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弟,这是哥的床 分卷阅读3

分卷阅读3

    顶跳下来,眼神诡异地盯着穆千梵的侧脸。太傅府的唐叔?他记得那人年纪已经很大了。唐叔的蜜饯青梅吗?虽然蜜饯青梅是随处可见的,但即使是子桑舟也知道,不同的人做出来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弋刚刚既然特地强调了唐叔这个人,那就是在强调那种味道。他是不是应该找个人去跟唐叔好好学习一下这蜜饯青梅的做法?
    “千梵陪我住在将军府好不好?”楼弋趁机提出请求。
    穆千梵抿嘴,盯着楼弋看,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不满。住在哪对他来说其实是无所谓的,只是他不喜欢将军府,这里有很多他熟悉的人,虽然那些人都不记得他,尤其……子桑舟的娘亲尚在,只是听说现在在哪座庙里听禅,但总是要回来的。要不然,试着在老夫人回来之前治好弋的腿?唔……真是难办。
    第10章 原是同行
    穆千梵最后还是留在了将军府,为了唐叔的蜜饯青梅,但是穆千梵留下却并没有减轻子桑舟和莫久君的担忧,反而让两个人越来越头疼。穆千梵就像是一阵风一样,脚步是随心而走的,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犹豫,不被束缚,仅五天的时间,穆千梵就带着楼弋“出逃”多次,每次子桑舟都要出动半个将军府的人马在平阳城中寻找穆千梵的身影,有的时候在茶楼,有的时候在湖畔,穆千梵甚至会带着楼弋去赌场和青楼,气得莫久君和子桑舟直跳脚,偏偏楼弋一直很纵容穆千梵,穆千梵也不惧怕莫久君的权利和子桑舟的威严,所以是个相当棘手的人物。这不,大早上一下朝,莫久君就立刻放子桑舟回家,可还是没抓住人。
    “穆公子和楼公子呢?”子桑舟坐在待客前厅,脸色冰寒,压抑着的怒气在周身萦绕,连管家林叔都不敢站在子桑舟身边,比平日里站得稍微远了些。
    “回少将军的话,穆公子和楼公子……刚刚离开将军府。”因为子桑舟比平时更冷的将军气场,作为长辈的林瀚也忍不住用上了恭敬的语气。
    “有说去哪吗?”子桑舟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怒火。他知道穆千梵是故意的,因为被强留下来而感到不满,所以就变着法子地给他们找不愉快。
    “少将军,要派人去找吗?”听说那个孩子是陛下请来为楼公子医腿的,也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可以医治楼公子腿的大夫,但是连续五天都如此不安分,是不是有些超过了?
    “不必了。”子桑舟起身,抬脚向外走去,“我出去转转。”兴师动众地派人去找,反而会让穆千梵更高兴。
    “是。”林瀚微微躬身,目送子桑舟离开。
    子桑舟这边憋着气呢,穆千梵却悠闲地跟楼弋在城外的湖畔赏景,无比惬意。
    “心情好点了吗?”楼弋看着他对面猫一样慵懒地趴在茶馆窗框上的穆千梵,对于他孩子气的恶作剧感到好笑。
    “嗯?什么?”穆千梵转头,枕着手臂,慵懒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微微眯起的桃花眼中水光更甚,像是泛着泪光一样。
    “这几天不是一直在欺负阿舟吗?心情好点了?”
    “欺负?”穆千梵挑眉,摩挲着手上的方形墨玉,略表困惑,“我有吗?是他自己太容易生气了,我只是出来散散步而已。”
    楼弋摇头失笑。
    “请问是西域的穆公子吗?”
