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27.所以,只能睡荤的

27.所以,只能睡荤的

    “虽然跟我妈说过不用,但她还是送过来了。”骆延说,“她说她多做了一点,让我拿过来给你吃。”
    程妤不太好意思:“这太麻烦阿姨了……”
    他耸耸肩,“对于她来说,这不麻烦,她很喜欢烹饪和烘焙,还特地去学过……她手艺很好的,你真不尝尝?”
    “那就麻烦你帮我谢谢阿姨。”程妤接过纸袋,左手一推就要把门合上。
    “不是,”他伸手挡住,从门缝里看她,“你……”
    他欲言又止,程妤顿时了然,忙把门拉开,让他进屋。
    “我这几天都在忙,没怎么收拾,有点乱。”
    程妤说着,把纸袋放在茶几上,让他在沙发上坐着,转身去找了个一次性杯,给他倒了一杯水过来。
    骆延:“追剧?这的确是挺忙的。”
    程妤:“……”看破不说破,OK?
    她在他身旁坐下,茶几上,笔电的屏幕还亮着,卡在片头男女主接吻的画面。
    她拖动进度条,跳过片头,继续播放。
    骆延在旁边拆开纸袋,从中端出两碗糖水,又拿出好几个装得满满当当的一次性餐盒。
    摆了整整一茶几。
    程妤讶然:“这么多?”
    “我妈很怕我饿着。”骆延逐一揭开盖子,香味溢了出来,“我以前特别特别瘦,我妈天天想办法弄吃的给我补身体……”
    程妤捏了捏他的臂膀,他的肌肉硬邦邦的。
    “你就是吃着吃着,长成这样的?”
    一米九的高个肌肉猛男,可不常见。
    “哪能啊,吃得多只会变胖而已,还是得多运动。”他拆了一副一次性餐具,递给她,“我好像就没见你运动过。”
    程妤捏着勺子,舀起一颗芋圆,讪讪道:“我不喜欢运动。”
    “只吃不动,会长胖的。”骆延说着,伸手摸了下她的肚子。
    “唔!”程妤觉得痒,缩了下身体,险些被嘴里的芋圆噎着,“胖也是胖我身上,关你什么事!”
    “不健康。”
    “可我就是不喜欢运动。”
    “我可以带着你运动。或者,学生跑操的时候,你跟着跑一下。”
    “我不要。”
    “又不听话了。”
    “我干嘛要听你的话?”程妤夹起一块无骨凤爪塞进嘴里。
    “你说过,你会听我的话的。”
    “是吗?”她看向他,蓦然想起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那话已经过了有效期,不作数。”
    骆延吃了口香芋地瓜丸,“你可真是狡猾……早知道,我就在有效期里,要你当我女朋友了。”
    程妤眉尖一挑,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换了个话题:“阿姨的手艺真的好好,这个凤爪超入味的。”
    “你喜欢?那下次我再带过来给你。”
    “真哒?”她又吃了块凤爪,把脆骨咬得嘎啦嘎啦响,“那就麻烦阿姨了。”
    “嗯……我这个跑腿的,也被麻烦了呢……”他扑闪着一双桃花眼。
    程妤咽下嘴里的食物,“你这配送费,怎么支付?”
    骆延把脸凑向她那一侧,点了点右颊,意思很清楚。
    程妤诡异地抿嘴一笑,猝不及防亲了上去,正贴着他右嘴角梨涡的位置。
    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她就坐回原位,继续吃凤爪,喝糖水。
    骆延愣在那儿,迟疑地摸向被她亲过的地方。
    油腻腻的,仿佛还能嗅到食物的味道。
    他嫌弃地“啧”了声,赶紧拿纸巾来擦。
    “谁让你这样亲我的?”他看着雪白的纸巾上的油渍,眉头深深皱着,“我不干净了,你要对我负责的。”
    一听到“负责”二字,程妤急了,她连抽两张纸巾,在他脸上用力搓着,“这样多擦两下,不就干净了吗?”
    骆延的肌肤被她擦红了一小片。
    “我去,”他手忙脚乱地抓住她的手,“我脸皮本来就薄,你这么用力,我这脸还能不能要了?”
    程妤笑得花枝乱颤:“脸皮薄可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骆延一听,松了手,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你要擦就擦吧,这脸我不要了。”
    程妤嘴角的笑意忽然挂不住了,“我不擦了。”
    她把纸巾扔进了茶几旁的垃圾桶里,坐回去,继续边看电视剧,边吃吃喝喝。
    骆延多看了她两眼,眼神暗淡。
    两人没再说话,就这么静静坐在一起,慢慢吃东西。
    又一集结束,程妤用纸巾擦掉唇上的油渍。
    骆延早就停下了筷子,这会儿瘫坐在她旁边玩手机,听声音,玩的是《绝地求生》。
    “你不吃了?”她问。
    骆延挪开手机,瞟一眼茶几,摇头,“不吃了。”
    说完,他继续玩游戏。
    程妤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留下一罐曲奇饼,用盖子封住,其余的,她准备下楼扔掉。
    骆延正好结束一局游戏,站起身,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垃圾,“我去扔吧。”
    程妤把头发绾到耳后,娇声道:“这多不好意思啊。”
    他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那就等我回来……”
    她眨了下眼,明知故问:“回来干嘛?”
    “和你睡觉。”他在她侧颊偷亲一口,就直起腰,迈腿走出了她宿舍。
    程妤去刷牙洗脸,走出洗手间,听到隔壁房门被打开,猜测他回去拿套了。
    她在房里等了会儿,没穿胸衣就罢了,干脆把内裤也一并脱掉。
    房门这时被人敲响。
    程妤去开门,最先看到的,是一个藏青色的枕头,很眼熟,她曾在骆延房里见过,她甚至还用过。
    “你带个枕头过来干嘛?”她傻眼。
    “睡觉啊。”他坦然作答,越过她,走进屋里,坐在床边,把她的枕头往内侧推了推,腾出位置来,放上了自己的枕头。
    “就……睡觉?”程妤“嘭”地把门关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是啊,”骆延瘫着一双大长腿,双手往身后一撑,仰着头看她,“没睡过素的吗?”
    程妤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但我们是炮友。”
    “所以呢?”他眼睑垂下,头往侧边一撇,忽地顿住,左手拾起摊在床上的女式内裤,讥笑道,“所以,我们只能睡荤的?”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