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йρгōцωёй.čōⓜ 29.快点让我射出来

йρгōцωёй.čōⓜ 29.快点让我射出来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齐越是这样,骆延也是这样。
    虽然程妤尽量不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但不得不说,在床事上,骆延更得她心。
    她喜欢他的热情放浪,贪图他带来的新鲜有趣,热衷于与他调情……
    就是,这小孩子动不动就闹脾气,有些麻烦。
    “啪!”臀部又挨了一巴掌。
    程妤一抖,视线汇聚,愣愣地看着那根狰狞硬物。
    “别走神,继续吞。就你现在这样,我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弄出来。”骆延催她。
    “那你自己解决。”程妤呛他,伸舌去舔他身体最敏感的*头。
    “呃……”他抓她臀肉的气力大了一点,在白腻的肌肤上留下红艳艳的指印。
    他舔弄的速度愈发的快,舌尖戳刺着小洞,拧转搅动,弄出羞人的水声。⋎цsⒽцщц.Θńě(yushuwu.one)
    程妤也渐渐掌握了技巧,深吞时,没那么恶心作呕了。
    可,两人在做这种事时,频率总是不一致。
    她爽了,反应会变迟钝,就忘了帮他弄。
    然后,他感到不爽,于是节奏也慢了下来。
    要命。
    在他的持续逗弄下,她突然开始疯狂痉挛起来,分泌出更多汁水,跟开闸的洪水似的,喷涌而出。
    骆延先一步躲开,但还是被她喷湿了半个肩膀。
    她陷在高潮中,早忘了帮他弄,嘴巴就这么张着,含着顶端一小部分,舌尖抵着铃口,嘴角挂着一行清液。
    骆延歪着头,拨开遮遮掩掩的贝肉,欣赏翕张着吐水的嫩鲍,看就罢了,指头还探进一截,感受被夹吸的奇妙感觉。
    嫩肉开合的速度慢了下来,直至停止。
    “快、点、让、我、射、出、来。”他每慢吞吞说一个字,手指就往里插一下。
    程妤不敢再怠慢这位爷,使尽各种手段,好不容易才让他射出来。
    只是她没控制好,躲得时候,不是这个人往后缩,而是向前爬。
    以至于那些白浊,弄到了她的下巴脖子上。
    骆延把手指拔出来,边笑她傻,边拿纸巾帮她擦干净。
    高潮过后,程妤昏昏欲睡。
    她盖着薄被,挑了个舒服的姿势,迷迷糊糊打着盹。
    腰间忽然搭上了一只干燥温热的大手,骆延侧躺着抱她,用餍足后松散性感的低音炮,在她耳边喃喃:
    “是不是以后我来找你,都得跟你上床?”
    “嗯哼。”程妤听不真切,随便哼哼两下,算是回应。
    “呵~我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这个炮友的身份,毕竟,炮友也好过什么关系都没有。”
    骆延感慨万分,却听到了她细弱绵长的打呼声。
    他一阵无语,哑然失笑,把剩下的话说完:“但你能不能别总是提醒我,我们仅仅是这一层关系……”
    他抱紧了她,嗅到了她的发香。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后脑勺,蹭了蹭,闷闷地轻声说:
    “我总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在你的世界里,我连出场机会都没有……直到现在,这种感觉,似乎也没丝毫改变。”
    未来两天,程妤将全部精力都投入于工作中。
    她把所有作文都改完了,想赶在下个月的段考前,给学生们讲一下这次的作文。
    说到段考,周叁下午,级长召集高一年级所有老师,围绕高一年级第一次段试,开了个会。
    程妤运气不好,居然被安排到了位置偏远、人数最多的第一考场,考场在另一栋楼的阶梯教室,和她一同监考的另一位监考老师,就是曾梦华。
    曾梦华假惺惺地跟她说合作愉快。
    程妤微微一笑,只字未言。
    距离放假还有一天半天的时候,是学生们最亢奋激动的时候。
    9月30日这天,从早到晚,陆陆续续有不少学生找她,想要请假去办各种各样的事情。
    程妤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小九九,挨个儿打电话跟家长核实情况。
    觉得理由恰当的,她给签字放行了。
    觉得没必要的,她就推心置腹地劝家长,让家长打消帮孩子请假的念头。
    程妤看着学生们走出办公室,恍然想起,身为副班,骆延那里也有请假条,他也有权利帮学生签字,给他们批假。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跟他说,如果有些学生找他请假,就让那学生直接来找她。
    发出消息,程妤继续忙碌。
    迟迟没等到他的回复,她抬头看了下课表。
    他这节有课,而且还是22班的课。
    程妤蹙了下眉。
    听从备课组长的吩咐,备好下一单元的课件后,她打包发到工作群里。
    随后,她起身,出了办公室,下楼,想去操场看下骆延平时是怎么上课的。
    今日多云,没有暴烈的阳光,气温正好,弗城难得一见的秋高气爽。
    上体育课的班级不少,操场里的学生们,或跳,或跑,还有不少勾肩搭背,慢悠悠地聊天散步的,甚至还有人,去小卖部买了零食过来,坐在观众席聚众吃零食。
    程妤巡视一圈,远远看见一个男多女少的班级。
    学生们体型各异,但一个个看起来都身强力壮的,精气神很好,整体气质和其他班级的学生形成鲜明对比。
    一看就是体育班。
    程妤啧啧两声,蓦然想起了骆延。
    他似乎,就是弗城二高的体育生吧?
    能考上弗大,他也属实厉害。
    正想着他,她抓在手里的手机就震了一下。
    延:【知道。】
    程妤盯了两秒,不管怎么看,手机显示出来的,都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她又盯了两秒,硬生生从这俩字里,看出了另外俩字——别扭。
    在她的印象中,骆延这人跟谁都挺热络的。
    在她面前,他尤其能蹦,特贫嘴。
    现在突然这么惜字如金,她那儿哪儿都觉得不对劲。
    再一想,69那晚过后,她一直忙忙碌碌,似乎也没留意过他。
    身为正班,而且还是他的实习指导老师,程妤决定分点精力给他。
    成语:【最近发生什么事了么?】
    延:【没。】
    成语:【你在忙?】
    延:【嗯。】
    骗人。
    程妤抬眼,望向足球场。
    一年四季常绿的人造草坪上,左右摆了两个足球门。
    骆延懒洋洋地靠着左边的足球门,坐在草坪上。
    他一条腿随性地伸着,另一条腿屈起,手肘搭在膝盖上,弓着背,低着头,看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手机。
    有风吹来,他发丝摇曳,T恤宽大的袖子向上翻卷,健硕的肱二头肌若隐若现。
    似觉察到了什么,他猛然抬头,环顾四周,最终,视线定格在她身上。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