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文学
首页战地摄影师手札 第778章 护巢的鹰

第778章 护巢的鹰

    并不算温暖的车库里,金属羽毛笔在卫燃的注视下,不疾不徐的在那张黑白照片下面写出了一行行的文字。
    护巢的鹰
    菲利克斯,1942年8月23日,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迫降戈洛尼德岛负伤,次日,死于好友尼涅尔枪下。
    尼涅尔,1942年8月23日,跳伞降落戈洛尼德岛负伤,次日,枪杀好友菲利克斯。25日,经当地民兵护送前往后方修养。
    伤愈后,重新加入战斗序列,担任战斗机驾驶员。
    累计参加库尔斯克会战、第二次明斯克战役、解放波兰战役、柏林会战等。累计荣获红旗勋章、二级卫国战争勋章、战胜德国等勋章奖章。
    二战结束后,返回斯大林格勒航空学校继续担任飞行教员。
    1972年退休后,携妻子萨沙定居利佩茨克。1984年7月25日,于梦中去世。
    萨沙,二战结束后与尼涅尔成婚,两人于1946年育有一女,同年冬因病夭折。1950年,萨沙诞下一子,取名菲利克斯·尼涅尔诺维奇·邦杜。
    1984年8月5日,萨沙因悲伤过度去世,二人合葬于利佩茨克公墓。
    菲利克斯·尼涅尔诺维奇·邦杜,尼涅尔与萨沙之子,曾任战斗机飞行员,1971年因身体原因退役后,投身方程式赛车运动,并多次取得优异成绩。
    1987年,因赛道事故意外离世,留有一子。
    涅瓦,尼涅尔养子,成年后曾任航空机械师,1972年应菲利克斯邀请,以机械师身份投身赛车运动,协助菲利克斯多次取得优异成绩。
    1987年菲利克斯意外离世后,涅瓦返回戈洛尼德岛定居,并抚育菲列克斯之子成人,2014年秋,于戈洛尼德岛辞世。
    写到这里,金属羽毛笔一如既往的列出了尼涅尔获得的各种勋章以及对应的编号。接着又另起一行,列出了两个格外详细的地址以及对应的坐标。
    稍作停顿后,这支金属羽毛笔另起一行写道,“我是斯大林格勒上空的鹰,一只为了保护巢穴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的鹰罢了。”
    就这么结束了吗...
    卫燃喃喃自语的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金属本子翻了一页,看着那支金属羽毛笔在红色漩涡下漫不经心的写到,“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在空中见面,希望我们是天空中永远的朋友。”
    直等到那支金属羽毛笔砸落在纸页上,卫燃这才将手伸进了红色漩涡,将里面沉浮不定的东西取了出来。
    看着静静躺在掌心的木柄不锈钢伞兵重力刀,他也不由的笑了笑,这柄伞兵刀的刀柄两面上同样用金丝各自镶嵌出了一行哥特体文字。唯一的不同,也仅仅只是其中一面用的是俄语,另一面是德语罢了。
    “让来自天空的友谊在地面延续”卫燃顿了顿,换上俄语继续念道,“让来自地面的仇恨去天空解决”。
    轻轻甩动刀柄弹出刀刃,卫燃摸了摸锋利的刃口,直接将其送回了书页上的红色漩涡,并将金属本子往前翻了一页,将上面记录的两个地址以及坐标抄写了下来。
    这两个地址,地中一个唯一利佩茨克,另一个却位于今天的伏尔加格勒市中心,甚至,只看那地址卫燃就敢肯定,这位置同样位于马马耶夫岗的边缘,而且距离小姨的旅行社,直线距离应该并不算远。
    哈了口气闻了闻口腔里残存的浓郁酒气,卫燃最终还是放弃了立刻过去看看的冲动。
    这次进入历史片段用的时间实在是不算太长,但却算是看尽了尼涅尔的大半生。而对方那句“她的名字叫无畏的斯大林格勒人”也多少算是解开了卫燃一直以来的心结。
    挥手收起了完成任务的金属本子,卫燃晃晃悠悠的起身,离开车库返回了隔壁的木头房子蒙头便睡。
    当他被窗外的汽车喇叭声吵醒的时候,窗外已经再一次飘起了雪花。
    推开窗户和站在门口的鲁斯兰挥了挥手,卫燃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着外套一边下楼,顺便还翻出了自己送给教授的礼物——那台便携式酒精检测仪,用力吹了几下。
    满意的看了看自己吹出来的数值,卫燃这才打开了厚实的木门。
    “维克多先生,看来我又一次打扰你休息了?”鲁斯兰笑着朝卫燃伸出了手。
    “没关系,你来的正是时候。”
    卫燃和对方握了握手,看了眼停在对方身后的拖车以及站在车边的工作人员,笑着问道,“先进来喝一杯咖啡,还是先把飞机装车。”
    “如果可以的话先装车吧!”
    鲁斯兰直来直去的说道,“拖车是我们租来的,他们需要按小时收费,而且他们还要敢最后一趟轮渡回去呢。”
    “走,我带你们去。”卫燃招招手,带着对方走到车库的门口打开了锁死的铁门。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用他亲自动手,而且那位来自博物馆的鲁斯兰也有着毛子们稀缺的认真和仔细,不但全程把每一样物品都仔细的进行了拍照登记编号,甚至还让卫燃逐一进行了签字。
    “这把重力刀也带走吧”
