下床的瞬间抬手扯下床边的围帘裹在身上,站在床边,冲子桑舟行了一礼,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不正经的笑容:“多谢子桑将军出手相救,这份恩情千梵记住了,日后定会报答,很抱歉给将军留下了不好的回忆。”
    子桑舟抿嘴,紧盯着穆千梵笑容灿烂的脸。穆千梵这是打算将昨夜的事情就此揭过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麻烦子桑将军先出去好吗?我……咳,稍后就去为弋做药浴。”股间有某种液体沿着大腿根滑下,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嗯。”楼弋的治疗时间眼瞅就要到了,子桑舟爽利地翻身下床,从地上捡起被撕裂的外衣随意地套上,两手将衣服一合,伸手利落地翻窗离开。已是日上三竿,从门走出去定会被人看见,解释起来稍微有点麻烦,所以子桑舟就选择了不会遇到麻烦的方法,偷偷离开。
    穆千梵嘴角抽了抽,突然有种幽会的错觉。
    子桑舟也算是贴心,离开之后就吩咐人给穆千梵送来了沐浴用的热水,穆千梵泡了个澡,身体的钝感总算是得到了些缓解,抓紧时间打理好自己,就匆忙去了将军府的药房。
    “穆公子,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看还缺点什么?”守在药房门口的小五一见穆千梵来了,就向穆千梵汇报情况。将军府的药房不必太傅府里的,并非穆公子亲手布置的,说不定会有什么欠缺的,他要及早向穆公子询问,然后补充齐全。
    “嗯。”穆千梵点点头,走进了药房。
    药房里,楼弋跟子桑舟正在聊着什么,听见声音就同时转头看过来。
    “千梵你来了。”楼弋温柔地笑着,“身体没问题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若是不舒服的话,今日的药浴就免了吧。”
    “无碍。”穆千梵笑了笑,上前检查了一下浴桶和要用到的药材,确定没有什么缺少的,就将双手覆在浴桶边缘,运功将里面的水加热到沸腾,“小五。”
    “是。”接到命令的小五按照穆千梵教过的顺序和时机将药材依次加入到水中,看着那一桶清水逐渐变成让人无法直视的颜色,浓重的药味在小小的药房中弥漫开来。
    见小五将最后一味药材丢入水中,楼弋就开始脱衣服。
    楼弋的衣服刚脱完,穆千梵就转身过来,伸手要抱楼弋。三年来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过程,三个人之间也早就培养出了默契,但是今天,却有一个人的速度比穆千梵还快。
    “我来吧。”子桑舟弯腰抱起楼弋,走到浴桶边,“就这样放进去?”药汤还在沸腾,就这样把人放进去,真的没问题吗?
    第16章 无事殷勤
    “我来。”子桑舟弯腰抱起楼弋,走到浴桶边,“就这样放进去?”药汤还在沸腾,就这样把人放进去,真的没问题吗?
    “嗯,放进去。”这药汤只是看起来温度极高有些恐怖而已,实际上因为各种药材的药效,并不会对伤害到人体。
    子桑舟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楼弋放进了药汤里,双手不小心碰到药汤,才惊讶地发现那药汤只是温热而已。
    将楼弋放进去之后,子桑舟一转身,就看见穆千梵手上拿着木桶盖子的两部分。
    “我来。”子桑舟不由分说地抢下穆千梵手上看起来挺沉的木板,帮楼弋扣上。
    双手突然空了,穆千梵愣愣地维持着刚刚的姿势,表情有些困惑。子桑舟今天是怎么了?明明之前就只是看着而已,今天怎么这么殷勤?疑惑地盯着子桑舟看了看,穆千梵还是没能从子桑舟的表情上找到答案,于是耸耸肩,走到他的固定位置,准备坐下看书,这是药浴过程中穆千梵唯一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消遣。
    “等一下!”结果穆千梵刚要坐下,子桑舟就急喊了一声,比平时略高的音量吓得穆千梵立刻站直了身体,茫然地看着子桑舟,可是子桑舟出口的话让穆千梵更加困惑了,“小五,去给穆公子拿个软垫。”
    “是,将军。”小五转身,离开了药房。
    穆千梵和楼弋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这子桑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待小五回来,子桑舟亲自从小五手里接过软垫,垫在了穆千梵平时会坐着的地方,然后转身,抿嘴看着穆千梵。
    这是让他去坐在软垫上?穆千梵有些不确定,蹙眉慢吞吞地走过去,转身,犹豫着坐下。
    子桑舟一直紧盯着穆千梵的一举一动,见穆千梵的表情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感,就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穆千梵和楼弋看看软垫,再看看子桑舟,再看看软垫,楼弋突然笑了出来。
    “在外边呆了这么些年,阿舟倒是越来越细心了呢。”这是惦记着千梵昨日之后的身体不适吧?真是贴心啊,这样的子桑舟让人觉得十分新鲜有趣。这也说明阿舟跟千梵的关系变要好了吧?
