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18.影院,高潮

18.影院,高潮

    程妤佯装听到,仍目不转睛地看着电影,右腿抬起,交迭在左腿上。
    重心变换,她朝他那一边歪了几度。
    “那我继续了。”骆延调情似的掐了把她的细腰,手掌在布料上摩挲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细微的、不为人所知的暧昧,由此蔓延,自她的四肢,缠上了她的躯体,钻进毛孔,汇入血液。
    她身体发热,大腿分泌出了细汗,湿漉漉的。
    骆延摸着她的腰,指尖往上一挑,顶着她的南半球下缘。
    她呼吸一滞,心脏登时跳到了嗓子眼儿,因为胸口憋着气,显得脖颈和锁骨的线条分外明显。
    他隔着胸衣,指尖在南半球挠了两下,有点隔靴搔痒的意思,叫她感到急躁不安。
    她吞了吞唾沫,不动声色地拢紧双腿,向深处压迫。
    快感一点一点集聚,她不由自主地扭了下腰,更深层次地刺激敏感点。
    发觉到自己这点小动作后,她的后背再次僵直。
    她怕被他发现她在夹腿自慰。
    毕竟,时间地点都不对。
    她要在这种地方,高潮吗?
    幽暗的影厅,不断变化的荧幕画面,四面环绕的音响。
    爆米花的香甜气味,还未完全消散。
    程妤眨了下眼。
    斜前方是她的学生,周遭是她不认识的陌路人。
    大家都沉默着,或专注地看电影,或低头玩手机,亦或是跟身边的人说悄悄话。
    每个人,都是那么堂堂正正。
    唯有她……满脑子龌龊。
    她知道骆延一直在看她。
    眼神赤裸火热,能将她烧成灰烬。
    他用呼吸声撩拨她的耳朵,嗓音低沉磁性,能蛊惑人心:
    “你的耳朵很敏感,是吗?所以,一直不喜欢我贴着你的耳朵说话。”
    她沉默以对,头皮发麻。
    骆延变本加厉,手向下挪移,覆上了挺翘的蜜桃臀。
    这个部位,更私密敏感了。
    程妤暗自咬紧下唇,重心前移,臀部抬起些许,圆润饱满的弧度,将裙子绷得发紧。
    他掌心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到她身体里。
    她攥皱了裙摆。
    他耳语呢喃:“你真的有在看电影吗?嗯?你在想些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
    她怎么可能告诉他呢?
    这么羞耻害臊的事情。
    快意在他的挑拨下加剧,急湍甚箭,冲击着她危脆的意志力。
    “嗯~”程妤短促地闷哼出声,肩膀瑟缩了一下。
    在晦暗不清的环境中,在层层布料的遮蔽下,她偷到了销魂蚀骨的短暂愉悦。
    她眯缝着眼,身体深处节律性痉挛起来。
    骆延捏了把软弹的臀肉,敏锐地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你怎么了?嗯?”
    她靠着他,身体瘫软,不想动,不想说话,也不想思考。
    “刚刚,”他吻了吻她的额头,“你是不是高潮了?”
    程妤怔忪。
    “我记得你高潮的模样,”他用气音说,“脸很红,呼吸很急,身体很烫……妩媚迷人,看一眼,就能让我瞬间变硬。”
    话越说越下流。
    可,这个时候,他们俩,谁能比谁高尚?
    程妤忽而仰头,左手抓住他的右胳膊,右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将他拉近。
    两人的脸相距不过五公分。
    她呵气如兰,“你现在硬了吗?”
    骆延的眸光,自她的朱唇一扫,迎上她迷蒙勾人的眼,“你说呢?”
    程妤咧唇,无声地笑着,右手抚顺他的短发,往下,摸着他的脸,凸起的喉结,饱满的胸肌……
    一寸寸下移。
    他可能是觉得痒,腰腹向内缩了一下,硬实的腹肌,显出了条条道道的沟壑。
    就在她即将抵达目的地时,他忽然摁住了她的手。
    程妤挑衅地挑了下眉,“怎么?”
    “不想弄脏裤子。”他说。
    她笑,语气舒缓,吐词清晰:“我都湿了,你脏条裤子又怎么了?”
    骆延:“我这条裤子颜色太浅,会被看出来。”
    程妤睨了眼他的下身。
    朦胧光线投洒过来,叫那高高翘起的小帐篷无所遁形。
    她的手,离它那么近。
    “真不想我帮你?”她引诱道。
    骆延抿了下唇,犹豫不决。
    程妤反手掀掉他的手,直接覆上了那个坚硬的巨兽。
    她知道怎么让男人快乐,也不吝于满足他。
    只是,怕引起注意,她不敢有大动作。
    而且,隔着裤子,她施展不开,他也不太尽兴。
    她换了比较顺手的左手,沿着粗长的柱身上下捋动。
    他压抑粗沉的呼吸声,悉数落入她的耳朵,叫她欲念横生。
    两人重新把目光投在荧幕上,装模作样地看着电影。
    她摸了个几分钟,骆延受不了了,“我去趟洗手间。”
    程妤偏头,“我也去。”
    “你的包给我。”
    “干嘛?”
    “我挡一下。”
    程妤把包给他,他挡在胯下,弓着腰背站起来,一是遮掩雄伟壮观的小骆延,二是避免影响他人观影。
    程妤跟在他身后。
    两人走出影厅,去到洗手间。
    会在中途出来的人不多,但洗手间里叁不五时还是有人出入。
    骆延把包还她,急匆匆地进了男厕。
    程妤则进了女厕
    从电影院出来,李雅凡跟季桃不知所踪。
    程妤松了口气,因为担心又遇到学生,所以她没什么心思跟骆延逛街。
    不过下午四五点,两人找了家餐厅吃饭。
    吃饱喝足,骆延去埋单,程妤收拾东西,一起身,就见落地窗外,走过两个背着书包的俏丽少女。
    她们的包,之前存哪儿了?
    程妤正想着,李雅凡看到了她,冲她招手。
    季桃只看了程妤一眼,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瞬间红成了番茄。
    她低下头,羞赧地扯了扯李雅凡的衣角。
    李雅凡转头看她。
    她眨巴着眼,欲言又止。
    程妤纳闷地皱了下眉,跟骆延一起走出了餐厅。
    李雅凡过来拉程妤的手,“程姐,你们等下去哪儿?”
    程妤答:“回学校。”
    李雅凡:“这么早?”
    骆延插话:“现在都五点多了,回到学校差不多六点……六点五十得到班,你还想去哪儿?”
    “假期好短,舍不得。”李雅凡说着,抱着程妤的胳膊晃了晃。
    她比穿了高跟鞋的程妤矮了一个头,看着还挺小鸟依人。
    “我也舍不得……”程妤笑了笑,提议,“要不你们跟我俩一起回学校?刚好骆老师开车来了。”
    李雅凡扭头,问季桃:“季桃,要不要跟程姐和延哥一起回学校?”
    季桃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李雅凡叫她,她咋咋呼呼地抬头“啊”了一声,像是突然被人从洞里揪出来的小白兔。
    冷不丁对上程妤探究的视线,小白兔红着脸,局促地垂下小脑袋,支支吾吾地回道:“哦……好,好的。”
    这下,不仅是程妤,连李雅凡和骆延都觉得她奇怪了。
    李雅凡:“你怎么了?”
    “发烧了?”骆延猜测。
    季桃摇头摆手,急道:“不是,我没事……”
    程妤打量了她两秒,脑中灵光一闪,微红着脸,故作镇定道:“既然没事,那我们就走吧。”
    首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