    卫燃将阿历克塞教授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也交给了对方,“它们是一起的,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它们分开了。”
    “我们会妥善保管它们的”
    带着棉线手套的鲁斯兰双手接过了重力刀,仔细的将它装进了一个密封袋贴上了标记,接着将它和那支TT33手枪以及P38手枪一起装进了一个可以上锁的铝合金箱子里。
    和对方再一次确定了采访的时间,卫燃目送着对方带着飞机残骸碾压着积雪开往了码头的方向,同时也看到了驱车返回了小姨和阿历克塞教授,以及跟在他们车子后面的另一辆属于旅行车的面包车。
    “维克多,我刚刚看到那架飞机的残骸被拉走了?”刚刚和鲁斯兰在会车时打过招呼的阿历克塞教授还没彻底从车上下来便找卫燃核实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对”
    卫燃点点头,理所当然的答道,“连你送我的新年礼物也被对方带走了,所以我的好姨父,你可能要重新送我一件礼物了。”
    “我可是连我的女...”
    “算了,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卫燃果断认怂,权当自己没注意到车里小姨那翻上天的白眼儿。
    阿历克塞教授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今天我的运气不错,我查到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什么线索?”卫燃顺着对方的话题好奇的问道,顺便也帮另一辆车里的穗穗等人拎下来两只被绑了嘴巴的大鹅。
    “1942年的8月23号,有一架德军的战斗机坠毁在了紧挨着我们的那个村子。”
    阿历克塞教授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显摆道,“这是我在那个镇子上的博物馆里发现的一段记载,那场坠机事件对于那个村子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我有理由认为,但是坠毁的很可能就是车间...很可能就是鲁斯兰刚刚带走的那一架。”
    “一架坠毁之后给村子里造成极大伤害的德国战斗机还能保持那么完整的轮廓?”卫燃故作狐疑的问道,“而且还有人试图修复它?”
    “额...”
    阿历克塞教授收起手机,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个问题我还没想清楚,不过这是个值得继续深挖的线索不是吗?”
    “是是是”卫燃站在门口敷衍的回应了一声,扭头朝穗穗问道,“杀不杀?”
    “杀”
    撸胳膊挽袖子的穗穗招呼着卡坚卡姐妹帮忙,从车厢里搬出了一口华夏式的铸铁大黑锅,同时不忘答道,“晚上铁锅炖大鹅,我对比了好几个菜谱,找了最麻烦的一个,咱们就按照那个做,肯定比又柴又没味的圣诞鹅好吃。”
    “你有把握对照着菜谱做出来?”周淑瑾饶有兴致的问道。
    “当然有把握!”
    穗穗说完看了眼跃跃欲试的卡坚卡姐妹,“只要你给卡妹她们俩安排点不用接近厨房的工作。”
    “可惜了这俩姑娘,长得那么好看,全是拿厨艺换的。”
    周淑瑾明目张胆的用汉语笑眯眯的调侃了一句,顺手给这俩姑娘安排了一份并不是必须的剥蒜工作。
    热火朝天的铁锅炖大鹅活动调动了几乎所有人的兴趣,从烧水拔毛到搬砖砌灶,再到起火烧油,添柴加火可谓不亦乐乎。
    当然,要说唯一参与不进去的,也就只剩下了依旧在看着平板电脑屏幕,琢磨着要不要,以及该怎么编一段历史故事的阿历克塞教授了。
    甚至,这老家伙在思路受阻的时候,还乐呵呵的切换到了网络购物平台上,挑起了“采访用礼服”这个关键词搜索出的结果。
    临近天黑,大圆桌上也摆了两大盘铁锅炖大鹅,每个人的餐盘上,甚至还各自放着一个油汪汪的画卷外加一个金黄的玉米面饼子。
    “明天我准备回旅行社了”
    席间,周淑瑾端着一杯左餐的低度起泡酒问道,“本来打算今天下午走的,但是显然赶不上最后一趟渡轮了,所以明天你们谁和我一起回城里?”
    “我就不回去了”
    阿历克塞教授说道,“我和亚历山大先生请了一周的假,准备在这座岛上专心调查一下那架飞机的事情。维克多,你肯定也要留下来的对吧?”
    “我就算了”
    卫燃抿了一口冰凉的起泡酒,“我准备回城里,去博物馆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你要回城里?”阿历克塞教授不满的哼了一声,“你怎么不早说?”
    “我们也回城里!”
    手里拿着个大鹅翅膀的穗穗抬头笑嘻嘻的说道,“我先说了啊,接下来几天我们都在城里。”
    “你们也回去?”阿历克塞瞪圆了眼睛,“所以只有我自己留下来?”
    “我们有正事呢”
    穗穗翻了个白眼,“再说了,我们留下来还要帮你想着怎么隐瞒偷偷喝酒的事实。”
    “明天你也和我一起回去”周淑瑾不容置疑的替阿历克塞教授做出了决定。


同类推荐: 生而为欲女配又苏又撩[快穿]_御书屋人间无非修罗场_御书屋女王的美男二十四宫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Mr学神他真香了原神:我的老婆优菈绝色总裁的贴身高手