    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穆千梵和楼弋同时扭头看过去。
    “不是。”穆千梵只瞄了那人一眼,就转回头继续看着外边的湖光山色,否认得十分果断。
    楼弋微微一愣,然后眼中笑意涌现,为了掩饰眼中的笑意,低下头端起了茶杯。千梵还真是怕麻烦啊。
    “嗯?”穆千梵这一否认,原本信心十足的男人立刻就傻眼了。不是吗?可是那把七骨扇和那块墨玉是穆公子的象征性物品,他记得很清楚,再加上那张男人看了都禁不住动心的脸,他怎么可能认错呢?“穆公子可能不记得了,但是在西域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阁下绝对是认错了,我的脸长得太普通了,总是被错认,很困扰呢。”穆千梵连头都没回,随口敷衍一句。
    “咳咳……”楼弋一个不小心被茶水呛到了。长相普通?千梵好歹也认真想一个否认的借口啊,他这种走到哪里都备受瞩目的长相到底哪里普通了啊?
    站在一边的男人也抽了抽嘴角。现在,他万分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要找的穆千梵。男人抿嘴,死盯着穆千梵的后脑勺看。这穆千梵明显是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可他是为了穆千梵专程来到平阳城的,明明都已经见到人了,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一句认错人了就转身离开?男人一咬牙,厚脸皮地在桌边坐了下来。
    穆千梵眉一蹙,闪电般出脚,踹开了男人正要坐的椅子,椅子突然移动,与地面相互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吸引了茶馆里不少人的注意。
    “茶馆里空位不少,阁下请移步。”穆千梵坐正了身体,冷眼看着差点摔倒的男人。
    男人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穆公子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与我何干?”穆千梵不屑地勾了勾嘴角,端起茶杯往嘴边送,可都已经送到嘴边了,却又突然顿住,吊起眼睛看着身边冷着脸的男人,“呵,原来还是同行。”穆千梵放下茶杯。是同行,还是个手快的同行,快到穆千梵都没注意到对方的动作,就闻到了一股子药粉味。他是怕麻烦没错,但既然是同行上门找茬,他也不能给老头子丢脸不是?
    “穆公子可想起我是谁了?”男人淡定地将被踹开的椅子又拉了回来,稳稳地坐下。
    “抱歉,本公子的记性不太好,不是见过十次八次的人,是绝对记不住的。这位公子不如自报家门如何?”穆千梵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他身上虽然带了点药粉,但对症下药,毒的解药还是要专门配置的,他现在随身带着的药粉没办法调和出茶中之毒的解药,真是可惜了一杯好茶。
    “乾坤堂南派弟子唐笕。”
    “原来是乾坤堂的人,失敬失敬。”穆千梵眉梢一动,楼弋从他的眼神中看都了谨慎。
    乾坤堂是总坛位于睢宁国的江湖门派,历史也算得上悠久,分为南北两派。北派弟子集中在睢宁国北部,乾坤掌法在武林颇有名气。南派弟子集中在睢宁国东南部,虽也有习练乾坤掌法,但却是以毒闻名,算得上制毒的专家。
    真是要命,他明明在西域跟怪医学习的是医术,虽然也有研究一下毒药什么的,但主要是解毒救命,他又没有逐一地去研制乾坤堂南派各种奇毒的解药,为什么会招来这号人物?
    作者有话要说:
    2013年的最后一天,有什么伤心事都赶紧解决了呦,不要把坏心情带到明年去呦~【至于考试这种伤心事还请各位节哀……为你们点根蜡烛,祝好运】
    明日新年第一天,作者君会拼死更新的呦~~么么哒~~
    ps:都已经看到这了,就戳一下收藏了呗~看我水润萌软滴小眼神~~~~求~~~~
    第11章 真是麻烦
    “不知道唐公子找穆某何事?”穆千梵将面前的茶杯轻轻推到一边,然后拿起茶盘里的新杯子,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穆公子可还记得五年前的交流会?”见穆千梵没有要为他服务的意思,唐笕也不在意,在穆千梵之后,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交流会?”穆千梵想了想,“有点印象。”
    所谓的交流会,是在每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各方医毒高手汇聚一堂,分享自己的经验所得,就连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医和怪医也会亲自出席。虽然说是分享经验的交流会,但医毒界自成一家的人非常多,所以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派别却是不少,这经验分享着分享着,就变成了一种比试。
    这样的交流会,穆千梵从小就跟着怪医一起参加,直到五年前第一次代表怪医出战。当时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穆千梵早就忘记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年在整个过程心情愉悦的感觉,他很享受那种挑战与被挑战的快、感。不过很遗憾,两年前的那场交流会,他因为被师父用来试毒时出了点问题而没去参加。眼前这人,不会是当年的手下败将吧?
