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59

59

    为了不暴露自己是单独发消息给骆延的,往后几天,程妤都套用网上特别俗套的祝福语,装作群发的模样,发给骆延。
    骆延始终没有回复。
    程妤心灰意冷,一连几天都没什么好脸色。
    她爸妈带她出门拜访亲戚,她妈妈总叫她笑得喜庆点,别垮着脸,大过年的,不讨喜。
    程妤试着咧嘴微笑,却不慎笑成了假笑男孩的表情包,十分难看。
    有个远方亲戚问起了程妤的工作情况。
    程妤还没开口,徐娇就笑着说:“小妤很争气,进了编制,现在在弗城二高当老师……”
    那个亲戚心不在焉地听着,不等徐娇说完,她又一脸八卦地问,程妤谈恋爱没有,还说,她现在年纪不小了,再不找男朋友,就成老姑娘了,人家看不上的。
    程妤嘴一张就要反驳,还是徐娇抢先一步,说:“无所谓啦,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把剩男剩女,大家不都过得好好的。”
    那个亲戚还在咭咭聒聒地说着,徐娇不耐烦地打断她,问她有没有什么青年可推荐。
    那亲戚一听,眼睛亮了,说她还真认识一个。
    她把男方的条件一说道,徐娇不乐意地撇撇嘴:“得了,就这条件,别说小妤,我都瞧不上他。”
    那亲戚还想再多嘴,徐娇干脆摆摆手,拉起程妤,去问程祥,什么时候回去,她突然想起家里的煤气忘了关。
    虽然有徐娇护着,但程妤还是没逃掉相亲的命运。
    她接连相亲了叁四个,倒不是说相亲对象们的条件不好,主要是,她觉得她跟他们的叁观不太合。
    第一个相亲对象,是名医生。起先聊得好好的,谈到孩子的事时,他突然蹦出一句:“我工作比较忙,家里可能顾不上,关于孩子,当然,我有空的话,也会帮忙带的。”
    程妤一听“帮忙”二字,直接pass掉他。
    在那一瞬间,她倏然想起,在她误以为自己怀孕时,骆延是如何安抚她的,如果是骆延的话,他应该会是个尽职尽责的好父亲吧?
    第二个相亲对象,是某个上市公司的项目经理,年纪少说也有叁十五岁了,离过婚,带着一个孩子。
    他张口闭口,就是婚后,程妤要如何如何。
    程妤一听,就问他,他会为这个家庭付出什么。
    他直言:“我负责赚钱养家。”
    程妤无语。
    第叁个相亲对象,程妤倒是没挑出他什么毛病。
    直到吃饭时,她发现他一直在用那种类似于“慈爱”的眼神,盯着她进食,还时不时给她端茶倒水,说话的口吻也很怪异,似是已经把她当成了他女友,又似是把她当成了他女儿。
    程妤顿觉毛骨悚然,立马将他pass掉了。
    总之,几次相亲下来,程妤都觉得很不舒服。
    徐娇便没再舍得让她去相亲了,帮她推拒了几回。
    是夜,徐娇坐在沙发上,刷了几个短视频,收起手机,倾身从茶几的果盘里拿了个橘子,边剥皮,边说:
    “其实吧,那几个男人,我瞅着,还算可以,你也真是有点挑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家只是不小心说错了句话,你大可以先处着,看他具体是怎么做的,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处下去。”
    徐娇掰了一半果肉给程妤,程妤接住,吃了一瓣橘子,说:“我不喜欢。”
    徐娇:“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我看你最近动不动就发呆。”
    程妤缄默。
    徐娇吃着橘子,开解她:“如果是阿延的话,我很支持你们在一起。我听你之前说,你已经拒绝他了。嗐,这有什么?你要真喜欢,你就去把他追回来,不然,怕是会抱憾终身。”
    程妤吃完最后一瓣橘子,瘪嘴道:“我祝他新年快乐,他都不理我了。”
    “你就只是祝人家新年快乐?”徐娇有些诧异。
    程妤点点头。
    徐娇嗤笑:“你爸追我,好歹还会给我写个情书,跟我说什么……哎,反正就是你们年轻人常说的那种土味情话。”
    程妤讪讪道:“那多不好意思啊,女孩子得矜持点。”
    徐娇恨铁不成钢,“矜持?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说你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追到齐越的。怎么到了阿延这儿,你就想一句‘新年快乐’把人家追回来?”
    程妤臊红了脸。
    徐娇又说了几句,才平复情绪,说:“算了,你自己想想清楚吧。”
    程妤想清楚了,她要把骆延追回来!
    可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追……
    发土味情话什么的,她真的办不到。
    以前,席若棠说要追从淮,她还给她出了不少点子,这会儿,轮到她上了,她却立马变成了缩头乌龟。
    一个寒假过去,她跟骆延丝毫没有进展。
    转眼又要开学了,作为班主任,她再次忙碌起来。
    学生们要分科分班,但她仍旧是高一22班的班主任。
    现在,除了早餐,另外两餐,她一般都是去美食街那边吃。
    可神奇的是,不管她在美食街走过多少回,都没碰见过骆延。
    都几个月过去了,难道现在的大学生都不在校外吃饭的吗?
    还是说,骆延知道她会来,故意躲着她?
    程妤惆怅不已,找了家奶茶店,在吧台点了杯饮品,就进去找了一张空卓坐下。
    她点开骆延的头像,又点进了他的朋友圈里,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她心存疑虑,找到席若棠,问:【棠宝,你把骆延的朋友圈截图给我看看。】
    喜糖:【???你怎么不自己去看?】
    成语:【你帮我看看嘛~】
    喜糖:【行吧,毕竟事关你终身大事……只是辛苦我,总得跟从淮解释,我真对这个学弟不感兴趣(叹气)。】
    成语:【有空请你吃饭!】
    在一顿饭的诱惑下,很快,席若棠就把截图发来了。
    如程妤所料,骆延屏蔽了她。
    他最近那叁条朋友圈动态,一条是除夕夜那晚,发了段文字:新年快乐。一条是他终于写完并上交了论文一稿。还有一条,是个短视频的封面,程妤只能看到模糊的上身。
    程妤叫席若棠把那个短视频,转发给她。
    过了近一分钟,程妤收到消息。
    她点开短视频,入目是骆延内穿白T恤,外搭格子衬衫的上半身,看背景,应该是在宿舍。
    手机传出骆延那磁性悦耳、略带笑意的嗓音:“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女装大佬竟在我身边。”
    随后,镜头摇摇晃晃,转向另外叁个穿着女装,正对着镜子化妆的男生。
    那叁个男生发觉骆延在拍他们,他们纷纷抄起拖鞋,骂骂咧咧,上前追赶骆延。
    骆延夺门而出,边跑边笑说:“谁叫你们技术菜?愿赌服输啊!”
    短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程妤一副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玩的?很野啊!
    正在这时,被她随手放在桌上的叫号器,忽然疯狂地震动闪灯,发出尖锐短促的滴滴声。
    程妤手忙脚乱地拿起叫号器,站了起来,耳尖地听到有人说:“骆延,咱们宿舍那视频真有这么火吗?在这儿都能听到……”
    骆延?!
    程妤呼吸一滞,猛地回头,就见骆延站在吧台边,左手插兜,右手拿着手机,眸光飞快掠过她这一侧,面无表情。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