    子桑舟的脸色有一瞬间变得不太自然,但立刻就恢复了正常。但是穆千梵不自然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容易恢复正常的了。
    楼弋当子桑舟只是突然关心起穆千梵了,但是穆千梵却知道这关心由何而来。不过这是出于愧疚心还是什么?明明之前还是一副“我没有错”的大爷样,怎么突然就这么殷勤地开始关心他?他已经尽力想要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子桑舟这样的做法,岂不是时刻都在提醒他昨夜发生的一切吗?子桑舟到底在想什么?
    穆千梵坐在舒适的软垫上,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杂书翻看起来,却因为思绪混乱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理所当然的,接下来所有的体力活都是由子桑舟完成的,穆千梵只需要发号施令,然后帮楼弋针灸就行了。治疗结束之后,子桑舟就进宫了。今天早上没去早朝,虽然知道莫久君不会在意,但最起码的君臣之礼还是要做到的,不然被其他人当成把柄就有些不妙了。
    而穆千梵身体不适,懒洋洋地趴在书房里的软榻上,陪着楼弋看书。
    “千梵,昨天跟阿舟之间发生了什么吗?”楼弋还是有些好奇,好奇子桑舟态度的突然转变,肯定是昨天离开茶馆之后发生了什么吧?不然按照阿舟的性格,即使态度有所转变,也不会突然就表现得这么明显。
    “嗯?什么?没有啊。”穆千梵的声音懒洋洋的,没有转头去看楼弋是因为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表情中无法隐藏的慌张。
    “是要对我保密的事情吗?”
    “是啊,要对弋保密呢,那样狼狈的样子,我可不想让弋知道。”穆千梵调整好心情和表情,转头,冲楼弋挤挤眼。
    楼弋一愣,想起昨天穆千梵最后的窘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失礼:“那我就不问了。”
    “弋果然善解人意呢,最喜欢弋了。”
    楼弋脸色一红,然后瞪了穆千梵一眼。这人,还能再不正经一点吗?喜欢这样的词语,怎么就能这么自然地说出口呢?换作是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啊。
    “美人就是美人,脸红的样子更可爱了。”穆千梵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你啊,就会拿我寻开心。”楼弋无奈地摇摇头。
    “有吗?我可是很认真的啊。”
    “咚咚”两声敲门声之后,书房的门被人打开,进门的是小五。
    “少爷、穆公子,打扰了,有客来访。”小五只跨过了门槛,就垂着头站在门口。
    “客?是来找将军的?”可是阿舟还没有回来,这要如何是好?
    “不,那人说是要找穆公子。”小五瞄了一眼软榻上慵懒的穆千梵。
    “嗯?找我?”穆千梵有些诧异。
    “是,来人自称唐笕。”
    “……”怎么是他?穆千梵蹙眉,起身坐好,“让他在前厅等着,我这就去。”
    “是。”小五退出书房,顺便关上了门。
    “你继续看书吧,我去看看,若是有什么事情就让暗卫到前面去找我。”穆千梵扫了一眼书房的横梁之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抬脚向门口走去。
    “你小心点。”楼弋点点头。虽然有些不放心穆千梵一个人去,但是有关毒术,他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添了麻烦就不好了。
    “没事。”转头冲楼弋微微一笑,穆千梵就离开了书房。
    “唐公子,你还活着啊。”一脚踏进前厅,穆千梵就看见悠哉喝茶的唐笕,于是笑着开口。
    “穆公子。”听见声音,唐笕转头看过来,笑容谦和的抱拳拱了拱手,“承蒙穆公子手下留情,唐某还健康地活着。倒是穆公子……可还安好?”
