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离谱(年下) ⓟō⒅м.©ōм 3.开会

ⓟō⒅м.©ōм 3.开会

    假期短暂。
    8月31日,下午14:30。
    即便程妤提前了半个小时出门,仍然架不住家长们护送孩子上学的热情。
    在前往弗城二高的路上,她被堵了一刻钟,入校找车位停车,又浪费了一刻钟。
    她紧赶慢赶,踩着点,溜进四楼办公室对面的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了不少人,她找着一个靠边的空位坐下,气还没顺,就听到头顶落下一句:“你好,可以麻烦让一下吗?”
    说话带喘,音色清越,颇为耳熟。
    程妤脖颈一僵,撩起眼睑,用余光去瞥。
    入目是男人的白T恤,再往上,宽阔的肩,性感的喉结,清秀流畅的下颌线条,和……绯红的微笑唇。
    骆延。
    这个名字自她大脑弹出,她心下骇然,怀疑自己在做梦。
    两人挨得挺近,他身上清爽的香皂味,混着荷尔蒙气息,直往她鼻子里钻。
    他肯定也是刚赶过来的,身体灼烫,热度散在空气中,贴上了她的肌肤。
    她吞了吞唾沫,感到心烦气躁
    坐在主位的年级长拍了拍话筒,显然是要开始说话了。
    骆延轻咳了一声。
    程妤回了神,不想起身领受众人的注目礼,她往侧边一转,腾出椅子前边的一点空隙。
    她等他跨过去。
    但他没动。
    “过吗?”程妤催促道。
    “你要不……”他吞吞吐吐。
    她斜眼瞧他。
    他身高腿长,为了避免太扎眼,此时佝偻着腰背,缩在过道里,踌躇不定。
    她挑了下眉,颇有些不耐。
    他只好猫着身子,背对着她,轻手轻脚地挪过去。
    裤腿不小心擦到她的大腿,把她的裙摆带起了几公分。
    陌生的触感和热度,磨着她的肌肤,她心一紧,忙扯下裙子,警惕地看向他。
    她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窄臀,被包裹在牛仔裤里,挺翘紧实,移动间,因为空间逼仄,偶尔会不慎蹭到她的臂膀。
    他的衣摆没整理好,往上翻起,微露出一截精瘦的后腰。
    两个腰窝若隐若现,略有些……诱惑。
    程妤慌乱地撤回目光,暗骂自己变态。
    骆延俨然不知她此时在想些什么,就跟个害怕被老师抓迟到的乖学生似的,小心翼翼地潜伏前进,坐在了她旁边的空位上。
    前方,年级长拿着资料,跟他们分析这一届学生的资质水平,讲了下学校历年的本科率和重本率,给出了这一届的任务目标。
    程妤心不在焉地听着,摆正坐姿,注意力不自觉地被身旁那人吸引。
    他逃过一劫似的,松懈下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她也莫名跟着松了口气。
    年级长还在说话,声调没有丝毫起伏变化,在这沉闷的午后,特别催人入眠。
    时间渐长,她直挺的后背渐渐放松,混沌间,忽地被手背袭来的一抹冰凉吓醒。
    她低头一看,一只大手捏着瓶冰雪碧,贴在她的手上。
    瓶盖没开。
    骆延凑到她耳边,小声问:“喝吗?”
    她的耳朵很敏感,那轻飘飘的两个字,就像是用羽毛挠着她的耳道。
    很痒,有点麻酥酥的。
    她晃了下神,以为自己还坐在高中教室里听课,她的同桌,正拉着她偷吃零食,开小差。
    她抿紧唇瓣,幽幽地盯着那瓶冒着凉气的雪碧。
    想喝。
    然……℗ο壹八χ.Ⅵ℗(po18x.vip)
    她摇了摇头,态度凛然。
    骆延拿回雪碧。
    她悬在半空的心,沉了下去。
    “呲——”
    汽水被人拧开。
    那瓶雪碧又被送进了她的视线内,他问:“真不喝?”
    她坚定地摇头。
    他收手,径自灌了一口。
    听到咕咚吞咽声,她的眼睛瞟过去。
    他仰起头,脖颈拉出了漂亮的线条。
    薄薄的皮肤下,凸起的喉结在上下滚动。
    他向下一睨,凑巧撞上了她的水眸。
    他翘着嘴角,眉眼漾开了几分得意,仿佛在说:刚刚给你喝,你不喝,现在你想喝,没门。
    幼稚。
    程妤错开视线,假装自己看的是他左边那人。
    那人跟她一样,是新来的女教师,叫做曾梦华,是高一(21)班的班主任,教历史的,长得挺漂亮,脸面白净,身材匀称。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高中那会儿,可是公认的级花。
    骆延一口灌了近四分之一瓶。
    气泡涌上来,他的胸腔颤了颤,无声地打了个嗝。
    见状,程妤忍不住勾起嘴角。
    她活动了下脖子,懒懒地看向仍在滔滔不绝的年级长,默默听着。
    过了没多久,骆延又凑过来,问她:“你拿课表了吗?”
    程妤抬手,捂住酥软发烫的左耳。
    她一个差点迟到的新教师,哪有胆子问年级长要课表?
    “没有,”她说,“你别在我耳边说话。”
    他用瓶身拨开她的手,在她手背留下湿漉漉的触感,问:“为什么不能在你耳边说话?”
    因为敏感。
    她冷漠答:“就是不能。”
    他审视着她,笑:“你的脸和耳朵都好红。”
    “……”她不想搭理他。
    “很热吗?”
    “……”她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照理来说,那夜过后,他们就该再无交集才对。
    而且,21岁,应该还在上大学吧?
    “我在这里实习。”他说。
    程妤蹙了下眉,感觉很不妙。
    她佯装淡定:“什么课?”
    骆延:“体育。”
    她微微颔首,幸好是体育,跟她的交集不算多。
    她没再说话。
    他识趣地离她远了点。
    可过了没几秒,他又挨近她,拿了几张A4纸过来。
    她下意识接住,发现是课表和学期计划安排,“哪来的?”
    他眼睛扫向左侧,“那个老师给的。”
    程妤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曾级花才不会那么好心,帮她拿资料。
    怎么说呢?
    有的人,天生就磁场不合。
    她跟曾级花其实没什么过节,但就是互相看对方不太顺眼。
    只是这种不顺眼,并不会摆在台面上。
    程妤把那几张纸交还给他,“这是人家给你的,我想要的,我自己会取。”
    骆延缄默不言。
    她偷瞥他一眼,发现他低着头,在盯着那几张纸走神,周身的气压低沉下来。
    有点丧。
    --


同类推荐: 勾引姐夫(高H)长日光阴(H)强制受孕七X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恋卿AV拍摄指南淫日尽欢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