    “当年穆公子虽然是参加者中年龄最小的,但是医毒之术尽得怪医真传,一出手就博了满堂彩,两年前的交流会上没看见穆公子,许多前辈都感到非常遗憾。”唐笕笑容和蔼地偏头看着穆千梵。
    “是嘛,唐公子过奖了,穆某只是运气好而已。”穆千梵却连看都不看唐笕,见楼弋的茶杯已空,就勤快地帮他斟满,“弋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叫点吃的?”子桑舟也太慢了,怎么还不来?
    “还不饿。”没想到穆千梵还顾得上他,楼弋感激地冲穆千梵笑笑。
    “饿了就说。”
    “这位就是太傅之子吧?”唐笕这才将目光放在楼弋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就注意到楼弋异常的双腿,“听说穆公子就是为了楼公子才专程来到平阳城的?”
    “唐公子如此关注穆某的生活,穆某真是受宠若惊。”话音落,穆千梵突然一愣,因为阳光突然被挡住了,转头,就看见冷着脸的子桑舟负手站在窗外,目光凶狠地看着他。
    “啊,子桑将军来了。”穆千梵的眼神一亮,连一直很平淡无趣的表情也瞬间被点亮,单手支着下巴,笑容满面地看着脸色不好的子桑舟,“今天耗费的时间有点长,怎么?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吗?”
    “这里是城外。”前几天的活动范围还是在城里,今天就出了城门,而且一个护卫都没带,若是遇到刺客怎么办?话说,他是在等他吗?
    “不进来吗?”
    “回去。”看了一眼跟穆千梵和楼弋同桌而坐的陌生男人,子桑舟心中疑惑,却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今日先是偶遇穆公子,然后又能见到名震各国的少将军,唐某真是三生有幸。”似乎要被无视了,唐笕赶忙在穆千梵做出回答之前开口,吸引一下注意力。
    “这位是?”对方已经开口,子桑舟就没有办法置之不理,只能开口,礼貌地询问一下。
    “在下乾坤堂南派唐笕,见过少将军。”唐笕起身,微微躬身。
    子桑舟上下打量了一下唐笕,又看了看同样在笑的其他两个人,抬脚,绕到正门,进入茶馆。
    “久仰少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等着子桑舟一起坐下,唐笕笑着奉承了一句。
    “过奖。”子桑舟态度冷淡,似乎并不想跟唐笕多说什么,“唐公子与穆公子是旧识?”乾坤堂南派?那个制造奇毒无数门派弟子大多阴险的门派?穆千梵果然是一身麻烦。
    “呃……算是吧。”唐笕瞄了穆千梵一眼,见穆千梵什么都不说,便含糊地开口。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认识或者不认识,这个界线应该很明确吧?怎么还会出现算是这种回答?子桑舟不解地看向穆千梵,却发现穆千梵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他笑啊笑,就是不说话。
    “怎么了?”就算是子桑舟,被穆千梵这样看着也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误以为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嗯?”穆千梵像是突然回神一样,“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子桑将军还挺耐看的。”
    “噗――”唐笕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幸好反应快地扭开头。
    楼弋低下头,但隐约能看见他高高扬起的嘴角。子桑舟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红了黑黑了红,眼色莫名地看着穆千梵。
    “穆公子,唐某一直在找你,是为了想要再跟穆公子比试一场。”平顺了呼吸,唐笕回归正题。穆千梵就在他的面前,他已经按按耐不住了。
    “比试?”听起来就很麻烦,他可以拒绝吗?
    比试?子桑舟挑眉,转头看向楼弋,见楼弋比了个手势,子桑舟的眉就蹙了起来。
    “是的。”提到这个比试,唐笕就很激动,也非常严肃。这是他准备了五年、期盼了五年的事情,“自五年前输给穆公子之后,唐某就回到乾坤堂潜心研究,本打算两年前再与穆公子切磋,可惜没能见到穆公子。”唐笕一脸的遗憾。
    “距离今年的武林大会只有三个月了吧?唐公子何不等到那个时候再公平切磋?”只是他今年也未必会参加就是了。
    “穆公子贵人事忙,唐某无法忍受再一次的错过和等待,所以就今天,还请穆公子成全。”唐笕是很认真地在请求穆千梵。
    “既然唐公子如此执着,那就开始吧。唐公子想要怎么比试?”
