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йρгōцωёй.čō⒨ 42

йρгōцωёй.čō⒨ 42

    花臂男这颗埋在他心里的定时炸弹,被她叁言两语顺利拆除,骆延重新变得轻快起来。
    尤其是在发觉,她在跟他解释他们的关系后,骆延心里日渐枯萎的衰草,更是有如得了和风细雨的滋润,焕发生机,野蛮生长。
    他俨然忘了先前的那些小别扭,双眸重现光彩,炯炯有神地凝睇她,紧绷的面部肌肉放松,嘴角上扬,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你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外甥啊?”他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向前挪了两步。
    程妤被他带着,下意识也向前走去,“我以前有一个大我很多岁的姐姐。”
    “以前……”骆延咀嚼着这两个字,见她面色不大好,他识相地没再提这件事。
    两人并肩而行,骆延时不时用余光瞟她,有意无意地靠近她。
    臂膀相蹭,擦出暧昧的火花。
    他咽了咽唾沫,垂在身侧,贴着腿的手,不规矩地动了两下,碰到了她微凉的手背。⋎цsⒽцщц.Θńě(yushuwu.one)
    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太阳快落下去了,天边出现个半透明的月亮。
    街灯亮起,在地面洒下一层淡淡的银霜。
    骆延轻手轻脚地掏出手机,在牵住她的手的瞬间,对着地面,拍下了两人的影子。
    程妤如梦初醒,眸光动了动,没松开他的手,而是不明所以地问他:“我去吃饭,你去干嘛?”
    骆延慌忙地收起手机,耳尖染上了点血色。
    他说:“我也吃饭……之前,你不是说下次和我一起吃饭吗?”
    程妤回想了下,她的确说过这种话。
    “我还有晚自习,只能随便吃点。”
    她说着,抬起左手,用抓在手里的手机看时间。
    屏幕一亮,她条件反射地想用右手食指指纹解锁,手指动了下,才惊觉他拉住了她的手。
    她犹豫半晌。
    算了,就这样吧。
    两人找了家餐馆,吃了点东西,便返回学校。
    程妤从办公室拿了笔电和保温杯,就去15班值班。
    15班不是她教的,学生们一看到她,眼睛发亮,七嘴八舌地谈论起她来。
    程妤把东西放下,轻咳一声,开嗓,让学生们安静下来。
    面对陌生老师,学生们不敢造次,还真就立马闭了嘴。
    程妤侧身拉开椅子坐下。
    透过走廊那一侧的窗户,看到骆延站在窗外看她。
    程妤以为他有事要跟她说,特地出去一趟。
    然,他只是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道:“没事就不能在这儿看你吗?”
    程妤一脸无语,劝他:“没事的话,我建议你多看看书,不是还想着考编吗?”
    他鼓了鼓腮帮子,妥协了,“好吧,那我去办公室看书了。”
    今晚,学生们的成绩和排名都出来了。
    程妤一整个晚自习都在分析学生的成绩,过两天免不了要开高一年级的成绩分析会。
    她还得跟其他科任老师约个时间,开个小会,聊聊学生的情况,顺便把家访任务分一分。
    晚自习课间,程妤电脑上的微信图标一直在闪。
    她点开,是骆延发来的消息,问她课间怎么不回办公室休息。
    成语:【忙。】
    骆延回了个猫咪缩在墙角里的表情包,没有配字,但她愣是读出了委屈巴巴的意思。
    程妤便多说了点:【学生的成绩出来了,我有好多事要做。】
    延:【你忙吧,加油!(可爱)】
    这家伙……
    程妤无奈地笑了笑。
    有学生站在她旁边,摆弄讲台上的投影,见她翘着嘴角,脑袋探过来,问她笑什么。
    她立马变脸,收敛了笑意,只道没什么。
    晚自习结束后,程妤拿齐东西赶回办公室,不想当最后离开并锁门的人。
    离办公桌还有几步路的距离,她看到骆延正坐在桌边看书。
    他还挺专心,没发现她。
    直到她绕过墙柱,把东西摆到桌上了,他才抬头看她,眼神添了些暖色。
    他在书页折了个角充当标记,把书合上,嘴角一咧,笑说:“程老师辛苦了。”
    程妤报以微笑,手脚麻利收拾了下,拎起包,对他道:“该走了。”
    夜间十点半,昏黑夜幕笼罩下的高中校园,却是热闹非凡。
    有人还留在教室没离开,有人勾肩搭背在操场散步,还有人成群结伴地去食堂吃宵夜……
    程妤在经过食堂时,嗅到食物的香味,提了一嘴:“我都来了一个多月了,还没尝过学校的宵夜……”
    但他带来的宵夜,她竟吃了两回。
    “你要吃吗?我跟你说,二高的宵夜可比正餐好吃多了。”骆延怂恿她。
    “真的?”程妤没经受住诱惑,跟他进了食堂。
    因为宵夜没有特地开放教师窗口,所以他们混在学生队伍里。
    程妤踮脚,抻长了脖子,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吃的。
    骆延笑话她:“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程妤轻轻“切”了一声,老老实实站好。
    队伍龟速挪动。
    程妤忽作恍然大悟状:“对了,你以前是弗城二高的,对吧?”
    “嗯,我照片还贴在公告栏上呢。”骆延颇为骄傲,毕竟这所学校,能考上弗大的人,并不多。
    程妤打量着他,再对比一下自己曾看过的那张蓝底照片,有感而发:“你变化挺大的,难怪说,大学是所整容院。”
    骆延嘴角噙着笑,静静看她,良久才道:“更丑的时候,我都不敢让你看到。”
    程妤还想问问就凭他这底子,再丑能丑成什么样,就见季桃跟李雅凡自队伍前方走来。
    李雅凡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摆了两盘炒河粉。
    她们在找位置坐,凑巧看到程妤和骆延在排队,她俩挨过来,挤眉弄眼道:“程姐,男女单独出来吃宵夜,是会被抓早恋的哦~”
    程妤笑骂:“少胡说八道,我这都黄昏恋,还早恋呢!”
    “咦~”她俩对视一眼,笑嘻嘻的。
    李雅凡调侃:“你俩黄昏恋哦?”
    程妤语塞。
    骆延正色,右手握拳,左手抓住右手手腕,扭了扭,活动关节,故作威胁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反派死于话多。”
    俩女生这才止住笑闹。
    季桃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右手扯着李雅凡的衣袖,拉着她离开。
    程妤跟骆延点了些吃食,打包,回教师宿舍。
    楼梯的声控灯应声亮起。
    骆延同她上了顶楼,在她掏钥匙之前,他忸怩地问:“今晚,能一起睡吗?”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