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56

56

    翌日上午,程妤上完早自习,就同骆延前往医院。
    车是骆延开的。
    程妤坐在副驾上,偏头看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
    等红绿灯的空隙,骆延从兜里抓出一把糖,问她:“要不要吃点糖?”
    程妤瞥了眼,挑了根荔枝味的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舌尖一顶,白棍歪向一侧,腮帮子被糖果撑起一个圆弧。
    骆延也拆了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两人沉默着,抵达医院,取号,排队,看诊,检查。
    骆延坐在外面等她,心绪不宁。
    过了许久,程妤才出来。
    骆延腾地站起来,迎上前去,紧张地问她怎么样。
    程妤想着医生说的那些话,心虚地摸了摸鼻尖,左顾右盼,红了耳朵。
    骆延见她这样,只得干着急,催她道:“快说呀,医生怎么说的?”
    程妤清了清嗓子,双手一摊,头一歪,僵笑道:“Surprise!你没有当爸爸哦~”
    骆延无语地觑着她,直到她实在笑不下去了,他才说:“所以,你没怀孕?是月经不调吗?”
    程妤双手自然垂下,肩膀一塌,懒懒地应着:“嗯,精神压力大,作息不规律,气血虚……反正就是月经不调。”
    说完这番话,她羞愧地低下了头。
    只是月经不调而已,昨晚她那副鬼哭狼嚎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塌下来了。
    真丢人!
    她没脸看骆延,只想赶快把这个大乌龙揭过去。
    她说:“我要下楼拿药,你要跟我一起去吗?还是说……你有别的安排?”
    最好他有别的安排,可以放任她一个人消化这尴尬。
    “你好,麻烦让一下。”有人说着,从程妤身后经过。
    程妤向前挪了一小步,下一秒,头顶就落下了一只手。
    骆延轻抚她的头发,嗓音温柔:“月经不调的话,得好好调养身体,走吧,下楼拿药去。”
    他说完,把手抄进兜里,转身下楼。
    程妤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感觉发顶似乎还残留着他的触感。
    她跟在他身后,避开上行的人,一级一级地顺着台阶地往下走,诚挚地对他说:“对不起,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他说,“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程妤看着他的背影,目光落在他露在衣领外的那一截脖颈上,讷讷道:“那……那你能把我昨天的蠢样,忘掉吗?”
    骆延回头瞧她,笑了:“这可能有点难办哦~”
    程妤:“……”
    骆延把脸转过去,继续下楼,说:“你只是害怕而已。”
    程妤愣了一下。
    “这很正常,”他说,“因为我也害怕。”
    她问:“怀孕的又不是你,你怕什么?”
    骆延绕过楼梯扶手,站在下方仰视她,“怕……我害你受到了伤害。”
    今天阳光和煦,骆延这人也是暖得不像话。
    程妤心中动容,产生了一股想要冲过去,紧紧抱住他的冲动。
    她鼻头一酸,差点又要哭了。
    她赶紧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情绪,故作轻松模样,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经过,走在了他前面。
    两人去一楼拿了药,然后驱车返校。
    程妤吃了两天药,大姨妈在千呼万唤中终于来了。
    她喜出望外,即刻发了条消息给骆延:【我大姨妈来了!!!】
    延:【喜大普奔!!!】
    程妤看到他回的这一条,抿嘴笑了一下。
    来生理期的第一天,程妤小腹坠痛,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寒意。
    改了几本作文,她拿起桌上的搪瓷杯,揭开盖子,唇瓣对着杯口,倾倒了两下,蓦然发现杯中没水了。
    她起身,正想去装点热水,就见骆延迎面走来。
    程妤挑了下眉。
    啧,稀客啊。
    程妤随手把杯子放在桌面上,问他:“你怎么来了?”
    骆延绕过墙柱,在她身旁站定,将手里那盒红糖姜茶放下,说:“给你送贺礼来了。”
    程妤睨了眼,心间一暖,暗道:他还挺赶巧。
    随即,就听到他说:“上次,你给我喝的,就是这个吧?”
    上次?程妤回想了一下,他指的是他被雨淋湿,她给他冲泡姜茶的那一次。
    他记得可真清楚。
    “还给你了。”骆延说道。
    程妤傻眼,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什么?”
    骆延莞尔一笑:“我说,我还给你了。”
    程妤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眼,想从中窥探他的意思。
    他大大方方地与她对视,眼中酝酿着她读不出的情绪,似喜似悲。
    一时间,她心里百感交集。
    “需要我帮你泡一杯吗?”骆延说着,已经拆开了那盒红糖姜茶,抽出一条,撕开包装,将粉末倒进了她的杯中。
    然后,他端着杯子,去接了半杯热水,放在她桌上,提醒她说:“小心烫。”
    程妤垂眼,盯着那杯冒热气的红糖姜茶发呆。
    “我还有课,先走了。”骆延说罢,转身即走。
    程妤眼睛一动,目光追着他的身影,出了办公室。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过炽热,被他察觉到了。
    他脚步一顿,隔着走廊那侧的窗户,回头看了她一眼,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和善的笑颜,而后,摆正头,继续向前走。
    那次之后,她跟骆延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待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1月3日那天,高一22班的学生们,特地为骆延办了个欢送会。
    欢送会本身耗费不了多长时间,但满室离别愁绪,却像是绵绵细雨,没完没了、丝丝缕缕地落在众人心头。
    有学生问骆延,他下学期真不能继续待在二高了吗?