    “千梵!”楼弋蹙眉,不赞同地看着穆千梵。
    “怎么了?”
    “千梵,唐公子既然想要公平比试,那你也要好好准备一下才对得起唐公子的诚心,不如改日?”千梵今天可是什么都没准备,就这样跟一个准备充分的人比试,不是很吃亏吗?
    “无妨,就今天吧。弋要是饿了,就叫点吃的,等饭菜上桌,比试就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
    2014年第一天~~大家新年快乐呦~~~明天正常更新~~
    348199525~对作者君感兴趣的可以来陪我玩呦~~目前为止还只有作者君一个人~~咩哈哈~~
    ps: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留言~~~~看过收藏才是好孩纸嘛~~~么么哒~~~
    第12章 以毒攻毒?
    “无妨,就今天吧。弋要是饿了,就叫点吃的,等饭菜上桌,比试就结束了。”穆千梵说完,挥手招来了小二。
    “几位客官,有何吩咐?”见这一桌两个大人物,一位是风头正劲的御封骠骑将军,一位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太傅之子,虽然不知道另外两位气质尊贵的公子是什么人,但这不妨碍小二乐颠儿乐颠儿麻溜地跑过来。
    “麻烦小二哥再拿十个杯子过来。”穆千梵先说出了自己的需求,然后转头看向楼弋,“弋喜欢吃什么?今天我请客好了。”
    “可是千梵……”
    “弋,想吃什么?”子桑舟打断了楼弋的话,不着痕迹地冲楼弋点了点头。
    “那……”楼弋还是有些担忧,但还是妥协了,点了茶馆里的几样招牌小菜。
    “失礼了,茶杯借用。”穆千梵拿过楼弋和子桑舟面前的茶杯,将茶杯中的水倒掉,然后将自己茶杯中的水也倒掉,将三个茶杯排成一列。
    见状,唐笕也将自己茶杯中的水倒掉,将杯子放入了队列。
    “那么,唐公子想要怎么比?按照交流会的规矩吗?”
    小二先将穆千梵要的杯子送了过来,然后又转身离开。
    穆千梵选出四个干净的杯子,将其中两个分别退到子桑舟和楼弋的面前,剩下的两个,似乎是为自己和唐笕留下的。剩下的杯子与之前的混在一起,十个杯子排成一列,然后淡然而优雅地依次在杯子里注满水。
    “就按照交流会的规矩好了,还要麻烦楼公子与少将军协助。”唐笕冲子桑舟和楼弋拱手,一脸兴奋的笑容,然后,从浑身上下不同的地方摸出十几个一模一样的瓷瓶,“这十几个瓷瓶里,有毒,有药,有的是毒的解药,但不是每一种毒的解药都在其中。”说完,唐笕看向穆千梵。
    “我这里只有五瓶,两瓶毒,三瓶药,毒,无解。”姿态优雅地将五个小瓶排成一列,穆千梵愉悦地勾起嘴角,“等一下,我跟唐公子会背过身去,请弋和子桑将军从这二十来瓶选出十瓶,分别倒入这十个杯子里。”
    话说到这,楼弋和子桑舟都明白了比试的方法。十个杯子,两人轮流选择,看本事,也看运气。子桑舟蹙眉,抬眼看向穆千梵。
    “子桑将军不必担心,就算是喝下了什么无解之毒,我也会在毒发身亡之前将治疗弋双月退的方法告之唐公子,麻烦唐公子传信回西域,自会有人来接替我治疗弋的腿。”穆千梵用轻巧的口气说着某种恐怖的事情,听得楼弋脸色越来越难看。
    “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结果,唐某定会完成穆公子所托。”唐笕郑重地做出承诺,但越是郑重,越让楼弋和子桑舟感到不安。
    “如此,多谢。”穆千梵一抖衣服下摆,撩腿转身,背对着饭桌。
    唐笕也干脆地背过了身。
    楼弋不知所措得看着子桑舟。这样的比试简直就是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就会送命,可为什么千梵和唐公子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楼弋是知道江湖凶险,可仅仅是一场比试,需要拿命来比吗?
