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òò⓭.ⒸòⓂ 48

Ⓦòò⓭.ⒸòⓂ 48

    十一月的弗城,终于有了入冬的迹象。
    不过夜间七点,天已黑了个彻底,路灯明晃晃地亮着,冷风将枝叶吹得簌簌作响,卷起细微的沙尘,灌入衣袍,眯了人眼。
    程妤把被风吹乱的头发绾到耳后,揉了揉进了沙子的眼睛。
    一滴热泪,濡湿了她冰凉的指尖。
    齐越以为她哭了,瞬间慌了神,赶紧舒缓了语气,轻声哄她:
    “对不起,小妤,我不该那么大声吼你,我……我只是着急,我放不下你,小妤……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
    他满脸愧色,说着说着,嗓音喑哑,有些哽咽。
    程妤眨巴着眼,眼泪流了好几滴,右眼里的异物却始终不曾消失,磨得她眼球疼,眼眶又热又肿。
    她烦躁不堪,一甩胳膊,从齐越手里挣脱出来,迈着大步,朝自己的车走去。
    齐越如狗皮膏药黏上来,嘴里颠来倒去就那几句话,低微地恳求她能原谅他。
    程妤置若罔闻,风衣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高跟鞋踩踏路面,步履匆匆。
    不出两秒,一道更急促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随即,她听到了骆延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谁啊?!干嘛一直跟着她?”
    程妤脚步一顿,回头,就见骆延擒住了齐越的两条胳膊,将他双手反剪到身后。
    齐越涨红了脸,怒吼回去:“你他妈谁?脑子有病就看病去!”
    程妤还是第一次听齐越爆粗。
    她目光垂落到他身上,恍惚想起那天坐在骆延车上,看到齐越边开车边抽烟的样子。
    齐越变了。
    其实,她也变了。
    从她不管不顾搬出他那儿开始;从她找了一份新工作开始;从她放弃了他喜欢的黑长直,重新烫发开始……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她了。
    他们都回不去了。
    程妤想铿锵有力地拒绝齐越,叫他有多远滚多远,别再扰乱她平稳安逸的生活。
    但是,她嗓子疼,说不了话。
    她咳了两声,清清嗓子,张嘴“啊”了声,只能发出细弱又粗哑的一点声响,还没风声的动静大。
    她叹了口气,躬身,在齐越耳边,用气音说:“齐越,都过去了。”
    曾经在一起经历过的好好坏坏,随着时间流逝,全都过去了。
    她现在过得很好,未来还会更好,所以,放过她,也放过那些百味杂陈的回忆吧。
    程妤说完,直起身,冲骆延勾了勾食指,示意他跟她走。
    骆延还有点蒙。
    他跟几个朋友来这条美食街聚餐,没想到一出门,就撞见一个男人,对程妤纠缠不清。
    他想都没想就冲过来,二话不说擒住了这男人。就着路灯看清他的容貌,他才认出他是程妤的前男友齐越。
    他脸色煞白,心慌意乱,害怕程妤会跟齐越破镜重圆,然后,他被她踢出局。
    他不知道程妤当初为什么会跟齐越分手。当然,于他而言,这不是最紧要的事。
    他只在乎,程妤喜不喜欢他,愿不愿意跟他一起。
    可现在,他真的慌,就像一条被人栓在路边的狗,想走走不得,只能哼哼唧唧,不安地绕着柱子打转。
    程妤发现骆延没跟上来,转身去拉他胳膊。
    骆延放开齐越,绕过他,立即随程妤向前走去。
    “小妤,他是谁?”齐越不甘心,一个箭步上前,抓住程妤的手腕,“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力气有点大,抓得她手腕疼。
    程妤默不作声,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
    骆延紧扣齐越的手,不经思索地说:“我是她男朋友,你以后别再来纠缠她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闻言,程妤眉头一皱,余光瞥向骆延。
    他脸色铁青,额角的青筋突突跳动,鼻翼翕动,怒瞪着齐越的眼,似能喷出火来。
    他钳制着齐越的那只手,使足了劲,手背青筋暴起,骨节和虎口有些发白。
    齐越疼得蹙起了眉,冷汗涔涔,却不肯放手,他问程妤:“小妤,他说的是真的吗?”
    程妤一动不动。
    齐越痛到呻吟出声,迫不得已,松开了程妤。
    骆延亦松了手。
    程妤携骆延走到车边。
    她把车钥匙甩给骆延,自己坐到副驾。
    骆延坐在驾驶座上,瞧见她在系安全带,他扯过左边的安全带,给自己系上。
    他们驱车回弗城二高。
    一路无言。
    骆延不敢打破这种微妙的寂静。
    他如坐针毡,时不时忐忑不安地瞄向车内后视镜,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程妤没留意他。
    她瘫在座位上,把脸撇向车窗,神色黯然。
    五彩斑斓的街灯,在她眼前变得模糊,她莫名想起上小学时,栽种在教学楼前的那棵百年大树。
    她就读的小学是后建的,为了不破坏这棵参天古木,校方特地为它造了一个坛子,至于其他地方,则铺上了硬实的地砖。
    后来,那棵树的根系生得越来越粗壮,拱裂地砖,蔓延到表面。
    等她上到五年级时,她偶然看向窗外,发现那棵苍劲古拙的大树,树干上挂了几袋营养液。
    那棵古树打了不少吊瓶,直到最后也没救回来。
    在她六年级那年,有人把那棵死去的古树连根铲走了,留下的坑,不出两天,就被人填入沙土,铺上了地砖。
    没了那棵树,固然令人遗憾。
    但是,铺上地砖后,他们教学楼前的那片空地,看起来十分平整美观,而且,少了枝叶的遮挡,他们那幢教学楼变得亮堂了不少。
    程妤想着想着,嘴角一勾,鼻子轻哼出一声笑。
    她觉得,她的心,现在就是那片铺满地砖的空地,坚固安稳,阳光普照。
    她仰头,努力把眼睛突然分泌出泪水憋回去,眼珠子一转,竟跟车内后视镜中的,骆延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他忙调开视线,宛若一只不慎撞上猎人枪口的小鹿,慌不择路地躲入深林。
    想起他对齐越说的话,程妤眸色一暗。
    车子很快就进了校园。
    骆延找了个车位停车,解开了安全带,还顺便把程妤的安全带一并解了。
    见她赖在座位上不动,他提醒道:“下车吧。”
    程妤拨了下头发,抬起左手,翘着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凑到唇边,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骆延一眼洞悉,说:“你嗓子还没好?”
    程妤没答,把手心摊在他面前。
    骆延垂眼看她掌心,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我戒烟了。”
    “啪!”程妤反手打他手背,收回手,双臂环在胸前,扭头看向窗外,嘴角向下耷拉着。
    意识到自己惹她不开心了,骆延解释:“我真戒烟了!我之前不是让那群浑小子戒烟吗?他们说我是老师,要做表率。”
    程妤哼了一声。
    骆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再说了,你现在感冒,嗓子不舒服,抽什么烟哪……”
    程妤面颊一热,挥掉他的手,推开车门,下车。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