    骆延微笑着摇摇头,说是快要毕业,他要专心弄毕业设计。
    又有学生追着问他,等他毕业了,他还会不会来二高?
    骆延沉吟半晌,模棱两可地答:“看造化吧。”
    学生们问了他很多问题,到了最后,纷纷叫嚷着,让他别走。
    骆延站在讲台上,双手撑着讲台,无奈地笑着,眼睛已经红了。
    程妤受不了这依依不舍的氛围,默默去走廊吹风。
    身后的教室里,突然爆出一声:“延哥,你不要我们,也不要程姐了吗?”
    程妤错愕,扭头去看,没找到说话的人,却听到了骆延的声音:“别瞎说,我跟程老师可都还没对象呢,别毁了我俩的清誉。”
    学生们怏怏不平:“延哥,你们真没在一起啊?”
    骆延轻笑:“一个个不好好学习,乱磕什么CP?我不知道你们磕的其他CP是不是假的,但我可以保证,我跟程老师绝对是假的,官方辟谣,在线打假。”
    他说完,还向程妤求证:“是吧?程老师。”
    程妤强颜欢笑,轻轻“嗯”了一声。
    欢送会后,时间仿佛被按下了加速键。
    一眨眼,就到了1月7日。
    周五,乌云蔽日,绸缪了一个白昼的冬雨,在傍晚,开始淅淅沥沥地降下,浇湿了地板,倒映着一盏盏昏黄的路灯。
    程妤知道,今天是骆延离校的日子。
    但她不打算跟他告别。
    原因无他,纯粹是因为,她胆怯懦弱,心慌无措,不知如何面对他。
    她同语文组的老师们,在学校附近的餐厅,进行本学期最后一次聚餐。
    这次,大家依旧没有喝酒,而是捏着茶杯饮茶。
    席间,程妤时不时就会走神。
    有老师问她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程妤牵起嘴角,羞窘地答:“没想什么。”
    吃饱喝足,已经临近夜间八点半了。
    程妤跟其他人道别,开着车,返回学校。
    她在教师宿舍楼下把车停好,拔出钥匙,忽然注意到隔壁停着的那辆车,是骆延的。
    骆延还没离开。
    意识到这点,她一个激灵,这一晚每次走神的原因,都有了答案。
    程妤猛地推开车门,连伞都没打,踩着水洼,穿过雨帘,冲上楼道。
    弗城冬夜的雨,能无视衣服的防御,冷进人的骨缝里,把人体冻得冷硬发紫。
    程妤跑上六楼时,肢体还冷冰冰的,但身体却在发热。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喉咙漫上淡淡的血腥味,呼出的热气化作白雾,消散在空气中。
    她弯腰弓背,双手撑着腿,部分头发被雨打湿,湿哒哒地贴着她的面颊。
    一转头,就见隔壁房间的房门大开,没开灯,黑洞洞的。
    她蓦然想起,那屋里,有一盏声控灯,她曾目送骆延步入那一片暖色灯光中。
    “骆延……”她低喃着他的名字,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
    “我在。”有人回应她。
    程妤愕然,直起身来,就见骆延站在不远处,后背倚墙,侧首看她,手臂圈着一大捧白玫瑰。
    惨白灯光下,白玫瑰泛着淡淡的嫩绿色。
    骆延朝她走来,站在她跟前,俯身,用手指蹭了下她的脸,把黏在她脸上的头发拨到后面,“忘了带伞?”
    他指尖微凉,但还是比她面颊的温度要高一点。
    程妤傻愣愣地看着他,着了魔似的,“你还没走?”
    “我在等你呀,看不出来吗?”他笑着说,唇边露出两个小梨涡。
    她看出来了。可她没有勇气问他,为什么要等她。
    “你回来得有点晚啊,我还以为,你下了课,就会回宿舍的。”骆延说,“不过,好在我还是等到了。”
    程妤真挚地道歉:“抱歉,我们语文组聚餐去了。”
    骆延点点头,“这样,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跟我好好道个别呢。”
    程妤艰涩地吞咽着唾沫,说:“我们不是已经道过别了么?”