    子桑舟也在犹豫,总觉得如果真的伸出手做了选择,就是背负上了这两个人的性命,虽然他的身上背负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但是子桑舟是第一次在做抉择时如此犹豫。看着穆千梵的背影,子桑舟皱眉。
    “子桑将军,拜托你了。”穆千梵像是感应到身后两人所想,勾了勾嘴角。
    “嗯,知道了。”子桑舟一愣,然后抬手,选出了十个瓷瓶,然后将瓷瓶里的药粉或者药水倒入茶杯,看着那些不知道是毒还是药的物质与茶水相溶,神色莫名,“好了。”
    “抱歉,将你牵扯进来。”穆千梵转回身体,先对子桑舟道歉。无缘无故地就被牵扯进一场攸关性命的比试,穆千梵知道这有点对不起子桑舟。
    “无妨。”子桑舟冷着脸,声音低沉。
    “那么,既然是唐公子来挑战我,那应该是我先选择,对吗?”穆千梵眉梢一挑,桃花眼中笑意流转。
    “是的。穆公子请。”唐笕大方的让出首先选择的权利。
    唐笕话音刚落,穆千梵就看似随便地拿起一杯,一饮而尽。
    唐笕一愣,然后跟着拿起一杯,喝光。
    两个人像是拼酒一样,没有语言不需要交流,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连点停顿和犹豫都没有。楼弋和子桑舟则是看的心惊肉跳,生怕穆千梵喝完哪杯之后突然吐出一口黑血之类的,连小二上菜都没空搭理。
    “最后两杯了,要一起吗?”穆千梵笑着发出邀请。
    “唐某的荣幸。”
    两个人默契地拿起不同的杯子,仰头,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唐公子要一起用餐吗?”将十个空杯子拢到桌子一角,穆千梵脸上的笑容依然没变。
    “机会难得,唐某就厚颜留下与穆公子共进一餐。”
    “客气。”
    楼弋和子桑舟左看看右看看,却无法从唐笕和穆千梵的表情上做出任何判断,两个人没事儿的人一样,吃饭的空隙还能交谈几句。可越是这样,楼弋和子桑舟就越是担心,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楼弋甚至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多谢款待,穆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唐某佩服。”吃饱了喝足了,唐笕起身,冲穆千梵一抱拳,似乎打算离开。
    “唐公子过奖了。慢走不送。”穆千梵也懒得跟唐笕客套,说出来的话倒是有种赶人的意思。
    “告辞。”唐笕也不介意,转身,迅速离开。子桑舟这也才法相,唐笕的脚步有些踉跄。
    “千梵,你没事吧?”等唐笕走远了,楼弋才一脸慌张地询问穆千梵的情况。
    “呵……不好……一点都不好……”穆千梵一直强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那该死的唐笕最初的时候就把所有的解药都喝掉了,他只能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化解那些致命的毒药,最终的结果有些微妙,当某些药材毒物的药性和毒性相抵相消之后,剩下的发挥效用,混合成了chun药,他已经忍了近半个时辰,现在,连银针封穴都克制不住了。
    第13章 阿舟帮我
    “呵……不好……一点都不好……”穆千梵两手按着桌面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脸色潮红,呼吸粗重,仔细去看,就能看见他的双臂轻微颤抖着,身体微微弓起,似乎在忍耐什么,很难受的样子。
    “千梵!怎么了?是什么毒?阿舟,你快去追!那人身上一定有解药!”前一刻还在跟唐笕谈笑风生,这一刻就好像连坐的姿势都维持不住的虚弱,楼弋被穆千梵这样的转变吓了一大跳,惊慌中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了。
    子桑舟也慌了一下,因为穆千梵之前的伪装得实在是太好了,突然这么一转,任谁都会惊慌。但子桑舟却没有楼弋那么不淡定,那点慌张也在瞬息之间平息。
    “需要我做什么?”