    第17章 与你何干
    “穆公子。”听见声音,唐笕转头看过来,笑容谦和的抱拳拱了拱手,“承蒙穆公子手下留情,唐某还健康地活着。倒是穆公子……可还安好?”
    “如唐公子所见。”穆千梵在前厅的太师椅上坐下,脸色一僵,又迅速调整到正常,“不知道唐公子今日来所为何事?道别吗?”
    “不是。”道别?这是在说不希望看见他吗?“唐某本也打算即刻启程回到乾坤堂潜心研究,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多向穆公子讨教,于是便厚颜留下。昨日才在平阳城内购置了房产,还请穆公子空闲之时能指点一二。”
    “得唐公子赏识,穆某甚是荣幸,只是如唐公子所知,穆某实在是分身乏术。何况穆某精医,并不善毒,怕是帮不上唐公子什么忙了。”还指点一二?麻烦的要死,他才不干呢。而且,他要是在外边偷偷收了徒弟,怪老头还不打断他的腿,他才不去招惹那怪老头。
    “穆公子谦虚了,昨日之毒就很霸道。”这就拒绝了?会不会太爽快了点?
    “昨日唐公子身中之毒并不是我调配出的,而是唐公子自己做出选择之后调配出的,并且,不管那毒如何霸道,唐公子都已经化解了不是吗?如此,唐公子又何须再跟我讨教?倒是我应该多向唐公子学习才是。”穆千梵眉眼带笑,但是眼底的不耐烦已经渐渐涌现。这绕来绕去地说了一大堆的废话,真是浪费口舌,尤其是他现在身体不适,真想干脆将唐笕踹出去算了。
    子桑舟回来的时候,看见的正巧就是穆千梵带着不耐烦的假笑。乾坤堂的那人怎么又来了?
    “见过子桑将军。”看见子桑舟从外边进来,唐笕一愣,赶紧起身施礼。
    “唐公子不必多礼。”子桑舟只是随意地冲唐笕点点头,“不知唐公子要来,失礼了。”
    “无妨,是唐某不请自来,还请少将军见谅。”
    “不知道唐公子有何事?”子桑舟站在了穆千梵的身边,瞄了穆千梵一眼。就直接坐在硬邦邦的太师椅上了?后边不难受吗?
    “唐某只是想来跟穆公子打个招呼。唐某已经决定暂时定居平阳城,以后还请少将军多多关照。”
    “客气。”他要住在平阳城,跑来跟穆千梵打什么招呼?他们两个不是不熟吗?子桑舟疑惑地看向穆千梵。
    穆千梵刚好抬头,看见子桑舟的疑惑,无辜地眨眨眼。他怎么知道这唐笕犯了什么毛病,好端端的,怎么就缠上他了?乾坤堂里能人辈出,他用毒的这点小伎俩还排不上号呢,只是在西域学了些奇怪的东西而已,怎么就被唐笕盯上了呢?
    “招呼也打过了,唐某就不叨扰继续叨扰将军,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就此告辞。”
    “告辞。”子桑舟还没说什么,穆千梵就站了起来,脸上的欢喜并没有刻意掩饰。
    唐笕愣了愣。这穆千梵的情绪表达还真是比他想象中来的更加直接啊。
    “对了,昨日见着了楼公子,楼公子那腿……似乎要耗些心力啊。”唐笕走出两步,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下脚步,扭身看着穆千梵,谦和的笑容中多了一点点奸诈,“不知道琥珀有没有帮助呢。”说完,唐笕没等穆千梵反应过来,就扬长而去。
    穆千梵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瞬间变得冰寒。
    “怎么了?弋用得上吗?”见穆千梵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子桑舟挑眉。琥珀,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若是弋真用得上,那还真是有点麻烦。
    “他倒是好胆量!”他穆千梵平生就讨厌别人威胁他!冷哼一声,穆千梵转身,回了后院。
    “我先去找找。”若是实在找不到,再去找唐笕也来得及吧?看穆千梵的样子,似乎是很不愿意与唐笕打交道。
    “弋的解药药方我早就交给莫久君了,能找到的都已经在我手上了,独琥珀和雪莲难寻。”所以他才只能选择笨办法为楼弋驱毒,已经过了三年,成效却不大。
    子桑舟皱着眉跟在穆千梵的身后。也就是说,想要配出解药,就一定要去找那姓唐的求琥珀?
