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33.做点炮友才会做的事

33.做点炮友才会做的事

    程妤愣住。
    还是骆延先反应过来,嘴甜地叫了声“伯母”。
    “不是!”程妤急忙解释,“妈,我们只是同事而已,人家可是零零后,清清白白,长得又好看,哪里看得上我这个上世纪的老女人啊。”
    “你怎么能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呢?”骆延拆她台,冲她笑得人畜无害,“你明明是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很值得被人喜欢的。”
    出乎程妤的预料,徐娇竟然十分认同,“对,小妤你呀,对自己太没自信了。”
    说完程妤,徐娇放柔了声调,问骆延:“你叫什么名字?零零后的话,现在差不多有二十了吧?”
    骆延乖巧回答:“我叫骆延,今年二十一了,伯母叫我阿延就行。”
    “阿延,阿延……”徐娇念叨着他的名,让出一条道来,“你们进屋吧,我先下楼扔……”
    她话没说完,眼睛往程妤那儿一瞥,直接把垃圾袋的提手塞进程妤手里,“正好你还没换鞋,小妤,你去扔个垃圾。”
    “啊?”程妤看看徐娇,又看看骆延,“我去扔垃圾?”
    “不然我去?”徐娇瞪大眼睛,单手叉腰,不怒自威。
    程妤僵笑:“我去,当然是我去。”
    程妤把包从手腕上卸下来,放在玄关柜上,指挥骆延道:“你把东西放这儿就行了,我送你下楼吧。”
    骆延把米和油靠墙放下,直起身时,看了眼徐娇,诚挚的口吻中,暗藏着几分委屈:“伯母,那,我就先回去了。”
    徐娇拉住他:“别呀,留在家里吃顿饭再走。”
    程妤不敢把骆延单独留在她家,直面她爸妈,道:“人家妈妈还在家里等他回去吃饭呢……”
    骆延却很兴奋:“我爸妈不在家……而且,既然伯母都这样说了,我就这么拂了伯母的面子,也不太好意思。”
    于是,骆延堂而皇之地进了程妤家家门,而程妤这个名正言顺的亲女儿却被赶出去扔垃圾。
    她一想起徐娇看骆延的眼神,就不寒而栗。
    她爸妈热衷养生,特喜欢那种身体结实、强壮有力的人,因为看着就很能干活,吃苦耐劳。
    以前,她前姐夫就因为身子骨不好,遭她爸妈嫌弃。
    后来,她前姐夫果真英年早逝,她爸妈当时“啧啧”两声,说:“我就说吧。”
    再后来,她领齐越回家,她爸妈一看齐越那单薄的小身板,连连摇头,坚决要他俩分手。
    现在,她特别后悔把骆延带上楼。
    要是她爸妈看上骆延,撮合他俩在一起,怎么办?
    她越是担心什么,就越容易发生什么。
    她紧赶慢赶赶回家,就见骆延跟她父母有说有笑地在厨房忙碌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一家人。
    程妤想把骆延从厨房拉出来,可骆延却硬要留在厨房帮忙。
    两人拉锯了好一会儿,她爸程祥大手一挥,让骆延去客厅歇着,叫程妤好好招待他。
    骆延恭敬不如从命。
    程妤搬着个小板凳,坐在茶几边,为骆延添上一杯热茶,问:“你跟我爸妈说什么了?”
    “就聊点家长里短的琐事而已。”他答。
    发现她一直在盯着他看,他啜了口茶,讪讪道:“伯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对你是不是有意思。”
    她就知道!程妤问:“你怎么说?”
    “当然是如实说……”他捏着茶杯把玩,“我说我在追你,伯父伯母听了,还挺开心的,一直在跟我聊你。”
    可她不开心,眉头皱得快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骆延察觉到她的不悦,有些局促地坐在那儿,径自斟茶,默默饮着。
    程妤也沉默着喝茶,一盏茶见底,她抻长脖子,望了眼厨房,低声道:“我爸妈不了解我,所以……”
    “我知道。”骆延低头,愣愣地盯着手中的茶杯,视线逐渐模糊,话语低缓,“他们不了解你无法接受姐弟恋的事,所以他们的态度,于你而言,决定不了什么。”
    程妤抿紧唇瓣,良久,才如释重负般,道:“你知道就好。”
    骆延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
    吃饭时,程祥和徐娇一直在热情地招呼骆延。
    骆延也在积极地回应他们。
    叁人俨然形成了其乐融融的氛围。
    程妤倒像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了。
    “你是工作出了什么事吗?”徐娇问程妤,“看着好像不太开心。”
    程妤夹了块豆角,回:“没,我工作顺顺利利的。”
    “骆延是你副班,对吧?”程祥插了一句,看向骆延,“阿延,她平时要是忙不过来,你多帮着她点。”
    话题牵扯到程妤,骆延笑着点头,说话官方了许多:“那是当然。这段时间,在程老师的指导下,我感觉成长了很多,今后,我也会继续跟在程老师身边,向她多多取经。”
    几人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扯到了程祥和徐娇的姐弟恋上。
    程妤不喜欢讨论这个话题。
    她无法接受姐弟恋,说不出缘由的那种。
    如果硬要给出个理由,可能跟原生家庭有那么点关系。
    她爸比她妈要小两岁。
    在他们家里,女主内,男主外,女方包揽所有家务,男方则坐享其成,存在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和丧偶式教育的现象。
    程妤清楚地记得,在她四五岁时,她妈因为有事,所以不得不回娘家几天。
    那几天,她爸不受人管束,终日沉迷网络游戏,带着她餐餐吃泡面,衣服放洗衣机里洗了,也没晾晒起来,以至于堆到发臭。
    与其说程妤无法接受姐弟恋,不如说是她无法忍受,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管教一个没有自理能力和不自律的弟弟。
    她对另一半的要求,并不高。
    只要他能照顾好自己的同时,稍微体贴一下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程妤的想法层出不穷。
    她爸妈的话也没断过,一直在说姐弟恋的好处,试图给她和骆延牵线搭桥。
    程妤充耳不闻,一言不发。
    骆延倒是听得认真,时不时回应两句。
    一顿晚餐,在这种和谐又暗流涌动的氛围中,宣布结束。
    程祥盛情邀请骆延坐在客厅聊天喝茶。
    骆延“哎”了声,正要走去客厅,一扭头,对上程妤的眼睛,他便忽地止步,端庄矜持地表示,自己该回家了,感谢伯父伯母的款待。
    程祥和徐娇说了几句挽留他的话。
    程妤挡在他和她父母中间,好不容易才把他送出了家门。
    两人进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
    程妤陪他走到车边,看着他打开车门,她退后两步,十指无所适从地绞在一起,讷讷道:
    “呃,我就送你到这儿了,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多……那个,你知道怎么出小区门口吧?就是从这边出去后,大概一百米,右转,沿着路一直开下去,就到南门了。”
    程妤边说边比划。
    骆延开了车门,却没上车,“伯父伯母说的话,你有在听吗?”
    程妤:“嗯?”
    骆延:“关于姐弟恋那些……”
    程妤打断他:“我们只是P友。我承认我今天搭你的车,带你回家吃饭,已经超越了P友的界限,这是我的错。”
    “你没错,”他说,“你这只是搭乘了同事的车,为表感谢,请我吃了顿饭而已,这算是两清了。”
    程妤松了口气:“对,就是这样。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骆延没上车,仍杵在车门后,忽然问她:“去酒店吗?做点炮友才会做的事。”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