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ō⒅м.©ōм 8.吻

ⓟō⒅м.©ōм 8.吻

    这年头的孩子,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大多早熟。
    高中生更是自我意识增强,迫切挣脱父母师长的束缚,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看法。
    他们对世界充满好奇和憧憬,勇于开拓创新,积极向上。
    身体发育也跟成人相差无几,单是他们22班,班上就有两叁个一米八高的男孩子,还有几个女生,个子直逼一米七。
    在烦闷枯燥的学习生活中,但凡出现一点与众不同的人或事物,就能让他们感到新奇有趣。
    程妤领着骆延进班时,全班沸腾,吵吵闹闹,跟菜市场似的。
    她的脸都拉下来了,这群孩子还在问:程姐是什么时候烫的头?她旁边的男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程妤敲了敲黑板。
    终于,这一锅沸水慢慢安静下来,只“咕嘟咕嘟”冒出几个泡。
    她扬声道:“介绍一下,这位骆延骆老师,是我们22班的副班主任,今后如果有事联系不上我,大家可以联系骆老师。”
    骆延微笑点头,嗓音清朗:“大家好。”
    坐在后排的一个女生,突然高声叫嚷:“骆老师好帅!——”
    一石激起千层浪,班里再次吵闹起来。
    程妤余光一瞥。℗ο壹八χ.Ⅵ℗(po18x.vip)
    骆延嘴角噙着笑意,梨涡浅浅,眼里迸出慈爱的亮光。
    程妤头皮发麻,突然对他在管理班级这方面的能力,不抱任何希望。
    “大家安静一下,”骆延的右手食指顶着左手掌,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你们来弗城二高,就是为了看帅哥美女吗?”
    学生们异口同声,气势惊人:“是!!!”
    程妤傻眼,要是他们早读能拿出这劲头来,那她该有多欣慰!
    骆延笑嗔:“没志气,你们就不能有点更高的追求?”
    “追求什么?”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问。
    骆延:“去隔壁的弗大看帅哥美女。”
    “哇哦!!!”
    一学生举手,问:“老师,弗城大学真有那么多帅哥美女吗?”
    “当然啊,”骆延言之凿凿,“我就是为了看美女才考到弗大的。”
    他的话,燃起了学生们的八卦之魂。
    他又说:“你们程姐,不就是弗大的吗?”
    大家作恍然大悟状:“哦!~”
    “骆老师是不是也觉得程姐很漂亮!”
    “嗯,”他应得挺快,“很漂亮。”
    “啊啊啊!!!”他们满脸写着“磕到了”。
    发现骆延这个新来的年轻老师特别好说话,他们肆无忌惮地叫嚣着:
    “老师,我觉得你们好配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个鬼!
    程妤偷偷拧了下骆延的侧腰。
    他腰上没赘肉,肌肉紧实梆硬,她感觉使不上劲儿来掐他。
    他疑惑地看向她。
    她低语:“你胡说什么。”
    他笑眯了眼,“他们还蛮可爱的。”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有学生在问。
    程妤冷声答:“说你们还要多久才能安静下来。”
    学生们还是比较怵她的,果然安静了点。
    广播会议开始。
    程妤站在讲台上听着,骆延在黑板上,找了个地方,写下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按照原计划,简短的广播会议结束后,程妤跟学生们讲了下这学期的安排,然后,开始竞选班干。
    军训那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够他们大致了解其他同学了。
    基本上,性格开朗,能言善辩的,群众基础都比较大,得票也比较多。
    程妤跟骆延站在台下,看着稚气未脱的学生,一个接一个上台,或紧张,或大方地发表竞选宣言。
    几轮下来,程妤碰了下骆延的胳膊,“他们的人和名字,你能对得上几个?”
    “上台的,差不多全记住了。”
    “厉害。”
    “之前,我没胡说。”他话锋突转。
    “嗯?”
    “你很漂亮。”
    程妤一怔,心跳加快,故作镇定道:“这话我听腻了。”
    “我知道,但这是我第一次说给你听。”骆延说罢,走到讲台上,组织大家投票。
    程妤站在台下看他。
    他笑容灿烂,神采飞扬,面对学生比面对她时要放得开。
    学生们明显更偏爱他这种幽默风趣的老师,非常积极地跟他互动,吵吵嚷嚷的,几乎要把房顶给掀了。
    师生关系和谐是好事,可一旦过了头,就不得了了。
    程妤瞪了他一眼,希望他能收住。
    他冲她挑了下眉,耍宝似的,在唇间竖起食指,“嘘!”
    学生们接收到信息,逐渐恢复平静,但每个人脸上都还挂着不能自已的笑意。
    选举班干部的事,就此告一段落。
    程妤看着黑板上的那串号码,抱着今后可能有要紧事找他的想法,存进了手机里。
    至于要不要加他微信……
    她犹豫了。
    她觉得,自己稍微可以拿乔一下,等他这个实习老师兼副班来勾搭她。
    晚自习结束,程妤在学生的哄闹声中,随着人潮,进了宿舍区。
    她左拐右拐,竟在教师宿舍楼楼下,跟骆延打了个照面。
    “你住宿舍?”程妤愕然,“弗大离得不远,我以为你会住弗大宿舍。”
    “能一个人住一间,我为什么还要跟其他人住?”骆延边跟她说话,边上楼。
    “你不会是跟舍友关系不好,才不想跟他们住吧?”她猜测道,“可你看着,挺自来熟,人缘蛮好的。”
    “关系好又不一定要住一起……”
    “也是……你住几楼?”
    他停下脚步,“六楼。”
    “……”如果时间能倒转,她当初把那篮球扔了,会怎样?
    不不不。
    在时间倒转到那颗篮球前,应该先倒转回她喝下那杯“酒色之徒”之前。
    她当初不该喝酒的,否则,也不会招来这么一个大麻烦。
    可是……
    再次看到那杯颜色粉嫩的液体,她还是喝了下去。
    她醉了个七荤八素,耳边回荡着“被伤过的心还可以爱谁”,如此熟悉的旋律,她情难自禁,跟着哼唱。
    她摇摇晃晃,站不住。
    忽然有人扶住她,一字一顿,极其认真地说:“你可以爱我。”
    她醉眼朦胧,盯着他傻笑,拍了拍他的脸,“你是谁?长得还挺好看。”
    “骆延,我的名字。”他搀扶着她,找了张沙发坐下,说,“在很久之前,我就想向你做自我介绍了。”
    “很久之前?我们以前见过吗?”
    “见过……”
    “我没印象。”
    “我们从现在开始相识,也很美好。”
    酒吧的彩灯闪烁斑驳,忽明忽暗。
    他星眸点漆,直勾勾地凝睇她,惹得她心旌荡漾。
    怪他美色勾人,怨酒后劲太猛。
    她欺身向前,吻上了他的唇。
    首发:ρō18Yù.Vǐρ()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恋卿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