    “明日我会去唐府一趟。”
    “不必,还是我去吧。”反正唐笕就是盯准了他,这麻烦既然甩不掉,就当成日常消遣好了,“弋身边最好跟着人。话说,子桑将军您跟陛下到底有没有认真地去查弋的事情?只是太傅家的儿子,还是排行第五,会招惹什么人?我看啊,不是莫久君闯的祸就是你留下的麻烦。”
    “阿舟。”早上起床后就觉得跟穆千梵的对话中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现在才想到,是称呼的问题。明明昨天晚上还用那样柔软的声音喊他阿舟,怎么天一亮就变成子桑将军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用完就扔?
    “什么?”子桑舟没头没脑的话让穆千梵有些困惑,转头,挑眉看着子桑舟。
    “你昨夜是叫我‘阿舟’。”子桑舟面无表情地说道。
    穆千梵的脚步一顿,然后突然转身瞪着子桑舟,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子桑将军似乎对昨夜记忆尤深啊?”
    “嗯,实在难忘。”在那之前,他可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也能如此诱人。
    “我认为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对你我都好,子桑将军又为何执着呢?”难忘个鬼啊!赶紧给他忘掉!
    “自欺欺人吗?”就算是忘记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变成没发生过,既定事实无法改变,又为何非要忘记?
    “我……”子桑舟非得每句话都堵他一下吗?“那子桑将军记得这么牢是想要怎么办?”
    “不知道。”两个人都是男人,能怎么办?可以怎么办?难不成要成亲吗?子桑舟十分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再次开口,“我会对你负责的。”怎么说也是他没控制住理智要了穆千梵,他还是有责任的。
    “哈啊?”穆千梵被这不合逻辑的发展惊到了,“你要对我负责?你想要怎么负责?娶我吗?”
    “你嫁吗?”子桑舟一脸认真地反问。
    “……不嫁!”为什么会一脸认真地问出这么离谱的问题?他还有办法跟这小子交流吗?穆千梵的额角爆出了青筋,“负责这种话,还请将军拿去对女人说,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更何况昨夜情况特殊,子桑将军能出手相助我很感谢,所以将军不必有什么负担,自然也不需要对我负责。”
    “不行。”子桑舟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果断否决穆千梵的话,“虽然你是男人,但我跟你睡过了,所以必须负责。”
    “……”穆千梵被气得干瞪眼,“负责负责负什么责啊!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我都没说什么,你唧唧歪歪的像个女人一样干什么!”
    “你不是第一次?!”子桑舟的脸色骤然变冷,猛地伸手抓住穆千梵的肩膀,随手将人抵在了就近的树干上。
    “唔!”突如其来的撞击让穆千梵闷哼一声。这小子,出手速度比之前快了啊,是摸清他的速度了吗?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干什么?”
    “你说你不是第一次?”子桑舟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疑问。
    “啊……是啊。有问题?”他在西域呆了近二十年,天天被怪老头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好不容易回了家,凳子还没坐热就被急召进京,他哪有时间找女人?男人就更不用想了,他又没有断袖之癖,找男人干什么?不过这些他可不会告诉子桑舟。
    “谁?”在他之前竟然还有男人尝过穆千梵的滋味?穆千梵那种y荡的样子还有其他男人见过?一股无名火自心底升腾,子桑舟连看着穆千梵的眼神都是冒火的。
    “啊?关你什么事啊!”这小子又发什么疯呢?怎么觉得这小子今天很不对劲儿啊?