    因为忍了太久,当药性汹涌爆发的时候,穆千梵的意识几乎在瞬间模糊,但是此时,子桑舟坚定而低沉的声音却是十分清晰的。
    “带……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穆千梵努力转头,冲子桑舟抱歉地笑笑,因着药性激发了情、欲,原本就出众的容貌变得更加艳丽。
    子桑舟的心一紧,慌忙移开视线,转头看向楼弋。
    “被看我了!快带千梵回去!我马上就回去,而且这有久君留下的暗卫,没事的。”面前这两个人越是淡定,楼弋就越是焦躁。起初的慌张被子桑舟的镇定压下去之后,楼弋就看出穆千梵的症状了。chun药虽不似其他毒药,但药性发作之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让人生不如死,因为服用过量或者解毒不及时而丧命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楼弋的担心丝毫没有减少。
    “那你多小心。”子桑舟点点头,不再拖拉,一把抄起穆千梵抗在肩上,顺着茶馆的窗户就跳了出去,一个起落就消失在楼弋的视线当中。
    “你……别乱动。”第三次脚底打滑差点从屋顶上掉下来,子桑舟不得不出声提醒肩膀上不安分的男人。从刚刚开始,穆千梵的腰就扭来扭去的,虽然他已经尽量调整姿势了,但是某个东西还是会蹭到他,太明显的触感让子桑舟涨红了脸。
    穆千梵吊在子桑舟的肩膀上,呜咽着说着什么,只是子桑舟一个字都没听清楚。猜穆千梵是听不进去他的警告,子桑舟将人从肩膀上捞下来,打横抱在怀里。
    人到了身前,子桑舟定睛一看,差点又从屋顶上栽下去。穆千梵的脸色比刚刚还要红,脸上细细密密的汗水打湿了碎发,黏在脸上。一双桃花眼半合着,本就朦胧的眼神变得更加旖旎,写满了情、欲。衣扣大多被扯开,凌乱地开着,白皙的胸膛暴露无遗。
    子桑舟抿嘴。被扛着也能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已经失去意识了吗?
    “唔……热……”由被扛着变成被抱着的姿势,穆千梵的行动就更方便了,继续拉扯自己的衣服。
    子桑舟皱眉,脚下发力,继续向将军府前进。得尽快赶回去了。
    “喂!”当第四次脚底打滑的时候,子桑舟额角的青筋暴跳,有种想将穆千梵扔出去的冲动。这穆千梵扯够了自己的衣服,竟然又开始扯他的衣服。不过扭头看穆千梵意识不清的样子,子桑舟也不打算跟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探讨道德风化的问题,只能加快脚步。
    直接落进将军府的后院,子桑舟大步走向穆千梵的房间,暴躁地抬脚踹开房门,两步走到床边,直接将穆千梵丢到床上。
    总算是到了。
    “嗯!”摔在床上的穆千梵发出一声痛呼,意识也因为疼痛稍微恢复了一点,“子桑……舟?”穆千梵难受地蜷起身体,两手死死地抓着身下的褥子,“麻烦你了……”
    “要……帮你找个女人吗?”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药性这么强,他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
    “不……不用……麻烦你快点出去……”穆千梵已经忍不住了,伸手撩起衣服下摆,手探进了裤子里,握住,揉捏,但是因为动作太过急切,手劲儿没能控制好,痛呼出声。
    已经走到门口的子桑舟猛地转身,就看见穆千梵一脸痛苦又无助的脸。子桑舟抿嘴,右脚抬起放下放下又抬起,犹豫了半天,伸手,关门,落锁,然后转身走回床边。
    “穆千梵?你还好吗?”子桑舟犹豫了半晌,才有些不干脆地开口,结果半晌没得到回应,穆千梵哼哼唧唧地一个人折腾着,却怎么也不见脸色有分毫的好转。他到底干什么呢?这是自渎呢还是自残呢?
