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65

65

    程妤双手挂在他的脖颈上,因为有只脚受了伤,所以重心偏了,便尽量把重量压在骆延身上。
    两团软肉沉甸甸地挤压着他的胸膛,有些变形。
    骆延没反应过来,微抿着唇,任由她用柔软湿润的唇舌撩拨他。
    她含着他的唇,软舌轻舔,间或沿着唇缝,上下挑弄。
    骆延觉得痒,双唇松懈,被她钻了空子,香舌倏地滑进他口中。
    空气微凉的夜,“噌”一下,瞬间燃烧。
    她身心燥热,嫰舌挑起他的舌头,想加深这个吻。
    谁知骆延双手摁着她的肩膀,推开了她,手一抬,开了灯。
    明晃晃的白光,刺人眼球。
    程妤眨巴着眼,渐渐适应这亮光,不解地问他,“怎么了?没带套?”
    “不做哦~”骆延说。
    他的口吻不太正经,程妤以为他是调情,纤纤玉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嗲声嗲气地说:“你不是说,想喝我这杯绿茶吗?”
    骆延吊儿郎当地倚着门框,迷离醉眼锁定她,深不见底,语气戏谑道:“你哪儿是绿茶啊,分明就是迷魂汤。”
    他这话说的……
    程妤十分受用,笑得眯起了眼睛,玉臂再次环上了他的脖颈,故作无辜:“我迷了谁的魂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明知故问。”骆延掐她脸颊,力气不大,她一憋气,鼓起腮帮子,他就掐不成了。
    “迷了你的魂,是不是?”她非要讨个答案。
    骆延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她笑,就连梨涡都添了醉意。
    “嗯。”他懒懒地应着,声音自喉咙深处发出,沙沙的。
    程妤竟觉得,他现下这般漫不经心、慵懒倦怠的模样,男人味十足,荷尔蒙爆棚。
    她口干舌燥,右手抚过他的面颊,向下摸去,一寸寸,感受衣服下他每一块肌肉的起伏。
    即将抵达战场时,他攫住她的手腕。
    “不做。”他又说了一遍。
    程妤垂眼一扫,对他那鼓鼓囊囊的大东西,馋得不行。
    流水了。
    上下两张嘴,都想尝尝他的滋味。
    “但你硬了。”她阐述事实,“今晚硬了两次,憋着不难受?”
    “难受,但不做。”这是他今晚第叁次说这话了。
    她决定后退一步,“如果是因为没带套的话,其实……可以玩别的,不进去就行。”
    骆延摇摇头,大拇指指腹摩挲着她手腕内侧的肌肤,“有些错误,犯一次就够了……程妤,我不跟人约P了,得为我未来女友守男德。”
    程妤还是第一次从男孩子口中,听到“男德”二字,有些新奇。
    她娇嗔道:“我不就是你未来女友?”
    骆延放开了她的手,“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他摸了摸她的头,“快回去洗澡睡觉吧,明天不还要上课吗?记得调闹钟,别迟到了。我走了,晚安~”
    说罢,他收回手,顺势插进裤兜,转身,迈开步子,向前走。
    程妤愣愣看着他的背影。
    就在刚刚,他们之间的气氛明明那么好,甜蜜得好像全世界都在飘着粉红泡泡。
    怎么他一转身,把背影留给她,她就觉得转瞬步入了隆冬,下起了寒冷刺骨的冬雨?
    她慌了神,急切地唤他:“骆延!”
    “嗯?”骆延回头看她,“怎么了?”
    他回头了。程妤心中的郁结一扫而光,冲他挥挥手,笑说:“路上小心,记得为我守住男德!”
    骆延“噗嗤”一声笑出来,也冲她挥手,边说“知道啦”,边转身下了楼梯。
    程妤进屋关门,换鞋,去卸妆洗澡。
    等头发吹干后,她熄了灯,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合上眼眸。
    照理来说,她如此疲累,应该很快就能入睡的。
    但她的大脑却很精神,兀自为她播放少儿不宜的影片,片中,她骑在骆延身上,跌宕起伏,恣意放纵  。
    程妤懊恼地侧身躺着,抱着薄被,希望能借此填满自己的怀抱。
    她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久违的,没再梦见骆延赠的那束白玫瑰和项链。
    但她还是梦到了一场夜雨。
    她和骆延在雨中相逢,她扑入他怀中,抱紧他,亲吻他。
    她将他拉拽到暖白色的灯光中,与他裸裎相对。
    他们交缠碰撞,在爱欲沉沦,忘乎所以。
    他隐忍沉闷的低喘,在她耳畔响起,一声声,磋磨她心脏的棱角,把她变得柔润圆滑,像是被溪水反复冲刷的卵石。
    她听到了水声,淅淅沥沥的,从远处传来。
    她醒了。
    屋外在下雨,水流顺着下水道流淌,叮叮咚咚响。
    微弱的亮光穿过窗帘,照入室内。
    她的意识,潮湿黏腻,混沌得像昨夜浪潮翻涌的海水。
    程妤吁气,翻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现在不过早上八点,她前一晚设定的闹铃都还没响。
    她起身洗漱,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吃早餐。
    开门时,她瞧见了门后放着的那把雨伞。
    雨伞是骆延的。
    她掏出手机,蹲身,给雨伞拍了张照,发给骆延,留言:【你的伞还在我这儿,记得来取。】
    这条消息发出许久,直到她上完上午最后一节课,骆延才回:【好。】
    或许是她太久没收到骆延的消息了,竟觉得稀罕。
    她把教材和教案等物放在办公桌上,问他:【你睡到现在才起?】
    延:【差不多……刚从酒店出来。】
    成语:【吃午饭了么?】
    延:【跟舍友吃。】
    成语:【哦。】
    程妤简单整理了下桌面的东西,拎起手提包,去食堂吃饭。
    她打了饭,找着个位置坐下,才发现手机的呼吸灯一直在闪。
    延:【晚上有空吗?】
    晚上?程妤退出聊天框,进了语文组的群聊,确认聚餐日期。
    成语:【不行,今晚有聚餐,要不明晚?】
    延:【好。】
    时间就这么敲定了。
    这两天,程妤时常觉得自己悬浮在半空中,周遭弥漫着湿润轻盈的雾气。
    她在雾里抓到了骆延的手,怎么也不肯松手。
    很快就到了周五下午,程妤一结束工作,就赶回宿舍,梳妆打扮。
    手机铃声响起,她匆匆忙忙地挂上耳环,用余光去瞥手机屏幕。
    见是骆延打来的,她心急如焚,手忙脚乱,耳堵从指间滑落,不知滚到了哪里。
    她“啧”了一声,接通电话,打开扬声器,急道:“骆延,我在换鞋了,很快。”
    她说着,赶紧从盒中找出一个耳堵,把耳环固定住。
    骆延低声笑着,嗓音柔和:“你慢慢来也行,。我刚从学校出来。”
    程妤在心里估量从弗大走到二高的时间,暗自松了口气,对着镜子,细致地检查妆容,说:“嗯……骆延,明天周六,我不用上班,今晚可以放肆玩。”
    骆延过了几秒才回:“我怀疑……你在暗示些什么。”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