    “随口说声‘再见’,再挥一挥手的道别,实在太敷衍了。”他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的笑意,为这凄凄雨夜,捎来几分暖意,“像我们这种缘分浅薄,很难得才见上一面的人,得好好地、郑重其事地道别。”
    程妤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脏咚咚猛跳两下,喉咙堵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一阵阵酸胀感在她胸口发酵,涌上了鼻腔眼眶。
    她想说,不是的。
    弗城虽然分了好几个区,但横竖也就这么点大,而且,二高跟弗大离得那么近,也许,在某个时刻,某个角落,他们就不期而遇了。
    “这段时间,非常感谢程老师的悉心教导和深切关怀,余生我将谨记教诲,脚踏实地,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
    他客气又官方地说着,笑容仿若一盏面具般,刻在他的脸上,只从他眼中,依稀泄露出一丝勉强。
    “此外,还非常感谢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离你近一点,遂了我的夙愿。虽然,最后还是得了个意难平的结局……但,有谁能说,这不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呢?及时止损,也是种智慧吧。”
    他说到这儿,喉结滚动了下,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
    程妤吸了吸鼻子,说:“对不起,是我……”
    “‘对不起’不是这么用的,”他打断她,“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只是我们实在没那缘分,所以上天才会在我们中间设下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你很好,真的,当然,我也不差劲。程妤,说真的,我的爱并不廉价,要不是你这么优秀,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么多年。”
    可他再怎么喜欢,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骆延把手中那束白玫瑰送到她面前,“这束花,还请你收下。”
    程妤怔怔地看着那束花,“送我花做什么?”
    “这是你种在我心里的白玫瑰。”
    骆延说着,隔着她的袖子,用几根手指捏住她的手腕,拉开她的手,把花束送进她的怀里,让她抱着。
    “现在,我得还给你了。毕竟,人生那么漫长,我要努力放下,把心里的位置腾出来,以便将来接纳另一个人。”
    至于现在他心中的满目疮痍,时间会治愈他。
    程妤嗅到了玫瑰花的清香,目光从怀里象征着纯洁无瑕的白玫瑰,上移至他清隽的面庞。
    她不懂。她现在心脏绞痛,浑身难受,眼底的泪水得努力兜着,才不至于掉下来,怎么他还能看着她笑出来?
    她第一次觉得他的笑脸刺眼。
    她想撕碎他的面具,却又舍不得这么做。
    “替他维持最后的体面吧。”她心里有一道声音,如是说道。
    骆延抬手,指腹擦过她的眼角。
    他捻着指尖的一滴清泪,调侃她:“怎么哭了?舍不得我呀?”
    程妤轻蔑地笑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趁势把眼泪逼回去,“我一直,都很讨厌跟人告别,受不了这气氛。”
    潜台词是,并非舍不得他。
    “原来如此……”骆延的眸光暗淡了些,他低头翻上衣的衣兜,掏出了天蓝色的首饰盒,递给她,“对了,还有这条项链,也请你收下。”
    程妤摇头,“不行,这太贵重了。”
    “可我自己留着,也没用啊。”
    “你可以送人嘛,比如,送给你妈妈,或者……其他,你喜欢的女孩子。”程妤为了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话总要停顿一下。
    “我妈不喜欢这种款式,至于我以后喜欢的女孩子……”骆延舔了舔干燥的唇,接着说,“不行,要是她知道,这是别人不要,我才转赠给她的,她会不开心的。我没理由,也不忍心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因为这种事,而委屈难过,心存芥蒂。”
    程妤想笑说,你可真是个好男友。
    可她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骆延看着她湿漉漉的眸,柔声说:“有些故事,就让它们留在这里吧,我不想带走了。”
    程妤突然抽泣了一声。
    她被自己吓到,别过头去,疯狂用手抹泪,咳了两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才回答他:“好。”
    她收下了那个首饰盒,用力攫在手里。
    首饰盒磨圆的棱角,硌着她的掌心,还挺疼。
    首饰盒脱手的瞬间,骆延如释重负。
    他长长吁气,展开双臂,对她说:“那个,我们可以拥抱一下吗?”
    程妤微微颔首。
    他向前一步,隔着那束白玫瑰,礼貌绅士地抱她。
    他附耳低语:“祝你幸福。”
    顿了一下,他不知想到什么,笑了笑,补充道:“各种意义上的xing福。”
    程妤秒懂他的意思,哭笑不得,说:“我也祝你xing福,各种意义上的。”
    骆延放开她,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眷恋地凝望她,默然片刻,说:“如果有一天,我拉黑删除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希望你不要介意。”
    程妤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再怎么压制,还是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
    骆延又沉默了一阵,单手插兜,“我要说的,差不多都说完了,你快回去洗澡吧,注意保暖,别着凉了。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能与你共度这一程,往后余生,善自珍重。”
    说完,他佯装潇洒地对她挥挥手,转身离开。
    程妤站在原地,木讷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无端端品出了些落拓寂寥的意思。
    她记得,8月31日的下午,阳光暴烈,那个大男孩,携着一身少年人特有蓬勃朝气和干净清爽,出现在她眼前。
    如今,1月7日的夜晚,风雨萧瑟,他把旧账算得清清楚楚,一步一步,走出她的视野。
    她的心脏像是被人剜掉了一块,空落落的,饶是再多的泪水,也无法弥补空缺。
    眼泪的咸,只会让伤口更疼。
    这一疼,她便哭得更狠了,恶性循环,无可救药。
    骆延这一走,没再回头。
    程妤趴在走廊的围栏边,不顾斜风细雨的侵袭,东张西望,终于在朦胧晦暝的雨幕中,看到骆延的身影。
    他很快就上了车,不一会儿,发动车子,驱车驶离学校。
    程妤第一次这么强烈又清晰地意识到,她见不到他了。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