    “不关我事?你是我的人,怎么能让别人碰?”子桑舟无限靠近穆千梵,语气低沉,充满危险的气息。
    “谁是你的人啊?”穆千梵瞪眼,忍无可忍地抬脚踹向子桑舟的肚子。
    子桑舟肚子一收,急忙后退两步,这才躲开了穆千梵的这一脚。
    “子桑舟,我再最后说一遍,昨夜的事情只是意外,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突然间一个两个都抓着他不放,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
    “我也再最后说一遍,你是我的人,若是再敢让别人碰你,我就把你锁在床上!”子桑舟冷瞪着穆千梵,寸步不让。
    “你!你疯了吗?!”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睡了一次吗?他心里就那么不舒服?既然觉得不舒服,昨天晚上干什么出手救他?丢下他不管不就行了吗?
    如果子桑舟只是个男人也罢,他穆千梵本就是个不受拘束的人,你好我好了,就没什么可在意的,爱不爱都不是事儿,可子桑舟对他来说偏偏不仅仅是个男人,更是他血脉相连的弟弟。让他放开胆子去乱n?别开玩笑了!
    第18章 爹,我来了!
    “阿舟、千梵,你们在干什么?”楼弋在书房里就听见了外边的吵闹声,本是不想理会,可仔细一听,就听出了穆千梵和子桑舟的声音,这下可不能不理会,于是便出来看看。早上才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怎么才没过多久就吵起来了?
    “没事。”穆千梵一把推开子桑舟,向楼弋走去,“抱歉,吵到你了吗?”
    “真的没事?”那么大声在争吵,怎么可能没事?楼弋将目光转向子桑舟。虽然平常阿舟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但是现在格外难看,隐隐散发出来的寒气让人不敢靠近,“阿舟?”
    “没事。”子桑舟调整一下心情和表情,冷冷地瞄了穆千梵一眼。为什么听到穆千梵说不是第一次之后,他的反应会这么过激呢?那似乎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吧?可是为什么一想到有别的男人碰过穆千梵,他就这么火大呢?
    “弋,中午想吃什么?去品珍楼如何?我想吃八宝鸭了。”
    “那就去。”楼弋笑笑,“阿舟要一起去吗?”
    “去。”子桑舟连点犹豫都没有,果断应了下来。
    “子桑将军就没点政务要处理吗?怎么好像很闲的样子?”就算是为了保护弋,也不用勉强自己跟不喜欢的人同桌吃饭吧?
    “嗯,没有战事的时候,确实很闲。”以前则是一整年都很闲,父亲去世之后才有点事情可以忙。
    子桑舟的坦然让穆千梵瞬间没了脾气。
    “走吧。”楼弋暗笑两声。一直都是看千梵让别人受气,难得能看到千梵憋气的样子。
    “嗯。”穆千梵悻悻地应着,然后主动推着穆千梵向将军府外走去。
    子桑舟抿着嘴不说话,默默地跟在两个人身后。
    品珍楼,坐落于平阳城中央大道西侧正中间的酒楼,是平阳城中最好的,虽然存在很久了,却没有人知道品珍楼的东家是谁,只知道品珍楼有个能干的老板娘。穆千梵去过几次,却也没猜出其背后的东家,觉得无趣,便不再打探,反正他去品珍楼的主要目的是吃饭。
    要了面东的临街雅间,穆千梵一开口就报了一串菜名,其中有个三四样都是楼弋爱吃的。
    “熘蟹黄。”待小二出了雅间,子桑舟才郑重其事地开口。
    “嗯?什么?”穆千梵和楼弋都是一脸不解地看向子桑舟。
    “我爱吃。”子桑舟直勾勾地看着穆千梵,说得认真无比。
    “啊,是嘛。”显然,穆千梵却并没有当回事。
    见穆千梵如此态度,子桑舟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脸色又冷了下来。
    楼弋左看看右看看,垂头盯着茶杯中的茶水默不作声。一直以为阿舟是不喜欢千梵才处处为难,但是今天这一看,又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