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58

58

    程妤知道自己有心病,但没想到,会这么难痊愈,骆延对她的影响,远比她想象的要深远。
    放寒假的日子里,席若棠隔叁差五会约她出来玩,但大部分时候,程妤都窝在家中看书煲剧。
    偶尔,看到某些熟悉的字眼,她会忽然走神,想起骆延也曾说过类似的话,他们也曾经历过相似的情景。
    “唉~”程妤长叹一声,感慨万分,“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小妤!小妤!”徐娇隔了大老远叫她。
    程妤放下手中的书,应了一声,随即,被她妈妈叫到厨房帮忙。
    抽油烟机隆隆地响着,徐娇往锅里倒油,油热得差不多了,将一尾经过处理的鱼下锅干煎,热油呲呲作响,香气开始溢出。
    程妤在一旁择菜,洗菜,把绿油油的菜叶从水里捞起来,搁进沥水篮里。
    随后,她掰下两颗蒜,把皮剥干净,犹豫再叁,还是想问:“妈,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我爸啊?”
    徐娇没听清,“啊?”了声。
    程妤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徐娇笑:“因为你爸对我好啊。”
    程妤不以为然,没作声。
    徐娇心思细腻,窥探出了她的意思,边用锅铲给鱼翻面,边说:
    “我跟你说,当初追我的人可多了,但是,那么多人里,就你爸对我最真最好,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往我这儿送,还经常主动到我家里帮忙干活。
    “你说,连你爸这个愿意为我付出,对我最好的男人,婚后都成了这样,那其他什么实际行动都没有,动动嘴皮子就说要追我的人,婚后还能待我有多好?
    “你呢,别看你爸现在这样,每天在家里好像什么都不干似的,以前为了挣钱养家,他可是遭了不少罪。他这人要强,从不肯跟我说他吃了多少苦头,我是真的心疼他。”
    程妤把剥干净的蒜放在砧板上,“就因为我爸对你好,你就嫁了?”
    “不然呢?”徐娇在下调料。
    程妤忸怩道:“你不觉得,他比你小的话,你这个当姐姐的,就得多照顾他么?”
    徐娇笑了:“年纪比我小又怎样?我就没把他当成弟弟。于我而言,他就是一个对我很好,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是我的丈夫。”
    徐娇让程妤从消毒柜拿个盘子过来,她用锅铲一翻,就把整条鱼盛进了盘子里,再把香油一浇,这道干煎鱼就可以上桌了。
    程妤把鱼端到餐桌上,又回了厨房。
    徐娇在刷锅,准备炒青菜。
    她瞥了程妤一眼,问:“你跟阿延怎样了?”
    程妤一愣,讷讷回:“没怎样,他实习结束了……”
    “没再聊过了?”徐娇挑高了眉。
    程妤坦诚相告:“嗯,我拒绝了他。”
    徐娇叹息:“可惜了,他这人真挺不错的,那时候我就看来出了,他很在乎你的感受。”
    程妤垂下眼睑,有些黯然。
    可惜,再怎么可惜,她跟骆延,好像真的结束了,没有以后了。
    徐娇把锅架在煤气灶上,开火,下油,撒了把蒜末爆香,说:“所以,你拒绝他,就是因为他年纪比你小?”
    程妤哼哼唧唧的,算是间接承认了。
    徐娇“啧啧”两声,把沥水的青菜倒入锅中,“你不会就因为我跟你爸是姐弟恋,所以你才无法接受年纪比你小的吧?”
    程妤小声说:“可能?爸爸好懒,在家里什么家务活都不做,你太宠着他了。”
    徐娇突然说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带齐越来我们家的样子吗?”
    程妤不知道她怎么会扯到那件事,“嗯?”
    徐娇面露嫌弃:“你爸说他是客人,叫他在客厅坐着,他还真就在客厅坐着,也不知道问问厨房这边要不要帮忙……还说什么,你爸运气真好,能娶到像我这么贤惠能干的贤内助,还叫你跟着我好好学学。”
    “呵,”徐娇冷笑,“你都还没嫁过去呢,他就盼着你为他做牛做马,他好当个祖宗。你也是蠢,他瘦得跟个竹竿似的,什么看头都没,而且,都那岁数了,也没见他混出个什么名堂来。他自己贷款买了车,还怂恿你跟他一起贷款买房……”
    徐娇说到这儿,气不打一处来,锅铲挥得很用力,“我跟你说,今后你俩一起还房贷,他自己还得额外还车贷,那他肯定就没剩什么钱了,那家里的花销怎么办?还不是得你出?”
    这些话,徐娇以前也跟程妤说过。
    但程妤那时只当是耳旁风,现在倒是能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了。
    “对!”程妤应道,“所以我最后还是把他踹了。”
    徐娇话锋一转:“阿延就没这么多毛病。他还年轻,观念比较新,不像你爸那么大男子主义……看他进厨房帮忙的样子,估计在家里也没少干家务活。这种男人,好好管管,肯定比你爸强得多。”
    程妤想起骆延总收拾得井井有条的房间,和他做的那份凤爪,莞尔一笑:“嗯,他这人,的确很不错。”
    只是,再怎么不错,他们现在都这样了,程妤找不到打扰他的理由。
    除夕夜那晚,程妤坐在房间的飘窗上,透过玻璃窗,看楼下的人放烟花。
    一束束亮光“咻咻咻”地升上夜空,接二连叁炸开,用璀璨绚烂的花朵装点夜色。
    她瞧了会儿,垂眼去看手中的手机。
    很多人给她发“新年快乐”和新年红包,唯独不久前,被她置顶的骆延,安安静静的,什么消息都没有。
    程妤点开了几个聊天框,回了句:【新年快乐!】
    她动作一顿,脑子开了窍,点开骆延的聊天框,大拇指在键盘上方来回比划,犹犹豫豫,心一横,输入内容:【新年快乐!】
    普普通通的四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跟群发模板似的,能极好地掩饰她所有的情感。
    编辑完文字,程妤的手又开始抖了,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忐忑不安地闭上眼,猛然摁下发送键。
    过了几秒,她的眼睛眯开一条缝,见消息发出去,旁边没有红色感叹号,她兴奋地瞪大了眼,把手机捂在胸口,克制地“啊!”了一声,咧着嘴角,露出了几颗贝齿。
    等待回复的时间,比任何时候都漫长。
    与此同时,程妤又收到了不少来自其他人的问候,就是怎么也不见骆延回她。
    他不会是已经拉黑她了吧?
    程妤的心咯噔一跳,着急忙慌地找到了席若棠,问:【你是不是有骆延的微信?】
    席若棠很快就回复了:【嗯,怎么啦?】
    成语:【你给他发个“新年快乐”,看他理不理你。】
    喜糖:【???】
    尽管席若棠并不理解程妤的所作所为,但她还是照程妤说的去做了,还把她和骆延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程妤看。
    截图的内容很短,仅仅是——
    喜糖:【新年快乐!】
    延:【新年快乐。】
    程妤一看到截图,嘴角瞬间拉直,脸都黑了。
    骆延是什么意思?!!
    席若棠给他发消息,他秒回。
    而她发给他的消息,是石沉大海了吗?!!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