    子桑舟死盯着穆千梵涨红的脸,半晌,弯腰,伸手,将穆千梵的手从裤子里拉了出来。
    “嗯?”穆千梵睁开眼睛,眼神迷蒙地看着背光站在床边的子桑舟,“阿……舟?唔……阿舟……我难受……阿舟帮我……”说着,穆千梵就抓着子桑舟的衣服一点点往子桑舟的身上爬。
    这一声黏黏糊糊的“阿舟”喊得子桑舟心里一紧,脑袋里翁的一声,有什么炸开来了。穆千梵已经抱住子桑舟的脖子,整个人贴在子桑舟身上,下身在子桑舟的身上磨蹭着。
    “别动。”子桑舟伸出一只手扣住穆千梵的腰,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从穆千梵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探入裤中。
    “唔!”当子桑舟粗糙的大手触碰到穆千梵的脆弱时,穆千梵忍不住在子桑舟的耳边低吟一声,“阿舟……阿舟快点……阿舟……”
    “别急。”手上的触感滑滑腻腻的,本应该是感到厌恶的,但是子桑舟却意外地并不排斥。穆千梵急切的声音在耳边接连响起,带着点哭腔,子桑舟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也能被喊得如此暧、昧,勾得人心痒痒的。
    既然心里不感到排斥,子桑舟也不再犹豫,握住穆千梵的开始上下滑动。是他自己决定要留下来帮忙的,再犹豫就有些不干脆了。
    第14章 搭错筋了
    既然心里不感到排斥,子桑舟也不再犹豫,握住穆千梵的开始上下滑动。是他自己决定要留下来帮忙的,再犹豫就有些不干脆了。
    许是因为憋了太久,又或许是药性太强,子桑舟的手还没动几下,穆千梵就抖着身体身寸了出来,然后身体软绵绵的,靠着子桑舟的身体滑了下去。
    子桑舟一愣,收回手,呆呆地看着手上粘腻的ye体。
    “唔……热……”穆千梵身上的热度依然没有丝毫的减退,两手揪住衣服使劲往两把一扯,“昀病币簧,好好的一件衣服被穆千梵撕成两半,脱了丢到地上,“阿舟……阿舟……”脱了衣服,穆千梵又摇摇晃晃地开始往子桑舟的身上爬,直到两手能勾住子桑舟的脖子,才仰着脸,吃吃笑着,“阿舟真好看。”说完,一个用力,就将子桑舟扳倒在床上,然后趴在子桑舟的身上继续笑。
    子桑舟不防,被穆千梵轻松按倒,然后皱眉看着穆千梵的头顶。身寸过一次了,他还发什么疯?
    “阿舟……热……难受……阿舟帮我……”
    子桑舟才刚想着是不是要推开穆千梵,穆千梵就抱住子桑舟的腰,两月退夹住子桑舟的腿,耸着腰磨?蹭着。
    子桑舟一愣,伸手一探,惊讶地发现穆千梵的依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软下去的迹象。子桑舟抿嘴,将穆千梵的裤子拉下一点,就看到穆千梵的弹了出来。
    好像……即使看到了,他也没什么排斥感。子桑舟的手再一次动了起来。
    不够……不够……还不够,想要用什么东西填?满身体的空?虚。穆千梵的手无意识地在子桑舟的身上摸索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摸索了一会儿,微微蹙眉,突然翻身趴到子桑舟的身上,然后一把扯开了子桑舟的衣服,手指从胸膛滑到小腹,继续向下,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穆千梵满意地勾了勾嘴角,手灵活地探进了子桑舟的裤子。
    “喂!穆千梵你干什么?!”穆千梵明明已经被折磨得没多少力气了,但是刚刚那一系列动作却做得迅速而强势,等子桑舟从惊讶中回神的时候,要害处已经被人抓在手里了,“穆千梵,放开!”
    “别动,捏坏了怎么办。”穆千梵的另一只手在子桑舟的胸膛上狠狠拍了一下,


同类推荐: [ABO]片场游戏(H)欲望少年期(H)德萨罗人鱼睡前一杯奶(H)哥哥,请享用(H)凤在笯(H)浪荡人妻攻略系统(H)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